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387章 谁在玩火?

第三百八十七章 谁在玩火?

德水发生的事情,最不容易瞒住的人就是甄巩。

甄巩智多星的名字不是白叫的,他的智,立足点其实在他信息掌握够多。

作为区委书记刘积仁的秘书,甄巩的触角早就延伸至了德水的三教九流各个角落,只要是在德水发生的事情,其来龙去脉,前因后果,就鲜有他不知道的。

了解的信息多,很多别人看不清楚的事情,他就能够看得很清楚。

就像最近德水发生的这次事故,外面所有的传言都是陈京在主持这件事,连副区长刘伟都天天向他汇报,内内外外,大家的眼睛都盯着陈京。

但这其中实际原因是什么,甄巩心中是敞亮的。

陈京只是前面的一个幌子,这件事情真正的掌控者是聂光。

聂光这个人手腕厉害是出了名的,当年在下面科一级党委的时候,聂光在德水就是政坛名人,他算无遗策,很多时候,他的意志贯彻,都能够通过很巧妙的方式在操作。

说到聂光吃亏,也就是他和刘积仁交了几次手,刘积仁做事重剑无锋,而且背景极硬,任聂光智计百出,却撼动不了刘积仁分毫。反倒是刘积仁冷不丁的打压一下他,让他很难受。

几番争斗之后,聂光也渐渐的找准了自己的位置。而刘积仁也不是不懂官场规则的人,属于聂光的那一亩三分地,他从不踩过界,所以两人一直相处不错。配合“默契”。

但是最近,两人的这种平衡终于开始打破了,关系越来越紧张。

在刘积仁看来,聂光的政府办事能力欠缺。做事魄力不够,应该要多给他们压点担子,给他们一点压力。而在聂光看来,现在德水的形势一片大好,在这样的情况下,正是要出成绩,出效益的时候。

可是偏偏在这个当口,区委把好处都占了。乱摊子、乱事儿、破事儿都留给政府去处理,这明显就是要压着政府,不让政府在这个大浪潮中崭露头角。

矛盾凸显,争斗便起。而陈京就是夹在了聂光和刘积仁的中间。

这一次出现的事故,聂光就是在以陈京为掩护,向刘积仁出招,看这个做法,随着调查的深入。各种“真相”暴露,刘积仁的老底是被掀开得越来越多了。

甄巩不相信陈京看不透这一些,但是偏偏,陈京一直没有什么表示。他心中是怎么想的?

甄巩现在有些为难,因为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把这些所有的详情都向刘积仁汇报。

现在看来。德水的局面已经引发了市委一些领导的关注了,尤其是方书记。他对德水处理事情的方式和方法极其不满,认为德水区委和政府做事情不抓要点,不负责任。

有方书记的这个态度,最近班子里面一下热闹了,明显分成了几派在互掐。

聂光这一派,以聂光为首,气势相当盛。而刘积仁在班子中的力量更强一些,但是很奇妙的是,这样的相对并不是针锋相对的,隐隐,双方的矛头都指向了陈京。

事情到了这种程度,究竟是谁出了问题,谁在方向上走错了?

刘积仁的这一帮人都认为是陈京走在了一条错误的道路上。而聂光这一帮人,则认为陈京处理问题的方式方法略有问题,导致了目前班子中的人心浮动。

总之,千怪万怪,大家都在怪陈京,撇开其他一切因素不说。

毕竟陈京是外人,毕竟陈京的触角还没来得及扎进德水这块土壤中,本来他主持大局,就有很多人有意见,现在又出这样的事,大家的情绪更是受到了影响。

当然,不排除是方克波的因素,没有方克波的“鼓励”,有些人是不会也不敢在这个时候蹦出来的。

事情的发展,并没有因为班子内部的人心浮动而停止,很快,重量级消息发布。

泛江建设的总经理邹海主动找到区公安局交代问题,他承认自己在担任泛海建设老总的时候,在处理荷花公园工程的问题上有疏忽,导致了工人和民众斗殴,导致了恶性事件。

但他同时表示,他并没有指使工人打架斗殴,而打架斗殴的工人,均系泛江建设外围承包公司的工人,并不属于泛江建设的员工。

他期望公安机关能够展开进一步的调查,甚至希望公安机关能够抓住肇事者,那样,也可以让事情的真相更加清晰。

邹海称,公司内部已经处罚了当时负责工程的项目经理和相关领导,如果公安机关需要公司提供任何配合,泛江建设都将无条件协助公安机关办案。

邹海交代问题的当天下午,德水的气氛就骤然紧张了起来。

纪委和检察院联合行动,成立调查组进驻荷花街道办,很快,荷花街道办主任及相关主要领导传出被纪委调查并双规的消息。

这个消息一下震惊了整个德水。

而先前那些本来已经安分的媒体,一遇到这件事情,立刻又开始活跃,他们纷纷赶赴荷花,开始报道这一事件,分析这一事件的内部原因。

以前,德水人都知道公安局在调查泛江建设和三江集团,但是这样的调查很多人都清楚,难以有作用。

而这一次,泛江竟然主动交代问题,把事情说得清清楚楚,而且,邹海还举报了参与了这个事件的人,这实在是太出乎人意料了,几乎是让人措手不及。

根据泛江建设的举报,一次斗殴事件的摆平,背后就有街道办一级领导的影子。

那泛江建设承担了这么多工程,干了这么多活儿,其背后是不是还有其他的级别更高的问题官员?

这样的好奇心,便是促使人关注的根本原因,很多人都希望能够刨根问底,能够弄个明白。

德水区人大和政协的相关老领导开始过问这件事,政协和人大都派出调查小组下到荷花了解情况,这一来,声势更加了不得了,一次斗殴事件,干群冲突事件背后的故事,引发了别人无穷的遐想。

……

副县长刘伟手中拿着公文包,捏得很紧很紧,平常,他的车走到哪里,他都叮嘱,让司机放慢速度,慢慢的开,不急不躁。

这不仅是刘伟贪生怕死,更多的是刘伟觉得作为领导,尤其是作为县级领导,应该时时刻刻的保持形象。

刘伟在意的形象,就是“从容”。

他最喜欢说的一句话就是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他觉得一个领导干部有没有能力,很大程度上就是要看这个人是不是够从容。

整天急急躁躁,风风火火,看上去很雷厉风行,其实肚子里根本没底气,没勇气,急躁是心中的压力大,而风风火火,则是用行动的快捷来掩饰内心的没底。

而今天,刘伟似乎忘记了自己一直注意的从容了。

司机在他的催促下,开车一路风驰电掣,几乎是冲进县委,然后“噶”的一声,将车停在常委楼外面,刘伟从副驾驶座窜下来,一路小跑进门,夕阳初升。

阳光照在他的额头上闪闪发光,依稀可以看清楚他额头上豆大的汗珠。

他脸色铁青,步履匆匆,一路有人向他打招呼,他也就点点头,然后迅速迈步向前。

他的这一举动,引得区委很多人驻足观望,不明白一向从容的刘副县长,今天怎么变得这么不从容了!

最近一段时间,刘伟是区委的常客,他天天过来向陈京汇报工作,基本是早上一次,晚上一次。

而每一次来,他都是不急不躁,满含微笑,见人就点头打招呼,有时候还攀谈几句,和别人聊几句家长里短。给人的感觉好像他根本就不是来汇报工作的,而是来区委和人聊天套近乎来的。

尤其是当大家都知道,在荷花社会那边发生了如此恶性的事件之后,大家对刘伟的这种表现更是觉得不可思议。

大部分都觉得从容的刘伟果然名不虚传,面临难局、危局,他还能够如此不急不躁,当真是了不起!

今天和以前的巨大反差,让人意识到,可能是真发生大事了。

从容的刘副县长都变得这么不从容了,这会是小事?

刘伟一路直奔陈京办公室,走到门口就被综合二科马进拦住,马进道:“刘县长,陈书记叮嘱了,今天上午任何人他都不见,他有重要的文件要批示!”

刘伟神色一滞,脸上挤出一丝笑容,道:“小马,事情紧急,我非得找陈书记汇报不可。这样吧,麻烦你去跟陈书记说一声,就说我老刘不耽搁他太多时间,最多十分钟!”

马进笑了笑,道:“实在是没办法,你敲门也没用!”他凑到刘伟的身前,压低声音道:

“实不相瞒刘县长,陈书记今天不在,上午都不会来上班!”

“没来?”刘伟眼神中露出惊容,他觉得自己的心猛然扯动了一下,一时方寸有些乱了。

在这个时候,荷花的风声急转直下,陈京在这个时候竟然不在区委,他去哪里了?他亲临一线了,还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