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406章 刘积仁式的敲打!

第四百零六章 刘积仁式的敲打!

政治有时候就是赌博,甄巩总是这样跟自己讲!

总结自己的问题,甄巩觉得自己最大的毛病就是优柔寡断,不敢赌!

刘积仁不优柔寡断,该做决定的时候,他异常的果断,但是刘积仁很欣赏甄巩,觉得甄巩老持沉着,小心驶得万年船!

但是和刘积仁很相似,鲁平也是个果断的人,只是鲁平却对甄巩的小心不以为然,觉得甄巩未免对事情太过追求细节。

这个世界上,总是充满了各种各样的偶然性,哪里有什么事情都能算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

如果什么事情都清楚明白了,这个世界就少了精彩,就没了乐趣,人的生活也就索然无味了!

有时候,甄巩觉得鲁平和刘积仁很相似,应该都是那种能成大事的人,但是很奇怪,甄巩对刘积仁是充满了敬服,但是鲁平,却总是没有那种感觉。

有时候,甄巩总跟自己说,这种心态是因为两人地位的关系,刘积仁高高在上,他自然敬服,鲁平居于他之下,他哪里会有这样的感觉?

要说鲁平,在政治上也算是很有作为。

他是被刘积仁提拔起来的,但是他和聂光却能很好的处理好关系,这不能不说他能力超群。

尤其是最近,刘积仁和聂光两人之间矛盾凸显,甄巩常常都觉得自己压力很大,但是鲁平总是能够游刃有余的处理这些矛盾和事情。

再者,除了在政治上有作为,在家庭和商场上,鲁平也不含糊。

现在乡里人家火得一塌糊涂,它的老板就是鲁平的小舅子蒙军,这个地方鲁平就股份是公开的秘密。在德水的科干中,看鲁平浑身上下的那身行头,就可以看出其身价不菲。

再之,鲁平家住的地方,儿女求学的环境,都是很高标准的,这也是鲁平成功的地方。

鲁平比甄巩有决断,这一点甄巩十分认同。

就像这一次,鲁平单独请甄巩吃饭,除了两人关系不一般,更重要的是,鲁平希望甄巩早一些认清现在的形势,早一点站队。

刘积仁离开德水的风声越吹越急,在这个时候,甄巩还不看清局面,还不果断站队,还等到什么时候?

鲁平分析得很明白,现在的德水,聂光比陈京更能有机会往上走。

陈京虽然能力突出,但是他太年轻,资历太浅,在德水不可能往上走,因为上面的领导不会不考虑德水的稳定。

德水作为全市十个区县最发达的地方,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德水就是全市的标杆和门面。

这样的地方,其一把手岂能是资历还不足以服众的陈京?

所以陈京和聂光两人相比,聂光无疑是占据了绝对的优势。

鲁平的立场很清楚,他就是鲁平的铁杆拥趸,他也希望甄巩能够早一点做决断,能够快速向聂光靠拢。

在官场上,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所以,最后的成功,永远只属于先知先觉的人,那些反应迟钝,犹犹豫豫的人,必然会丧失良机!

鲁平和甄巩的谈话很深入,凭两人的交情,谈到了这一步,也就是需要甄巩表态的时候了。

不得不说,鲁平的话有理有据,很服人心,很能让人动心。

甄巩也确实很动心,这些年,甄巩和聂光相处并不差,处于对聂光的尊重,甄巩也从未和聂光耍过什么小心眼,所以在这个时候,让他往聂光那边近一些,也决不至于热脸贴人家的冷屁股。

回来的路上,甄巩在车上闭目养神,脑子里面一直想鲁平的话。

鲁平一如既往的一针见血,他道:“领导,说句不好听的,你现在在区委的位置很尴尬。一方面刘书记好像是去意已绝,另一方面,是陈京书记年轻有为,好像瞧不起我们这些老同志、老干部。

我们这些老家伙怎么能够赶得上年轻人?

算算你我的年龄吧,和陈书记比相差了快一代人了,年轻人和我们是有代沟的,这一点你必须承认。

实际是怎么回事,你也能感觉得出来吧!”

甄巩想着这句话,心中就感叹,的确,陈京对他的态度他能感觉出来。

聂光委托鲁平向他示好,许了很多优厚的条件,而陈京和聂光的表现恰恰相反,陈京对甄巩比之以前好像更冷淡了,甄巩一天要见陈京好几次,每一次陈京表现出来的都是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

鲁平的话,可以说是像针刺在了甄巩的心上,让他几乎就要拍板表态了。

可是在最后一刻,甄巩下意识的拿起了桌上的茶杯,一口清茶入喉,他忽然想到那袅袅茶香之中,热气盘旋升腾,其背后那张年轻,依稀只能看到轮廓,却怎么也看不清的脸。

尤其是陈京的那双眼睛,总是以一种审视的目光在瞅着自己,让自己无所遁形。

就在一瞬间,甄巩犹豫的毛病又犯了,他便道:

“这茶好,再好的茶今天的事儿我得先忙完!时间不早了,我们今天到此为止,这一两天,我会给你打电话的!”

就这样,甄巩顺利从乡里人家脱身,然后便陷入了矛盾和不安中,心中怎么也平静不了。

“叮,叮!”

腰上的手机响起,甄巩忙坐直身子,从腰上将手机摘下来,一看来电,忙将电话放在耳边,轻声道:

“你好,是小阮?”

“怎么?这是小阮的电话吗?”电话那头传来了刘积仁的声音。

甄巩微微一愣,忙笑道:“是书记啊,您好,您好!没料到您亲自打电话过来,您有什么指示?”

“汇报谈不上,只是见你下午不在,想问问你去哪里了,有什么好地方去,可不能忘记我啊!”刘积仁在电话中半开玩笑的道。

甄巩道:“哪能呢,没什么好地方去,只是五里山开发搞得差不多了,有个朋友一直约我过来看一看,我今天就忙里偷闲过来了一趟!”

“是吗?那个地方我还真没到过,听说那个地方不错!尤其是听说那里搞了一个度假村,叫啥?乡里什么?”

甄巩接口道:“叫‘乡里人家’,我今天就去过呢!那里的饭菜很地道,属于地道的土家柴火饭!”

刘积仁哈哈一笑,道:“是吗?那还真有其事,看来传言不假啊!但是有一点,我倒是听说了,说那个地方的饭菜是不错,但是水不太好!那里的水冲的茶,茶香不浓郁。

你可要记住,吃饭的地方你可以随便找,但是如果想喝茶,那就得多向陈书记多学习学习,这里面的东西深奥得很!”

“那是,那是!书记教诲得是!”甄巩鸡啄米似的点点头。

刘积仁笑声一敛,道:“不要给我弄那些假把戏了,我是希望你能说到做到,任何时候,一个人如果能够说到做到,这个人就不会走得偏离方向太远!”

甄巩脑子短路了一下,正要再说话,刘积仁却先道:

“好了,我没什么事情,就是想问问你的去向,以后的工作,要多汇报,像以前一样工作!”

“嘟,嘟!”

甄巩听到的是电话里传来的盲音,他愣了足足一分钟,脑门上的汗珠便沁了出来。

刘积仁这几句话如当头棒喝,入他之耳,如惊雷阵阵!

这是典型的敲打,刘积仁式的敲打,甄巩此时终于清楚,自己的行程,刘积仁是完全掌握了,兴许今天自己来五里山去什么地方,见了什么人,说了什么话,都瞒不过他。

一想到这里,他背上的冷汗只冒,心不断的往下沉。

刘积仁的敲打,分明就是让自己不要听别人的胡说八道,可是这事既然他了若指掌了,陈京是否也能够清楚?

甄巩有些想不明白,想破脑壳都不明白,为什么刘积仁在走之前,他会对陈京如此的推崇。

区委工作的方方面面,他一直在放权这也就罢了,就连甄巩的队伍选择,刘积仁今天也是**裸的干预,他心中是怎么想的?难道真是认为德水只有交到陈京的手中才放心吗?

过了很久,甄巩忽然问副驾驶座上的秘书小周,道:“小周,你刚才说什么?”

小周回头道:“主任,刚刚马进科长汇报,说陈书记要去省城,日程定在明天,问您行不行?”

“行,当然行!我回去和马进商量具体时间!”甄巩立刻道。

他拿起电话想拨,但是想了想,又将电话放回去了!

一提到小周,他又想起前几天他路过区委办公室听到的那一众秘书私下闲聊。

小周当时就说了一个听上去很荒诞的传言,他说刘积仁要调离德水,这一切都是上面的有意为之。

尤其是市里,伍书记对德水非常不放心,所以他就让刘积仁离开,而刘积仁离开后,德水书记的位置必定要落到陈京的头上,这是已经内定好的,只是组织上保密工作做得好而已。

当时,甄巩听这些乱嚼舌根子,就觉得是无稽之谈。

但是此时此刻,他忽然在想这句话,却觉得这话中意思还真颇有意味,所谓空穴不来风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