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397章 拒收礼物!

第三百九十七章 拒收礼物!

哼着小曲儿,王清心情惬意的回到家中。.

他刚进门,老婆就嚷嚷,道:“你得瑟啥呢?我让你办的事儿你办了吗?”

王清一愣,才想起今天早上老婆叮嘱自己,过两天老丈人生日,让王清下班后去到烟酒店买一对好酒,他今天一高兴,到组织部转了一圈,回来早把那事丢到九霄云外了,哪里还记得?

王清的老婆也姓王,叫王淑芬,个子生得高大,和王清相差无几。

平常在家都是王淑芬做主,王清是特别惧内。

见到王清两手空空的回来,王淑芬火冒三丈,逮着王清就是一通臭骂,王清只是低头道歉,承认错误。

王淑芬瓮声道:“那行,你现在马上去,马上去买东西。东西不买回来,不准你吃饭!”

“行,行,我去!我马上去!”王清点头哈腰,立刻准备出门。

王淑芬皱眉看着老公,忽然觉得老公和平常有些不一样,以前王淑芬也动辄向王清发脾气,但是一般的情况下,王清都是闷头不做声,点着一支烟在客厅嗒吧哒吧抽。

今天这事这是怎么回事?被臭骂了一顿,立刻就承认错误,还一脸是笑,像吃了蜜糖似的,莫非这骂人还能将人骂高兴不成?

“慢着,哎,老王,你今天是不是有什么事儿瞒着我啊?我瞅你不对劲啊?”王淑芬叫住王清道。

王清连连摆手道:“没有的事,没有的事,我有事哪里敢瞒着你?”

王清心情高兴,但不意味着他不懂组织纪律。

只要任命没有正式下来,他的去向问题就应该要保密,如果因为自身保密工作没做好,引起了议论,后果他承担不起。

尤其是现在,王清想着唐招招那副阴沉的脸,他就不敢大意。

他非常清楚。只要自己哪怕犯一点小错误,唐招招是绝对不介意对自己痛打落水狗的。

王淑芬的眼神在王清脸上逡巡。满腹疑惑,半晌,她没好气的道:“先吃饭,饭做好了!什么事儿吃饭了再说!”

“是。一切听从老婆大人的安排!”王清笑道。

“油嘴滑舌!”王淑芬嗔道,脸上也露出了笑容,两口子将饭菜端上桌,对坐着吃起饭来。

两人坐在一起,王淑芬又忍不住说一些父亲过生日的事儿。

王清的老丈人家生了四个女儿。.没有儿子。

四个女婿有三个从政,有一个从商,相比来说,王清算是其中混得差的了。

老丈人也是从税务局退下来的领导,平常家里人在一起的时候。他也喜欢训训话。

每到那个时候,王清就是被重点提点对象。在四个女婿中,王清的个性最直。也最不善迎奉。当然,最重要的是他的条件最不好,所以,老丈人对他是毫不客气。

偏偏王淑芬又争强好胜。自己丈夫受委屈,她就受不了。所以父女关系处理得并不好。

老丈人还喝酒,每年过生日,四个女婿酒是必备的。

其他三人,有钱的有钱,有权的有权,给老丈人送一对好酒自然不在话下。唯独王清这几年干一个没什么实权的府办副主任,根本没什么人给他送酒。上档次的好酒,让他掏工资去买,难免捉襟见肘。

而且,现在女儿马上上高中,又供了房子,经济方面也不允许他买价格太离谱的酒。

至于其他的礼物,他更是拼不上,所以每一次,老丈人过生日,就是他们两口子难受的时候。

“八百块,八百块!”王淑芬吃饭的时候喃喃的道。

她一个人嘀嘀咕咕良久,抬头看向王清道:“这个数不能少,我们花八百块钱,到那些正规一点的礼品回收店淘一对好酒,我估摸国窖打折后能搞得到一对,你看如何?”

王淑芬没等王清回话,便接着道:“老王,我们今年可不能太寒碜。上次你没听大姐夫说吗,说让我去到他公司做事,帮他管仓库,一月给我一千五。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还不是看我们给爸爸送的东西寒碜,以为我们家都揭不开锅了呢!”

王清皱皱眉头,道:“行了,大姐夫也不是那意思,他也是想照顾一下我们,你别领会错了!”

王淑芬一听这话,恼了,道:“什么领会错了?我领会错了?我说你老王就是没骨气,我再穷,再下岗,自己不会找事做去?还跟他做事,看他的脸色?

我们已经在家里抬不起头来了,现在还这样没志气,以后老爷子正脸都不会让我们俩看!”

王淑芬一生气,将手上的筷子就放下了,饭也吃不下去了。

王清连忙道:“行,行,一切听你的。八百就八百,还不行吗?”

王淑芬瞪了王清一眼,好像是取得了什么重大胜利一般,脸上又露出了笑容。

以前每年为买酒的事情,王清总忍不住和她吵架,在王清看来,家里条件差就差点,没必要和几个姐姐哥哥攀比。

人家能拎茅台五粮液,自己酒提杏花村,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可是王淑芬好强,好面子,总是不依,所以两人都会斗争一番。

今天王清答应得爽快,可是大出王淑芬意料之外!

一顿饭两口子吃得其乐融融,饭吃完,王清自觉的去收拾。

就在这时候,外面有人敲门。

王淑芬走到门口将门拉开,门口站着一个四十多岁,白白胖胖的中年人,看其形容气质,就很是不凡。

中年人脸上笑容满脸,两只手,一只手拎着一大包东西。

“请问,您……”

中年人笑道:“您是嫂子吧?我找王主任,我是荷花魏东明。”

“魏……东明?”王淑芬皱眉想这个名字,这名字很熟,怎么一时就想不起来呢!

她连忙回头冲屋里喊:“老王,有客人找你!”

他便叫王清,便热情的请魏东明进来。

就在魏东明换鞋的当口,她心中咯噔一下,想起这个人来了。

魏东明不是以前市化二厂厂长吗?后来化二厂破产后,听说他下海经商了,赚了大钱,怎么今天到自己家来了?

王淑芬偷偷瞅了一眼魏东明手上拎的东西,不看不要紧,这一天她倒抽了一口凉气。

他首先就看到了一对酒,那是五十二度的五粮液陈酿,一瓶酒两千块,这一对酒就是三四千。

还有两条钻石芙蓉王烟,这又是一两千,还有其他的东西王淑芬看不清楚,但光这两样东西,就让她的小心脏受不了了。

王清从厨房出来,用手帕擦手,魏东明迎上去道:“王主任,您还认识我吧,我东明啊!”

王清直愣愣的看着魏东明,半晌道:“东明?华二厂的东明,哎呀,稀客稀客,来,坐,坐,淑芬给魏总倒茶!”

魏东明坐在沙发上,将礼物不经意的放茶几上。

王淑芬已经热情的将茶端上来,魏东明忙站起身来道谢。

“老王,你们先聊,我去书房辅导孩子做作业!”王淑芬道。

王清愣了一下,今天孩子补习,哪里来的孩子?王淑芬连忙对他挤眉弄眼,他便含含糊糊的应了一声。

魏东明道:“嫂子,您忙去,没关系!”

王淑芬进到房里面,心脏砰砰的跳。

她怎么也搞不明白,这个魏东明怎么上自己家来了?

王淑芬以前在化二厂短暂的上过班,那个时候魏东明就牛哄哄的,可没听说他和王清有什么交情啊!

很快,她便敏锐的感觉到这里面有问题。

她便躲在门口偷听外面的谈话。

只听两人寒暄了几句,魏东明便道:“王主任啊,老魏我以前一直就想过来拜访您,可是都未能成行……”

魏东明舌如莲花,一通说得王淑芬心中特别舒坦,只觉得这个姓魏的特别会说话,从来就没听说他要来自己家拜访的事儿,但经他这样一说,好像还真就是那样。

接下来王清开始客气了,说了几句话,魏东明话锋一转说到了荷花。

王清便和他说荷花的事儿,说什么荷花局面困难,任重道远云云。

又说什么一切都不知道组织安排,什么都没定论云云。

最后,魏东明便说以后还需要王清照拂,两个大男人说的很多话,王淑芬都听不太懂。

她只知道两人说的事儿和荷花有关,她心中就纳闷,自家男人和荷花有什么关系?这几年,王清在区政府被上面压得死死的,一点实权都没有,在什么地方他能说得上话?

王淑芬脑子里面很迷糊,但很快她的心思就转到了那对酒上。

真是想什么来什么,刚刚想去买酒,就有人送酒上门了,而且正是送一对酒。

这可是陈酿的五粮液啊,大姐夫每年去爸爸家都没拎这种酒,上次拎的五粮液都是玻璃瓶的那种,没这种上档次。

王淑芬脑子里面已经想到将这一对送给父亲,那天该要露多大的脸啊,看大姐她们平常那种趾高气扬的样子,今年终于轮到自己扬眉吐气一次了!

还有那一对烟,烟可不能送,烟放到礼品回收店能抵得住老王一月工资呢!

就在王淑芬胡思乱想的时候,客厅忽然异变突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