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380章 掌控全局?

第三百八十章 掌控全局?

政治是对人耐性极限的挑战。

陈京常常咀嚼这句话,心中便会想到很多人和事。

陈京最早进入公务员队伍,那个时候气势非常盛,心气很高,一心想着要大干一场,要有大作为。

但是,进入了公务员队伍中,陈京才发现,这个世界并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样。大部分公务员也都只能在庸碌中生活,为了工资围绕这柴米油盐生活,所谓的理想和抱负,随着岁月的流失,渐渐的消磨殆尽。

在那个时候,陈京心中是很痛苦的,尤其是当他看到很多人满腹才华,依旧怀才不遇的时候。

那个时候他明白,原来这就是政治。

在这场盛宴中,只有心智极度坚定,性格非常坚韧,意志经得住长时间考验的人,才能是最后的赢家。

很多人起初满是憧憬,但是一朝挫败便再无斗志。而有的人则是温水煮蛙,渐渐的在生活中忘掉了自己的梦想,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那种人,是没有机会的。

陈京亲眼见证过,有人在平凡的岗位上坚持,一朝机会来临,御风化龙,青云直上。有多少人知道,那些人光鲜的背后,又是多少年的沉淀与忍耐?陈京是知道这一些的。

陈京自己的感悟,他起初参加工作的三年,毫无作为,看不到任何希望和前途,那样的日子浑浑噩噩,备受煎熬,可以说是难受到了极点!

幸好,陈京从未放弃过自己的梦想,幸好,陈京从来没有放松过对自己的要求,否则,他如何能够把握住转瞬即逝的时机?

这就是政治,政治的摔打和磨砺,磨出来的是心性,只有心性成熟,才有可能一朝化龙,否则,永远都只会是庸庸碌碌,平凡一生。

现在,陈京在德水,在主持过教育系统整肃之后,陈京又再一次让自己沉寂了下来。

这种沉寂的感觉很不好受,但是他清楚,自己必须忍耐,必须要像猎人一样有耐心,因为陈京不认为自己能够驾驭目前德水的局面。既然驾驭不了,就不要贸然冒险,那样只会让自己陷入不利的局面。

陈京主持一中改革是一个成功,但也是一个教训,事后看来,陈京低估了王海生的能量和影响力了。如果不是他关键时候放手一搏,而时机又把握得当,而且沾了一点点运气的话,极有可能要坏事,那样的话,陈京的德水任职,就是彻底的失败了。

陈京没有时间去沾沾自喜自己的才华,他在深刻的反思自己的莽撞和冒险,这也是他选择沉寂低调的原因。

他能够感受出来周围的人对他的态度的变化,上次常委会开会,区长聂光凑到他面前细细跟他交流教育系统的问题。

聂光颇为惭愧的道:“陈书记,这几年我一心去抓经济工作去了,对德水的文教工作是忽略了!这一次,我们能够发现这么多问题,有些问题触目惊心,这实在是让人震惊。

作为德水的区长,我聂光工作没做好,很惭愧啊!”

陈京当时没料到聂光如此热情,仓促之间,便道:“聂区长,教育问题一直都是被忽略的问题,也是容易被忽略的问题。我初来乍到,算是旁观者清。

而在整肃教育系统这一系列的工作中,政府的努力和工作是发挥了相当重要作用的,这一点,孙副区长表现得非常好,我们合作很愉快!”

聂光道:“老孙这个同志,是个好同志!能够得到您的肯定,以后要跟他加担子,我心中有底了!”

聂光这句话让陈京吃惊,这话聂光表面上好像是要提拔孙思,但是背地里,却隐隐有向自己示好的意思。

从这一点,陈京便感觉到,德水政坛并不是铁板一快,刘积仁也并没有将德水经营得针插不入,水泼不进。至少聂光,还是很有想法的,他没有自己的想法,跟自己示好干什么?

面对聂光的示好,陈京表现得不卑不亢,既没有表现出高兴,也没有表示冷淡,客客套套,就把局面应付了下来。

陈京可不想过早的介入到内部的争斗中,他想用自己的眼睛看清楚一些,看明白一些,然后再踏踏实实的按照自己既定的方向走。

陈京有基层工作经验,他很清楚,在基层做官,首先是要老百姓买你的帐,老百姓不买你的帐,工作就很难做。搞不好干群关系和同僚关系,这说明能力大有问题,这样的官员谁敢提拔?

而要搞好这一切,就要满足两个条件,一个是务实做事,踏踏实实的为老百姓做点实事。另外,就是要能够争取资源,就像陈京这样,分管文教和计划生育,他这一出手,文教就从冷门变热门。

如果陈京只是一味的打击和整肃教育肯定是不够的,所以,老师的工资待遇和福利,老师的工作绩效的规范和工作调动的规范,这些规范,是切切实实为老师解决实际问题的,这就是很重要的工作。

陈京为什么会有威望?这其中很大原因就是他这些工作处理得好。

否则,陈京单单查几个腐败分子,能够成什么事儿?顶多成为别人茶余饭后的谈资而已。

可是,提高老师工资福利待遇,改变固有的教师筛选制度,这是真正受惠大众的事儿,这样的事情做出来,才能够服人心,才能够得到拥护。

而陈京现在,等待的就是类似这样的机会。

作为刘积仁的副手,怎么才能和刘积仁处理好关系?

答案很简单,第一,不抢刘积仁的风头,第二,能够为刘积仁排忧解难!

陈京一次又一次的提醒自己要摆正位置,要稳定心态,到目前为止,都做得没有问题!

……盛夏时节,德水区委,院中的知了此起彼伏的叫着,外面暑气阵阵,逼人的热浪滚滚而来,只要窗户露出一点点缝隙,立马就是热风猛灌,蒸得让人满头大汗。

陈京拿着笔在伏在办公桌上批阅文件,精神高度的集中。

刘积仁去京城了,陈京现在主持区委工作。

这是刘积仁第一次委以陈京如此重任,这让陈京感到有些吃惊。

他可是知道的,以前刘积仁出去,一般都会由聂光来主持党政一切工作,而这一次,刘积仁却把区委的这副担子交给陈京,这其中蕴含的意味是相当微妙的。

最近,德水老城建设和改造成为了工作重心,各种工程招标,各种各样的拆迁工作,让区委和区政府都高速的运转了起来。

德水老城改造和建设,这里面是个巨大的利益漩涡,同时又是个巨大的麻烦漩涡。

首先,说到利益,政府主持拆迁腾地,政府招标打量的市政工程建设、道路改造建设,这里面的资金都是以亿为单位的,这样庞大的资金进出,牵扯到的关系非常广泛。

而另一方面,拆迁工作直接是针对老百姓的,对老百姓拆迁补偿,让老百姓离开其居住多年的地方,这个工作做起来是很困难的。

大江南北,整个共和国,因为拆迁闹矛盾,因为拆迁工作引发的各种问题,充斥在了各种媒体上面。拆迁问题,成为了政府形象最大的污点,而面对这个问题,政府也是满肚子的委屈,有时候,实在是让各级官员感到非常的无奈。

有利益又有麻烦,这样的事情,就是滋生矛盾的温床。

最近一段时间,德水内部的矛盾渐渐的凸显,很大程度上就因为利益和麻烦的分配不平衡。

利益方面,刘积仁对老城改造和工程招标完全掌控。而在矛盾方面,拆迁工作,老百姓安置工作,却都是政府出面来做。

政府那边干脏活累活,却没有沾到一点利益关系,这种情况,哪里会没有矛盾?

有矛盾了,不及时处理和消除,就迟早会生出事端了。

最近的几次常委会,陈京明显感觉到会上的氛围一次比一次沉重,陈京相信,刘积仁肯定也认识到了这一点,刘积仁竭力的想改变这种情况,但是现在的问题,是德水又面临很大的资金缺口。

刘积仁除了要安内,还需要到上面跑项目跑钱,而他的性格和个性,又不屑于向市委求援,所以大多数时候,他都往省城甚至京城跑。

这样的状态,让内部矛盾进一步凸显。

也许这一次,刘积仁故意安排陈京来负责区委全面工作,这就是他对聂光甚至政府那边的一次严厉的敲打。

刘积仁究竟是什么打算,陈京现在不清楚,他只清楚一点。他自己在不知不觉中,似乎已经卷进了这一场纷争之中,在目前的形势下,有些事情想置身之外,明哲保身,似乎已然无可能了!

这是陈京很警惕的地方,凭直觉,他觉得最近一定会有事发生。

所以,在刘积仁外出的日子,陈京每天工作是分外的细心,他非常清楚,刘积仁不在的日子,是高危的时间,有些事情可能就会这般凑巧,就会发生在这个当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