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366章 挑拨离间

第 375 章 挑拨离间

新的一年,三江地产公司渐渐的恢复了元气。

德高市委和市政府新一轮的新区规划,三江地产公司所开发的区域,其商业潜力渐渐的凸显,借助这一股风潮,三江地产展开了新一轮炒作,先前对他们种种不利的传言渐渐的被消除。

这对邵氏兄弟来说,可谓是压力顿减。

邵洪岸从压力中走了出来,有了喘息之机了,他深藏已久的野心,又忍不住重新勃发。

在他的眼中,三江地产终究只是一个跳板的存在,他有更高的目标,更大的野心!

他相信迷信,在今年年初,他找人算命,算命先生跟他讲,他的命从卦象上来说是一个“泰”字,这是大吉大利,大富大贵之卦,预示着他是富贵之命,安泰之命,一辈子荣华富贵!

邵洪岸听了这个说法,大喜,但是随即他又问,问自己去年为什么一直不顺利,坏事烦心事接二连三的不断。

算命先生水准很高,深谙算命技巧,邵洪岸这样一问,他便道:“‘泰’卦虽然大吉,但是否极才泰来,不经历坎坷,不经历风霜,不经历足够的磨难,是没有泰的。”

邵洪岸顿时惊为天人,忙问先生有何策可以缓解这种否运。

算命先生就跟他讲,说他有个克星,去年一年不顺利,肯定都是克星所为。邵洪岸和他的克星之间,只能是一个出头,对方占尽风头,他邵洪岸日子就不好过。

而邵洪岸时来运转的时候,对方肯定就过得压抑。

算命先生跟邵洪岸叮嘱,要想自己过得安泰。过得顺利,那就一定得让自己的克星过得难受。过得不舒服。

邵洪岸马上就想到了陈京。去年一年,陈京在德高的风头一时无俩,而邵洪岸几乎是霉运连连,处处倒霉。他从临星出来。一直走下坡路,这都是拜陈京所赐。

他又想。陈京今年被安排到德水,德水是刘积仁的天下,伍大鸣根本就干预不了德水的事儿。陈京一个人孤军深入。处处被压制,没有他展露才华的机会。

不夸张的说,陈京算是好运走到了头,而邵洪岸这边就时来运转了,新年开局不错。

这样一想,邵洪岸心中对算命先生的话异常信服。

所以。撇开他和陈京的私怨不说,他内心早就把陈京当成了自己的克星。他一直都关心陈京,而这一次,陈京被刘积仁委以重任,他惊出了一身冷汗。

在慌乱中,他跟宋歌密议,两人分头到方克波那边吹风,这才有了方克波请刘积仁的这宗宴请。

在歌厅唱歌,刘积仁情绪低落,方克波也不好直接说什么。刘积仁是德水区区委书记,他怎么用人,他怎么工作,方克波怎么能干预到他?

虽然,刘积仁是方克波提拔起来的干部,但是刘积仁有刘积仁的工作方法,方克波也只能是委婉的表达自己的意见。

邵洪岸心中颇为着急,他凑到刘积仁面前,道:“刘书记,德水今年可是面临前所未有的发展机会啊!到时候,老城改造的一些工程,您还得帮忙!我们三江对参与老城改造是非常有积极性的!”

刘积仁轻轻的笑了笑,打量着他,一语不发。

邵洪岸举起酒杯道:“刘书记,来,我敬您一杯!”

刘积仁端起酒杯和对方碰了一下,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邵洪岸道:“刘书记,德水的经济发展,这是大家都清楚的,德水的未来,大家也都非常看好!我们看好,我们的对手也看好。上次三楚一品的大小候总就在公开场合谈过,说德水的旧城改造,他们有能力、有信心抢得先机。”

刘积仁微微蹙眉,道:“是吗?我怎么不知道此事?”

邵洪岸讪讪一笑,道:“刘书记您自然不知道,你们德水陈京书记和大小侯总可是交情匪浅啊,陈京书记在德水现在有作为,凭他和三楚一品的关系,三楚一品占得先机的可能性是相当的大!”

刘积仁脸色变了变,轻轻的哼了哼,一语不发。

而正在这时,方克波和宋歌一曲终了,几人鼓掌,方克波心情不错,回头一看,刘积仁还在喝酒,他道:

“老刘,不要喝醉了,来,来,唱一首歌!舒缓一下情绪!”

刘积仁摇头,道:“唱歌我五音不全,那就免了,我欣赏你们唱吧!”

方克波道:“那行,我们先休息一下,先休息一下!”

他一声令下,音乐迅速停下来了,方克波坐过来自己斟了一杯红酒,慢慢的品尝。

邵洪岸坐在方克波的对面,他心中莫名的急躁,他总感觉刘积仁有些古怪。刘积仁为什么要重用陈京?要给陈京一下放那么大的权?他难道看不透陈京去德水的意图?

陈京就是伍大鸣偰进德水的一颗钉子,其目的是要动摇目前德水的根基,是要从根本上改变德水的状况,刘积仁不仅不打压陈京,反倒委其以重任,说他心高气傲,这也太心高气傲的吧?

他终于忍不住,道:“方书记,您上次说德水那块旧城改造土地征收的问题,今天刘书记也在,我们可否扯一扯?我先代表三江表个态,对德水的建设和改造,我们公司态度绝对是积极的。

作为龙头企业,我们希望投资德水……”

“行了!”刘积仁皱皱眉头,他打断了邵洪岸的话,语气变得有些不善:“德水的一切都是公平公正的,我们区委区政府为德水营造的环境就是公平公正的,这一点是基础。

所以,不管什么公司,或者是个人,我们都欢迎他们来德水投资。但是,我们也反感一些公司动辄就讲关系、搞特殊化。我刘积仁反感搞这一套,也希望我们在谈事的时候,就少提这一套!”

刘积仁说话语气不善,把邵洪岸呛得很难受,他红着脸,觉得特别的尴尬。

邵坤在一旁有些看不过眼,道:“刘书记,这是个误会,今天我们也就随便谈谈,并没有其他意思。我们三江也是一向主张公平、公正的,只要公平公正,我们就一定能够占据优势,毕竟,我们的实力在那里!”

刘积仁道:“那也不一定,在我看来,你们三江应该要反思的地方多。首先要反思的就是不要有老子天下第一,自高自大的思想。就以我们德水来说,德水有德水的实际,德水有德水的政治经济规律。

外面的那些说德水这这那那的那些人,都是不懂德水实际的人,对这样的人,我个人是非常讨厌的!”

刘积仁顿了顿,继续道:“德水的政治,不像外界说的那般,现在外面讲,说我和陈京怎么怎么的关系僵。事实怎么样?真像外面说的那样吗?德水的班子是团结的,是不存在问题的,所以,那些企图挑拨班子内部团结的话,我也最不爱听,也最反感!”

刘积仁个子不大,其貌不扬,但是一发飙,却是气势惊人,让在场的人都下不了台!”

最后,还是方克波站出来道:“好了,好了!老刘你就不要借题发挥了,自己心情不好,就不要忏怒别人!”他话锋一转,矛头指向邵洪岸:“老邵,你也是的,你谈事情也不知道找个好时候,你难道就看不出来老刘心情不佳吗?

你这个当口和他谈事,不触霉头才怪呢!”

邵洪岸闹了一个大红脸,浑身都发抖。他何曾受过这样的委屈?也就自从从临星出来后,邵洪岸才经受这样的难堪。

他刘积仁心高气傲,自己估计在陈京面前是吃了亏了,不然哪里会是这副嘴脸?

这样一想,邵洪岸心中的火气更大,依照他的脾气,他就该当场和刘积仁对骂一通。

但是终究,他没有那个胆量和勇气。他想到自己的处境,自己现在再也不是那个在临星呼风唤雨的厂长了,现在自己充其量只能算是一家私营企业的打工者。

在现实的社会生态中,邵洪岸很清楚,自己比之刘积仁算是低了一等了!

人走到了这个位置,就得受这个位置的委屈,尽管他气得脸发青,但依旧也得将这口气硬憋住。

他又想到了陈京,他比刘积仁更了解陈京!

陈京这小子,人很年轻,但是手段厉害老辣得很。现在刘积仁不把他压住,让他冒了头,将来刘积仁再想压恐怕就压不住了。到时候,德水还能够按照刘积仁的这一套搞个人王国?这一点想都不用想了!

一想到这里,刘积仁又想到了那个算命先生的话。他想到陈京通过这个契机要崛起,他心中就发慌,就犯堵,就受不了,有一种要发疯般的崩溃感。

陈京真是自己命中的克星吗?他禁不住问自己这个问题。

不知为什么,他十分不愿意接受这个结果。陈京实在是太难对付了,邵洪岸三番五次,使尽了浑身解数,现在可以说是黔驴技穷了,可是,他能任由陈京这般崛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