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388章 主动交代问题!

第三百八十八章 主动交代问题!

刘伟在区委没有见到陈京,急急匆匆又往政府赶。

在政府聂光办公室,聂光一脸阴沉,刘伟方寸已乱,他急匆匆的道:“区长,你说这……这事,我们调查到了这种程度,我感觉局面有些驾驭不住了,市里相关部门已经开始介入了,我担心……我担心……”

聂光结结巴巴,神色很是惶恐,脸色一片苍白。

作为负责城建、房管的副区长,荷花区的土地拆迁工作等相关事宜,都是由刘伟负责的。

本来,拆迁工作人员和老百姓争斗造成人员伤亡,这对刘伟来说,他就是第一领导责任。

而这些善后工作,聂光让他继续负责,目的就是要给他将功折罪的立功机会,可是现在,这件事情越闹越大,闹到了相关责任方主动交代问题,而且还举报了贪腐官员。

刘伟这一次是真的怕了……

面对刘伟的惶恐,聂光心中很恼火。

他了解刘伟这个人,这家伙平常搞得人模狗样,到哪里都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似乎要以此来显示一下自己的城府。

现在倒好,一遇到关己的事情,就像打慌的一条狗,这种心性,怎么能够走上副区长这样的位置?

聂光心中连连摇头,为自己对副区长的分工失误表示遗憾,到了今天,这一切遗憾都不起作用了,事实已经造成,很多东西难以改变了!

刘伟很惶恐,聂光的心情也不好。

他费尽了心机,想利用陈京做挡箭牌向刘积仁叫板。这其中关键的一环就是泛江建设和老百姓冲突的事情。对这件事刨根问题,通过这种方式来试图解释这一次拆迁工作人员和老百姓斗殴的恶性事件的原因。

事情的发展一切都是按照预定的方式在进行。

唯一让聂光有点不对劲的就是陈京的“逆来顺受”。

聂光明明是在利用陈京的身份,他在贯彻意志,陈京却披了一张皮,外面都议论纷纷,说是陈京在向刘积仁叫板。

原本,聂光是做好了充分准备,因为在那种情况下。陈京是不可能没有反弹的。

但,聂光没料到陈京还真没什么反应,这一下让聂光有打空拳的感觉。

而让刘伟向陈京天天汇报工作,这也就是聂光特意安排的,因为只有那样,才能显示出德水现在主持工作的是陈京。

刘伟天天到陈京哪里其实就是走个过场,汇报的都是一些鸡毛蒜皮,无关紧要的事儿。

倒是有一点刘伟不忘记,那就是在区委多逗留,多让人看见。因为大家看见他,就能想到他是来干什么的。

分管副区长天天到区委和陈京汇报工作,那荷花调查,查出那么多消息和内幕。这不是陈京主导又是什么?

“老刘,你冷静一下!有什么事情不用那么急着说,慢慢想然后慢慢说!”聂光道。

刘伟坐下来,额头上的汗还是哗啦哗啦下,神色未见丝毫的放松。

聂光眯眼看向他,道:“怎么了?陈副书记不在吗?”

刘伟愣了一下。鸡啄米似的点头,道:“陈书记估计是躲着我,他这是要看着让我死啊!这个陈书记,年纪虽然轻,但是城府的确深,一直不动手,现在一动手。就是了不得啊!”

聂光皱皱眉头,对泛江建设主动交代问题的事情,聂光也感到非常的惊讶,他也没料到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现在一切事情都在调查中,只要泛江不主动认罪,这个事儿最后八成会不了了之。

毕竟,真正了解情况的人都清楚,这一次的斗殴事件和上一次的冲突是没有绝对联系的。即使有一点联系,那也是聂光用的这个噱头,然后引发普通人的联想,那样牵强的一点联系。

即使有联系,那个联系也只是其中原因之一。

一个事故的调查,不能够只归咎到一个客观原因上。

但是,聂光现在并不认为,泛江的主动认罪是陈京努力的结果。

陈京和泛江以及其母公司三江集团之间的矛盾极深,三江集团廖哲瑜,三江地产的邵氏兄弟都是陈京的绝对对手。他们对陈京早就恨之入骨,在这样的情况下,陈京怎么和他们沟通?

陈京有什么手段能够逼迫他们主动交代问题?聂光怎么想也想不到这一点。

不得不说,这个突然事件打破了聂光的计划,和做事情的节奏。

端起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茶,聂光心中忽然觉得烦闷。

看刘伟那副熊样,一副吓丢了魂的样子,什么事情值得他堂堂一个副区长吓成这样?

唯有一件事情,这件事情就是刘伟的屁股不干净,这一次纪委调查的两个街道办主要领导和刘伟有牵连,这两个人落马,刘伟的心理防线崩溃了。

一念及此,聂光心中一凛。

他忽然想,如果刘伟真的被吓狠了,他该怎么办?

按照一般的逻辑,刘伟应该是逃,官员畏罪潜逃的不在少数。

但是这一部分官员都有个特点,那就是这些人都是捞够了,捞足了的。

他们潜逃出境后,可以潇潇洒洒的过一辈子。

刘伟显然不符合这个条件,刘伟也就是这几年才掌点权,说起来,聂光用他,还是因为刘伟这个人平常为人豪爽,给聂光送了不少的东西。而且,刘伟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小殷勤好。

隔三差五,他就会主动向聂光示好,聂光觉得刘伟具备一定的能力,关键是好掌控,便把城建、房管这一块工作交给他分管,目的还是方便自己掌控。

他哪里能够想到这家伙竟然如此不济事?在关键时刻掉这个链子?

刘伟见陈京半天不做声,心中更是害怕。

他脑子里面又想起陈京的那副阴阴的笑容,陈京总是眯着眼睛对他道:“刘副区长,对于这样的大事故,影响恶劣的事故。我们在处理的时候,一定要争取引导,争取大家都主动的做工作,主动的交代问题。

那样的话,我们处理事情一来是简单,二来也可以把复杂的事情变得简单。”

刘伟当时听陈京这些话的时候,完全是敷衍的心态,边听边点头,唯唯诺诺。

他哪里想到会有今天这个局面?

现在,“涉案”的核心单位泛江建设已经主动交代问题了,他们不仅主动交代了自身的问题,而且还举报了官员。

刘伟想,对泛江建设,真正要定罪名起诉,应该怎么起诉?

他脑子里一转弯,一想还真不好怎么起诉泛江建设,他转念一想,自己在这种情况下是不是也该主动交代问题?

对刘伟来说,因为责任事故被处分甚至被撤销职务,他自觉得也可以罢了。

但是,如果因为纪律问题,违法犯罪被组织双规然后再起诉,那就真的要身败名裂了!

刘伟怕就怕这个。

如果问题暴露真的不可避免,刘伟觉得自己可以主动交代问题,把情况说明白弄清楚,那样可能还主动一些,组织还会从轻处理。

“区长,我觉得我应该去主动找市里找市领导谈谈,您觉得怎么样?”刘伟问聂光。

聂光愣了一下,瓮声道:“找市领导谈?嘿嘿,你还真的够天真,事情如果不能够扭转局面,你找谁谈都没用,谁都帮不了你!再说,市领导一天日理万机,他们关注我们德水的事,自有人向他们汇报,需要直接越级见你?”

聂光沉吟了一下,忽然心中一动,问:“你想找谁谈?”

刘伟捏捏诺半天,道:“我想找纪委杨书记谈谈!”

聂光脸色倏变,霍然起身,大惊失色,瞪着刘伟半天,嘴唇掀动,说不出话来。

他简直是难以置信,他不敢相信刘伟竟然会有这样的念头!

一时他左右为难,他竟然不知道怎么开口,他说支持刘伟去纪委,那事最后可能要全部曝光,事情的全部前因后果再也没有秘密可言。一旦那样,他聂光这么久的处心积虑,全不白费了,而且刘积仁也指定饶不了他。

但是这种事情,他能够劝刘伟不去纪委吗?

刘伟主动要求去纪委,那就说明他自己已经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了!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谁愿意去纪委?

如果聂光劝他不去纪委,这个事就是天大的口实。

以后,事情一旦暴露出去,这就是聂光天大的政治污点,甚至他都有可能因此违纪。

聂光想着这些,额头上的汗都流下来了,他想重新坐下去让自己冷静一下,但是怎么也坐不下去了,只觉得心中异常的难受,好像要发火,却又发不出来!

这个时候,他想到了陈京,他刚才还在想,陈京这么长时间一直都不回避刘伟,怎么偏偏这个时候开始回避刘伟了。

到现在,他隐隐有些明白陈京了,陈京似乎早就看到了这一点,知道这一次刘伟没有什么好事要说,故意将皮球踢给了聂光了!

是这样吗?

聂光对自己的想法有些怀疑,不敢确定!

他觉得自己的脑袋晕晕沉沉,很多事情好像都想不透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