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386章 聂光的手腕!

第三百八十六章 聂光的手腕!

方克波心情很糟糕。

他虽然狠狠的批了邵洪岸一通,但是,批评是批评,他心中的阴霾怎么也消除不掉。

他批邵洪岸,是因为邵洪岸说话不经过大脑,完全有失水准。

陈京的问题,不是正职副职的问题,正职不在,副职主持工作,就可以当家做主。偏偏邵洪岸却说陈京副职怎么怎么地,这些话听在方克波的耳中很刺耳,就觉得邵洪岸是在含沙射影在说他。

实际上,现在方克波就面临这样的压力。

以前,伍大鸣高高在上,他觉得自己才华没得到发挥,觉得伍大鸣给他的空间太小。

可是一旦伍大鸣撂挑子不干了,让方克波来当这个家,做这个主,他还真驾驭不住这个局面。

他还没当家做主,别人就说他没按照伍书记的路线走,搞另外一套,这让他很被动。他觉得怎么也走不出伍大鸣给他画的那个框框之外。

再想到陈京,方克波心中更是犯堵。

德水是个什么地方?对方克波来说,那里就是他的自留地,是他的老巢,他就是从那边起来的。

伍大鸣将陈京安排在德水,而且是担任副书记,这可以说是触到了方克波最敏感的神经。可是官大一级压死人,书记的意图,他阻碍不了,无奈之下,他只能是嫉恨陈京。

后来,他本指望陈京在德水那个政治生态中没有生存空间,刘积仁会将他困死在那里。

可是,现在看来,刘积仁委以陈京重任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方面,陈京自己能力还真强,很有几把刷子,工作做得很漂亮。

而到现在,他竟然开始有贯彻自己政治主张的能力了,这还了得?

方克波心中不舒服,副秘书长满延波心中就门清。

领导的意图不方便说,满延波便一个一个给德水区委班子成员打电话。

在电话中,满延波说话很隐晦,他道:“XX,德水现在正处在关键时候,一方面,德水各方面工作正在出成绩,另一方面,德水现在也是问题众多,危机重重。

尤其是刘书记现在远在京城,德水区委你们群龙无首,难免一片散沙,方书记对那边的情况很担心。”

然后他便道:“书记让我打电话给你,说明书记是信任你的,在关键时候,你一定要发挥老同志的定海神针作用,不能够任由局势越来越糟糕!”

满延波这一通眼药水一上,他相信,在德水一定会掀起一股子风潮来,陈京要想贯彻意志,难上加难!

……

陈京靠在窗口,慢慢的吸烟,屋子里面烟味有些浓。

甄巩一推门进来,被烟味呛得只咳嗽,陈京连忙将烟头掐灭,道:“老甄,实在是对不起,我这个烟瘾太大了,让你们这些抽二手烟的健康受到了大损害!”

甄巩道:“无妨,无妨!我只是给你送一批文件来批示!”

甄巩将一大摞文件放在桌上,陈京走过去将文件翻开几份,然后将文件合拢,颠了颠,道:“这批文件压一压吧,刘书记马上要回来了!”

甄巩“恩?”了一声,语气颇为不自然。

作为区委办主任,他是和刘积仁联系最紧密的人,刘积仁要回来的消息他都不知道,陈京怎么会先知道?

他心中很疑惑,但是这样的疑惑他又不好问,只能闷在心中。

甄巩和陈京打交道的时间长了,他觉得自己是越来越吃不透陈京这个人了。

陈京做事,有时候真的很出人意料。就像最近发生的事故,直接关系到人员死亡,还有整个老城改造的进程,这对德水来说,既是关乎名誉和稳定的大事,又还关乎利益大局。

这样的事情,陈京不去把握大局,任由聂光来主导,贯彻的是聂光的意志,陈京却背了黑锅,他这是唱的哪一出?

在甄巩看来,在德高,陈京无须顾忌任何人的态度和面子。但是不能不顾刘积仁的态度和面子。

就像甄巩来说,他和聂光的关系也就很一般,他的态度就是,一切都为刘积仁转,只要刘积仁信任他,就算整个德水,大家都不信任他,他依旧能够岿然不动。

“陈书记,关于前几天荷花发生的事情,我们是不是可以给一个报告?最好是书面形式的报告,这样正式一些,我们向上反馈的时候,上面的领导也能够通过这个,看出我们的一个态度!”甄巩建议道。

陈京沉吟不语,过了很久,他方道:“这个不必要了,这些报告什么的,我们一切都按公安机关和相关单位的报告直接往上递,这样的一线材料,比我们转一个手,更加合适。”

陈京语气很肯定,心中却在暗暗的叹气。

他想起自己在荷花调研的情况,心中就颇为唏嘘。

不得不说,荷花居民和拆迁办工作人员发生冲突,这中间是有很多牵连的。

如果把这些所有的责任都归咎到是该区居民和泛江建设曾经有矛盾这一个问题上面显然是没有实事求是的。

这次冲突,主要的问题还是出在拆迁补偿方面。

按照区委和区政府议定的拆迁补偿,金额只落实到百分之七十,另外的百分之三十被街道办挪用,这笔挪用的资金迟迟到不了老百姓的手中,这才是矛盾的根源。

另外,安置房的问题,安置房位置太偏远,配套设施不完善等等一系列问题,政府都没有出面做协调工作,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这一系列问题堆积到一起迟迟不解决,问题便越来越大,最后才引发这样不可收拾的局面。

陈京当时走进了荷花未拆迁的一户老人家。

当时他谈到拆迁的问题,道:“政府让俺走,让俺腾地方建高楼,咱们没有意见。但是,国家的政策应该跟我们落实,我们都是下岗的职工,老两口平常就推着板车卖点小吃。

把城市真建设得太漂亮了,以后板车卖小吃的生意也做不了了,老了怎么活?”

老人说得很诚恳,语气中更多的是无奈和担忧。

无奈是因为他们没有办法,担忧则是,他们担忧这次闹事那些被抓起的闹事分子的处理。

陈京通过深入调研,发现这件事情完全是可以避免的事情,如果一级一级的政府能够把政策落实到位,能够把工作做到位,是绝对不会出现这种情况的。

说一千,到一万,这中间就是缺少“沟通”。

这说起来,就是基层官员的失职,因为工作失职,导致这么大的问题,引发这么多的事情,造成这么大的消极影响,这是很让人痛心的。

在陈京看来,这件事情弄成这样,这对整个德水来说,就是一件丑事。

家丑不外扬,更多的应该是要立刻找到问题,解决问题,从内部把各种矛盾化解掉。

但是现在的做法却不是这样,现在的做法是党委和政府严密控制舆论,不让媒体报道此事,为这件事灭火。

另一方面,政府由副区长亲自带队在看守那些“调皮捣蛋”的家伙,等于是监视这些人的行动,尤其是不让这些人出德水市,防止这些人上访。

这样的做法治标不治本,解决不了根本问题,即使是利用这种办法解决了问题,这些事情都会留下很大的隐患,而这样的隐患是长期的,永久的,甚至时隔很多年,都有可能因为这样的隐患出大事。

如果只是这样倒也罢了,更重要的是,有人这样做的同时,还在利用这件事情达到自己的政治目的。

就像聂光,他分明是想和刘积仁掰掰腕子,却自己不敢。

而是利用了一个手腕,让陈京来披这张皮,搞得好像这件事情是陈京和三江有矛盾,是陈京放不过三江,非要将这事彻查到底。

在外人看来,陈京是一箭双雕,他既是查三江,也是要解决这一次冲突,为这一次冲突向社会和老百姓做交代。

天下人都知道,刘积仁是主导了老城改造的,而泛江建设进入德水,也是刘积仁一力支持的。

现在,陈京要把泛江建设牵扯进这一宗恶性事故中,要刨根问题的把这件事搞清楚、弄明白,他究竟是要弄明白什么?

没有多少人相信陈京是要弄明白这次事故的前因后果,是要给老百姓和人民一个交代。

陈京这种动作,在政治上是非常敏感的,陈京这分明就是要要利用刘积仁不在德水这个当口,要查刘积仁,要掀开刘积仁的老底。

不是掀刘积仁的老底,陈京会下这样狠手,直接查到三江集团去?

不得不说,聂光是个政治老手,他深谙政治上的各种斗争技巧。

他和刘积仁之间矛盾日渐凸显,他想拉拢陈京,采用的战术却是连拉带打。

拉是一部分,那是主动向陈京示好。另外就是打,把陈京推到刘积仁的对立面,借刘积仁之手让陈京的日子很难过,从而为争取陈京创造条件。

聂光陈京以前很少接触,他还真没想过斯斯文文的聂光,其骨子里原来是如此的不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