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390章 危机!?

第三百九十章 危机!?

聂光感到有些难受,陈京的一个电话让他很是难堪!

刘积仁回来了!

聂光一想到这件事,心中就觉得特别压抑。

这些年,聂光在德水一直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刘积仁的存在,让他觉得自己脑袋上时刻利剑高悬,可能一个不小心就会万劫不复。

作为副班长,聂光心中清楚,自己必须要尽量的和班长刘积仁将关系处理好。

否则,官大一级压死人,刘积仁如果要给聂光在上面上眼药容易得很,如果上面知道德水区班子不团结,聂光是角逐不过刘积仁的。

刘积仁这个人,做事看似八面玲珑,能够容人,能够给下面人施展才华和空间。

而且,刘积仁这个人看似豪爽大气,走到哪里都有一股子雷厉风行,睥睨千军的气概。

但实际上,在聂光眼中,刘积仁这个人做事非常细,看问题也非常的细。

聂光只要稍微想越一点界,立刻就会遭到刘积仁的死命打压。

刘积仁这个人,最擅长画框框格格,而他画的这一些框框格格,又有一套与之对应的限制措施,这些办法和措施都是环环相扣,让人难以招架。

不仅是如此。

刘积仁还特别擅长利用人与人之间的那种妒忌、猜忌、疑惑这一类的东西。

他打压人,一般不自己出面,都是利用这些牵扯关系,用别人牵制你,几方斗得不可开交,他一个人坐收渔利!

聂光看透了刘积仁,这么多年也一直想办法对付刘积仁。

不止一次,聂光用各种手段对刘积仁进行试探,这么多年,他自认为基本也掌握到了对付刘积仁的一套办法了。

聂光现在自认为将形势看得很清楚。

现在德水的形势是个容易出成绩的形势,整个德高高速发展,各区县经济发展起来后,德水作为德高最核心区,其发展势头毕竟水涨船高。

如果把德高比作一个人,那么德水就是德高的脸。

现在德高要发展特色经济,发展旅游经济,首先,最主要的这个脸面怎么能够不搞好?

这个脸面搞得好,德水就会有前所未有的发展契机,聂光觉得自己的仕途走到现在,是时候厚积薄发了,在这个时候做点成绩出来,在这个时候展露才华,把握这个机会上行,是时不我待了。

所以,聂光忍无可忍,终于开始挑战刘积仁的那个框框了。

他不满足于当刘积仁的救火队员,也不满足于做刘积仁规划计划的执行者,他希望自己的意图能够得到贯彻。

深深的吸了一口烟,聂光将烟雾缓缓的吐出来,他心中一阵烦躁。

陈京的这个电话是什么意思?让自己去接刘积仁?

聂光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去接,如果去,两人最近不怎么默契,见面双方都尴尬。

如果不去,陈京这通电话打过了,下一次他和刘积仁谈话,打可以说当时他在外地,自己没接到刘积仁,就给聂区长打了电话。

这话一说,聂光又没去接,刘积仁心中会怎么想?

聂光仔细斟酌,觉得自己应该搞个折中的办法,去机场就没必要了,但是可以去区委等。

他掐着表给甄巩打电话问刘书记到了哪里。

甄巩告诉他,说书记旅途劳顿,没有去区委,而是直接回家了。

聂光边说自己马上去刘积仁家拜访,汇报近期的工作。

刘积仁在这个时候回来,聂光觉得自己压力松了一些。

他是做足的功夫,把陈京推到风口浪尖,推到了刘积仁的对立面。

而最近泛江城建突然的主动交代问题,然后举报官员,这一下把聂光的计划打乱了,让聂光觉得局面有些难以驾驭,好像越来越复杂。

现在好了,刘积仁回来了,事情应该可以到此结束了,聂光目的达到了,就只等刘积仁如何针对陈京了!

……

刘积仁到京城收获并不大,这一次由于国务院宏观调控紧缩银根,另外投资方面要求放缓,这让以前已经做了准备的很多项目不得不搁置。

不得不说,刘积仁进京的时机不对,在这个当口进京,他费尽了心思疏通关系,但是仅仅只得到几千万的象征性的项目资金。

现在德水铺的摊子大,尤其是城建这一块,市政投资计划是个百亿计划。

目前能够利用的资金非常少,德水本身地方财政收入渠道拓展又困难,作为整个德高唯一一个有盈余的财政区,德水并没有其他区县想象的那般富裕。

刘积仁没有要到钱,回来就觉得没面子。

他直接回家本想休息,可是只一会儿,班子里面一众人就纷纷过来拜访。

刘积仁脑子乱糟糟一团,面子上又不好让别人赶走,只好哼哼呀呀,几乎是应付敷衍的心态。

来家里的人,说的事情就是同一个事,都是关于拆迁斗殴的事情。

刘积仁在京城听到了关于这件事的详细报道,但是他没料到,这件事情能够引发这么大的影响,看这一个二个的都将矛头指向陈京,他神情有些古怪。

“书记,聂区长打电话过来,说要来拜访您!”甄巩小意的凑到刘积仁耳边轻声道。

“他来干什么?有什么事情就非常要现在谈吗?工作再忙,人也要休息,难道我是铁打的?”刘积仁道。

他这一开口,屋子里面在座的几个常委脸色就变得不自然了。

刘积仁神色缓和,眼睛盯着常务副区长宋林道:“老宋,你刚才说什么?继续,继续……”

宋林干笑一声,额头上冷汗都流出来了,他觉得自己是不是太心急了?或者是方书记还没有和刘书记积极沟通?好像刘书记对拆迁出的事情并不敢兴趣!

他草草说了几句,和几个人暗中使眼色,然后起身告辞。

刘积仁送他们到门口,忽然扭头对甄巩道:“老甄,通知一下,明天我们开个常委会,所有在市里的领导都参加!”

甄巩连连称是,心中也是很忐忑,他刚才硬着头皮给聂光打电话,让聂光不用过来,当时他感觉聂光的语气很不好。

想想也是,区长要过来见书记,自己没征求刘积仁的意见就冒冒失失的答应了,这种错误简直是低级,犯这样低级的错误,惹得两边领导不高兴,实在是自己活该。

一众领导各自坐上自己的座驾走了,刘积仁家也清净了。

甄巩一看这个情况,也立刻想告辞,却被刘积仁叫住。

两人重新回到客厅,刘积仁盯着甄巩,道:“荷花拆迁是怎么回事?好像动静不小嘛,惊动了这么多人!”

甄巩道:“关于荷花拆迁斗殴伤人的事,社会影响太恶劣了,影响大一些也是预料之中的。”

刘积仁淡淡的笑了笑,道:“恐怕没那么简单吧?我看陈京副书记就并不在意这件事,我们刚才从机场这一路过来,我看到我们的市政投资工程依旧在有条不紊的开展,另外,我们其他地方的征地拆迁也在照常进行。”

甄巩紧抿嘴唇,不说话了!

这个问题他不好怎么说,按照正常情况下,一个地方出事,为了引起重视,端正态度,大部分情况都是全部要整顿整改,要引起高度重视,严防出现类似的事情。

但是,在德水陈京一直都没有这样做,他还多次强调,无论怎么样,都不能够影响发展。

难不成陈京的这个做法引发了刘积仁的不满?

“你看看德水现在这个局面,我才出去几天?就搞得好像一盘散沙一样。我这人一回来,屁股都没坐热呢,家里就像赶集一样,陆陆续续来了多少人?

实话说,我是很失望的,如果大家都是这样的工作能力,都是这样的工作水平,我们德水的希望在哪里?”刘积仁瓮声道,语气很严厉!

甄巩低着头,大气都不敢出,他看得出来,刘积仁是真的发火生气了。

实际上,甄巩在机场看得刘积仁的第一眼,他就知道刘积仁心情肯定不好,这一次去京城肯定没有达到预期效果。

在京城没有达到预期效果,刘积仁心情糟糕,现在一回来又遇到了这一茬事,他心中哪里能够高兴得了?

甄巩当时给陈京打电话,就是希望陈京能够早点主动一点,最好是能够亲自到机场接一下刘积仁。

那样,刘积仁伸手不打笑脸人,说不定不会过于生气,最后事情可能就会平稳下去,然后随着时间的流失渐渐的淡去。

可是陈京偏偏就不去机场,还说自己人没在德高,这不是乱弹琴吗?

现在德水局面这样不稳定,用刘积仁的话说就是一片凌乱,在这种局面下,陈京作为主持工作的副书记,不留在德高,跑到别的城市,是干什么去的?

真的要追究责任,刘积仁揪住这件事,都可以让陈京吃不了兜着走。

而且明显可以看出,陈京是带着情绪的,对刘积仁他是不感冒得很。在这样的时候,陈京以这种态度面对刘积仁,实在是太不恰当,太不应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