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370章 瓮中之鳖!

第三百七十章 瓮中之鳖!

冯海明有些阴阳怪气,但是现在,他眼神变得飘忽闪烁。

他不住的咳嗽,也就是轻咳一下,他似乎在用这种方式来缓解场面的尴尬,抑或是,他是想他旁边的章铎,能够跟他有个互动。

终于,章铎凑过身来,冯海明意欲询问他。

章铎低声道:“没有事情,姓陈的是在故弄玄虚!”

在章铎看来,陈京简直是在闹笑话,纪委下了那么大的功夫·把这个案子精心安排,早就是绝对天衣无缝了。陈京就那样过来单独见见当事人,随便聊聊,就想让这个案子拨云见日,转向另外一方?

别说陈京是外行,就是他是行家,章铎也不相信陈京能够办到。

无疑,陈京现在做的就是心理战,打这种心理战,在长期办案的章铎面前,这就是小孩子过家家,他根本就不怕。

他今天倒要看看,这个新来的陈副书记,能够有多大的本事,能够干出多少事儿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会场上异常的安静,一种莫名的压抑氛围在会场上空徘徊,让会场上每个人,都觉得心中有一些沉重。

区委督查室成森有些紧张,眼睛老往门口瞟,然后下一刻,他的眼神必然停留在陈京的脸上。

陈京一直面沉如水,他的面前铺着一份文件,陈京拿着笔,认真投入的看着,外面的一切,他恍若未闻。

不知为什么,陈京的这个姿态,让成森心中觉得很有信心,他觉得今天一定会发生一点什么。

成森在陈京面前是碰了钉子的,那次碰了钉子后,让他真正的接触到了教育系统的腐败和不堪,当时他很吃惊。

作为督查室主任,他接到了不止一次任务·要求他调查教育系统的问题。

可是总是因为这样或那样的人打招呼,然后就是讲情面、留面子,网开一面,最后什么都没调查出来·一次又一次,成森并没有觉得自己的工作有多少错误。

直到这一次,通过王格选的主动交代,他获悉在教育战线,赫然有那么深刻、严重的问题,这才让他清醒意识到,自己以前的工作是多么的失职。

意识到这一点·从他内心,便对陈京要整肃教育系统的做法表示非常支持。

但他万万没料到,这件事竟然会有这么大的变数,本来是证据确凿,板上钉钉的事儿,竟然因为王格选的“翻供”,而将一切都推翻了,不得不说·这简直是荒谬。

成森是完全接受不了这一点,他认为,如果纪委工作组能够把工作做到位·能够对王格选和王文斌两人分开审查,不可能会出现这样的事儿。出现这样的事儿,一定是王格选和王文斌两人有串供的机这个机会从哪里来?成森怀疑纪委就有问题,他有些后悔,这件事情当时他没有阻拦陈京,如果这事由督查室先将证据搜罗充分,然后再抓两人,情况哪里会出现今天的状况?

相比成森,甄巩的情绪要略微急躁一些。

在陈京当初要动用纪委抓人的时候,他就很有顾虑的。教育系统这些年一直问题不断·其根本原因就是有人在背后充当其保护伞。这几年,教育改革,教育这块蛋糕,已经被人经营成了一个产业了。

在这个产业中,滋生的问题,尤其是腐败问题·可以说是形成了一个利益链条。

这样的情况下,陈京掌控不了纪委,就贸然动用纪委,中间发生的事情一切都不可控,最后的结果又如何能预知?

到目前这样的局面,可以说是相当被动了,陈京究竟有什么办法能够力挽狂澜?

时间过得特别的缓慢,渐渐的,会场上众人,大家的情绪都焦躁起来,而就在所有人都坐不住的时候,陈京终于将桌上的文件合上,将钢笔认真而缓慢的放在文件上。

眼睛一扫,将会场上所有人都看了一遍,道:“好了,我们现在开会!”

陈京顿了顿,道:“在开会之前,我先想对纪委这一次成立的专门调查组给予严厉的批评!作为纪检部门,我们的调查工作应该是保密、严肃、客观、负责任的,但是实际情况呢?

我看啊,这情况就有些不对劲,我们的工作组调查了一个星期,工作竟然没有任何进展,这实在是匪夷所思!”

陈京眼神变得犀利,眼睛盯着章铎,道:“我说得不客气一点,我甚至怀疑我们的工作组,是不是以正确的态度在调查这件事,这件事情我认为很难说,还需要认真调查。

我们的纪委啊,这样的工作能力,这样的办事能力,怎么能够满足要求?”

陈京说话很不客气,一开口将矛头直指冯海明和章铎,语气极其严厉。

陈京这样的语气,不仅让冯海明和章铎很是措手不及,就连甄巩都觉得很吃惊,而成森更是瞪大的眼睛。

他考虑过陈京可能会用激烈的手段,但是他没有想到,陈京说话竟然如此生猛,直接将矛头指向了纪委工作组。

要知道,今天参会的人,一多半是纪委的人,陈京在这样的会议上,公开批评纪委,这不等于是在向冯海明和章铎叫板吗?

章铎面红耳赤,他沉吟了半天,道:“陈书记,您的批评我个人接受。但是,我们纪委作为党的纪检部门,大家都是有严格纪律约束的。您说对我们的目标和态度质疑,这一点我认同不了。

就以教育系统这个案子来说,我们一切都是按照既定程序来的,现在这个案子无法进展,我们也只能如实的向您汇报。不能因为案子没有进展,您就否定我们的工作态度……”

陈京轻轻的哼了一声,一拍桌子,道:“是案子无法进展吗?你确信无法进展?”

陈京咄咄逼人,眼睛盯着章铎的脸上,章铎扯着脖子道:“我确信这一点,我可以代表我们调查组承担全部责任!”

陈京身子缓缓的往后靠,头枕在椅子的后靠背上,一语不发,他甚至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过了很久,他用手敲了敲桌子,忽然对门口道:“放他们进来!”

会议室的门被打开,刚才纪委工作组的几个人外带区委督查室王金几人从门外进来。

王金的脸色平静严肃,而纪委的几个调查人员脸色则有些发白,眼神也十分闪烁。

“王金,你说说情况!”陈京道。

王金清了清嗓子,道:“报告陈书记,刚才我们去问询了王文斌,他已经对自己所犯的事做了初步的供认,其中主要供认了他收受别人贿赂帮别人调动工作的事实!”

王金的语言很严肃,也很清晰,在安静的会议室,他说出这段话,让整个会议室一下变得**。

首先,纪委那边的一众人都傻了,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脸的不可思议。

章铎更是脸都白了,他一下从椅子上竖起来,道:“这不可能!”

他眼睛看向王金旁边的那个纪委调查人员,问道:“张扬坤,是什么情况?”

那名叫张杨坤的调查员点头道:“王督察员的汇报完全属实,王文斌主动开**代问题了!”

得到了纪委工作人员的亲口确认,这件事便再无异议,章铎站起身来,快步离开座位,直奔门口而去,他边说边道:“我去看看!”

他走到门口,门口两名武警伸手拦着他,根本不让他有机会夺门而出的机会。

章铎站定,回头,陈京缓缓道:“章副书记,你想去哪里?”

章铎脸色青红不定,情绪明显有些失控,他嘴唇掀动,想说点什么,但是却如何能开得了口?

他不相信这是真的,他不相信王文斌会如此愚蠢,怎么会忽然的主动交代问题?难不成陈京给他灌了迷魂药不成?

王文斌这一主动交代问题,还能牵扯到多少问题?

一念及此,章铎一直所保有的信心在一点点的崩溃,他心中开始发慌,这个时候,他终于意识到,今天自己可能遇到麻烦了!

陈京是早有预谋这一天,现在这层楼内内外外,都是陈京的人马。

说不定,此时就连王文斌和王格选两人都已经在陈京的掌控之下了。

陈京有办法让王文斌开口,他就有办法把最近发生的一切事情都调查清楚,纪委的工作为什么停滞不前,王格选为什么会突然“翻供”,这一切都调查清楚了,纪委在这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一念及此,章铎就恨不得直撞出去,第一时间把有些事情给善后,但是陈京显然棋高一着,把这一些所有都考虑进去了!

今天,不仅是王文斌和王格选再无狡辩机会,就连纪委调查组都成了陈京的瓮中之鳖,也许陈京,今天是真要和纪委好好的把帐算清楚,弄明白!

成森已经看明白了这一切,他的情绪一下变得高涨起来,他顾盼神飞,脸上挂着淡淡的嘲讽。

只要有机会,他还会和章铎叫板,要问他,纪委办案的水平什么时候连督查室都不如了,这么简单的案子,竟然就卡壳办不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