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377章 姐弟赌约!

第三百七十七章 姐弟赌约!

方连杰在德高出任中原军区某师某机步团团长,这是方连杰在中原军区获得的第二次机会。

第一次机会,方连杰当时被任命担任预备役第三师一团团长,那个时候的方连杰心高气傲,在第一团无法和班子成员搞好关系,最后遭受整个班子对他的抵抗。

师部没办法,只能让方连杰去师机关,而在师部机关,方连杰依旧还摆不正自己的位置。

在师部呆不下去,军区领导最后又让他进军区机关,在军区机关对方连杰来说比关禁闭更难受。

而方家老头子也发了话,方连杰如果在中原站不稳脚跟,干不出名堂来,他就永远不用回京,或者是干脆退役,不要再到部队中丢人现眼了。

老头子这个话,让方连杰已经没有了退路。

从小锦衣玉食,生于京城富贵之家,方连杰从小到大都觉得自己很成功,都是家族的宠儿。

从一代骄子,到现在成为中原军区的一大笑柄,这样的剧变,让方连杰几欲承受不了这样的冲击。

而他也终于意识到,自己如果再不洗心革面,可能真的要被家族所抛弃了。

方家的子弟到了第三代,已经开枝散叶很多了,这么多子弟,唯有极少数能够成长为家族的核心,从而继承西北一系的事业。

也只有那最核心的一层,能够有资格有能力成就自己的事业,其他的人,都只能像普通人一样,碌碌一生。

所以,方连杰对现在的这次机会很珍惜,而凑巧的是,他当初在预备役三师一团,驻扎区域是德高,现在,他成了正规部队机步团团长,其防区也在德高!

重回德高,方连杰的心思是复杂的,时间不饶人,从他到中原军区,到现在已经有了整整三年了。

三年的时间,他等于是白白荒废,现在又重回原点。

可是绕了这么大一圈子,毕竟跟什么都不做大有不同。

至少,方连杰现在心智比以前不可同日而语了。而对他来说,德高的变化,和三年前比也是翻天覆地了。

让他最吃惊的是,他以前一直瞧不上,看不起的陈京,显然人家俨然成了德高市德水区的实权区委副书记了。

他知道这个消息,还是因为有军方的朋友托他,让他对陈京适当的“劝勉”,陈京在德水整肃教育,烧的火有些旺了!

方连杰收到这个消息,他大吃一惊,他可是清楚的,托他的那位可是德高走出去的厉害人物。

这样一个人物,自己家乡本土的事情搞不定,还用得着让方连杰去“劝勉”?

方连杰和陈京的关系,不足为外人道也。别人找到他,他总不能说和陈京八杆子打不着关系吧!

他硬着头皮应承下来,转头就跟方婉琦打电话说明情况。

而他自己也在暗地里让人了解,究竟陈京是在干什么,怎么闹出了这么大的阵仗。

他这一了解,吓了一大跳,陈京在德水担任副书记,改革教育,是大刀阔斧,连德水教育界最知名的人士,他都敢拿来开刀。

强龙难斗地头蛇,方连杰当初刚刚空降中原军区的时候,也是志向远大,立志改革。

几乎就和陈京一样干的,眼里容不得沙子,在部队里谁有问题,他就直接找谁的麻烦,可以说是不畏权贵。

这种教训是惨痛的,方连杰身为团长,最后搞得班子四分五裂,师部算账,大部分的责任竟然都归咎到了他的身上,现在看来,陈京的所作所为何其相似?

陈京这样的做派,在他看来,这小子还有很远的路要走,不磨砺摔打,估计成不了什么气候!

德高国际酒店,方连杰戎装笔挺坐在方婉琦对面,方婉琦眼睛望着窗外,脑子里面尽想着心事。

这几天,她脑子里面一直都有个人影,怎么都挥之不去。

她在想陈京,她很迫切的想知道,陈京究竟是个什么样的男人?

这个问题,方婉琦从陈京在党校学习的那个时候就在想,她不得不承认,对陈京,她心中隐隐的,是越来越有些感觉了!

她很刻意的在将这种感觉释放出去,她用各种心思,想让陈京能够感受到这种感觉,可是最终,她收效甚微。

就像最近一次见面,方婉琦是专门精心准备了的。

他穿了一套端庄不失时尚,干练却富有女人韵味的衣服,她很清楚,陈京是很喜欢这种类型的女人的。

可是,那次吃饭她一直在观察陈京,并没有发现陈京的眼神中,有哪怕一丁点的火花。

这让方婉琦有些失望,也很有挫败感。

她脑子里面想,陈京也就是一个小小的副处干部而已,怎么就这么牛哄哄?

“姐啊,我还真得给你一个忠告。你那个小男朋友啊,太年轻!这才走上领导岗位,就如此不知变通,一味的以我为主,以为自己是伸张正义,殊不知,他这就是莽撞鲁莽。

德水一中,享誉全国,作为一中的校长,其在民间的声望又岂能一般?

对这样人的问题,一味的想查处,想一竿子捅到底,这怎么行?”方连杰道。

方婉琦皱皱眉头,心中有些不高兴。

陈京和方连杰是没有可比性的,陈京做事看似冒险,其实他暗地里利弊权衡相当到位。

方连杰看不透这些,以偏概全,反倒是认为自己了不起,这实在是让人有些哭笑不得!

方婉琦淡淡的道:“行了吧,你还是管好自己的事情吧!我跟你讲,你跟我讲的那个,我和陈京沟通过了,结果你应该也知道,毫无效果!陈京是不会受别人干扰的!”

“刚愎自用!”方连杰冷冷的道,“姐,这么说吧,陈京这次必栽无疑。现在说什么都晚了,王海生人家已经安全了,你知不知道,连省一级人大都下了通告了,在通告中,还严厉批评了陈京,你可以想象,陈京干的这件事有多糟糕!”

方婉琦眉一挑,道:“是吗?那我们打个赌,我赌陈京这一次一定会安然无恙,而且大获全胜,你敢不敢赌?”

方连杰嘿嘿一笑,道:“有什么不敢赌?姐,你别小瞧我。我可不是以前的我了,经历了这么多,看事情、看问题,我早就看得很透彻很深入了!

倒是你啊,不要被所谓的个人感情迷住了双眼,你跟我赌,必输无疑!”

方婉琦脸上有些讪讪,所有人都传她和陈京关系暧昧,如是别人传也就罢了,偏偏是方连杰也这样认为,这实在是让她觉得有些冤枉尴尬。

可是这个问题,方婉琦在现在的这个场合,又没法断然否定,她只好道:

“你少说那些,要赌就要有赌注!你说吧,你以什么跟我赌!”

方婉琦顿了顿,接着道:“我的赌注嘛,我最近在楚江也有了自己的一些产业,如果你能赢我,我这些产业算你有一半,你觉得怎样?”

方连杰一愣,他万万没料到方婉琦会这么豪爽!

方婉琦这几年在德高的所作所为,他是知道的。在方家内部,有人传方婉琦的身价已经过亿。

据方连杰所知,过亿的说法可能不真实,但是方婉琦这几年身价数千万是绝对没有异议的。

这对方连杰来说,还是颇有诱惑的。

方连杰出身名门,从小并不缺钱。但是,到了现在,他要独立,他要有自己的一切,金钱也就成了不可或缺的东西了!

这些年,方连杰很多消耗还是靠家族的产业支撑,而这几年,方连杰表现很差,家族给予他的支持也是越来越少。这让他在经济上,远不像以前那般殷实了。

现在,如果方婉琦能够助他,给他一半的公司股份,一年下来,他怎么也得收入好几百万。

有了这些钱,方连杰没了后顾之忧,可以一心一意的谋事业了!

“姐,你既然这么豪爽!我也豁出去了,如果你赢了,以后我对你唯命是从!对你的那个小男朋友,我甘愿叫他一声姐夫。而且以后在家族内部,我再也不为难你……”方连杰一连说出一大堆的条件。

方婉琦打断他的话说,“好了,好了!你有这个态度很好!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你输定了!”

方连杰嘿嘿一笑,道:“未必吧!”

他抓起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电话接通,他问道:“我交代你的事情,又有了什么新的进展吗?”

电话那头一个颇清脆的声音向方连杰娓娓的将最近德水的问题向他做了详细的汇报。

他听到一半,道:“你说什么?抓人?抓了多少人?”

方连杰站起身来,道:“陈京敢抓人?这是怎么回事?是不是你弄错了?“

电话那头,那个声音细细的向方连杰解释事情的经过,最后他道:“方团长,我所能了解到的就是这些,陈京书记是很有魄力的,抓了人,这件事情注定无法善了了!”

“胆子太大了!”方连杰道,“这小子完蛋了!竟然对省市两级的警告置之不理,这是什么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