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401章 刘积仁要提拔?

第四百零一章 刘积仁要提拔?

刘积仁办公室,办公桌上工工整整的放着一份文件

文件抬头写着“关于荷花社区恶性拆迁事故的处理总结”

刘积仁将文件打开,文件不长,一共就只有两页,但是就这两页文件,刘积仁是翻来覆去的看,他的眉头一直都拧着,很久没都没有舒展

秘书阮山林给他送茶进来,这已经是第三次了

每一次进来,刘积仁办公桌上满满的一杯茶都没有喝过,就那样凉着

阮山林给刘积仁换了三杯茶,发现刘积仁还在看那份文件,他心里就七上八下,很是忐忑了

这份文件是从陈副书记那边转过来的,而全权负责荷花工作的就是陈京书记,目前,荷花的恶性事件在陈京的主持下,已经基本妥善解决了陈京解决问题的方式,最近在德水被广为称道,大家一致认为,陈京处理事情既顾全了大局,又照顾到了特殊情况,社会各界都比较满意

阮山林有些不明白,这件事既然大家都比较满意,刘书记为什么看上去不是很高兴?

就这样一份简单的总结文件,有必要这样一看一个上午,翻来覆去的仔细琢磨吗?

阮山林隐隐感觉,这里面有些不对劲的地方

他跟在刘积仁身边时间不短了,刘积仁的很多心思他都能揣摩一些,他隐隐感觉,最近一段时间,刘积仁和陈京的关系有些微妙

或者说是刘积仁对陈京的态度有些微妙

就在几天前刘积仁应邀去了一趟剧团歌厅,阮山林跟着他去了

在歌厅,阮林山见到了市委方克波副书记,当时方副书记的脸色很阴沉好像对刘积仁的到来不是很欢迎

就在那天晚上,刘积仁和方副书记单独去了一间包房谈了差不多半小时

从包房出来的时候,阮林山就察觉出刘积仁的神情不对劲

在歌厅,三江地产的邵坤和邵洪岸两位老总都在,两位老总向刘积仁敬酒都被他拒绝,搞得场面很是尴尬

阮林山在那个时候,隐隐就有些明白,很有可能方克波是对刘积仁的工作不满意了

阮山林知道,方克波是很不喜欢陈京的,不止一次,刘积仁受到了来自于方克波的压力但是,也不止一次,刘积仁都是给了陈京展露才华的机会,在阮山林想来,是不是这方面方克波和刘积仁有了分歧?

“叮,叮”

阮山林抓起电话,电话里面传来刘积仁低沉的嗓音:“让甄主任来办公室一趟”

阮山林吐了一口气,轻轻的将电话放下然后快步跑出门直奔甄巩办公室而去

甄巩来得很快,在路上他就问阮山林:“小阮书记这么急叫我,所为何事?”

阮山林道:“不太清楚但是上午书记一直在看关于荷花事故的那份处理报告,就是陈书记亲自做的那个报告”

甄巩微微的皱眉,揉了揉太阳穴,知道麻烦来了

现在的刘积仁是很纠结的,他不知道应该怎么处理他和陈京的关系

内心来说,狭义来说,他是不应该让陈京掌太多权的但是站在理性的角度,站在大局的角度,刘积仁用陈京又可能是他目前最好的选择这正是刘积仁苦恼的地方

在甄巩想来,这个问题也无解

陈京能用,能大用,这一点毋庸置疑

因为从能力来说,只要是刘积仁交给陈京的事情,至今他就没有让刘积仁失望过,此其一

其二,陈京深谙上下级之道,他从来就没有让刘积仁为难难堪过,就一个最基本的东西,陈京当初上任,刘积仁就让他分管党群但是到现在为止,陈京在人事问题上,他都鲜少做主

凡属是人事问题,陈京都会第一时间把相关资料备齐找刘积仁汇报,让刘积仁拍板

作为书记来说,最重要的权利就是人事权陈京能够一直以来不把手伸到人事权上,这份深远的用心,是很难有人能够做到的

不得不说,陈京是个厉害的人物,他的位置摆得非常正,和刘积仁相处,他很懂得韬光隐晦

但是,韬光隐晦不代表不露锋芒陈京露的锋芒不少,尤其是在教育改革和整肃方面,陈京铁腕手段,可以说是极尽强手,从那一次表现,就可以看出陈京的决断力和能力,以及其背后隐藏的莫测高深的能量

从陈京进德水开始,一直被人广为议论的是他的背景,陈京是市委书记伍大鸣的秘书

所以陈京进德水,被很多人认为陈京会利用伍大鸣这个背景,在德水干很多事,其中最大的可能是,伍大鸣要借这个机会,让刘积仁不得不下台

但是,让人大跌眼镜的是,陈京进德水之后,从来就没有利用过伍大鸣的关系

陈京也从来没有对刘积仁的政治理念提出过任何的质疑,相反,他很支持刘积仁的工作,处处维护刘积仁的形象和权威,这是很出人意料的

脑子里想着这些,甄巩进到了刘积仁的办公室

此时的刘积仁以一个奇怪的姿势坐着,他仰躺在靠背椅上,一双脚搁到了办公桌的上面,样子很是不雅

看到甄巩进门,他才终于把脚放下来

甄巩凑上去道:“书记,您找我?”

刘积仁指了指椅子,甄巩点点头坐下来,刘积仁淡淡的笑了笑,将桌上的文件递给甄巩:“看看,这么好的文件,我们德水很长时间没见过了”

刘积仁顿了顿,道:“文件内容言简意赅,但却表述清楚内面的陈述到位,对问题的看法一针见血,短短的两页文件,荷花的一切问题和解决问题的方法,以及以后应该吸取的经验教训,都说清楚了”

刘积仁的语气平淡,甄巩从他的语气中,判断不出他内心的想法

甄巩只能把东西拿在手中看,其实这东西他已经看过了,不夸张的说,陈京的工作开展很犀利,也很有效果

在陈京的领导下,荷花的问题很快就达成了共识,而拆迁办的重拆迁工作已经开始有条不紊的进行了,这其中再也没有发生任何人起哄的事情

尤其是荷花的一批死硬分子,以前天天是叫嚷着要去上访

这些人大部分经过了陈京做工作后,都表示接受陈书记的意见,不再上访,这让维稳工作人员一下大感轻松,大家对陈京都非常的钦佩

甄巩看文件很仔细,但是多少有些装模作样,因为他知道,刘积仁一定还有其他的话要说

“老甄,凭陈京的能力,在德水做个副书记还真屈才了,其实,他有能力独挡一面了”刘积仁淡淡的道

甄巩心一惊,怔怔说不出话来

他有些不太懂刘积仁言语中的意思,听刘积仁这话,他是不想让陈京留在德水了?

一想到这里,甄巩又觉得这事不可能

陈京的去留问题,必须由市一级常委会决定刘积仁想让他走,他就有能走?

再说,陈京刚刚在德水站稳脚跟,市委伍大鸣书记也不可能同意他走

毕竟,现在德水是出成绩的时候,在这样一个黄金时候离开德水,陈京能够到哪里去?伍书记是不可能把自己的爱将如此使用的

“我有一个不成熟的消息,老甄”刘积仁道,他轻叹的一口气,摇了摇头,眼睛盯着甄巩:

“这个消息你要严格保密,不能够外传”

甄巩点头道:“放心,书记,我一定严格保密,我跟了您这么久,别的不敢说,但是嘴巴绝对严实”

刘积仁情绪有些复杂,道:“老甄啊,有可能我要离开德水了,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掐指算来,我在德水已经整整五年多了,组织上可能觉得我在这里待太久了”

甄巩勃然变色,道:“书记……”

刘积仁压了压手,示意甄巩不要说话

办公室霎时死寂,甄巩脸色变得很难看,这个消息太让他吃惊了,他从来就没有想过刘积仁会在这个关键的时候离开德水

离开德水,刘积仁去哪里?没听说市里有空位子出来啊?

过了很久,刘积仁缓缓道:“可能不光是离开德水,而且还要离开德高,怎么,听到这个消息很震惊?”

甄巩点点头,道:“书记,实在是太吃惊,为什么?”

刘积仁淡淡的笑了笑,道:“有些事情不要问为什么,我去省城,那也是提拔了但是德水,我却有太多不放心的地方了”

刘积仁指了指窗外,那个方向是区政府的方向:

“老聂这个人有才华,但是气量不够,缺乏大局观,我有些失望”

他轻轻的敲了敲桌子,眼睛看向甄巩:“另外,对你的安排问题,我现在也头疼你跟我四年多了,有几次可以提拔的,都没有把握住机会,这一次,我想应该会有机会,你万万要牢牢把握住”

刘积仁将甄巩手上的文件拿过来,用手掂了掂,道:“陈京很年轻,但是千万不要因为年轻就否定他,他的前途是真正无可限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