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378章 低估陈京了!

第三百七十八章 低估陈京了!

此情此景,陈京敢动手,不仅是方连杰吃惊,整个德水甚至德高市都震惊!

德水区纪委、检察院突然宣布针对德水一中调查的结果,同时宣布,德水一中副校长、后勤部长、总务部长等多位领导存在严重违纪被控制。

与之同时,纪委检察院最近一段时间针对教育系统调查,查出的一切问题对社会公开,让所有的老百姓都看清德水教育系统的问题,尤其是德水一中,这些年高速扩张背后隐含的各种腐败问题。

将问题对群众公示是第一步,公示之后,区委办的宣传公示立马拉开,德高的各类报纸和媒体上都撰写评论文章,阐述这一次德水教育反腐是一次空前的大行动,是得民心,得拥护的行动。

这其中,几家重要媒体的撰文,都是陈京亲自操刀,文章犀利老辣,论点鲜明而富有正义,把德水的这一次行动上升到了,整个德水坚持公平、正义,坚定不移的走法制道路的里程碑的高度。

陈京在文章中强调,德水区委在德水教育系统系列案子上面,是面临了来自各方面的重重压力的。

但是,德水区委和德水各级单位顶住了这个压力,敢于对各种压力说不,最终,严肃决策,做出了将这系列案件严查到底的决定。

同时,文章表示,针对德水教育系统系列案件的相关情况,德水区委已经把问题通报给市委及更高级别的领导。

而关于德水教育系统系列案件的立案调查,证据等等所有的信息,都是经得起检验推敲的,都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德水区委的这个行动,一天之内在德高社会各界传遍,而在第二天上午,德水一中校长王海生在楚江机场被机场警方控制,秘密带走。很快,省人大常委会作出决议,取缔王海生同志省人大代表的身份。

随即,德高市委对王海生问题召开了专门的会议,会议决议,王海生同时涉嫌严重违纪,应立即予以双规。

在第三天下午,市纪委宣布,王海生同志严重违纪被双规。

市纪委的这个宣布,让整个德水教育系统系列案件进入了最**,德水一中王海生被双规惊动了整个德高社会各界。而王海生在一中校长位子上,所做的一切违纪行为,也陆续被披露。

王海生的真面目也逐渐的在世人面前露了出来。

三天时间,三天的时间德水教育系统整肃的难局,立刻就拨云见日,阴霾尽除。

这件事情看上去简单明了,但这其中,对陈京个人的决断力和胆量是极强的考验。

在关键时候,在重重压力之下,如果陈京稍微有所犹豫,这件事情错过了时机,可能就再也扭转不了局面了。

陈京在这个时候,做出这种决断,出乎人意料。

另外,正因为出乎人意料,他调查取证的充分就发挥了积极的作用。铁证如山,在铁证面前,不管什么人,有多强硬的关系,都无法辩驳。

把所有的东西曝光在阳光之下,阴影就不敢冒头。

陈京就是把握到了这一点,把所有的案情通报出去,这一手十分的果决果断,最终是收到了奇效。

陈京的思路很简单,王海生动不了,那就不动王海生。王海生周围的人,只要和他沾了关系,涉嫌贪腐受贿的,陈京全给查办了,王海生就算是有通天之能,有一颗铁打的心脏,他也断然承受不了这么大的压力。

果然,陈京一抓人,王海生吓得魂飞魄散,就想脚底下抹油往香港跑。

陈京管都没管王海生,因为他清楚,有人比他更急。

如果王海生就这么跑了,他所犯了的问题,就直接让很多人下不了台。

王海生案件,陈京收到的来自各方的警告很多,最终王海生又畏罪潜逃了,这些所有的警告方,都可能被调查,他们能不比陈京急?

很快,陈京就收到了王海生在机场被控制的消息。

然后便是省人大常委会迫不及待的取缔王海生人大代表资格,后面的一切,陈京和德水区纪委没有插上手,一切就都尘埃落定了。

陈京的果断,促成了事情一步到位,也坚定了上级的决心,从事后看,这件事情处理得相当的漂亮!

……德水区委常委会全体会议,今天的会议主要研究老城区搬迁改造的具体方案问题。

刘积仁作为德水区委绝对的核心,一个人端坐在象征德水区委第一把交椅的红皮椅子上。

党的领导,比较强调核心和中心,所以,德水区委常委办公室的椅子,唯有刘积仁的那一把最为不同,这把椅子不仅要比其他的椅子高五公分,而且其座位和靠背,都是红色的皮料。

刘积仁坐在上面,气势就和其他人完全不同,大家自然就以他为中心靠拢。

区长聂光是高度近视眼,平常戴着眼镜,但是开会的时候,他偏偏喜欢把眼镜摘下来,就那样脑袋几乎是搁在了桌子上面看文件,严格的说,他不是看文件,而是在嗅文件的味道。

聂光的正对面,陈京端坐在椅子上,他手上拿着一支黑色的派克钢笔,神色平静如水。

不知不觉间,陈京能够清晰的感受到常委会上大家对他态度的变化。在陈京来德水之初,没有什么人在意陈京的态度,陈京几乎就是被忽视的存在。往往一次会议开完,陈京也就是象征性的说几句话,大都是不疼不痒的话。

但是现在,陈京在会上的表现依旧低调,但是谁还能忽视他的存在?

在那么大的困难和压力下,陈京竟然敢将教育整肃推行下去,硬生生的把享誉整个德水的一中校长给强势拿下,这份魄力和勇气,又有几个人能够做到?

陈京今年就二十多岁,在座的很多常委的年龄,足可以做他的父亲。

但是现在,在这个桌子上,他是第三把交椅,没有一个人还敢把他当毛头小子,一个毛头小子,身上会蕴含这么惊人的能量?

刘积仁坐在正中间,他只要眼睛一扫,就能够将所有的人的表情都扫一遍,常委会上的任何细微微妙的东西,他都能敏锐的感觉到。

作为书记,作为班长,刘积仁的这种敏锐甚至说是敏感,是相当的重要的。

防微杜渐这是刘积仁做事的信条,任何事情,不能等到事情恶化到了相当的程度了再动手,那样的话事情会事倍功半,而且很多时候会捅篓子。

就像一个班子中,大家各自的心思刘积仁都随时掌控着,任何人有任何不对劲,他心中都有应对措施和办法。

这是刘积仁常常自己引以为傲的素质。

但是这一次,刘积仁不得不承认,自己的掌控出现误差了。

他听到陈京动手的消息的时候,正在参加工商联会议,在会上,甄巩急急匆匆的过来到他耳边附耳低语,告诉他,陈京已经下了命令,让对德水一中一共九名干部动手。

他当时心猛然一跳,用了极大的努力稳定住了心神,缓缓的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他努力的让自己平静一些,但是,终究,他没有等到会议结束,便中途退场了!

他给陈京充分授权,让陈京大胆的去干。

在他想来,陈京能够多大的胆量?一个二十多岁,没有经历过大风大浪,没有长期与困难斗争的经验的人,在面对重重压力之下,能够干出什么惊人的事情?

刘积仁不太相信,陈京能够有胆量动手。

在那种情况下,刘积仁索性大方一些,充分给陈京放权。都到那一步了,陈京还没有作为,还不能够把工作做好,这能怪刘积仁打压他?

刘积仁心中打得好算盘,他以德服人,他是他哪里想到,陈京竟然还真敢出手。

将德水一中的核心管理层几乎全部查处,这样的魄力,刘积仁自忖没有。他是个自负的人,他自己没有这个胆量,他也认为别人不会有。

而又因为自负,他绝对这件事情一发生,肯定不可收拾,会出大事。

所以,他坐不住了,连忙往区委回赶。

等他赶到区委的时候,陈京已经准备好了一切的东西,就等他人来汇报工作了。

陈京详细的给刘积仁讲了他的思路和想法,以及对这件事情准确的预测,然后把善后的情况给刘积仁做了详细汇报。

刘积仁看到那洋洋洒洒的几万字条理严谨,字斟句酌的德水一中改革计划书,他才真正明白,陈京为了这一次动手,他已经做好了万全准备了!

也许他从一个月之前,他就已经决定了要做大动作,要坚决彻底的把德水一中固有的体系全部打破。

为此,他一直在做准备,一直到今天,他忽然毫无征兆的突然出手,将大家都惊出一身冷汗!

“这不是一次草率的举动!”刘积仁心中明白了这一点,这让他心中觉得很是犯堵,他低估陈京了,从方方面面来说,他都低估陈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