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375章 绝不!!!

第三百七十五章 绝不!!!

陈京预料到在王海生的问题上会遇到很大的阻力,但是他没有料到,阻力会如此之大。

刘积仁和方婉琦出面做说客,这只是开胃菜,真正让陈京感到棘手的是后面发生的事。

王海生自己在意识到问题以后,他并没有任何收敛的意思,反倒在多个公开场合表示,区委某些领导是打着整肃教育的牌子,实际上是想让区里的教育后退,让德水的教育教学水平恢复到上世纪。

王海生还跟朋友在酒会上说,他不怕人查他,如果有人要查他,那整个德高甚至楚江的大部分官员都该查。

在德水这块地面上,谁是踏踏实实做事,谁是沽名钓誉吃闲饭,所有人都看得清楚。区委的有些领导不顾实际情况,一心只想把实际做事的人全部整倒,他们这是安的什么心?

更让陈京感到意外的是,王海生在接受纪委同志谈话的时候,他讲,贪污受贿的事儿他是没有的。但是吃吃喝喝,这些事儿是免不了的。他向纪委表示,处在他这个位置上,能够廉洁自律,做到他那样水准的人,整个德高找不到几个。

他还狂妄的表示,整个德高也找不到有几个比他对党的事业贡献更多,更有影响力的人,党一贯的政策是奖罚分明,既然是奖罚分明,就不应该把有功之臣全给卸磨杀驴。

王海生的这个态度,无疑是对陈京的叫板。

这在德水教育界和社会各界引发了相当的震动,而这个震动,在社会上,多数人都在质疑区委和陈京。

能达到这个效果,这显然是正和王海生之意。王海生在德水就是要利用自己的声明和影响力拖出陈京,个陈京压力,而在更高层面上,自然有人帮他说话,帮他向陈京施加压力。

就在德水纪委和王海生谈话的当天下午,德水区委收到从市委转过来的文件,这是省人大常委会发给德高市委暨德水区委的通告。通告表示,王海生同志是老党员、是有重要社会影响力的同志,其影响力不仅局限于德水,在整个德高甚至楚江都有一定的影响力。

这样一位教育界的知名人士,纵然偶有错误,党内也应该要以批评教育为主,即使协助他帮助他改过自新,而不应该首先就想到太过激的办法。

省人大的通告还表示,对这一次引发如此大舆论关注的反腐事件,各级党委政府和人大应该要认真反思,毕竟,社会的风气还是要以阳光积极为主,不应该把个别的,极少数的阴暗面太多的向社会展示,这对整个社会的消极影响是难以估量的。

区委接收到这份通告,刘积仁立刻召开常委碰头会把这份通告在会上宣布,在会后,刘积仁再一次和陈京单独谈话。

这一次谈话,刘积仁的态度比上一次严肃,他明确跟陈京讲:

“陈书记,你也看到了,现在区委面临的压力增大,嘿,王海生这小子我还小瞧了他,没想到这家伙路子还真野,竟然连省人大都为他发了通告过来!

这份通告不仅是发给我们的,首先市委已经看到了这份东西,市委是什么态度目前我们一无所知!”

他顿了顿,对陈京道:“陈书记,我还是一句话,你有什么想法,你想怎么做,我都支持你!但是有个条件,那就是不能够让我们德水太被动,你必须要理清各路关系,然后很平稳的把事情处理好,这是我对你的要求!”

陈京抿了抿嘴唇,缓缓点头,表示自己清楚。

此时的他,只觉得头有一些晕,省人大陈京并不陌生,他第一个工作单位就是那里。

陈京没料到,自己在仕途上正走到一个关键节点的时候,省人大又会突如其来的冒出来。而且这一次的通告是以省人大常委会的名义下发的,这个分量可以说是相当的重。

王海生很狂妄,但是他的狂妄是颇有资本的。他的表叔是军中的某位高级将领,而在省人大,王海生通过其表叔的人脉关系,他周游其中,借助他那身人大代表的皮子,实在是结识了不少人。

有人大代表的皮子,陈京要动王海生得先把这层皮子给扒掉,可现在倒好,没等到陈京动手,省人大已经出头为王海生说话了。

作为公文来说,这个通告的语气已经算是相当的严厉了,只差没说要严肃查处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地方官员,这样措辞严厉的通告,实在是让陈京措手不及!

……

春雨贵如油,这个季节,晴天的时候气候暖和,但是一下雨,温度立马就降了下来。

从车行下来,陈京拿着一把雨伞,在细雨蒙蒙中,他漫步径直往伍大鸣的家走去。

威风吹过,凉意入骨,陈京浑身都感到一阵冰凉,他轻叹一口气,缓缓的敲门。

开门的是赵可,门一开,赵可将手放在嘴唇上压低声音道:“书记在休息!”

陈京愕然,连忙轻手轻脚的收伞换鞋进门,他刚踏进客厅,就听见内厅伍大鸣的声音:“是陈京吧,来了就直接进来!”

陈京轻轻的嗅了嗅,他嗅到了一股浓浓的药味儿,他皱皱眉头,赵可压低声音道:“陈主任,书记生病一个星期了,最近三天没有去上班!”

“啊……”陈京一惊,心中涌起一股愧疚。

最近他一门心思扑到工作上,扑到了德水,疏于和外界联络,竟然连伍大鸣生病的消息都不知道,看这一屋子药味,伍大鸣这病不轻。

他快步走进内厅,里面是一间卧室,一张大**,伍大鸣躺在床头,脑袋上敷着热毛巾,脸色十分的苍白。

尤其是他的嘴唇,干裂得厉害,让他整个人看上去分外的憔悴。

“书记……”陈京走到他身边,情绪有些激动。

伍大鸣眼睛转动,淡淡的笑了笑,道:“病来如山倒啊,正在要紧关头,就突如其来的生这一场病,实在是气人!”

他慢慢抬手,道:“没什么大事,风湿性头疼,这个病很顽固,不致命,但很痛苦。本来是安排我在医院疗养的,但医院里的日子我实在是受不了,便提议在家里养病。

可是你看看,我这人在家里,家里却成了医院了,现在还好点,这个时候医生护士都不在,你要换个时候来,那更不成样子!”

伍大鸣有些唠叨,这个时候的伍大鸣更像一个普通的人,让陈京感到更加亲切。

陈京坐在他病床旁边的墩子上,用手抓住他的手。

伍大鸣道:“我的情况不要告诉嫂子。关于我的病情,我已经下了最严密的封口令,即使是部分市委领导都不知道我的情况!我不是故弄玄虚,而是在这个关键的时候,我不希望有任何的因素干扰到我们德高的大好发展局面。”

陈京用力的点头,表示理解伍大鸣的意思,他刚才来之前种种郁闷的心思,此刻全转变了,就坐在伍大鸣边上,陈京想到更多的则是伍大鸣来德高的理想和抱负。

将德高打造成为楚江北方门户,让德高成为楚江的经济强市,让德高成为整个楚江最耀眼的明珠,这就是伍大鸣的执政目标。

伍大鸣上任以来,一直都秉承这个目标在努力工作,起早贪黑,不曾有丝毫懈怠。

走到今天,无疑伍大鸣是很成功的,让陈京惭愧的是,陈京现在自己陷入德水这个局中,无力他顾,想打破局面,站稳脚跟都难!

赵可给伍大鸣拿来一根新的热气腾腾的毛巾,陈京将毛巾接过来,轻手轻脚的给伍大鸣换上。

赵可在他耳边低声道:“时间不要太长,书记需要休息!”

陈京暗暗点头,却不知如何开口。

王海生的事情无疑是个荒谬的事情,明明王海生贪污受贿,证据确凿,陈京却没有办法拿下他。

陈京这还没动呢,各方面压力就接憧而至,而且王海生本人态度极其嚣张,最后甚至连省人大都过来凑热闹了!

从结果来看,反倒是陈京工作草率,思虑不够周详,造成了不必要的动荡,这哪里有这般荒谬的事儿?

“陈京,你那边的事儿我听说过了!嘿嘿,现在的社会很混蛋,我们党内的有些同志都跟着成混蛋了!是非不分,黑白不分,轻重不分,对这样的人,我们不能够纵容,不能够趋于他们的压力,不能够被他们吓倒!”伍大鸣道。

陈京一惊,忙道:“那伍书记,您有什么办法?”

伍大鸣轻轻的笑笑,摇摇头,道:“立场坚定,用心努力,自然就有办法。车道山前必有路,水逢滩头必有舟,有些事情是事逢危难宜放胆,你自己把握!”

伍大鸣目光炯炯,眼睛盯着陈京,陈京和他双目对视,伍大鸣嘴角**一下,认真的道:“你是有这个能力的,关键时候要有自信!”

“是!”陈京大声道,像是军人在面对上司命令的口吻。

就在这一瞬间,陈京心中立场变得异常坚定!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