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368章 骑虎难下?

第三百六十八章 骑虎难下?

区委办主任甄巩和区委督查室主任成森两人坐在陈京办公室的沙发上,两人的神色都有些不安。

陈京就坐在他们对面的主沙发上一语不发,脸色很是严肃。

刚刚甄巩向陈京汇报,在区教育系统,各种传言和谣言四起,大都是关于这次教育整顿的。很有可能这些传言是从区委层面传下去的。

不得不说,教育系统的整顿,这摊子事太多,牵扯太广,影响太大,很不好把握。

如果区委的某些计划和目标泄露了,在下面造成了一定的恐慌或者说是混乱,这个工作展开起来就更困难。现在,下面就处在了这个边缘,也许,这对陈京来说,是到了要决断的时候了!

“怎么办?”

甄巩脑子里努力想办法,但是任他怎么想,也不能帮陈京想到一个妥善的办法。

陈京来德水的时间太短,根基太浅,还不足以应付目前这样的难局。如果这件事由刘积仁去掌控,情况又会是完全不同。

甄巩最近就听到了一些传言,说在教育系统中竟然有人向陈京叫板,说该怎么地就怎么,可以完全放马过去,看最后倒霉的是谁。这些人神气活现,显然是有所依仗,没把陈京放在眼里。

“这样吧,甄主任!这个事不能再拖了!我们马上召开会议,通知纪委介入,先查人!”陈京一手将烟头摁灭,朗声道。

甄巩一愣,道:“抓人?”

陈京道:“不是抓人,而是需要带人协助调查!事已至此,开弓没有回头箭,我们只能够这么办了!”

成森精神一振,道:“那样最好,实在话,最近我们都感觉有些窝囊,明明有问题,我们却不敢动,这哪里是我们区委的工作作风?是该要出手了!”

甄巩脑子被成森灵活很多,他立刻想到,陈京这样贸然动用纪检,万一查无实据,查不出名堂来,这件事情该如何收拾?

据甄巩最近调查所知,陈京的确是安排了人马去查过德水的教育系统。但是这条系统利益关系盘根错节,哪里那么好查?陈京费了大力气,只查出一点皮毛。

而就是这点皮毛,现在人家也想出了补救措施,把漏洞堵上了,这事后续还怎么查下去?

但是这些话甄巩只能在心中,不敢说出来,陈京说要怎么办,他只能执行。

很快,陈京和纪委书记冯海明碰了头,纪委书记冯海明五十出头的样子,有些瘦,模样看上去有些古板,但是对陈京来说,更多的是生分。

一提到要调查抓人,冯海明反应颇为激烈,说了一肚子的难处,说什么无凭无据怎么抓人,以什么理由抓人?

又说什么,教育战线的事情需要慎重,没有调查清楚就抓人,是不是草率了一些,万一造成了消极影响怎么办?

陈京听得有些恼火,他不冷不热的道:“冯书记,你看这样行不行!我打个报告给刘书记批,有了他的批示,你再行动,你看可不可以?”

冯海明一听陈京这样说,他语气软了一些。

他脑子里面才转过弯来,让陈京负责整肃教育系统,这是刘积仁的决定。如果陈京指挥不动人,连区委的几个人都阳奉阴违,这事丢的不仅是陈京的脸,连他刘积仁的脸都丢尽了!

陈京对冯海明不放心,他亲自参与了纪委的内部会议,最后,在纪委内部成立专门的调查组,由纪委常委,纪委副书记章铎挂帅。

章铎办事效率很高,上午开会,下午下班时分,德水区教育局副局长王文斌,督察组组长王格选便被带走协助调查。

带走王文斌和王格选,在德水掀起了一股风浪,但是这股风浪并没有想象的掀起那么大。

在德水纪委那边,在抓人的当天就承受不住压力了,最后,是陈京亲自出面抗住压力,但是,各种不利的消息纷沓而至,一时间德水区委竟然陷入了一场尴尬的风波之中。

这场风波的起源,在于纪委突击审查王格选的时候,王格选忽然不承认以前他和区委成森以及陈京两人交代过的一切问题,他一口咬定,他之所以主动的交代问题,根本原因是和副局长王文斌不和,要把王文斌整下台,其实那些事情,都是他编造的。

王格选翻供,而王文斌以前所涉案的那些事,竟然全被抹得干干净净,一点证据都找不到。

纪委这次调查王文斌,主要是调查他腐败和受贿,但是从区教育局整理出来的近三年的一切财务信息显示,王文斌腐败贪污不存在,因公腐败不成立。至于受贿的问题,纪委调查了多起关于王文斌受贿的举报,调查反馈的结果都是举报不实,不存在那样的事情。

教育腐败和受贿不同于其他的方面。

关于王文斌的生财之道,一般是两个方面。第一个方面便是人员调动,王文斌手上有人事权,给他一定的好处,他可以有能力调动人进城或者调整其工作单位。

但是王文斌这人特别谨慎,他从不轻易调动人。凡是他动的人,他都亲自面试或者考察过对方,对方必须有能力,能够胜任新工作岗位,他才会干这事。

所以,他虽然收了别人的钱,但是他出手调动的工作,鲜少有出问题的,这是第一。

另外,那些送过钱给王文斌的人,事后都不愿意承认这件事。谁都希望自己的工作调动是靠自己的能力争取来的,谁愿意自己调动是靠送礼送来的?

所以,王文斌的受贿极有隐蔽性,不好查。

王文斌另外一个生财之道,是民营学校这一块。教育局批一所民营学校,都是和利益挂钩的,有些学校,为了争取到教育局的支持,是毫不吝惜给王文斌大把大把送钱的。

但是这种受贿,隐蔽性比前一种更高,更不容易调查出来。

纪委出手,带走了人,却调查没有进展,这样的压力一下就倒转过来了。

……区委,陈京召开办公会,在会上,气氛有些紧张!

在陈京的下首,坐着纪委书记冯海明,后面依次是区委办主任甄巩,纪委副书记章铎,区委督查室主任成森……今天的会议,主要是讨论这次纪委调查工作遇到瓶颈的解决问题,现在,纪委和区委面临的压力不仅是来自于德水区内部,更是来自于市一级层面。

有市领导就讲了德水区搞的教育系统整顿太草率,纪委的调查动作太大,对没有真凭实据的情况,不应该搞公开调查,这样对当事人是巨大的伤害,教育队伍,最是注重形象的,这样大的动作,最后事情又调查无果,不就是诋毁了别人的形象吗?

各方面的压力集中在了参加这次会议的所有的人身上,这也让今天的参会人员,大家都很激动。

就像冯海明一上来就发言,说当初他是有这方面顾虑的,现在好了,事情闹得骑虎难下,进退两难,这事该怎么处理?

冯海明的讲话,矛头直指陈京,虽然他没指名,但是意思却到了那里。

陈京没有正面和冯海明接触,反倒是成森这边,情绪特别激动。

当初调查王格选的时候,成森是全程参与的,他是非常清楚王格选交代的那些问题的。

而且,成森还有专门的口供纪录,他将这些所有的纪录都提供给了纪委调查组,最后调查依旧没有结果,这事儿让成森接受不了。

他不止一次的询问章铎关于这次调查的细节,两人就很多细节方面争议很大。

这一点,倒是体现出了成森的直脾气,在会上,他当着这么多领导,一点也不犯怵,他道:

“王格选主动交代问题,事实清楚,证据确凿,这怎么可能说翻供就翻供?他说的有些事情,根本就是没办法翻供的,现在怎么这些所有的东西都调查不出来了?

这也太不可思议了,这件事情,如果传出去,准要笑掉别人的大牙!”

章铎听成森这样说,他火气也很旺,他道:“成主任,我们纪委调查案子,必须讲究程序和方法,不能够随便乱来的。如果纪委也向其他单位一样听风就是雨,那该出多少的事儿?

作为党风党纪的纪检监督部门,我们一方面是要维护党纪党规,但是更重要的,我们还要保护我们的同志!

现在事实就是这样,王格选坚称从来就没有主动交代过问题,也没有问题可以交代。他承认自己和你还有陈书记都谈过话,但是哪个谈话,都只是他个人对王文斌不满的牢骚和中伤。

现在我们调查的结果是,他的那些中伤,不符合实际,不是真实的情况!”

章铎和成森两人对掐,两个人都是火爆脾气,这一掐起来,会议室立马就充满了火药味。说起来,成森资历方面远比上章铎,但是他胜在一股子较真的气势,两人是越争越厉害,俨然成为了今天会议的主角。

最后,还是甄巩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出面道:“行了,大家都静一静,静一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