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399章 薄礼!

第三百九十九章 薄礼!

方婉琦最近往陈京家里跑得比较勤。

陈京搬家以后,住房住房条件大幅改善,生活俨然是非常的小资,这和方婉琦的生活品味在无限接近,所以隔三差五,她总能找到借口到陈京这边转悠转悠。

不夸张的说,在方婉琦的内心,她已经有了一套详细的针对陈京的作战计划了,而她对陈京的企图心,可能也是昭然若揭了!

有两件事情,方婉琦把握机会相当好。

一件事情是陈京的妹妹陈灿过德高谈一个电脑项目借住在陈京家,而那一天方婉琦恰好也去了陈京家,两人相遇了。

方婉琦充分发挥记者交际能力强的本事,没多少工夫,便和陈灿由完全陌生,变成了无话不说的朋友。

而陈灿的生意,也在方婉琦的帮助下,很顺利的就谈成了。

陈灿和方婉琦接触,又了解到了其记者的身份,再看她和陈京的“亲密”关系,心中是喜滋滋的,对这个女孩是满意到了极点。回家之前当口,陈京去送她,两人在车站作别。

陈灿神秘兮兮的拉着陈京道:“哥,你个人问题可得抓紧了!方记者不错啊,你得挑个恰当的时机把其带回家去,也让咱爸妈高兴高兴!”

陈京愣立当场,他想解释什么,但是一个字儿从他喉咙里都蹦不出来。

陈京第一次意识到,自己和方婉琦怎么不知不觉走这么近了?

而另一件事情,可能就是方连杰和陈京之间关系缓和了。

可以肯定,方连杰能够频频找陈京交流,这背后有方婉琦推动的影子。

这不仅是帮助方连杰,消除方连杰那种世家子弟、太子党的优越感,让他意识到,在基层有很多强手的存在。从另一方面,通过方连杰,也让陈京能够渐渐的了解到方婉琦的背景和出身。

方婉琦和陈京认识已经好几年了,但是两人的接触。从来没有深入到她家庭的层面。

陈京只知道方婉琦是京城人,其背后有了不起的势力。但是从未真正的接触了解过方婉琦的家庭。

而通过方连杰,陈京渐渐的开始了解到方家是个什么样的存在。

方家的兄弟姐妹众多,但是方婉琦和方连杰是亲姐弟,能够让方连杰接受并赞赏陈京。这是方婉琦苦心走出的第一步。

她很了解陈京的为人,陈京这个人,平常看上去很随和,深谙官场的进退之道,处理事情也是滴水不漏。

但是陈京骨子里面是很高傲的。

方婉琦冰雪聪明。从最早和陈京接触,她就能隐隐感觉出来陈京对方家的抵触。

而让方连杰和陈京关系走近,这完全可以视作是方婉琦的迂回之道。

方连杰在基层连连受挫,也需要有人从旁点拨指点一下,再说。方连杰是方家新一代的希望,这也是无可争议的事实。

通过方连杰之口来向父母以及方家其他人介绍陈京,这是方婉琦的设想。

她自己都没有想过。方连杰和陈京的关系能走到那么近。看方连杰对陈京那副很尊重认同的模样,她自己甚至又重新审视了一遍陈京,因为她发现,也许自己都还没有发现陈京身上所蕴含的能量……

……

王清拜访陈京的时候很紧张。他手上拎着烟和土特产,很忐忑的敲响了陈京的家门。

送礼的事儿王清很少做。所以做起来也是很生涩,总感觉心中七上八下的,好像是做贼一样。

“来了”一个清丽悦耳的女声从门内传来,门被打开,王清眼睛一亮,门口亭亭站着一个女子。

女孩个子高挑,面容精巧,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浑身上下洋溢出一种特殊的气质。

很漂亮也很成熟干练,漂亮和干练融为一体,便是一种独特的魅力。

“请问……这是陈京……陈书记家吗?”王清舌头有些大,说起话来有点转不过弯儿。

女孩却对他抱以嫣然一笑,然后回头道:“陈京,陈京……你有客人来了!”

女孩从鞋架上拿出拖鞋放在地上,王清换上鞋进门的时候,恰好陈京从厨房出来,还围着一个围裙,和平日在外面的形象判若两人。

“陈书记,您好!”王清忙到。

陈京眯眼瞅着王清,笑道:“我道是谁,原来是你王主任啊!你先坐,我马上过来给你泡茶!”

陈京转头进厨房,只片刻就出来已经解下了围裙,手也擦干了。

王清坐在沙发上,用心观察陈京房间里的设施布置。

他来之前就专门了解过陈京,早就听说陈京有钱,是区委官员中,少有的有钱人。

但是,他真正到了陈京家,近距离感受陈京家里的布置,他还是狠狠的震撼了一把。

看陈京家里的布置,和装修的水准,这房子拿下来得十几万好远。

现在一般公务员收入一年也就一万出头的样子,要搞这么一套房子,得一个公务员不吃不喝十几年的收入才行。

王清老婆这么多年就想一套房子,但一直没钱买,到现在还住政府办家属区的旧房子,和这里的条件没法比。

一看这些,王清再看自己拎过来的礼物,就有些寒碜了。

按照老婆的意思,这一次是应该要下点血本送点礼,王淑芬语气很坚决,道:“老王,你也知道是谁提拔了你,既然知道了,那就得感谢。陈书记家条件好,那咱送的东西就得配得上人家。

礼物太寒碜了,还不如不送礼呢!”

王清仔细斟酌了老婆的意思,还真准备下血本。

但转念一想,是覃书记向陈书记推荐了自己,听覃杨书记的口吻,他和陈书记关系匪浅。

王清对覃杨可是了解的,覃杨最反感下属送礼,尤其是送重礼,礼物送太重,很多时候到覃书记那边都是要遭批评的。

既然陈书记和覃杨书记关系匪浅,两人估计性情方面也差不多。

再说,陈书记年轻,正是大有作为的时候,他会收自己的重礼?

这样一想,王清便觉得自己应该只是意思意思,于是便买了一点薄礼过来。

但是人的心思就是这样奇怪和复杂。

在进门之前,王清心中都还很有信心,觉得自己应该这么做。但是一坐下来,坐在了沙发上,看到这周围的环境,他先前的心思就动摇了。

近距离的和陈京接触,他才感受到陈京是真年轻。

尤其陈京在家里面,穿得休闲居家,看上去就像个邻家男孩儿。

王清有些恍惚,因为,他实在是不敢相信,是这样一个年轻的领导提拔自己,给了自己机会。

“王主任,你我不太熟悉,但是你的大名我可是听说过了!上次我和覃杨书记聊天,谈到了我们德水的干部问题,他第一个就向我推荐了你!实话跟你讲,他对你的评价是相当高的。

也正是因为他对你的评价高,我才专门让组织部找你谈话,了解你的情况,目前看来,各方面情况都不错!”陈京淡淡的道。

王清心中一凛,连忙让自己从纷繁芜杂的情绪中跳出来,开始正式面对陈京和自己的谈话。

第一次和陈京接触,他深知这一次谈话的关键。

试想,陈京是单枪匹马来了德水,当初他来德水的时候,德水社会各界的议论是相当的多,那个时候谁能想到陈京在德水能够占据今天这样的位置?

能够在德水站稳脚跟,并且和刘书记相处良好,这从侧面就证明了陈京的能力。

在这样一个年轻有为的书记下面做事,那是绝对要小心谨慎的,万万不可以掉以轻心。

陈京问王清关于的荷花的事情。

王清恰好这几天都在研究这方面的工作,他直接指出,荷花拆迁的事故,根本原因是在于沟通不畅。

政府没有主动深入一线和老百姓沟通,政府没有一个开放和坦诚的心态,政府低估了老百姓维护自己权益和利益的勇气和决心。

而这种低估和错误,直接导致了基层党组织和政府开始脱离群众,脱离了群众,就无法掌控群众的思想动态,就没办法了解老百姓的行为和心思,而这个结果,就是最终导致事故的根本原因。

王清的这个说法可以说是一针见血,陈京听了这么多的关于荷花问题的汇报,也就只有王清的这个汇报,让他听起来很顺耳,很合他意思。

看来,这个王清还真是一个可用之人。

事实上,陈京在前段时间亲自出面处理荷花的问题,走的路子就是深入群众的路子。

在荷花走访群众,真正的倾听老百姓的声音,然后在这个基础上,开始做工作,开始讲政策和方针,老百姓听起来才感到亲切。

荷花的问题,目前来说陈京已经基本肃清了,现在留给荷花街道办班子的工作,就只是继续的巩固了。

不得不说,荷花街道是德水主要核心的区域,这一块的安定和团结,直接关系到整个德水的安定和团结。

陈京现在肩膀上的担子日益沉重,他需要一个安定团结的环境,因为有更多的困难等着他去克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