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393章 陈局长的厉害!

第三百九十三章 陈局长的厉害!

陈京开会有个习惯,他主持的会议不喜欢去会议室,就喜欢在办公室开。

办公室沙发上,大家围着茶几坐着,陈京亲自坐庄烹茶,这种气氛陈京最喜欢。

今天陈京主持会议,规格最高。

组织部部长唐招招,纪委书记冯海明,公安局长欧阳强,区委办主任甄巩四大常委在座,这样的规格,一般只有书记主持常委碰头会的时候,有这个场面。

陈京烹茶,但是语气却甚为不客气,他对近阶段公安局,以及荷花街道办工作的不得力给予了严厉的批评,尤其是荷花区街道办的书记和主任,双双收受巨额贿赂,造成的消极影响极其大。

陈京这一通发飙,让会场气氛变得分外凝重。

在办公室开会不比会议室,会议室空间大,大家坐的距离远。而现在,在办公室,所有人围着一个茶几,如此近的距离,没有缓冲,着实让人很难看。

公安局长欧阳强就面红耳赤。

本来荷花的案子局里成立了专案组,他不负责。

但是,刘书记从京城回来,欧阳强去拜访他,就被刘书记狠批没把握住大局,另外从市局过来的压力也让欧阳强措手不及。

市局现在的常务副局长胡棣把他叫过去,指着公安厅颁布的《禁止公安系统非公务执法活动的通知》直批德水区公安局不按条例办,公安厅一再强调,公安系统要洁身自好,不要卷入地方非公务执法中。

尤其是拆迁工作,这是极易引起民愤的工作,这样的工作,公安局怎么能够轻易掺杂其中?

胡棣的语气很不客气,他道:“老欧,你知不知道我们公安在老百姓心中现在所处的位置?我们时时刻刻要警醒,要注意自己在老百姓心中的形象和地位,现在倒好,现场斗殴有公安干警参加,最后拆迁办还死了人。

我们两边不讨好,两边遭人骂,这样被动的局面是怎么造成的?”

然后胡棣话锋一转说到了荷花案子的处理上,胡棣批评德水公安局不知轻重,那样的案子应该尽快结案。即使要深入调查,那也只能暗中调查,然后秋后算账。

怎么能够拖延那么久,把影响搞得那么差?

秋后算账!

这四个字太贴切了,欧阳强就觉得自己正在被秋后算账。当初他安排成立专案组,目的也是在规避责任,可是现在看来,责任根本规避不掉,聂光的那一套现在就在被彻底的清算,可能包括公安局都要被清算。

欧阳强很难堪,组织部长唐招招也尴尬得很。

他接到过市委方书记的电话,方书记在电话中暗示陈京走错了方向,那个时候他领会方书记的意思是,方书记要敲打陈京。

所以,在这段时间,他基本不向陈京汇报工作。

不仅是如此,他在暗中还对陈京的工作处处掣肘,尤其是在人事问题上,以前他还隔三岔五的走个过场,但是现在,这个过场也不走了,在荷花街道办书记和主任都出事以后,对这两个干部人选的确定,他已经私下在物色人选了。

在他想来,他将人选物色好,然后直接请示刘积仁,只要刘积仁点头,然后在常委会上过一下,这事就成了,根本不关陈京的事儿。

可是现在,刘积仁却授权让陈京全权负责荷花的事情?

什么是全权负责?荷花居委会的书记主任人选,陈京也得负责,他唐招招得先聆听陈京的指示后才能动。

这让唐招招很被动,很尴尬。

而相比唐招招和欧阳强,冯海明则有些得意。

冯海明的立场一直是鲜明的,他现在做任何事情都请示陈京,在目前德水的一众常委中,他和陈京是走得相当近的。

就连荷花街道办的案子,冯海明都是得到陈京的指示后才行动,从未擅自做主。

就在此前,有人向冯海明吹过风,希望他能够认清形势。

冯海明回绝对方,告诉他,他比谁都清楚形势和方向,不需要别人的提醒。

而当时那个人就在现在的这间房里面,这个人就是唐招招。

唐招招和冯海明两人是党校同期同学,关系一直比较融洽。

但是自打两人到一个地方任职以后,由于两人都是区常委,在座次的问题上,两人曾经暗中有些较劲。

现在的常委排名,除了前三的位置固定,后面的位置一般都不固定,谁前谁后,大都看资历和权利。

一般来说,现在组织部比较重要,唐招招要排冯海明前面。

但是冯海明资历比唐招招老,冯海明对此一直耿耿于怀,所以两人平日很是较劲。

大多数时候,唐招招组织部长的眼光要高一筹,在双方角力的时候,他要占点优势,这常常让冯海明心中不是滋味。

但是今天,冯海明终于感受到了唐招招的狼狈,实在是狼狈啊!

陈京是个什么人,冯海明心中是非常清楚的,在他的心中,早把陈京当成了不可得罪的那种人。

陈京告诫他的那句话他一直记在心中,那就是任何时候,都要找准自己的位置,都要正确的把握好自己的位置。

现在的德水,除了刘积仁和聂光之外,陈京就是领导。

如果有谁认为陈京年纪轻,可以欺负,可以糊弄,那个人真就是天大的傻瓜,唐招招竟然是这样的傻瓜,这让冯海明心中很爽!

陈京慢慢的喝茶,眼睛看向欧阳强道:“欧阳局长,我这个人说话有时候很不客气,你不要太在意!这个事情这样办,公安局的工作虽然没把握大局,但是在侦查荷花区斗殴案的过程中,查出了荷花街道办严重腐败的案情,从这个方面来说,也算是有功。

功过相抵,这件事就算了!

但是事情算了是算了,关于区委开会的精神你要回去传达,负责这次荷花工作的领导,要向组织做检查,检查要深刻,我要看检查!”

欧阳强道:“是!我回去一定召开会议传达区委会议精神,相关人员要全部做检查!”

陈京点头,眼睛看向唐招招道:“唐部长,关于荷花街道办领导,你有什么合适人选?这个人选落实要快,我们议定后要迅速走马上任!”

唐招招嘴唇掀动,道:“陈书记,这么短的时间,我们实难对相关人员进行海量考察……”

“没有人选我给你推荐一个人选,区政府办副主任王清,这个人怎么样?我推荐一个,你们自己再斟酌一个,整理好相关考察材料后迅速上报我,我们征求书记的意见,然后马上才常委上过……”

陈京安排工作三下五除二,语气肯定坚决,不拖泥带水,说话非常的有攻击性。

唐招招基本没有反击的余地,陈京是吃定了他,陈京给他推荐王清,这个人是否在组织部的视线之中?这恐怕是个未知数。

但是,唐招招能不执行陈京的意志?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甄巩在一旁看到这一幕,心中唏嘘感叹。

对权力的运用,甄巩以前觉得自己已经掌握了,但是现在看陈京,他才知道自己还只是个小学生。

他有些羡慕王清。

王清他认识,有能力也有个性,以前在下面管理区干过,因为和一把手关系处理不好,最后被调进了政府办。

进了政府办,王清没有关系,平常有不太善于应酬,所以,一直并不得志。

可是今天,陈京一句话就让他有了东山再起的机会。王清可是个悍将,陈京的眼光很老辣。

更有意思的是,王清和唐招招的关系一向都不怎么好。

因为,王清以前处理不好关系的那位领导,和唐招招是连晋关系。

好像是去年,区委有领导提议把王清下放,当时唐招招就发言,说独挡一面的干部,不仅要能力,还要有思想意识合格。对缺乏上下级观念的干部,我们要敢于多教育,敢于让他们多受点挫折,这是组织对他们的一种磨砺。

就因为唐招招这句话,王清的下放就被无限期搁置了。

这件事在德水很多人都知道,而唐招招因为这件事,也让所有人看到了他手上握的权柄,他在德水的地位因此也会是更加的牢固了!

但是现在,唐招招不得不亲自“关照”王清了,也许组织对王清的考察和磨砺,到现在终于合格了吧!

前几天,陈京在德水还是四面楚歌,现在,他却是游刃有余,几个主要常委在他面前话都不敢说,生怕一个不小心又遭到训斥!

这是什么?这就是权利和威信!

陈京的威信从何而来?真就是从刘积仁给他的支持中来吗?

事情显然没那么简单,甄巩能够看透的问题,唐招招还有欧阳强等人是傻瓜?他们看不明白现在德水的政局?

陈京的手腕和手段,他们如果现在还没看明白的话,他们这些年也就白干了。

正因为他们明白了,所以内心开始敬畏了,知道了陈副书记的厉害!在这个时候,和陈京对着干,那是自找死路,完全愚蠢之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