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382章 出事了!

第三百八十二章 出事了!

不得不说,陈京的感觉很准!

他觉得要出事,果然就出事了!

事发的原因就在拆迁工作上,县拆迁办工作受阻,社区居民和拆迁工作人员发生严重争执,并引发大规模斗殴,目前造成一名拆迁人员死亡,十几人手上。

而当地居民方面,有至少三十人受伤。

这一次冲突,惊动了区公安局,公安局赶到现场维持秩序,逮捕了闹事的群众八人,其中有四人涉嫌使用严重暴力。

陈京接到这条消息的时候,他刚刚回到家里面,他打开电视,正想看一看市台新闻,就接到了甄巩打来的电话。

陈京穿好衣服,下楼的时候,甄巩的车就已经到楼下了。

陈京钻进车中问:“怎么搞的?怎么搞出了这种事情来?”

甄巩没有正面回答问题,而是道:“聂区长第一时间已经去现场了,目前我们得到的情况还不完全准确,具体情况还在进一步确认!”

甄巩顿了顿,道:“司机,开车去荷花居委会!”

陈京咳了一声,道:“去什么居委会?去那里能解决问题吗?”

甄巩一愣,明白过来了,既然聂光去了现场,陈书记还有什么必要去现场?

可以想象,现在现场肯定是混乱一片,在这样的情况下,两位领导到现场,究竟是谁指挥谁,谁听谁的?

如果是平时,这个问题不存在,因为陈京的排名比聂光靠后,自然是聂光全权负责一切。

但是现在,陈京是在主持县委日常工作,这个身份的转变,如果让陈京和聂光一起到现场,场面势必会很尴尬。

暗骂了自己一句,甄巩额头上的汗都沁出来了。

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儿,现在那些新闻媒体无孔不入,肯定会哄拥而至,这样的事情想保密估计难了!

而一旦保密不了,这样的恶性斗殴,而且还有人员死伤,这已经就是非常严重的事件了。

事情很严重,必牵扯到官员落马,而且还得保持在局面不继续恶化的前提下,现在刘积仁不在德水,如何才能够应付这样的复杂局面?

甄巩心中有些慌,他习惯了刘积仁的做事风格,也习惯了跟刘积仁汇报工作。

现在刘积仁不在,他分寸便有些乱了。

车往区委开,甄巩的心渐渐的镇定了下来。

因为陈京在一项一项的布置工作,陈京要求立刻召开相关部门会议,了解事件的详情。

另外,立刻将事情向市委和市政府通报,向市公安局通报,要求市公安局迅速介入调查此案。

当然,这么重要的事情,还得迅速通知刘积仁,让刘积仁了解目前的状况!

各种安排陈京一一作出,甄巩边记录,心中就平静了很多。作为多年的老干部,他自然能看出陈京所安排的这一些都是稳妥可行的办法,尤其是陈京要求,必须要组织荷花社区居委会开会,组织基层党组织开会,要做好第一线的干部工作,要力争让第一线的干部发挥最大的作用。

仅此一点,甄巩就能看出陈京的基层工作经验很丰富。

任何一个小地方,要做任何事情,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依靠当地的官员和依靠当地的群众。

县官不如现管,这个道理是很清楚的,现在是居民闹事,要尽快的平息事端,就得把最基层的干部做好,让基层干部发挥应有的作用。

当然,陈京的封口令下得也相当的及时,陈京下令,这件事情任何个人,在未经区委允许的情况下,不得接受任何媒体采访,不得对任何人说起这件事情的经过。

在区一级单位,发生这么重大的事情,后面的善后工作,只要稍微有一点差错,后果不堪设想。

在这样的时候,如果任何一名官员,一个不小心说错话,差错就造成了,而且这样的错误,很多时候都是不可挽回的。

整个区委,因为这件事情一下陷入了忙碌之中。

在晚上八点的样子,公安局办案人员,拆迁办,包括政府分管领导,区委主要领导在区委办公室开会。

会议由聂光主持,聂光今天气色很难看,脸非常的阴郁,让人不敢和其对视。唯有他和陈京目光相遇的时候,他的神色会略微有一点缓和,但是旋即,那一丝缓和便会消失,又变阴沉。

拆迁办主任王云脸色也非常难看,他率先通报了情况。

他道:“今天的事情,作为拆迁办的负责人,我首先要承认错误,请求处分。正是因为我们工作没做好,没有做到位,从而才导致了这么大的事件发生。”

他顿了顿,话锋一转,道:“但是今天这件事情,起因却是荷花区居民严重扰乱我拆迁办正常施工所造成。他们这一次完全是有组织的一次突袭,让我们的工作人员措手不及,不得不反击。

尽管如此,我们还是有一名同志牺牲了,还有多名同志重伤,我个人认为,这一起事件,是一起严重违法事件。

我们必须通过法律的途径来严肃认真的处理这个问题!”

陈京听得连连皱眉,王云这些话,根本就是无稽之谈。

现在的问题,不是法律不法律的问题,而是要维护稳定,解决争端的问题。

如果因为这件事情,引发更大规模的冲突,事情就变得更复杂。所以,目前对冲突双方来说,需要的都是尽快的灭火。

除此之外,老城改造工作还要继续,后续的征地工作也得进行,在这个时候,更多应该考虑如何缓和矛盾。

这个王云说话很不冷静,简直就是开黄腔。

王云通报完,公安局办案副局长王涛汇报了现场情况,根据现场调查取证,这一次严重冲突,已经死了一人,而有三人重伤,正在医院抢救。其余的伤员,也被送进了医院,目前最终伤残情况不明。

一个有一个人的汇报,渐渐的汇报的情况是越来越不乐观。

尤其是甄巩汇报,目前因为消息泄露,全省主流媒体都察觉了这一点,涌入德高的记者明显增多,而公安局对现场的控制力度,根本无法让现场和记者绝缘。

像这样的形势,估计很快,记者就会找上门来采访,局面一下很被动了。

最近全国各地,都发生因为拆迁而引发的官民冲突事件,这些事件通过媒体的大肆报道,在民众中引发了相当的关注。

而这种关注,导致的结果就是拆迁工作,现在只要稍微出现差错,立马就会引发极大的关注,就像现在的德水,可以预见,接下来的关注是空前的。

汇报会完毕,聂光一一对各部门下命令,让各部门尽快有效的把各项善后工作做好,要求不能够继续让事情恶化下去。

他尤其要求,公安局一定要严格的控制现场,要充分的深入到社区居民中了解情况,找到原因。

会议散去,聂光让陈京留一下,两人最后再一次碰头。

没了其他人,聂光神色放松了一些,脸上露出苦笑,道:“陈书记啊,您看看现在的局面,真是让你我措手不及啊!我这一天是心急如焚,简直就是狼狈不堪,狼狈啊!”

他顿了顿,道:“现在情况这样了,医院里还有一大堆伤员,这个工作我看还得拜托你去医院一趟,一定要叮嘱医生用最好的药,用最尖端的治疗方案,要保证所有受伤人员以最快的速度康复。”

陈京一愣,不明白聂光怎么把这个工作交给了自己。

要说今天发生的事情,尽是脏活累活的话,唯有到医院这件事,是最露脸的事儿了。

探望伤员,慰问家属,同时还带着大量的承诺过去,这就是过去做老好人去的。而对医院来说,陈京这样走一遭,他们也就可以放心大胆的“治疗”,医院里的那一套最高利润的治疗办法和药物,都可以肆无忌惮的使用了。

因为有了陈京的要求,他们就不担心治疗费用的问题。

陈京能够感觉得出来,聂光还有事情要跟自己谈,这开门见山就把好的送过来,能够没有后续的事情?

果然,陈京的判断没错,两人谈了几句,聂光叹一口气道:“陈书记,有个事情我得跟你通个气!”

“荷花的这次事件,不是一次偶然事件。据公安局深入调查反馈,荷花这边是发生了多起冲突事件的!”

聂光喝了一口茶,眼睛盯着陈京道:“最近的一次,是两个月以前,市政工程荷花公园改造的时候,居委会的人和工程方就发生了激烈的冲突。当时有一民居民被打成重伤,动了开颅手术。

这件事情当时影响相当大,险些发生了大规模的暴乱,最后是用了强制的办法把这股风压了下去。

但是,这件事情已经在荷花社区老百姓心中埋下了阴暗的种子,像今天的这种冲突,你看看,情况是越来越糟。试想,如果我们在上一次冲突的时候,能够把事情处理好,会有今天这样的事情发生?

绝对没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聂光情绪有些激动,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陈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