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367章 胆大妄为

第三百六十七章 胆大妄为

陈京从楼上下楼,迎头就碰到了杨大江。

杨大江凑到陈京身边,道:“小陈哥,你看看,我考虑多细致!我房子装修开工,通通都在九点后,就是考虑到楼上楼下哥们儿的休息!”

陈京含笑不语,杨大江又道:“小陈哥,上次你说的那事儿,实话跟你讲,现在风声太严了!有些麻烦啊。”

陈京上次跟杨大江聊天,表现出不太相信杨大江的本事,杨大江当时就拍胸脯,说他有能力调老师进城。

陈京脑子里面转了一个弯,让杜青在澧河找一个想进城的老师,人家答应出三万块钱,让杨大江帮忙,看能不能办!杨大江当时是煞有介事的了解了一下情况后,便拍胸脯说这事能成。

“杨哥,这事你可是拍了胸脯的,说是一定能成。如果到时候事情成不了,你说这事让我跟别人怎么交代?”陈京作色的道。

这几天,陈京脑子里面想的就是如何整肃教育战线的事儿。这事不好办!

首先,通过陈京目前掌握的信息,现在德水教育系统中存在的问题很多,问题多,一旦动起来,就有可能牵扯极大,而动静太大了,动摇了德水的根基,影响了德水的社会稳定,这显然是不行的。

如何把握这个度,这就是一个难点。

陈京的根本目的,不是要查几个腐败的官员,也不是要整几个人。他是要肃清教育系统的问题,要把这一块的不良之风,这一块的歪风邪气刹住。

经历了这几年的历练,陈京已经不是吴下阿蒙了,他看问题,看事情的大局观在不断的增强。

陈京很清楚自己的状况,自己单枪匹马来德水,手下狗屁力量没有,要盘活整个德水教育摊子,不用点手段,不想点办法,是绝对不行的。

不能让固有的教育系统崩溃,又要想办法改变教育系统的问题和弊端,必须要把方方面面都考虑清楚才能动手,这是陈京这几天的工作重点。

杨大江听陈京这样说,他脸上有些挂不住,道:“小陈哥,你不急!现在风声紧是紧了一点,但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你放心,这事我一定帮你办妥,一定帮你办妥!”

陈京听杨大江说得如此笃定,他心中像打翻了的五味瓶。

陈京不能算是阴谋主义者,但是,他也绝对相信,目前区委的动态,下面的人肯定已经知道了。

这几天,文教战线过来找陈京汇报工作的人特多,通过这一个举动,就能看出来目前德水的风向。

陈京被刘积仁放到了那个位子上,人到了那个位子上,自然就有人过来捧。但是另一方面,也有人想,陈京是否有能力把握这个局面?现在看来,有这种想法的不在少数。

和杨大江闲聊几句,陈京找了一个借口下楼,他刚走到楼下,就听到背后有人叫。

他回头,杨大江从楼梯口跑出来,手上拿着手机,神情有些激动,道:“小陈哥,这事要成了!你看看,我刚刚说这事能成,电话就来了!得,得,这样吧,哥让你涨涨见识,你跟我走,我们一起去见个人!”

陈京皱眉正要说话,杨大江拉着陈京就往小区门口走,在小区门口他招呼了一辆的士,一上车便道:“到喜来乐餐厅,快点!”

陈京脑子有些迷迷糊糊,杨大江却扯着陈京叮嘱一些“要紧”的话。

他跟陈京讲,这次见的是领导,嘴得乖一点,脾气得顺一点,千万不要乱说话。

他跟陈京讲:“小陈哥,这事老哥我是尽力帮你办了,但是如果是你自己不小心说话错了,最后导致事情砸了,你可不能怪我!”

陈京连连点头,道:“不怪你,不怪你!我一定小心。”

车很快到喜来乐,下车后杨大江显得对这里轻车熟路,他手上拎着一个公文包,还变戏法似的从包里面拿出一副金边眼镜,戴上眼镜后,他看上去俨然就是一名博学的长者。

不得不说,杨大江很会做戏,他踏进酒店,整个人形象气质都一变。

平常那个夸夸其谈,海阔天空的杨大江没了,现在的杨大江变得温文尔雅,气质非凡了。

在酒店二楼包房,杨大江领着陈京过去,一进门,杨大江快步走过去道:“哎呀,王局!”

包房里一桌子人,桌上菜肴很多,但都吃得差不多了,剩下的都是残羹冷炙了!

杨大江叫王局的人,陈京瞟了一眼,这不是教育局王文斌又是谁?

王文斌微眯眼睛,对杨大江道:“老杨,这一桌子人都是我的朋友,我们一起吃饭,本想叫你过来,你看看你,怎么来这么迟?”

杨大江道:“实在是对不起王局,我路上堵车来晚了!今天这桌子饭菜算我的了,其他我认罚!”

王文斌摆手道:“老杨,你这是什么意思?吃了饭,我们可是要去望月山的。”

杨大江道:“王局,你跟我客气啥?望月山好啊,望月山我也有朋友啊,我打个招呼,大家都去玩!玩得嗨一些!”

王文斌哈哈大笑,和杨大江握手很紧,看两人的模样是亲如兄弟。

不经意间,他瞅到了陈京,微微的蹙眉,道:“这位是……”

杨大江忙回过头来对陈京道:“小陈,这是王局。”

“王局,这是我哥们儿小陈,家里是搞房地产的,这次跟着我,也是慕您的名而来!”杨大江道。

陈京冲王文斌点头,道:“王局好!”

王文斌倨傲的点点头,再不理陈京。

陈京脸上挂着淡淡的笑,他看着杨大江和王文斌两人的表演。王文斌请人海吃海喝了一顿,一个电话就有人屁颠屁颠的来付钱,而且还搞得这么有面子,实在是让陈京看得感叹。

一个小小的区教育局副局长,就能够弄权到这种程度,如果官再大一点,那还了得?

杨大江屁颠屁颠的付钱,然后叫车安排一行人去望月山。

到了望月山,泡了温泉,在中途吃点心的时候,杨大江拉着陈京,进了一间豪华休息室。

里面王文斌高坐,悠闲的喝着咖啡。

“王局,刚才我说的那个人,就是小陈的亲戚,您说,这小两口啊,异地分居。这一方长期在下面乡村教书,这也不是个事儿啊!”杨大江道。

王文斌瞅了一眼陈京,淡淡的道:

“现在想进城的人多了,人人都有困难,人人都有原因。如果都放任大家进城,那我们德水区的老师得比学生还多!”

他顿了顿,道:“再说,进城的老师,要求的素质也和下面不同,如果老师本身能力不行,素质学历太差,怎么能够适应城里的教学?”

杨大江道:“王局,这一点您可以绝对放心,没有一点问题!这个老师多次被评为澧河县优秀教师,大学本科的学历,在全市的教师综合技能比武上,也获得过奖,属实是个人才!”

王文斌皱眉道:“是人才不一定懂教育,自己是人才,能不能把教育工作做好?这完全是两件事……”

杨大江忙点头,道:“那是,那完全是两回事,王局您一针见血!”他边说,便从怀里掏出一个信封推到王文斌面前。

王文斌皱皱眉头,杨大江道:“我知道,待会儿你们还得安排牌局,这点钱就算是我和你搭伙了!能赢的话,王局您可千万别忘记跟我分红啊!”

杨大江送钱的事儿不是第一次干,本来一个很尴尬的场面,经他这么一说,尴尬一下淡化了,搞得王文斌再也很难说拒绝的话。

一沓钱,厚厚的,信封都被涨得鼓鼓的,一看内面就很厚实。

收了钱,场面就轻松了,王文斌言语说话也不像刚才这般犯冲了,他指了指椅子:“小陈,坐着吧,这里你客气啥?”

陈京依言找了一把椅子坐下,杨大江在一旁就故意凑趣的聊天。

不经意中,杨大江忽然提到了最近教育战线的整肃的问题,说是新来的区委副书记要新官上任三把火,他问王文斌,说这事究竟是不是真的。

王文斌哈哈大笑,道:“好你个杨大江,你是关心整肃教育,会耽误你发大财吧!你呀,像你这样的家伙,就该整肃,我们教育教学质量上不去,就是你们这种人搞坏了的!”

杨大江讪讪赔笑,表情很是古怪,王文斌道:“你说的那事,不是传言,是真的!

但是那事,也没有传说中的那么神。新来的副书记,根本不招区委的人待见,手上握不了实权的。我们德水教育系统的摊子多大?这么大个盘,没一点能力魄力,敢轻举妄动?

再说,即使是动,他能够动到哪里去?我老王也是为教育工作一辈子了,是他懂教育还是我懂教育?”

“自然是您懂教育!”杨大江谄笑道,陈京在一旁听得哭笑不得,同时心情有极度复杂。

如不是亲眼所见,他实难相信这世上还有王文斌这类贪得无厌,又胆大妄为的官员!这样的局长,算不算是极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