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384章 让陈京盯上了

第三百八十四章 让陈京盯上了

甄巩呼吸有些急促,他以一种耐人寻味的眼神盯着陈京,脸色有些潮红。。.

他道:“陈书记,荷花的那件事情,到现在为止,我们已经非常被动了!在这样的时候,我们调查过多,调查太过深入,我认为不一定有利于解决问题!

现在人心很乱,荷花那边的老百姓情绪非常不稳定,目前应该是以安抚为主,多在这方面想想办法!”

陈京沉吟不语,脸色有些阴沉。

根据区公安局对荷花拆迁事故调查,现在已经调查到泛海建设,甚至到查到三江集团那边去了。

这一查,引起的震动就很大,现在外面有很多传言,说是陈京在调查这事,矛头是直指三江集团的。

陈京和三江的矛盾,可以追溯到他还在市委的时候,那个时候的廖哲瑜还有邵氏兄弟,和陈京之间的矛盾都相当的尖锐。

后来,陈京下放到德水后,邵氏兄弟还不忘给陈京上眼药水,他们是多次利用和刘积仁之间的特殊关系,在一旁煽风点火,挑拨是非。

所以,说荷花拆迁事故调查牵扯到三江集团,陈京在这其中有参与,似乎是没有异议的!

显然,甄巩也是这样看的,今天,他实在是忍不住,终于当着陈京的面把自己的担心说了出来。

刘积仁现在不在,陈京如果一味的钻牛角尖,公报私仇,因为这样误了大事,刘积仁回来是绝对不会满意的,到了那个时候,他和陈京之间,需要如何相处?

甄巩有这方面的担心,他很害怕陈京错误的估计形势,以为现在就可以和刘积仁掰腕子。

如果是这样,那后果可想而知。

陈京神色很平静,甄巩是什么心思,他没有多心情去想。

他现在感到恼火的是聂光扯了虎皮当大旗,明明是聂光在让人调查此事,外面却偏偏都把这口黑锅背在陈京的背上。

这其中,明显是聂光在混淆视听和稀泥,这是他一箭数雕的好戏。

调查事实,以此来挑战刘积仁的权威,同时离间陈京和刘积仁之间的关系,还有,把最后处理荷花拆迁问题的责任,往区委这边推。

聂光控制现场,但是宣传控制和上访控制又是陈京在主导。.

陈京是苦口婆心的见各路大媒体的大佬,然后利用各种关系来灭火,单此一点,最近他人就瘦了一圈。

媒体现在监督能力越来越强,这些无冕之王的记者是无孔不入,极难对付。而像德水这样的事故,又是典型的事故,想让他们封口,没有几分本事基本不可能。

陈京这几天电话都打烂了,求爹爹拜奶奶,把媒体控制下来了。

可是荷花那边群众数百人,要控制这一批人不让其上访,这有多难?

在这个问题上,区政府分管城建的副区长刘伟是天天往陈京这边跑,诉苦!

陈京是动了肝火,给他下了死命令,明确告诉他这件事情就是由于政府城建拆迁工作的重大失误,有了这么大的失误,就该要有人承担责任。

目前为止,事情还在可以控制范围之内。

如果事情一旦失控,闹大了,最后结果大家都没好果子吃!

所以在这个时候,没什么可说的,刘伟作为分管副区长,不拿出一点办法来,不拿出一点拼劲来,他就要第一个倒霉!

刘伟也是被这事吓成惊弓之鸟了,他组织了一个工作组,轮流在荷花常驻,主要是监视荷花那边几个主要户人家的动向,不准他们离开德高半步。

他们上访可以,可以到区委区政府,甚至可以到市委市政府,但是想进省城,进京城,刘伟是坚决不允许,想尽一切办法阻挠此事。

陈京想办法稳住了媒体,稳住了上访户,没想到却在现场方面出了篓子!

“老甄,你陪我到荷花走走,我们就到现场看看,多了解一些一线情况!目前你也知道,形势危急,我们得多想办法,多找突破口,不能再一味的等刘书记归来了!”陈京淡淡的道。

对外面的传言,陈京心中明白是怎么回事,但是他不屑去解释。

虽然,这件事他有些冤枉,他根本就没有组织人调查泛江建设和三江集团,他现在也认为,目前还不是调查这些事情的最佳时机。

但是,既然聂光调查了这件事,而且这件事本身就是事实,他也就没有必要澄清了。

任何事情都有公道,都有法理。

泛江建设如果真是干出那种事,他们就涉嫌严重违法,调查他们无可厚非。

即使是聂光不调查,陈京有必要,还是去调查此事。陈京不忌讳别人说他和三江之间的矛盾,人家把这一次三江遭遇到的问题,屎盆子往他脑袋上扣,他也无所谓,这就是他骨子里面的骄傲。

甄巩显然不懂陈京的意思,他只知道自己的劝说失败了。

不仅失败了,陈京还提出了要去一线走走,看能不能找到突破口,不必要等刘书记回来。

这让甄巩吓到了,陈京这是什么意思?他是要想将刘积仁的影子淡化掉吗?这怎么可能?

他捏捏诺诺,一时不知道如何回答。

陈京皱皱眉道:“行了吧!你太忙就在区委吧,我和马进一起去,出了这么久的事儿,没到过现场,真是个笑话!”

甄巩毕竟不是一般人,迅速镇定了下来,道:“陈书记,我马上通知公安局……”

陈京怫然不悦的道:“找公安局干什么?我就走一走看一看,你还要搞得黄土铺地,净水泼街?有那个必要吗?”

甄巩语结,陈京淡淡的道:“我就是看一看,不要惊动任何人,你放心,老百姓还没到要造反的地步。再说,我自己就是土生土长老百姓,我还担心老百姓会造反?”

……

德水区剧团歌舞厅,每到晚上,这里陆陆续续就会有很多风度翩翩的绅士和风姿妖娆的美女光顾。

这个年代,剧团走向市场,是最不景气的年代。

但是德水剧团却是一个异类,成为了整个德高市唯一一家能够生存,而且还生存的不错的剧团。

不得不说,这一多半原因是因为方克波的缘故。方克波重视文化产业,而他本身也特别喜欢搞这方面的活动。

就像现在剧团歌舞厅生意火爆,大部分生意都是做的政界中的人。

有很多人都知道方克波爱往这里找乐子,大家也就投其所好,请他玩就都在这里。至于另外一些人,也常光顾这里,就是希望能和方书记多照几次面。

这一来而去,德水剧团歌舞厅俨然就成了一个政府官员的活动中心,来这里的男男女女,基本都和政界沾点关系。

歌舞厅包房,邵洪岸有些烦躁的来回踱步,他想抽烟,又担心烟味太重,让待会儿来的贵客忍受不了。

他就等半个小时的样子,但是这半个小时,似乎比半年还要漫长。

最近这几天,德水这边突然查荷花的事情,一下查到了泛江建设。

泛江建设的邹海在德高没什么人脉,想着用仅有的一点关系将事情摆平,谁知根本不管用,被德水市公安局直接查到了具体证据,下一步就要到走法律程序的程度了。

邹海知道厉害,万般无赖之下他又不干往上反馈,就只能找邵氏兄弟帮忙。

邵洪岸知道了这事,第一反应是大喜过望,当即就拍胸脯表示这事包在他身上。

本来,泛江建设入驻德高,廖哲瑜是把权利交给了邵洪岸的,可是,因为三江地产去年年底出了大篓子,后来这事就作罢了!

但是在邵洪岸的内心,他一直都还惦记着这事。

现在,泛江建设出问题、捅篓子了,这正是千载难逢的机会,邵洪岸此时哪里会不抓住?

对德水,邵洪岸是非常有信心的,这个地方是方克波的老巢。

方克波说一句话,在这个地方很管用,邵洪岸对解决这事信心十足。

但是,他怎么也没料到,他的面子不管用,他亲自找到公安局,带足了礼物,但是都被原封不动的退回来了。

人家说得很明白,这件事情事关重大,不能够徇私,一定要严查到底。

这一下让邵洪岸慌了神,他想起自己在邹海面前拍了胸脯,现在事情竟然办不了,他这张老脸往哪里搁?

他没脸见人倒罢了,一旦这事查到了泛江建设,最后牵扯到了三江地产,甚至有可能影响三江在德水的整体投资。

还有,三江在德高的社会形象刚刚有好转,现在又遭遇这样的事情,难不成又会一沉到底?

邵洪岸离开将全心身都投入了进来,而就在这时,他惊闻消息,说这一次查泛江建设是陈京的手笔。

他几乎没有任何犹豫,他就相信了这一点。

整个德水都对三江大开方便之门,现在德水要查三江,这背后不是陈京还能是谁?

一想到陈京,邵洪岸是新仇旧恨齐上心头,他一方面恨得牙痒痒,另一方面又是极度的害怕。陈京是个什么角色他很清楚,让陈京盯上了,日子实在是太难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