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389章 书记回来了!

第三百八十九章 书记回来了!

阳光明媚,天空碧空入洗。(_)

在前河区新城,楚江传媒大楼顶楼,陈京和方婉琦相对而坐。

方婉琦经营好手腕,在新区这边,政府投资搞了很多样板示范写字楼区,这些写字楼在早期门庭冷落,政府几乎是在零报酬的向外界出租。

方婉琦利用这个机会租了整整一幢五层写字楼,而且还花钱买了大楼的冠名,将大楼冠名为楚江传媒大楼。

方婉琦租下这幢楼,然后仔细一装修,花钱前前后后搞了一下绿化,现在这样看这幢楚江传媒大楼,还真是范儿十足,很有气场。

从去年开始,方婉琦进入德高,到今年现在,楚江传媒在德高发展势头迅猛。

方婉琦主打业务目前是宣传广告片的拍摄和投放,另外便是大型活动策划。

广告宣传片拍摄投放这颇好理解,德高地区无论是政府和企业,需要投放省台以上广告,找楚江传媒便可以实现拍摄和投放一条龙。这样的运营方式,降低了广告宣传成本,市场是非常广阔的。

而大型活动策划的市场,也相当的广阔。

德高的经济发展迅猛,各个地区为了提升各自地区的知名度,是频频策划大型活动。比如说诸如文化节,交流会,甚至是商业演出,这都和传媒有关。

方婉琦现在将分公司开在德高,利用这么大的力气来打造德高分公司,他的眼光瞄准的是整个中原。至少都是德高周边的几个市。

现在看来,方婉琦的意图是颇为成功的,陈京到这个地方,便被这里的环境和朝气所吸引。

不得不说。新区和老城区的确差别巨大。

老厂区繁华,但是破旧脏乱,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那种颓败的气息都非常明显。

但是新区则不一样,新区有很多地方还并未竣工,很凌乱的感觉。但是新区的朝气和潜力,却是怎么都掩盖不了的。

就像现在楚江传媒大厦所在的地方,这里驾车过来已经非常偏远了。但是,陆陆续续可以看到周围有很多建设项目已经开始动工。这些动工的项目不止是政府投资的基础建设项目。

其中还包括很多投资人投资的地产、厂房、商用写字楼等项目。

有这样的工程如雨后春笋般的涌现,就说明对新区的发展,大部分人都是看好的。

方婉琦的办公室很大。超过了一百平方米。

这样大一个办公室,仅仅放一张办公桌,后面一个书柜,然后是一套并不大的沙发和茶几。

然后其他所有的空间,都用绿色植物点缀。

而在办公室外面。还有一个空中花园,花园中绿草如茵,各式各样的鲜花盛开,一派的春意盎然。

陈京和方婉琦就坐在这中间。

花园里面一把遮阳伞。然后白色的桌子和椅子,旁边还有摇椅和吊床。很有欧式情调,让人觉得很舒服!

“怎么了?我看你心思颇为沉重啊!是不是工作压力太大了?”方婉琦挑眉道。

她和陈京相识已久。陈京的心思她琢磨得透彻,她看陈京那副心不在焉的神情,她就知道一定是有事。

陈京淡淡的笑了笑,神色略微有些尴尬。

方婉琦性格一向洒脱直接,不是那种心思细腻的人,陈京还真没想到这女人今天竟然感觉这么敏锐了!

现在德水荷花区拆迁斗殴的事情,不出意外应该很快就会有处理决定了!

这个处理结果,和陈京想象的相差比较远。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泛江建设邹海主动交代问题引起的,根据目前的情况,区纪委已经介入调查,而且已经处理了街道办的两名主要领导。

如果这件事情仅仅到此为止,也就罢了,如果这件事情继续深入下去,很多区级领导必然受到牵连。

一场拆迁矛盾,最后牵扯出大批贪腐问题,这不是陈京希望的结果。

在陈京看来,荷花拆迁的问题,最好的方式是地方深入做工作,把拆迁补偿资金足额落实到位,然后把这件事情简单化,从而为老城改造工作顺利让路。

而现在,这样一闹,事情闹得很复杂,这对大局的影响是难以估量的。

对目前的德水来说,要发展、要突破,除了要按照刘积仁制定的继续打造德高商业中心和商品中心的方向外,更重要的就是要搞好老城改造和城市基础工程建设。

德高的整个城市定位是特色旅游城市,新兴旅游城市,城市建设已经被纳入了市政府工作报告的重中之重。

现在,德水的老城改造施工还在初期,就出现这样严重的拆迁矛盾。

这一个拆迁矛盾就引发这么多事情,那以后的拆迁是不是也会闹矛盾?

根据规划,德水老城改造,有很多地方要重新规划,拆迁在其中占的比重极大。

别的不说,但是要升级城市道路这一项,就需要拆迁大量的建筑。如果以现在这种工作方法和态度来干这个事情,后果不堪设想!

陈京不能不考虑这方面,既然是主持工作,陈京就不能够让德水形势走向大局不利的轨道,他终究还是有些疏忽了。

陈京和方婉琦交流,主要是想通过方婉琦,多听取一些德水宏观的一些建议。

方婉琦作为一名记者,自己又兼宣传片拍摄导演,他对一个地方的优势和亮点是非常敏感的!

德水的亮点究竟在哪里?德水的发展之路,究竟要按照什么路线走,这是陈京一直都思考的问题。

方婉琦和陈京的心思不同,她眼睛总在陈京身上流转,她感觉得出来,陈京明显是瘦了,从气色上看,陈京的气色也难掩疲惫。

本来,方婉琦心中隐隐有气的,但是现在,她心中更多的却是有些怜惜了。

陈京不容易,一个人一头扎进一个新的环境,周围处处都排斥他,让他没有立足之地,他这一路坚持,一定很累。

“咚,咚!”两人聊到中途,门忽然被人敲响,方婉琦皱皱眉头。

陈京回头的时候,门已经被推开了,进门的人一身戎装,肩膀上扛着两个杠,三颗星,标杆笔直的走进来。

陈京站起身来,方婉琦冲对方指了指,道:“这是方连杰,我的弟弟。你们认识?”

陈京淡淡的笑笑点头,方连杰神色有些不自然,道:“你好!”

陈京伸手和对方紧握,两人彼此都能感受到对方的力量。

方婉琦笑道:“好了,我知道你们两个大男人之间以前有过一些摩擦,今天这样吧,我做东请你们,希望你们化干戈为玉帛!”

方连杰有些坐不住,但是却又不敢挪动,样子很是滑稽。他和方婉琦有赌在先,方婉琦对陈京信心十足,方连杰却和他唱反调。

在方连杰看来,陈京在德水严肃整顿教育系统的手段和当年他刚进入中原军区,就指手画脚,不可一世没有区别。

当时在中原军区,方连杰碰得是头破血流,至今对那个时候的事情,他依旧历历在目。

像所有经历过失败的年轻人一样,经历了失败,再看事情就觉得别人都头脑简单了,就自己有经历,自己最懂得事情的处理。

方连杰对陈京就犯了这个错误。

现在,陈京漂亮的把事情干妥当了,方连杰心中的尴尬是莫可名状的。

也许不仅仅是尴尬,隐隐还有一些羡慕和妒忌。大家年纪相差无几,陈京处理事情便能够如此的张扬,让所有人都见识陈京的强势,最终还能把事情做成。

而方连杰当初也是希望别人见识他的强势,他一直想把自己塑造成一个雷厉风行,很铁腕的军人,可是最后的结果却是被碰得灰头灰脸,很是狼狈。

两人这一比较,方连杰的心中怎么平衡得了?

陈京并不知道赌约的事情,但是他能够感受到自己旁边的这位少年军官和以前对自己的态度有了天壤之别。

当初方连杰身上散发的那种傲气和不可一世,到现在,这家伙身上的菱角似乎终于磨平了。

至少从表面上看是如此,现在的方连杰比之几年前,收敛多了,也可爱多了!

方婉琦安排吃饭,方连杰要喝酒,而恰就在这个时候,陈京接到了马进的电话,马进告诉陈京,说是刘书记回来了。

陈京心中一沉,有些纳闷,刘积仁回来了怎么没通知自己?他忙问:“书记在哪里?怎么我事先不知道?”

“甄主任让我打电话告诉你,他已经去机场迎接了,应该很快就会回来!”马进道。

陈京抬手看表,已经到了下班时间,甄巩没有直接打电话过来,就说明他已经和刘积仁在一起了,这个消息看来是确实了!

“怎么了?有事?”方婉琦问道。

陈京深吸了一口气,摇摇头道:“没事,我打个电话!”

陈京走出包房,拨通聂光的电话,电话“嘟”,“嘟”两声,聂光的声音传来:“是陈书记啊,我聂光!”

“区长,刘书记回来了,现在可能马上到机场,我现在不在德高,你看你能不能去接一下?”陈京淡淡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