官策

第362章 遭暗算了!

第三百六十二章 遭暗算了!

甄巩在陈京那里,可以说是碰了一个灰头灰脸,陈京厉害啊,一通敲打,让甄巩一点脾气发不出来,只觉得心中特别的难受。

陈京说话的水平高,敲打人很有手段。

明明是喝茶,明明是说茶,但是甄巩听起来就觉得是说自己,他和陈京在一起坐着的时候还没觉得特别感觉到这一点,等他从陈京那里回来以后,再仔细咀嚼陈京的话,这种感觉更甚。

他忽然觉得,这可能就是陈京早就安排好的一个套,陈京让人查教育局,说不定其手上早就有了教育局某几个领导干部存在问题的铁证,他将一切都掌握在了手上,再让人去查,这明显就是要树立威信,明显就是要敲打人。

一想到这里,甄巩再也坐不住了,打电话直接让督查室成森过来。

成森一到,他劈头盖脸的就问:“成森,教育局那边督查的情况,真的什么事情都没有?我可跟你讲,这一块你可得用心一些,如果说出了差错,那谁也救不了你!”

成森一听甄巩的语气不对,脸色也不对,他忙凑过来道:“老大,出事了?”

甄巩脸色依旧严肃,道:“成森,你这次督查,又不会只走个过场吧?”

成森腰一挺,道:“那绝对不会,我们督查室怎么可能会犯这种错误?对上级领导的要求,我们是坚决彻底执行的,这次督查工作,我们做得很认真,可以说方方面面都查到了,实在是没有查出问题!”

“是没查出问题,还是没有问题!”甄巩冷眼看着成森,他指了指门口,道:“如果真是没有问题,你自己去陈京那里去汇报,要拍胸脯做保证,有问题你负责!”

“这……”成森脸色露出犹疑之色,压低声音道:“甄主任,怎么了?陈书记挑您的刺儿了?说句实在话,一个系统一个单位不可能一点问题都没有,有些问题,我们督查室也调查不清人家,真要那么死死的较真。

下面的单位没有了活力,没有生气,到头来领导又还得责怪我们工作方式不灵活!”

甄巩神色严肃,道:“哦,我听明白了!你说这话,就说明内面是真有问题……”

成森连连摆手,道:“也不能那么说,也不能那么说……”

成森正要辩解,腰上的手机响了,他掏出手机,一看来电,正要挂断。甄巩道:“你先接电话!”

成森一手捂着电话,将电话接通,电话那头传来教育局督察组王格选的声音:“成主任,不好了,有个事我得汇报你!”

成森心一凛,道:“什么事儿?你说!”

“可能要坏事了!我们区有个民办学校老师失踪了,她可能知道很多局里的情况。还有,好像区里面……那个……陈书记找过那个老师……”王格选在电话那头结结巴巴的道。

“什么?”成森一下从椅子上站起身来,也没顾这里是甄巩的办公室,大声道:“你详细说清楚一点,究竟是怎么回事?”

王格选忙定了定神,开始在电话那头将事情的原委娓娓道来。

原来王格选这几天一直心神不宁,疑神疑鬼,直到区委督查组离开,他心情才放松一些。

当天他去一个朋友的喜宴,在宴会上,大家喝了酒,一通聊天打屁,不知不觉就说到了政治上。

当时桌上从政的人不少,有几个年轻一些的,就发牢骚说自己没关系,没背景,在政坛上难混。扯来扯去,不知谁就扯到了陈京,有人说,陈京最早就没有关系、没有背景,人家是怎么混出来的?

一说到陈京,话匣子就打开了,而就在大家吹牛、醉酒的当口,忽然有人往电视上一指,道:“你看,那不是陈京吗?嘿嘿,区委常委、区委副书记了,人家在体察民情呢!”

王格选下意识的一抬头,一看是区电视台,这个电视台他平常从来就不看的,他随意的扫了一眼,眼睛一下像被磁石吸引了一般,定格在电视屏幕上,动不了了。

他脑子里一时没转过弯,足足等了十几秒,他才蓦然想到,他见过陈京,就在那天步行街!

一念及此,他酒醒了一大半,再也坐不住了,和主人匆匆告别,便往回赶。

这一路上,他心中转过了无数个念头。

他想,鲁小燕失踪了,而在鲁小燕失踪的前一天,她竟然和区委陈副书记在一起。

不用脑袋想,王格选都能清楚这是怎么回事。

鲁小燕知道多少事,经历了多少事,王格选心中是清楚的。而在教育局内部,有多少问题,存在多严重的问题,他也是清楚的。正因为清楚这一些,他下意识的想到可能要坏事。

作为督察组的负责人,他和区委督查室成森关系非同一般,他斟酌再三,觉得兹事体大,必须得向成森把情况说明。

这才有了,他急急忙忙给成森打电话的举动。

成森在电话中听王格选将所有的前因后果都说了一遍,他只觉得背上一股凉意往上窜,一时险些乱了方寸。

“成主任,这件事情究竟该怎么处理?我们亡羊补牢,应该从哪个地方着手?”

成森被王格选这个话说得浑身一震,他忙道:“老王,千万不要轻举妄动,你要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甚至忘记这件事!一定要谨记这一点,一切由我来处理,你放心,有我在,你在什么时候都是安全的!”

成森给了王格选一个承诺,便将电话挂断了。

电话一挂断,他整个人都觉得虚脱,他狠狠的骂了一句:“王八蛋!”

一抬头,却见甄巩正一瞬不瞬的盯着自己,从甄巩的眼神中,感受到的是极端的严厉!

成森深吸了一口气,道:“主任,可能有麻烦了!陈京好像是下了一个套啊,就等着我们去钻!”

甄巩瞳孔一收,成森的话证实了他的判断,他道:“刚才谁来的电话?”

“教育局的王格选,我一直很照顾的一个人,很可靠!他说有个很关键的人失踪了,估计是陈京带走了,这个人涉及到王文斌的问题最多。而且王文斌生了一个极度草包的儿子,在外面口碑太差了……”

成森道。

“他怎么知道是陈京带走了?他和陈京很熟?”甄巩道。

成森叹了一口气,道:“甄主任,您应该也知道,教育战线这几年风气实在是越来越差,是该到了整顿的时候了!陈副书记把握机会的能力不赖啊,在这个时候出手,矛头直指教育战线,时机很妙啊!”

“你什么意思?”甄巩挑眉道。

“事已至此,我们不能再犹豫了,得趁着这股风,采取一次大行动,认真严密的查一查教育系统的问题!”成森大声道。

他也是果决果断之人,到了这个时候,他既然已经洞悉了陈京的手段,他觉得应该马上借坡下驴,把这事来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甄巩淡淡的笑笑,不说一句话,手上就拿着一支笔转。

成森忍不住问道:“甄主任,您的意思是?”

甄巩道:“老成啊,你永远不要觉得自己最聪明!有时候,我们做事情被动了,就不要再自作聪明了!就说这件事吧,我们为什么被动?说一千、道一万,我们没有认真去做,没有把陈书记的意思贯彻下去。

如果我们一早就能够端正态度,会查不出问题来?

现在倒好,等陈书记自己有把握了,我们再来端正态度,你觉得这事就能这么了?”

成森心中一凛,道:“那该怎么办?难不成我们什么都不做?”

甄巩长长的吐了一口气,道:“什么都不做,那也是肯定不行的!你们做什么,怎么做,做到什么地步,得勤汇报!你说要开展一次大行动,你认为陈书记一定会认同这个行动?

如果他认同这个行动,他会迟迟不动,专门等你来行动?”

成森愕然,被甄巩转得有些迷糊,他直愣愣的看着甄巩,不知道甄巩让他干这一些,有什么深意。

甄巩看出了他的疑惑,道:“领导的意图,我们要用心领会!但是,在任何时候,我们都不要自认为自己就一定把领导的意图都领会透彻了!有很多时候,我们要勤汇报,听取领导的指示和要求。

只有这样,我们才能贯彻好领导的意志,才能够把领导交代的工作做好,做踏实!”

“我明白了!”成森朗声道,他脑袋中其实还是浑浑噩噩不太明白,但是甄巩说到这个份儿上了,目的就是要成森向陈京汇报情况,一切听从陈京的指挥办事。

甄巩有这个要求,成森也只能照办。

“这就对了,这件事要抓紧!你马上去陈书记那里汇报,汇报一定要详细,一定要透彻!”甄巩道。

成森站起身来,点点头,转身离去。

甄巩一直看到成森的背影消失,他依旧怔怔无语,过了很久,他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忍不住责骂自己太大意了。如果不是大意,怎么可能会有几天这样被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