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365章 走出德水!

第三百六十五章 走出德水!

一个多月在德水,陈京是封闭的。

一个多月后,他稍微缓过气来了,才开始接触外面的世界。

新的一年,德高的发展继续高歌猛进!对德高来说,最大的变化莫过于两点,第一个,一直饱受争议的临星拖拉机厂正式收归省管,这一次省国资委准备以临星拖拉机厂为核心,整合一家年生产能力达十万台的汽车制造企业。

这对临星来说,是前所未有的机会,以前临星内部的各种矛盾,因为这一次的机会,而几乎全部淡化掉了。而以前这一点是伍大鸣被人最诟病的地方,随着这一淡化,伍大鸣在德高的地位是更加稳固,威望又提升了一大截。

除了临星拖拉机厂以外,位于前河区的五里山水库旅游工程正式启动,这整个工程预计投资估计要过二十亿,由于是国家级旅游开发项目,这个工程动工,对整个德高的经济拉动,和提升德高的知名度,作用是非常大的。

省里的经济专家预言,德高会因为临星拖拉机厂包袱的扔掉,以及五里山水库旅游工程的动工,从此腾飞。德高的发展,在三年之内,应该可以到全省第二位,仅次于楚城。

这个预言是非常大胆的,毕竟,在楚江南部有几个大市,经济增长的势头也是相当的迅猛。

尤其是南方一马平川,交通便利,适宜大力招商引资发展工业企业。楚江省地理优势,紧靠南方岭南,最近这几年,岭南的劳动密集型产业开始纷纷内移,楚江南部几个市,近水楼台,能够很好的抓住这样的机会。

在楚江整个经济形势一片大好的情况下,预言德高脱颖而出,这在楚江反响是巨大的。

伍大鸣对这个预言,表示积极的赞赏,他坚称,德高的经济一定会有很好的未来。德高经济的核心,就是特色,只要把握住特色两个字,德高就完全有希望成为楚江数一数二的地级市。

在伍大鸣来德高之初,他就提出了特色旅游的概念,而这一年多,整个德高各地的发展,基本也是秉承了伍大鸣这一思想的。

北方三县,大力发展特色农业,生态农业以及旅游农业,在城区,几个区纷纷开始搞改造。在新区,请国外专家规划,引进全省一线的房地产,传媒,旅游等公司,完全是走一条新兴旅游城市之路。

陈京从德水走出来,感受到的是一片勃勃生机,一如现在的季节一般,让人觉得朝气蓬勃。

和马步平一起打牌,马步平现在作为政府副市长,分管宗教民族事务,分管旅游,还分管农业。其中,旅游和农业,是重头戏。而市委常委中,负责联系这一块工作的是组织部长郑康康。

郑康康现在组织部内部的工作,就够他操心的了,他根本没有多少精力来管这些,所以,马步平手上还是相当有实权的。

当然,马步平手上握权柄,并不在郑康康,而是在伍大鸣。

他是伍大鸣亲自提拔起来的副市长,被委以重任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儿。

德高市副市长比较多,有八九个,有几个排名靠后的副市长,一年上头可能见不了伍大鸣几面,马步平后来居上,一进市政府,位置就十分稳固,这很大程度上都是因为伍大鸣的原因!

还有,马步平分管旅游,但是五里山旅游项目是由常务副市长刘明明全权负责的,他负责抓工程,工程招标,工程质量等等。

鉴于马步平分管旅游,所以在五里山那边,马步平也是刘明明钦点的工作小组的重要一员,这对马步平来说是个机会。

马步平在仕途上高歌猛进,比之以前在澧河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了。

如果按照这个势头,马步平进常委的可能性极大,以后的德高,马步平可真就可能继承伍大鸣的衣钵了。

而陈京现在还远没在那个层次上。

德高十个区县,就以德水唯一不同,而陈京就在这个标新立异的区里面,现在还举步维艰。

为了今天的牌局,马步平专程叫来了胡棣,还有政府副秘书长洪阚楠,四个人一桌牌,打得很轻松。

牌打到中途,马步平忽然谈到了工作,他对陈京在德水的冷静,给予了很肯定的评价。他跟陈京讲团结最重要。

如何搞好团结,这是很考验人能力的,道理每个人都知道,但是为什么会出现那么多不团结的情况?说到原因,马步平讲,主要两个原因,一个原因是摆不正自己的位置,另外一个原因是不用心。

就像陈京现在这样,单枪匹马去德水。

陈京首先要做的就是摆正自己的位置。德水的书记既然是刘积仁,刘积仁自然就有其过人的地方。

如果陈京一过去,就摆出一副要做主,要把德水带到和市委保持高度一致的状态上来,这就没有可能能搞好团结。

而另一方面,陈京能够摆正位置,其他人不一定能够摆正位置,所以,用心很重要。

陈京能够等待机会,能够用心创造机会,这都是积极的表现,马步平对其表示赞赏。

而最让马步平赞赏的,还是陈京的态度。

陈京去德水,态度很明确,那就是靠自己的力量在德水干一番事业。没有像有些人,一上任就借助以前的势力和力量迅速站稳脚跟,这在目前的德水来说,那些做法都是不恰当的。

德水是独立王国,是德高的异类,这事不是陈京应该管的问题。陈京需要做的,就是在德水站稳脚跟,认真的管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

等有了能力,才能有自己的政治主张,这就是现实。否则,那些所有的主张都是没用的,都只能是阻碍陈京前进的障碍。

每次,陈京和马步平接触,都能有新的感触。

这一次,马步平的意见和建议,陈京更是受益匪浅。

在政治上,有太多的时候,两点之间并不是直线最短,要干成一个事不容易。作为一个官员,要懂得去和别人合作,要懂得去找准自己的位置,也许这一点,比智慧更重要。

最近这一段时间,陈京压力非常大,他说是什么都没干,但是每天脑子里想的又哪能少?

他天天都在调整自己的情绪,天天都在思索如何破冰,那种沉默那种冷静,付出的代价是内心的极度煎熬。

和马步平交流过后,他接到了赵可的电话。

赵可告诉他,伍书记一直在关注陈京,陈京在德水的工作做得很好,他很满意!

接到这个电话,这对陈京来说,无疑是极大的鼓励。陈京的信心立马高涨了很多,他觉得自己有些朦胧的未来,逐渐好像变得清晰了…………陈京轻松了一些,有人就不轻松了。

就在德水区委书记刘积仁对陈京委以重任的那天晚上,方克波在德水剧团歌舞厅唱歌,邀请了刘积仁。

当天晚上,三江地产的邵氏兄弟,宋歌,还有市委副秘书长满延波都在,刘积仁到的时候,方克波的神色颇不好。

刘积仁不唱歌,就坐在下面看,喝酒。

他一个人,啤酒喝了一瓶又一瓶,好似怎么都喝不醉一般。

他知道今天方克波请自己唱歌的意图何在,但是刘积仁心中也有自己的苦。在德水,他并不是没有对手,他的行为做事,也并不能为所欲为。

陈京的确是他轻视了,他没有料到,陈京那么一个小年轻,会有这么厉害的城府。

刘积仁这几天脑子里都在想这事,他越想,越觉得陈京做事很细致,很用心,整个事情从头到尾,看似没有章法,但是细细推敲起来,却是一个必然的过程。

尤其是陈京有一点把握得好,那就是在大问题方面,不自作主张。

本来这事,只要他手上掌握了东西,陈京就可以直接命令严查教育系统。然后新官上任三把火,把天给捅破了,然后乱中得利。

但是陈京没有那么做,他绕了天大个弯,最后硬是让刘积仁亲自安排他去负责这事。

这中间差别太大了,这个过程刘积仁清楚,正因为清楚,他才真正能体会到陈京的厉害。

陈京绕这么大个圈子,一来是他师出有名,由于是刘积仁安排他负责的工作,他开展工作容易一些。二来,他也是照顾了刘积仁的面子,和照顾了他和刘积仁之间的关系。

现在外面风传他和刘积仁针锋相对,如果陈京在这件事上自作主张,不请示刘积仁,那德水班子内部立马火药味儿就会浓。这样的结果,对整个德水来说是不利的。

正因为这一点,刘积仁不得不借坡下驴,委以陈京以重任,这哪里是他心中的所愿?

刘积仁有刘积仁的难处,他要盘活德水这么大个摊子,也实在是不容易,这就是政治。在这个里面,没有一个人没有顾虑的,大家都是戴着镣铐跳舞。大家都是如履薄冰的。

只有那些懂得政治规律,懂得审时度势的人能够赢得先机,而陈京竟然就是这样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