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363章 水落石出?

第三百六十三章 水落石出?

成森绝少和陈京接触。

只是偶尔,上班或者下班的时候,他会和陈京碰到一下,那个时候他会笑嘻嘻的叫一声陈书记,然后潇洒的离开。

在成森的内心,他并不看好陈京来德水。

德水这里是刘书记的天下,刘书记在德水经营这么多年,干了这么多事,在德水各界,都有崇高的威望,陈京过来当他的副手,怎么能够干出成绩来?

再说,陈京也太年轻了,二十多岁的年纪,不过就是写得几篇文章而已,这样的小年轻做秘书是可以,但真要下来执政一方,实在是太嫩了一些,难有作为。

本着这种心思,成森在内心难免就有些轻视陈京,可是在今天,他才觉得自己错得太离谱了!

今天他专门找陈京汇报工作,陈京的态度一直都很和蔼,问问题也是轻言细语,没有任何的不耐烦,也没有任何的矜持。

但是,成森却一直觉得心惊肉跳,渐渐的后背就被汗水浸透了。

陈京说话,基本都说在要点上,可以说是成森怕什么他说什么。

成森向陈京汇报督查室调查教育局相关领导的问题,他明确向陈京反映,在教育系统内部,存在的问题不少。尤其是在教育局和区部分中小学单位的领导层中,都存在很多问题。

陈京一条条的细问他各类不同的问题,成森这时才蓦然发现,陈京专业得很,对教育系统的理解远超过他。

有些问题,成森根本就想都没有想过,陈京却问到了,这种时候,成森唯有哑口。

除了这一点以外,陈京还问了很多难以回答,但不得不回答的问题,这才是成森感到吃力的地方。陈京一直在微笑,很轻松,而成森的压力却是越来越大,他感觉心中被什么堵住了,背上被东西压住了,有一种喘不过气来。

就在他觉得自己快要崩溃的时候,陈京问他:“成主任,我听你说了这么多,提到了很多教育系统内部人主动交代问题!看来,在我们的教师队伍中,还的确是有出淤泥而不染,敢于和不正当势力做斗争的人,这让我很欣慰。

我想问你,最近,跟你提供这类信息最多的人,是什么人?他处在什么位置上?”

成森到了此时,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他听陈京问这么细,人家对教育战线是吃透了。教育系统有多少问题,要牵扯到多少人,他都清清楚楚了。到了这一步,什么隐瞒都是多余的,任何隐瞒都只能让他自己内心承受更大的压力。

他几乎毫不犹豫,道:“教育局督察组王格选提供的消息最多,他在教育局内部工作多年,对我们整个区教育系统的内幕信息知道得最多,我们这次调查所得到的很多情况,都是主动反映的!”

成森脑子里面有个概念是清楚的,那就是查教育局,查教育系统,这百分之一百是得罪人的事儿。要想不得罪人,或者少得罪人,就得把王格选拉下水,把这事弄成是王格选主动交代问题的架势。

那样的话,他就可以规避得罪人的风险。

“王格选?”陈京皱皱眉头,变戏法似的从一叠文件中拿出一份简历递给成森,上面有照片,不是王格选是谁?

“对,就是他!就是这个同志!这个同志主动交代问题最多,我们这次督查工作有进展,都和这个同志有很大的关系!”成森道。…,

陈京指指电话,道:“那行,你现在就给他打电话,让他马上来区委,我想单独和他谈谈!”

“行!我打电话,我马上打电话!”成森抓起电话,就拨通教育局,然后找到王格选,安排他马上过区委。

王格选来得很快,他进区委大院,成森在院子里等他,他一到,屁颠屁颠的跑到成森面前,道:“成主任,您这么急找我,有什么指示?”

成森神色严肃,道:“区委陈书记要见你,要和你谈话!”

王格选一个踉跄,差点摔倒,成森一把扶着他,便见他脸色已经变得煞白!

成森抓着王格选的一条胳膊,能够清晰的感受到对方的手在发抖。

此时的王格选,脑子里一片空白。他脑子里想的词汇就是“遭了!”

他有一种冲动,恨不得马上回头就跑,跑出区委大院,跑回去收拾家里的细软远走高飞,从此逃之夭夭!

这些年在教育局,王格选对自己做过的事情,那是清清楚楚。真要是追究责任,真要是一查到底,他问题多多,难以遮掩,后果不堪设想。

他前半辈子当了半辈子的老师,后面进入了教育局领导阶层,说起来也算是教书育人这么多年了。

为人师表,王格选不想自己就这样身败名裂,看这架势,看成森严厉的神情,他甚至怀疑,在陈书记的办公室,可能早就有纪检人员严正以待了。也许,今天自己进来了,就再也出不去了。

一想到这里,王格选身子抖得更厉害,心中倏然划过一个念头,他现在走到了二楼,如果从这里跳下去能够摔死,他有冲动就这样跳下去。

那样也许就一了百了了!

“你振作点,怎么回事?”成森瓮声道。

王格选扭头看成森,双腿早就发软了,腿一弯就要跪下去,道:“成主任,救救我!”

成森叹一口气,一个人究竟行不行,只有在危难时候才能看出来。就像王格选,平常看上去人模狗样的,神气活现。可是现在,事到临头,他哪里有半点平常的样子?

为人师表,教师的气节和风范,在现在的王格选身上,哪里有丝毫?

早知如此,成森怎么会在教育局埋王格选这枚棋子?

陈京看到王格选,淡淡的一笑,他吩咐让王格选坐,王格选坐在沙发上,腿有些抖!

陈京指了指成森,道:“老成,你看看王主任,你知道他为什么如此紧张?”

成森道:“陈书记,王主任上次冒犯过您,估计是那件事……”

陈京摆摆手道:“我们经常说一句话,叫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这句话,我用在我们教育系统上面,我想问有多少人是不怕鬼敲门的?”

陈京顿了顿,话锋一转,猛然拔高:“我要问,我们作为全市最发达的区,教育最成熟的区,为什么就能滋生这么多不良风气?我们国家一直讲,百年大计,教育为本。

我们的教育,政府高度重视,中央也高度重视。可是如此重视的教育,我们的教育从业者却是让人如此失望,我们德水教育系统被人弄得乌烟瘴气,不成体统,这样的状况,怎能容忍?”

陈京一拍桌子,不仅是王格选吓得一下从椅子上弹了起来,就连一旁的成森都吓得浑身一震。

陈京放缓语气,冲成森道:“老成,你先去忙吧,我单独和王主任谈谈!”…,

王格选不禁吓,陈京导演了这出戏,他就吓破了胆。等陈京问他,跟他讲各种政策的时候,他早已经崩溃了。

他当着陈京的面,把最近几年德水教育系统他知道的所有的情况和内幕一一向陈京和盘托出,一点隐瞒都有!

尽管陈京有心理准备,但是听到了王格选的主动交代,他依旧听得心中怒火中烧,十分的愤慨。

他从未料到,德水教育系统已经腐败恶劣到这种程度了。

从普通老师开始,一直到领导,除了腐败,还有作风问题。有些干部拿公款赌博,有些领导嫖娼,大搞潜规则,可以说整个就是乌烟瘴气,比之外面的社会,有过之而无不及。

陈京自认为这几年,自己经历多了,情绪控制能力强了很多,但是,听了王格选的交代,他的情绪实在是难以控制。

他恨不得立刻就行动,把这些问题全部查清楚,查明白,对有问题的干部,绝不姑息养奸!一定要严惩不贷!

……

陈京和王格选单独聊过以后,这件事情竟然毫无消息了!

这让成森感到有些迷茫,他和王格选两人通了气,王格选把自己向陈京说的内容,重新向成森说了一遍。

不客气的说,有王格选的主动交代,区委可以立即展开行动,对教育系统进行大整顿。如果是那样,德水教育系统,必定会是一场极大的地震!

但是,陈京为什么不动呢?好像根本就没有这件事一样。

成森有些看不透陈京,陈京心中怎么想的,他意图如何,要达到什么目的,成森现在都不敢胡乱猜测。他把这个情况如实的向甄巩做了汇报,甄巩当时脸色极其严肃,在成森的记忆中,他从来就没见过甄巩如此严肃过。

甄巩在德水政坛是出了名的智多星,他脑子灵活,看问题和深入,揣摩领导意图能力强。平常,成森就把甄巩当成自己的头儿,一遇到困难,就找甄巩帮助解决。

这一次,甄巩神色如此凝重,根据成森的经验,他有些明白,甄巩应该是遇到非常棘手的事儿了。

什么事儿这么棘手?能够让德水政坛的“智多星”都感到很为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