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391章 刘书记震怒!

第三百九十一章 刘书记震怒!

德水区委,一大早起来天就灰蒙蒙的一片。()

早上上班的科员一进区委大门就感到一股压抑的气氛。

属于刘书记的区委一号座驾停在了常委楼的楼下异常的打眼,一众老机关都清楚,刘书记回来了!

最近,德水区委局面有些动荡,有些混乱,主持区委工作的陈副区长好像有些驾驭不住局面,搞得区委各部门在执行陈书记决策的时候,都尽是小九九。

这其中,尤其是荷花居委会拆迁严重恶性斗殴事件,这件事在德水社会各界影响很消极,而因为这件事为契机展开的调查,也是让人大跌眼镜。因为一次拆迁,牵扯出腐败的内幕,甚至还牵扯到了民营企业行贿,这无疑为德水的发展蒙上了阴霾。

刘积仁从京城回来面临这样一个乱摊子,他该如何善后?

陆陆续续,区委各大常委的车都进到院子里来,下车的领导每个人神色都很严肃,面对迎面走来打招呼的同事,仅仅是轻轻的点头,然后迅速擦肩而过。

今天有常委会!

刘积仁一回来就召开常委会,这说明他也意识到了德水局面的糟糕,他要出面主持大局了!

德水常委会议室,党旗国旗分列两侧,中间是老主席手书的“为人民服务”五个大字,长长的条形桌子,中间留下了一个椭圆形的空间,在这其中,摆放了一长条的绿色植物。还有两盆怒放的映山红。

这样的布置,是甄巩亲自安排的。

这样的布置让会场庄严肃穆,又富有活力,另外。也是让相对而坐的一众领导,大家彼此之间有点距离,那样可能会让今天的会议舒缓一些。

刘积仁来的很早,很多常委进来看见书记早到了,都纷纷上去打招呼致歉,刘积仁只是点点头,道:“坐吧!”

刘积仁不积极,下面的人气氛也就起不来。大家都坐在位置上一语不发,会场呈现一种诡异的安静和尴尬。

聂光到的时候,他故作潇洒,上前和刘积仁握手道:“书记。您去了京城一趟,小礼物什么的应该带了不少吧,我们这一帮老兄弟,你就没有什么表示?”

刘积仁淡淡的笑了笑,道:“惭愧啊。这次收获不多,情绪受到了影响了!”

聂光道:“那是大环境所致,我们已经算是不错了,我们现在虽然遭遇到了困难。但是机会依旧存在,书记您就宽心一些吧!”

刘积仁道:“你先坐。我们会上再议!”他扫了一眼会场,皱眉道:“怎么?陈副书记还没来?”

不用刘积仁提醒。甄巩早就急得像热窝上的蚂蚁了,他站在常委会议室外面的走廊上不住的看表,对陈京的到来可以说是望眼欲穿。

现在所有人都到齐了,就剩陈京一人,他干什么去了?不会是耍性子尥蹶子了吧?

如果是那样,他这个区委办主任就捅篓子了,毕竟,会议组织是甄巩全权负责的,他事先没有掌握这些情况,让常委会受到了影响,他责无旁贷。

终于,马进一溜小跑的出现在楼梯口,甄巩连忙赶过去,陈京手中拿着公文包快步走过来。

甄巩一看到陈京,人差点虚脱,陈京这个时间踩得太准了,整个会场的人都等他一个人,陈京如果再不出现,甄巩都觉得自己要扛不住了!

陈京进会场,眼睛一扫所有人,脸上露出笑容向刘积仁走过去。

刘积仁站起身来,两人双手紧握,陈京笑笑道:“书记,您这一出门,我感到肩膀上是万钧重担啊,我工作没做好,很惭愧啊!”

刘积仁道:“是不是天天都盼我回来?说老实话!”

刘积仁脸上罕见的露出了笑容,让整个会场的气氛为之一缓,同时,所有人心中都一沉。

从昨天到今天,刘积仁的神色一直就很凝重,今天和陈京见面,竟然开起了玩笑,这让很多人很错愕。

陈京道:“那是绝对的,我天天都盼着呢!您终于回来了,呵呵!”

陈京和刘积仁两人旁若无人的寒暄,然后陈京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和区长聂光对面而坐。

会议开始,首先是聂光做工作汇报。

聂光准备很充分,把近期德水发生的事情做了总结归纳,只说重点,一会儿功夫,便讲到了荷花拆迁的事情。

他道:“关于拆迁恶性斗殴的问题,首先我们政府要做检讨,是我们的工作没做到位,没有正视老百姓的诉求,采用的办法和手段都有些过激,从而导致了这样的恶性事件的发生。

事件发生以后,我们在区委的领导下,对整个事件进行了严肃认真的调查……”

聂光洋洋洒洒,围绕着这件事讲了很多话,大都是介绍这件事的调查进展和情况的,尤其是涉及到泛江建设和三江地产方面,他毫不忌讳,都一一说了出来。

最后,他建议这件事情要认真严肃的处理,要以这件事情为戒,要在全区开展拆迁和工程专项整治活动,要从根本上遏制类似事件继续发生。

聂光讲话完毕,会场迅速安静。

刘积仁神情古井不波,道:“大家都说说各自的意见,这个时候不是讲推辞的时候,昨天我刚回来,你们都迫不及待的想说话,今天这个机会,就是你们畅所欲言的机会!”

刘积仁讲话完毕,从常务副区长宋林开始,大家就接二连三的发言。

发言的矛头指向很清晰,都将矛头指向了荷花拆迁事情的处理上,几乎都异口同声的认为这件事情的处理太复杂,搞得影响越来越大,现在已经对德水的发展造成了很大的消极影响。

一件小事,弄得这么大值不值得?

从反腐倡廉的角度来说,也许是值得的,从整顿整肃的角度来说,也许也是值得的。但是,从大局来看,德水现在正处在发展的关键时刻,这样做对德水的发展不利,是不是可以斟酌?

大家纷纷发言,甄巩坐在最后面眼睛看着文件。

常委会出现这个局面,甄巩觉得有些滑稽。

他没想到,这一众常委还真相信了外面的传言,认为荷花的事情一直是陈京在主导。

其实这是陈京根本就没有介入,这是保持关注和联系而已,这一切事情都是聂光在背后作祟,和陈京有什么关系?

一想到这里,甄巩再抬头看陈京,陈京神色很平静,不骄不躁,神色没有丝毫的变化。

他再看聂光,聂光脸上挂着淡淡的笑,那种若有若无的矜持,似乎是在掩盖他内心的高兴。

“陈副书记,你怎么说?”刘积仁看向陈京。

刘积仁一开口,会场全安静,所有人都将眼神投向了陈京。

陈京端起面前的水杯喝了一口水,道:“刚才大家畅所欲言,说得都有道理!但是我有一句话,那就是为了反腐倡廉,为了从体制机制上保证我们德水的长期发展,我认为,我们付出再多都是值得的。

另外,到目前为止,我们的德水的发展并未受到影响,我们的工作一直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

刘积仁道:“陈书记,从今天起,荷花的这个案子由你亲自来抓,事情现在既然到了这个点,我们不能够进退失据,只能一直走下去,一直查,查到底!”

“是!”陈京认真的道。

刘积仁眼神如电,一扫会场所有人,轻轻的哼了一声,语气变得很严肃,他道:

“行啊,我这出门没多少天,这一回来我倒是发现我们班子够热闹啊。为了一件小事,大家的争议好像很激烈嘛!我就不相信,我刘积仁不在,就会因为屁大一点事,我们德水党政各部门就运转不了了!”

刘积仁语气猛然拔高,将茶杯狠狠的顿在桌子上,怒气滔天,甚是骇人。

一众人个个被训得满脸通红,大气都不敢出。

“团结,团结,我一直都强调的团结,你们……你们这是团结?有意见有分歧这是好的,有意见有分歧就要加强沟通,不能够各自心中都有小九九,各自为战,搞得整个局面一团散沙!”刘积仁火气不减。

过了很久,他语气慢慢的放缓,道:“这一次回来,我最大的安慰就是陈副书记。陈副书记对大局是看得清楚的,他深知局面怎么复杂多变,德水的发展不能受影响。

我这来回一个多星期而已,昨天我重新走到我们的德水的大街了,就明显感受到了变化。

关于这些发展遇到问题的细节,陈副书记待会儿我们单独谈,我倒想看看,是些什么人在处处阻挠我们德水发展,这些人又是安了什么心思?”

刘积仁公开力挺陈京!

一屋子人面面相觑,聂光用手摸了摸鼻子,脸上的微笑渐渐的淡去。

而他的一颗心早就在往下沉了,他忽然意识到了可能有些不妙了,刘积仁的思维好像没有按照自己想象的走。

陈京在德水要掀他刘积仁的老底,刘积仁不仅不震怒,而且还要力挺他?聂光的神情异常的恍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