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396章 再加担子?

第三百九十六章 再加担子?

和往常一样,书记刘积仁一回来,甄巩的主要工作都得围着他转。

而这其中,最重要的一项工作就是每一天早上的工作汇报。

在德水,甄巩就是刘积仁的耳朵,就是刘积仁的眼睛。一天德水上上下下发生的重要事件,甄巩都必须纪录下来,然后一一的向刘积仁汇报。

这是甄巩和刘积仁之间的默契,这就像是一只雄狮,每天都要巡视自己的领地一般,刘积仁必须清楚,整个德水上下哪怕是最细微的动态。

而这些所有的动态中,德水主要领导的动态,刘积仁尤其重视,而甄巩也必须把这些都掌握,然后一一的向刘积仁汇报。

今天的所有汇报完毕,甄巩感到有些压抑,因为他能明显感觉出来,刘积仁情绪不是很好,这让他很担心是不是自己说错了什么话,或者是自己汇报的地方又有什么不准确。

他顿了顿,挺直腰杆道:“书记,整个就是这么多!您有什么指示!”

刘积仁的手放在扶手上面,轻轻的摩挲,他的手不肥厚,但是异常的修长干净,手指在皮革上轻轻的抚摸,发出沙沙的轻响,很有节奏,也很有律动。

过了很久,刘积仁忽然道:“荷花那边现在怎么样?都处理得没问题了吗?”

甄巩道:“这几天陈书记亲临现场,挨家挨户的访问了解情况,现在看来。效果不错,老百姓的情绪已经基本稳定。至于补偿款的问题,现在荷花街道办已经挪用,那部分钱可能难到位。

但是陈书记已经到市民政局想了办法。民政局答应拨一笔专项资金同时为荷花争取三十个下岗职工补助名额,估计这样操作下去,应该能够把这件事情处理妥当了。”

他顿了顿,道:“对了,今天上午十点钟,有安排陈书记向您做工作汇报!”

刘积仁点点头,道:“做得不错,小陈书记是很有能力的!”

甄巩闭口不说话。他只觉得刘积仁的措辞有些奇怪,陈书记就陈书记,前面加个小字,这味儿就变得有些不同了。

陈京来德水之后。在处理正副职之间的关系上面,可以说是煞费苦心的。

他处处尊重刘积仁,从不抢刘积仁的风头。同时,他也让刘积仁感到自己是不可或缺的,就像前段时间。***德水缺了他,工作开展起来就很困难,好像要停摆似的。

但是另一方面,只要是刘积仁布置给他的任务。不管多困难,他都能很轻松高效的解决。办事效率相当的高。

对陈京这个年纪的干部来说,做到这一点是很不容易的。这也是甄巩很佩服他的。

不得不说,陈京的这种做法,击中了刘积仁的软肋。

单说刘积仁和陈京的关系,那肯定好不到哪里去,毕竟陈京是伍大鸣的心腹,而刘积仁却是方克波提拔起来的。

在市委层面上,方克波和伍大鸣关系并不和谐,到了下面,刘积仁怎么能不防备陈京?

但是陈京现在行为做事的方式,又逼迫刘积仁不能把他怎么样。不仅不能怎么样,还得给予他足够的空间。

现在的德水,并不是刘积仁能够一手遮天的地方,在德水面临前所未有发展的当口,也面临前所未有的危机。

在政绩面前,在利益面前,每个人都有私心,刘积仁和聂光的博弈日趋激烈,矛盾已经浮出水面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陈京能够维护刘积仁的利益,能够给刘积仁的面子,能够为刘积仁排忧解难,做到这三点,刘积仁能把他怎么样?敢把他怎么样?

陈京是不卑不亢的。

陈京有能力,通过的整肃教育局和解决荷花闹事这两件事就充分体现了出来,作为从基层成长起来的干部,陈京非常懂基层的工作方式,处理复杂问题,他总能很快的就找到正确的方法。

而且出手又快又准,很服人心。

陈京用事实证明,他是能替刘积仁排忧解难的,他也有能力比现在更有作为。

而这一点,正是刘积仁很忌惮,不能轻举妄动的地方。

如果刘积仁狠命打压陈京,陈京是有能力反击的,而且反击的手段和方式说不定会很激烈。

陈京和聂光如果联合起来,刘积仁在德水的地位必将受到挑战。而且更重要的是,德水现在在发展的关键时候,要让德水保持平稳发展,班子团结是必须的。

只有班子足够团结,各派力量才能得到最大的利益。

否则内斗不休,内耗连连,到头来谁都讨不到好,那样三败俱伤的局面,最终是要人负责的!

甄巩把这些看得很透,他也准确的知道刘积仁的心思,但是这样的情况下,他几乎没有办法提出有效建议。

不得不说,甄巩“智多星”的外号是很有局限性的,到刘积仁和甄巩这个层面上的博弈,不是他能够把控的,无论是刘积仁还是陈京,都让他高山仰止,心中极其敬畏!

上午十点,陈京拎着一盒澧河香茗进刘积仁的办公室,将茶放下,陈京道:

“书记,您工作太忙,活动太少,应该多饮茶。茶是个好东西啊,尤其是绿茶!”

刘积仁拿起茶叶盒,眯眼瞅了瞅,道:“不止一个人给过我这个建议,但是他们的建议是纸上谈兵,唯有你,我可听说你是饮茶的行家。这样吧,就我这里的条件,我们一个喝一杯?”

刘积仁提议要喝茶,陈京一个电话把甄巩打过来,甄巩拿着几个精致的景德镇三才杯过来,笑吟吟的道:

“现在德水可有句话,说书记的烟,陈书记的茶。能抽到书记是在褒奖他,而能喝道陈书记的茶,那也是领导的充分肯定!”

刘积仁皱皱眉头道:“是吗?说这话的人应该狠狠的批评,我刘积仁是那么小气的人?别人来了,我一支烟都舍不得?倒是陈书记的茶,的确是难喝道,这可能是真的!”

陈京道:“书记这样说我就惭愧了,要不这样,以后每天早晨我亲自跟您冲一杯茶,顺便也让小阮跟我做个徒弟!”

刘积仁连连摆手道:“那可不行,我可舍不得让你干这事,你有更重要的担子去肩负!”

陈京和刘积仁轻松自然的开玩笑,两人就像是老朋友一样,这让一旁的甄巩很是感叹。

刘积仁在德水的权威极盛,所有的常委包括聂光对其都异常的敬畏,现在也只有陈京能和他这样自然自如的谈话了。

而且,根据市里面现在风传,市里准备增补常委,刘积仁作为德水是个区县资历和威望最高的书记,他是极有可能入常的,一旦那样,他作为高配书记,在德水更是有话语权,可能以后唯一能和他交流如此随意的也就陈京一人了。

茶香袅袅,陈京手捧三才杯开始准备给刘积仁汇报工作。

刘积仁摆摆手道:“行了,工作的事儿我都大致知道了,就不用汇报了!”

他顿了顿,道:“就一句话,你放手去干,大胆去干,我坚信你是能够处理好事情的。”

陈京愣了一下,道:“有几个人事问题,关于荷花居委会的书记和主任……”

刘积仁喝了一口茶,道:“人事问题的相关汇报,唐部长已经跟我汇报过了,我赞同你的意见,下次常委会我们过一下,然后就确定吧!这个问题不能拖!”

“还有……”

陈京还待再说,刘积仁已经站起身来,他走到自己办公桌上拿过一叠材料。

“荷花的问题,终究不是个大问题,但是在这个问题上,我们有很多干部很犯浑,这是值得我们注意的地方。你处理得很好,对工作方面犯浑,对工作方面不认真,不注重大局的干部,是应该要狠狠批评。

批评了,就要接受批评,有什么好委屈的?再大的委屈在大局面前都要让路,我们德水的规矩就是这样,作为党员干部,被批评是常事。不仅要学会虚心接受批评,还要懂得自我批评,这应该要形成一股风气。

你是副书记,党群工作是你工作的重点,这一部分你要刻意的注意好!”刘积仁认真的道。

他将一摞资料放在陈京面前,道:“这一部分资料,全是关于我们区搞小商品市场,搞楚北小商品中心的资料,你回去认真看,认真读!从目前来看,我们这块工作做得不够理想,还需要加强!

这块担子很重啊,以后你来牵头负责这块工作吧!”

陈京很吃惊,抬头看向刘积仁,刘积仁的眼睛却望向了窗外。

一旁的甄巩手颤抖了一下,杯中的茶溅了出来,洒在了沙发上,他连忙用纸巾去擦。

刘积仁的政治主张就是要把德水打造成楚北商业中心,其中服装和小商品是重中之重,打造服装和小商品的集散地,这是刘积仁最看重的工作。

一直以来,这块工作都是由刘积仁亲自在抓的,他今天怎么可能把这块工作丢给陈京?

甄巩非常吃惊,刘积仁的这个动作太出乎他意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