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404章 陈京的难局!

第四百零四章 陈京的难局!

刘积仁要调动的消息,悄无声息间就传遍了整个德高市。

在德高市,刘积仁这个名字是响当当的,这不仅是因为是他敢和伍大鸣角力角逐,更因为是他敢于做事,敢于决策。.

从方克波提拔刘积仁干德水区委书记开始,刘积仁就用实际行动向德高社会各界展露了自己的才华。

德水这些年在德高的十个区县中一直处于综合实力排名第一位不动摇,各项经济指标,甚至包括经济增速指标,都排名靠前。近一年来,德水面临下面区县如雨后春笋般的疯狂崛起,其依旧毫不逊色,刘积仁也以此很好的回击了他和伍大鸣之间政见不合的传言。

南巡首长都说过,不管黑猫白猫,能抓老鼠的就是好猫。

如果按照这句话的标准,刘积仁在德水干得风生水起,德水的经济发展比其他各区县都好,怎么就能指责他不配合伍大鸣工作?

刘积仁因此在德高市成为了风云人物,很多别用用心的人都想看看,伍大鸣会以一种什么方式来对付刘积仁,两人之间的相处,究竟如何找到节奏。

所以在这个时候,传出刘积仁要调动的消息,尽管这个消息不确实,但是其传播速度之快,也是相当惊人的。

就在几天之内,这个消息传得满城皆知,而在体制内,大家对这个消息更是空前的关注。

刘积仁走了,德水需要新的领导,谁担任德水的一把手?

从德水班子目前的情况看,陈京和聂光应该都是强有力的竞争者。

但是,德水这么重要的一个区,市委对其一把手的敲定肯定是慎之又慎。更何况现在区委书记是省管干部,不排除省里直接干预的可能性,这也为德水这个摊子谁接手平添了很多的变数。

德水一把手有了变数,整个班子就都有了变数。

这一来·以前那些眼睛直盯德水的人,都开始蠢蠢欲动起来,跑关系的跑关系,探内情的探内情·都忙得是不亦乐乎了。

陈京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他正在主持德高小商品市场江南市场的启动仪式,这个仪式搞得很大,区委书记刘积仁和区长聂光都有参加,而市里来的领导是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刘明明。

整个启动仪式的主持和筹备工作,都是陈京一手抓的。

就在这个启动仪式之后,陈京送刘明明上车·刘明明眯着眼睛看着陈京,两人握手道:“陈京书记,你要多努力啊,你是挺有竞争力的!”

陈京听这话有些迷糊,但是启动仪式完全结束之后,马进向陈京汇报工作,终于把外面的传言告诉了陈京。

陈京听了这个消息,脸色连变·最后吐了一口长气,说了四个字:“多事之秋!”

和那些反刘积仁的人不同,陈京是很肯定刘积仁在德水的地位和成绩的。

刘积仁在德水经营多年·有特殊的威信和地位,另外,刘积仁对德水的感情很深,把德水发展起来,搞起来,是他多年以来一直很看重并为之奋斗的事业。

陈京坚信,整个德水上下,最希望德水进步的,最希望德水发展的就是刘积仁。

刘积仁和伍大鸣之间在认识上存在分歧,这种分歧出于斗气的因素并不大·主要原因还是看问题本身的确存在差异。

在德水的问题上,伍大鸣不一定比刘积仁更有发言权,伍大鸣关注全局,对整个德高的发展把握方向很准确。

但是,这个方向把握准确,并不意味着他就一定了解德水。

德水的确是德高德高十个区县中最特殊的一个区·它是德高最中心的地方,是德高最繁华之地。

这样一个地方的优势和特点,就是繁华和集中,除此以外,其他的所谓特点都无法形成竞争优势。

在伍大鸣提出整个德高搞特色经济、搞旅游经济的大背景下,德水把握特点,就是要搞商业,集中搞小商品市场,集中搞服装集散中心。

小商品市场搞好了也是特色旅游的一种形式,服装集散中心搞好了,也是特色旅游的一种形式!

刘积仁内心就是这个看法,但是这个人很高傲,有一种倔强的性格。

甭管别人怎么传他和伍大鸣之间的关系,反正他懒得解释,说他故意和伍大鸣对着干,那又怎么样?

在他的世界中,他有自己的一套办事的方法,他觉得自己是在按照正确的方法做事,他也就不管别人的眼光了。

在这样的条件下,如果刘积仁真离开了德水。

首先德水的发展应该怎么走,这个争议能不能够妥善解决好,这是第一个问题。

第二个问题,陈京想自己的路应该怎么走。

陈京对德水的发展之路,他是比较赞同刘积仁的思想的。如果一旦刘积仁离开了德水,陈京是不是继续坚持刘积仁的思路?

刘积仁走了,总得有新领导上台,如果新领导上台,陈京不认为自己一定就能接受新的思想,这些思想可能还包括伍大鸣的一些想法。

如果不接受,陈京是伍大鸣的秘书出身,两人意见分歧这么大,外人会怎么看?

想到这些,陈京又觉得自己和伍大鸣的沟通太少了,陈京一直以为,自己应该要多和伍大鸣沟通,多向伍大鸣汇报德水的实际,让伍大鸣能够理解目前德水班子在德水发展问题上的态度。

这一些,陈京一直做得少,是基于他内心一直处于矛盾中,但现在,一旦传出刘积仁要离开德水的消息,他才意识到,自己以前很多工作没做到位,现在有些被动了。

至于外面那些传言,说他有机会竞争德水区委书记的说法,陈京倒是觉得有些好笑。

德水这个地方可不比其他区县,作为德高最发达的区,这里从上到下人的思想比其他地方要开放很多,但是另一方面,这里的人又比其他地方排外很多。

在德水人的眼中,德高其他区县的人都是下面人,都是乡下人,陈京这个在德水毫无根基的人进入这一块地方,大家心中都存天大心思呢!

陈京工作一直很谨慎,唯有得到刘积仁支持的时候,他才果断动手,快刀斩乱麻。

这是陈京的工作技巧和方法,陈京的这个办法能够帮他在德水慢慢的渗透自己的影响力。

但是目前看来,陈京还不认为自己有能力独挡一面。

陈京不行,聂光陈京也不看好。

在这样的情况下,陈京从内心深处不太希望刘积仁离开德水,为整个德水计,刘积仁应该至少在德水再干上一年半载才合适。

一支烟抽到最后的时候,陈京就会觉得头晕脑胀。

他轻轻的将烟头摁进烟盒中,坐在他对面的方连杰笔挺笔挺,眼睛盯着陈京道:“陈京,这一次你可要争!”

陈京皱皱眉头道:“争?我争什么?”

方连杰浅浅的笑了笑,道:“你还真沉得住气,还能争什么?自然是争区委书记的位置呗!跟你这么说吧,整个德高,就德水区委书记这个位子分量最重。如果你能争上去,就一跃成为省管干部了,那层次就完全不一样了!”

陈京轻轻的摇了摇头,道:“你不懂德水,不知道这里面深层次的东西,我是不具备竞争力的!”

方连杰道:“话可不能这样说,我可是听说,在现在的德水,你是手握大权的人。区里的党群人事你负责,多个部门都听你调遣。另外,德水现在最重要的经济工作,好像也是你负责。

关于小商品和服装商业中心投入的全部工程项目,都需要你批示才能动作,这可是手握重权啊!”

陈京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双手搓了搓,然后再搓脸。

所谓旁观者清,方连杰这个旁观者一下就看出了现在德水政坛的微-。

不得不承认,陈京忽然发现自己手上还真掌控了“大权”了,现在文教、党群、经济各方面工作,陈京都在负责,他的一个签字,就真能决定很多事情。

当官都为权,这是很多人总结出来的话。

但是陈京对自己目前的局面有清醒的认识,在这个当口,他手上抓的权越多,就越有可能成为众矢之的。

德水现在四处在传刘积仁高升的消息。

陈京现在有把权都抓在手中,大家很容易就联想到陈京是刘积仁中意的接手人选,这段时间,陈京就感受到了来自于方方面面的压力了!

首先政府那边,一直和陈京配合默契的几个副区长,忽然之间变调了,陈京的命令有时候推进受阻,下面总是以各种借口搁置或者是阳奉阴违。

所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陈京在德水根基不够,下面人阳奉阴违,他即使知道,也没办法处理。

有人阳奉阴违,陈京的工作就不会有效率、出成绩。

再加上,现在已经又有人告状,说陈京在处理荷花的问题上没有坚持原则,靠牺牲纳税人的钱去填窟窿,完完全全是在花钱买稳定,这样的做法是不是值得商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