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402章 矛盾冲突

第四百零二章 矛盾冲突

眯着眼睛,刘积仁看着甄巩消失在门口。

五年了!

甄巩五年前和现在的样子想去甚远,五年前的甄巩做事还略显生涩,在区委办做事,常常还有许多漏洞。

这五年来,甄巩成长太多了,五年来,他通过自己的努力闯出了“智多星”的外号,在德水政坛也闯出了大名气。

现在德水区委的工作,由甄巩具体实施,几乎无须刘积仁费心思。

但是,从另一个方面,甄巩比之五年前的锐气,现在已经显得有些老迈了。

收获了成熟,却丢掉的锐气和青春,究竟是失去了,还是得到了?

刘积仁想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总忍不住要摇头,心中感叹莫名,觉得时光太无情,流逝得太快了!

点上一支烟,深深的吸一口。

刘积仁拍了拍额头,感觉心情有些沉重。

对眼前德水的工作,刘积仁闭上眼睛,心神就有些不宁。

在区委这边,陈京表现突出,可以说是让人惊讶。尤其是在德水的发展大局和方向上,一直以来,刘积仁都担心陈京在这方面会有异议。

毕竟,现在在外面大家都说刘积仁是在和伍大鸣对着干。

陈京作为伍大鸣的秘书,他能够不这样看吗?

然而事实证明,刘积仁的担心是多余的,陈京最近分管小商品市场拓展,在多个场合讲话就提到了德水发展应该要走的路。陈京的讲话和刘积仁的思想是很契合的,两人并没有多交流,但是两人对德水的前途和未来,持相同的看法。

而在区政府那边,聂光是越来越不听招呼了,区政府最近很多动作都有些过了,聂光似乎在用这种方式,来挑衅刘积仁。

聂光这个人,刘积仁和他打交道不是一年两年了。

这个人有才华。但是太狭隘,尤其是大局观差。

要和这样的人角力。根据刘积仁的经验,那就是要在大局上压住他。

一旦和聂光这样的人狭路相逢,短兵相接,刘积仁不认为自己会占优势。

这些年来。刘积仁之所以死死的能够把握住德水的大局,他靠的就是大局,靠的就是宏观把控。

但是这一切,因为陈京的到来,都改变了。

不得不承认。陈京的到来,改变甚至打破了整个德水的政治平衡,陈京用自己的才华和能力在德水渐渐的威信越来越高,伴随着他威信提升,德水政坛也不再是死水一潭了。

最初。刘积仁是不大看得上陈京的,他本来性格就孤傲,眼高于顶。

放眼整个德高。刘积仁能够看上眼的人就没几个。包括方克波和伍大鸣,他都不怎么看得上,更何况是陈京?

陈京在他眼中,就是一个靠笔杆子。靠嘴皮子上去的年轻人,这样的小年轻时下多了。

这样的小年轻说起来是一套一套的。写起来笔下也是滔滔万言,但是就是不懂实际,不会处理事情。

刘积仁这么多年,这样的小年轻他看得多了,他不认为陈京跟这些人会有什么不同。

但是现在,刘积仁终于明白,这差别太大了。陈京的理论和实践功底都相当扎实,尤其是做事方法,处处着眼大局却又不忽视细节。

其做事分寸把握,以及处理事情的干净利落,让刘积仁都觉得汗颜。

所谓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刘积仁心中清楚,陈京的无论是大局观还是处理事情的能力,比之聂光都不止胜一筹。在德水政坛,所向披靡的他,终于算是遇到对手了。

在使用陈京的问题上面,刘积仁曾经犹豫过,用过心。

但是最后他却发现,他的一切用心都没派上用场,陈京的表现处处都让刘积仁的那些用心没有地方发挥。

陈京的分寸把握很清楚,什么时候装糊涂,什么时候要清醒,他比谁都把握得好。

刘积仁想揪陈京的辫子,想借题发挥都没有机会。

最后没办法,刘积仁只能一步步的给陈京放权,让陈京在德水的影响力越来越大,威信越来越高。

通过整肃教育系统,陈京成为了大赢家。

德水区委和政府受到了省市两级嘉奖,而德高全市教育系统更是比照德水的改革模式开展改革,收获了不菲的成绩,而这一耀眼的成绩,就是陈京一手策划推动的,这份功劳谁都抢不走。

而刘积仁放任陈京去负责小商品市场的拓展,那也是一种矛盾的心理。

他既希望陈京能够和他政见相左,那样的话陈京在负责这块工作方面,肯定会将路子走偏,如果那样的话,就正好给了他口实,他可以以此为借口,一步步的对陈京削权,直到彻底把陈京排除出德水政坛之外。

而另一方面,现在刘积仁不堪外面传言的压力,他主持德水按照既定的路线走,他感到非常吃力。

这中间最大的问题是他和伍大鸣沟通渠道不畅。

伍大鸣在德高来的时间越久,对德高方方面面的掌控就越全面,刘积仁拉不下脸来和伍大鸣深入沟通,他在工作中遇到的难点困难就多,让他觉得很吃力。

而他把陈京推上位,目的就是要解决这个问题。

他想利用陈京和伍大鸣的特殊关系,让陈京来完成他不方便完成的事情。

那样的话,德水的小商品市场和服装集散中心的计划就一定会按照既定的节奏走,德水就能够一直保持高速的发展。

刘积仁的矛盾心思,无能是哪一种要实现,前提都是他必须要充分给陈京放权,因为只有充分放权的情况下,陈京才能够把刘积仁希望看到的都表现出来,不得不说,这是刘积仁真正烦心的地方。

“咚咚!”

秘书阮山林推门进来道:“书记,市委满副秘书长的电话来了,接听吗?”

“说我不在,让他待会儿再打过来!”刘积仁瓮声道。

阮山林应了一声,正要出去,刘积仁喝住他道:“你等等,你告诉他,我稍后打电话过去给他!”

阮山林小心翼翼的将门关上,刘积仁的脸色变得很难看。

他和方克波之间的矛盾日益凸显,这也是刘积仁很伤神的事儿。

刘积仁是个高傲的人,做事很有主见甚至可以说是有些固执,他平生最不喜欢的事情,就是别人对他指手画脚。

但是,最近这半年,方克波屡屡对德水的工作指手画脚,甚至他还直接指挥到了刘积仁的下一级,德水班子成员有很多竟然都听方克波的指示。

这一点是刘积仁难以忍受,并且不可接受的。

就从上次荷花事故之后,当时有好几个起哄要把陈京怎么怎么样的常委,刘积仁一气之下狠狠的将他们敲打了一番。

在刘积仁看来,这帮人要和陈京过不去那没什么,但是,这帮人直接听从方克波的安排,做事不跟他请示,就暗地里互相串通勾结,然后暗地里搞小动作,他就接受不了。

可是刘积仁这样一动,方克波便对他有意见了。

尤其是刘积仁屡屡重用陈京,方克波对他更是有看法,觉得刘积仁没把他放在眼里,不尊重他。

就在几天前,刘积仁和方克波会面,在那次会面中,两人争论了半个多小时,最后基本可以说是不欢而散。

事后,刘积仁向省里反馈,甚至一度提出自己在德水干部下去了,希望能换工作环境。

而和刘积仁的动作相同,方克波也向省里面反映了情况,方克波直接指出了刘积仁身上所存在的问题。

太过骄傲自满,太过刚愎自用,在使用干部上全凭个人好恶,不按组织程序提拔干部等一系列问题。

刘积仁听到了这个消息,气得吹胡子瞪眼睛。

方克波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说一千,道一万,方克波对刘积仁有意见的根源,就是因为刘积仁对陈京太“温柔”了,没有按照方克波所设想的路子走。

在方克波看来,刘积仁就不能给陈京任何机会,就应该要动用一切力量狠劲打压他。

通过打压陈京,借此向德高政坛表明他对伍大鸣的态度,方克波现在需要堡垒,需要德水强硬一些,那样他在市委的位置就牢固一些。

刘积仁没按方克波的路子走,现在就成了太骄傲自满,太刚愎自用,刘积仁实在是气得不轻。

刘积仁一个人关在办公室,过了很久,阮山林又进来换茶。

刘积仁瓮声道:“这杯茶都没喝过,你换什么换?刚才你接到的电话多吗?”

阮山林点头道:“接到的电话不少,其中最重要的电话就是刚才满副秘书长的电话,那应该是方书记让他打的。还有,下面很多人都打电话说要过来汇报近期工作,目前您的日程紧张,无法一一安排啊!”

刘积仁轻轻的哼了一声,道:“我这里无法安排,你可以安排一部分到陈副书记那边嘛!以后,一些重要的事情,先要征求陈副书记的意见,他能够直接拍板的,就不用发到我这里来了!”

阮山林愣了一下,点头道:“是,书记!我马上向甄主任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