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395章 天下掉下来的馅饼?

第三百九十五章 天下掉下来的馅饼?

清晨,和往常一样,王清骑着自行车上班。

进区政府办公大楼,来来往往的同事都含笑向他打招呼,看到大家比平时真得多的笑容,王清心情也很受感染,禁不住想,今天是怎么回事?是不是福利待遇又涨了?怎么大家都这么高兴呢?

满腹疑惑,王清走到自己办公室门口,老远便看见鲁平正站在自己办公室门口冲自己笑。

他错愕了一下,连忙加快脚步走到鲁平面前道:“鲁主任,找我有事?”

鲁平习惯性的摸了摸自己已经没几根头发的脑门,脸上的笑容分外灿烂,他道:“王主任啊,很好,很好!我一直就说你在我这里只是个打短工的麦客,现在这话证实了吧!

恭喜,恭喜啊!你老兄下去了可不能忘记你的根在府办喽!”

王清呆立当场,没明白是怎么回事,愕然道:“主任,这……我还真不知道!”

“不知道?”鲁平眯着眼睛审视这王清,似乎是在琢磨王清这话的意思。

王清是个什么角色鲁平可是清楚的,当初让王清进府办,鲁平着实紧张了一把。他担心自己驾驭不住这个刺头,又担心王清过来会影响他的权威。

所以,一直以来,鲁平总是和王清保持着一份距离和猜忌。

像今天这样笑容可掬的说话还是头一次。

客观的说,王清进府办后很老实,从来没干过出格的事儿,这是鲁平比较感激王清的地方,也正因为如此,他也有些后悔。

他觉得自己当初应该多给王清一点空间,那样的话,两人现在的距离恐怕要近很多。

“你马上去组织部,领导要找您谈话!”鲁平道,“到了那里,你一切就都知道了!”

鲁平故作神秘的凑到王清身边,道:“老王,这可是唐部长亲自打的电话,让我一定要亲自转告你……”

王清很震惊,他竭力的想让自己保持镇定,但是心中却怎么也平静不了。

唐招招亲自打电话让自己去组织部?自己明显和他尿不到一个壶里,他会亲自见自己?

他沉吟良久,道:“行,我马上去组织部!”

鲁平鼓励的拍了拍他的肩膀,颇富深意的点点头,才慢慢的踱步离去。//?

王清进自己办公室放下公文包,他没急着走,他在想今天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个时候不是干部调整的时候,让自己去组织部干什么?

再说,王清很清楚,自己根本没有为自己运作什么,这年头想升官不运作,哪里可能有馅饼砸在自己头上?

他冷静想了一会儿,还是想不到关键点,抬手看表,时间等不得了,便草草收拾,准备启程。

他慢步走在走廊,刚到府办大办公室门口,就听到里面有人议论。

“我跟你们说,这次王主任的提拔听说是区委陈书记亲自点的将,这下了不得了,王主任下去绝对是要当一把手的!”办公室小王的嗓门很大,声音很洪亮。

“你怎么知道?王部长不是得罪了唐招招吗?上次说要提拔,据说就是被唐部长拦下了!”有人发问。

小王嘿嘿一笑,道:“这你们就不知道了吧!据说前两天区委陈书记主持会议,狠狠的批了组织部和公安局,当时区委的人说,唐部长和欧阳局长从陈书记办公室出来,那是面红耳赤。狼狈不堪……”

王清顿了顿,这些话全进入了他的耳中,他忽然想到陈书记,不就是区里来的那个年轻的书记吗?

王清和陈京根本就不熟悉,就是几次公开场合远远的看了几眼罢了!

一念及此,他心中更是犯迷糊,他不明白陈书记怎么可能点自己的将?自己认识他,他可不认识自己啊!

他重重的咳嗽了一声。

他这一声咳嗽,让大办公室的高谈阔论戛然而止。

他背着双手从大办公室门口过,脑袋伸进门中,严肃的道:“好好工作,不要高谈阔论!小心纠风办突击检查!”

王清说完这话,便踱步下楼,还只走到楼梯口,他就听到大办公室小王那大嗓门又开腔了!

他缓缓的摇了摇头,正要迈步下楼。

后面急遽的脚步声响起,综合组小张气喘吁吁的跑过来道:“王主任,王主任电话,是覃书记打来的!”

“覃书记?哪个覃书记?”王清没有反应过来。

“覃杨书记,以前……”

王清立刻反应过来,道:“快带我去!”

王清情绪有些激动,三步变作两步走直奔办公室,覃杨在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让王清一下有些明白原委了!

在上一届德水班子中,王清就比较服覃杨,虽然他不是覃杨的人,但是覃书记干事实在,年轻有为,尤其是敢于决策,敢于拍板,这让王清很是佩服!

他和覃杨的关系,不仅是上下级关系,更多的是一种类似朋友,但是又没有朋友那么近的关系。

当初王清在下面闹腾得凶,和一把手关系搞不好,这事闹到区委他一下成了过街老鼠,也就只有覃杨帮他说了几句话!

也许就是因为那几句话,区委最后才决定把他王清放到府办。

不然,王清有极大的可能进某清水局干个养老的副局长,说起来,王清对覃杨还是一直心存感激的。

只可惜覃杨调走了,对王清来说,整个德水唯一赏识他的人离开了,他的仕途还有什么希望?

他快步走到办公室抓起电话,语气有些激动,颤声道:“覃书记……”

“哈哈!”电话中传来覃杨爽朗的笑声,“好你个王清,一个电话怎么让我等半天啊?你老实交代,是不是工作态度有问题?”

王清道:“哪能呢,我刚才准备出去,您电话到了……”

“出去?去哪里啊?”覃杨问道。

王清不隐瞒,道:“去组织部,组织部领导要找我谈话!”

覃杨呵呵一笑,道:“恩?效率这么高?看来我离开德水后,德水的面貌变化很大哦!”

开了几句玩笑,覃杨的笑容渐渐的收拢,变得严肃起来,他道:“王清,你是个人才,这一点我一直都强调的。你最大的缺点就是性格,性格太强,太自我,这可能就是这些年一直上不去的原因!

怎么样?在府办磨砺了几年感觉还好吧,我可听说你老实多了,整天朝九晚五,日子很逍遥啊!”

王清很尴尬,道:“惭愧啊,覃书记,我让您失望了!我……我……”

王清两个“我”字没说出来,眼眶已经湿润了。

这几年的碌碌无为,这几年的安定日子让他几乎把以前的风风火火都淡忘了。尽管他一直告诫自己让自己心态好一些,要宠辱不惊,直到现在,他才知道那尽是忽悠自己的谎话。

现在猛然想起自己过的这几年日子,那种失落、委屈、落寞,齐齐的涌上心头,让他真想大哭一场。

“你听清楚!我向陈书记推荐了你,我可跟你讲,你跟陈书记可得把你那臭脾气收起来。他可不像唐部长,你如果跟陈书记工作还做不好,还搞出不和谐不团结的事情来,那世人都救不了你了……”

覃杨的话在王清耳边飘荡,他听得连连点头,嘴中只是说话,心中的激动让他忘记说任何感谢的话。

“好了,我就只说这么多,你自己好自为之!相信你经历了这么多,应该学会了怎么处理问题了!”覃杨说完最后一句话,啪一声挂了电话。

王清听着耳边“嘟”“嘟”的声音,缓缓的将电话挂上。

他连续做了三次深呼吸,让自己彻底平静下来,才走到镜子面前仔细的,一丝不苟的整理自己的衣襟和头发,他告诫自己,自己必须以最好的状态来迎接接下来的谈话!

王清赶到组织部的时候,组织部早就有人在楼下等候了,一个白白净净的小青年一看到王清便笑吟吟的过来道:“是王主任?”

王清点点头,小青年笑道:“您跟我来,部长正在等您!”

默默的跟在小青年身后,一直走到组织部三楼,三楼部长办公室唐招招正走到门口,王清忙道:“唐部长!”

唐招招深深的看了他一眼,缓缓点头,神色有些矜持。

“进来坐吧!小范给王主任倒一杯茶!”唐招招淡淡的道。

王清能够敏锐的感觉到唐招招情绪并不好,脸色有些阴沉,眼睛下面的眼袋让他看上去有些憔悴。

这让王清想到了刚才在府办大办公室门口听到的小王的高谈阔论,看来传言永远都不会是空穴来风,小王说的那事八成是靠谱的,不然唐招招怎么可能找自己谈什么话?

王清能够清晰的感受到唐招招对自己的厌恶。

不知为什么,王清心中忽然有一种难言的快意!

唐招招这些年在组织部一手遮天,对王清是死命的打压,嘿嘿,这家伙也有今天啊!

一想到这里,王清对陈京这个人就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很想知道,初来乍到的年轻陈书记,究竟是用什么手段能够让号称唐老虎的唐招招如此的俯首帖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