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374章 遭遇阻力。

第三百七十四章 遭遇阻力

德水一中校长王海生严重违纪,这是一枚重磅炸弹。

陈京知道王海生颇有民间声望,在王海生担任德水一中校长这八年,德水一中的教育教学水平和影响力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德水一中能够成为整个德高市最优秀的中学,王海生在其中是立下了汗马功劳的,而王海生的“十年寒窗苦读,只为一朝入大学”的名言,也在争议中被整个德高老百姓和学子口口相传,一直到今天,德水一中本科升学率高达百分之九十五,这样的成绩足可以让德水一中跻身楚江名校之列。

而王海生也通过这些成绩,成功享受到了国务院特殊津贴,担任了省人大代表,并被评为全省十佳劳模,可以说是集多重荣誉与一身。

陈京要动王海生,这个消息最先知道的自然是纪委冯海明和章铎。

冯海明当时很吃惊,他几乎是以一种祈求的方式在劝慰陈京,希望陈京能够收回这个念头。

陈京问他:“老冯,我问你,王海生贪污受贿是不是证据确凿?你看看,一个普通中学校长,一年收入过百万,而且公开的在学校里面搞腐败。从外面调人进一中,先公开选拔,选拔出来的优秀教师要进去,每人必须给他孝敬三到五万块钱。

而且,根据调查显示,王海生还公开跟新老师宣称,说三五万不算啥,当一年班主任,至少要多挣三五个三五万。

不得不说,王海生这个人很有能力,但是他这些年太恃宠生娇了,这样的人不动手将其拿下,我们德水教育怎么改革,怎么整肃,都没办法取得决定性的成绩!”

冯海明对陈京的这个说法默然,但是他还是忍不住提醒道:“可是,陈书记……”

“老冯,你的意思我明白,王海生根基很深,别的地方不说,单单是纪委,他的触角都非常的广,在这样的情况下,要拿下王海生难度不小。但是,我的观念是,在证据面前,任何花招都是多余的,党纪国法,谁敢犯,谁就要有被制裁的觉悟!”陈京坚定的道。

陈京对教育系统的整顿,他是有深思熟虑的。

目前教育系统的高层,基本都有问题,王海生的问题比较严重一些,社会影响很恶劣。

而相对于王海生,教育局局长柳青则要隐晦很多。柳青这个人是个老狐狸,他的名气很大,不输于王海生。

而他捞钱的本事也不小,和王海生不相上下。

但他和王海生不同的是,他为人要低调很多。王海生这几年在德水太嚣张,不仅是大肆操办儿子女儿的婚礼,收了礼金上百万。而且明目张胆的购房产买别墅,开豪车。

这也就罢了,在德水一中内部,王海生公开支持各个班主任收受学生的好处。他还大言不惭的说,在古时候求学,学生给老师的都有贽礼一说,现在学生给老师年节送点礼物,这能算什么事情?

不仅不能算事情,而且这也是尊师重道的体现。

正是由于王海生的公开鼓励,导致了整个教育系统送礼成风,有些家长素质比较低,公然攀比,看谁送得多。

这一来,给很多老百姓的孩子很大的压力,也给普通老百姓家庭很大的压力,整个德水的教育也成一种虚假繁荣,年年升学率高,但是另一方面,是社会的风气正在受教育风气的影响和感染,变得越来越差了。

陈京留下柳青,是因为要改革教育,要把教育工作真正做好,他需要懂行的人,他自己是个门外汉,不依靠专业人士依靠谁?

柳青很狡猾,他不像王海生那般张扬,他一直都把教育局副局长王文斌推向前台。

王文斌在外面声名狼藉,柳青的名声却很好,这一点可以看出柳青对自己羽毛的珍惜。

有这个基础,陈京留下柳青的想法才能得以实现,否则,柳青如果和王海生一样,陈京哪里能够有机会完成自己的设想?

但是,陈京没有料到,要拿下一个有重要社会影响的人,难度竟然如此的大。

就在陈京和冯海明两人交换意见的当天下午,区委书记刘积仁的电话就打到了陈京办公桌上,要找他喝茶。

陈京到刘积仁办公室,刘积仁非常热情的安排茶水,待一切寒暄完毕,刘积仁和陈京交了底,他道:

“陈书记,说句实在话,最近你的工作我一直在关注,工作做得很好,很出色!但是有一个问题,那就是关于王海生同志的问题,我个人认为,是不是可以用缓和一点的手段?

毕竟,王海生是有重要社会影响力的同志,对这类同志的问题,我们需要认真、慎重对待!”

刘积仁这样说,陈京不好怎么回答。他只是笑道:“书记,看来您也是受到各方面压力了!这件事情了不得啊,王海生现在是老虎的屁股摸不得,我这里刚刚有个念头,各方面的压力面接憧而至,让我不知道这些压力是代表了某些利益团体的意志,还是代表了普通老百姓的意志!”

刘积仁听陈京这样说,他干笑一声道:“陈书记,我只是建议,纯属个人建议!具体的处理办法,你和冯书记商议,一旦你们议定,报我这里我定然批准。对教育改革和整肃的问题,我还是那句话,你放心大胆的去干,有了问题,我们共同担着!”

“谢谢书记理解,有你这句话,我心中就有底了!”

陈京心中对刘积仁这一席话还是很有好感的,他感受得出来,刘积仁对教育系统的问题并不是视而不见。他从内心也是希望改变现状的,现在有陈京主持这方面工作,他求之不得。

他找陈京,可能也是要提醒陈京,工作不能大意。当然,从另一方面,也不排除是刘积仁要在陈京面前暗示他正承受很大的压力,让陈京明白,他的工作能够顺利开展,他刘积仁是付出了代价的。

和刘积仁谈完后,到下班时候,他接到了方婉琦的电话,方婉琦晚上请吃饭,要求陈京务必不能推辞。

方婉琦现在了不得,自从在德高成立了分公司,借助德高最近的高速发展,他公司的业务也成几何式增长。

她的公司从最早成立的时候十个人,到现在德高分公司达到了八十多个人,三个月业绩过千万。

这其中,陈京帮她穿针引线的不在少数,方婉琦是多次想找机会约陈京吃饭,但都一一被陈京推掉,直到今天,这餐饭无论如何也是推不掉了。

在德高临江阁,方婉琦今天穿着一条红裙,很庄重、很吸引人,陈京到的时候,她用手优雅的撑着下颌正静静的看着窗外的风景。

窗外,碧空如洗,春日的江水泛起一种充满活力的绿色,沿江两岸,春意盎然,江花胜火,江景很美。

方婉琦平常给人的感觉是颇为动感的,像这样手托着腮,恬静的观景的样子,很难看到。

静下心来看方婉琦,觉得其气质和以前又有很大的不同了,感觉她更沉稳了,一举一动之间,也更优雅了。

陈京坐在方婉琦的对面,零距离的看着方婉琦那白皙而精致的脸颊,鼻孔中嗅着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的清香,他心神很放松。

“吃点什么?”方婉琦道,她的一双眼睛流转,在陈京脸颊上来回逡巡。

“随便吧,什么都行!”陈京仰躺在椅子上道。

“没有随便,你见过有人吃随便吗?”方婉琦轻笑道,她伸手按下服务铃,很快服务员便过来了。

方婉琦指着餐牌上的名字报出一大堆名字“意大利粉”、“法国生蚝”,“法式鹅肝”……“行了,就这么多!”方婉琦轻笑一声,她眼睛盯着陈京,道:“怎么样?请你吃顿好的,也算是犒劳犒劳你!”

“谢谢,你的犒劳,我却之不恭啊!”陈京淡淡的道。

“你瘦了!”方婉琦挑眉道。

“瘦了吗?我怎么没感觉到瘦呢?”陈京抬起手腕,用另一只手掐了掐,“可能还真瘦了吧!说来惭愧啊,鄙人工作能力欠缺,工作压力非常大,瘦也是活该!”

“虚伪!”方婉琦嘟囔了一句,她话锋一转道:“你的工作能力还欠缺吗?刚刚到德水,就掀起了滔天巨浪,现实教育局王局长被你查了,据说现在马上连一中王海生校长也要被你查处,这样强的手段,还说工作能力欠缺?”

陈京皱皱眉头,道:“你这些都听谁说的?”

方婉琦格格一笑,道:“陈京,实话跟你讲。我今天请你吃饭,还真有人让我劝你,不要拿王海生开刀!王海生是这么多年以来,整个德高教育界数得上的知名人物,德高出这样一个人不容易。

有人让我劝你,用更妥善一点的办法来处理此事,可能更合理一些!”

陈京心中一惊,他猛然从椅子上站起来,道:“是谁让你跟我说这些?你说是谁?”

陈京的动作有些夸张,也由不得他不夸张,因为这件事情,竟然扯到了方婉琦,这太让他吃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