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407章 祸害之源!

第四百零七章 祸害之源!

陈京进省城,起因是王凤飞又高升了。

省委决定,任命王凤飞担任省发改委副主任,王凤飞几年之内,就成为了楚江省副厅干部中最有实权的存在,而他的年龄刚刚四十岁,这个年龄,也是大有作为的年龄。

王凤飞平常交际很宽,朋友很多,加之他根子深,底子厚,其前途不可限量,所以前来为王凤飞祝贺的人相当多。

下面各市县进省城的人就不在少数,其中有一大层,和王凤飞交情并不深厚。

王凤飞进发改委后分管投资,这是油水十足的位置,现在各地热衷搞投资,搞招商,尤其是楚江省,德高经济腾飞,大家都看到了德高经济增长中,投资所占的比重,各地便纷纷效仿。

国家、省发改委最近一年为了楚江省投资过剩的问题进行了深入的调研,国家发改委领导带领工作组专门进楚江实地看过,并明确批评了楚江省投资过剩的问题的。

可是,批评是批评了,发改委的人气不减反增,想想也好理解。

随着资源和资金的越来越有限,各市竞争更加的激烈,在这样的背景下,省发改委关键领导调动,势必会引发多方的关注。

陈京拿了驾驶本,进省城后,他便撇开了司机,自己驾车去王凤飞家。

王凤飞一直住在移民局的干部楼,陈京车到的时候,小区门口拦下了一溜车。

有德高的,有庸州的,还有其他市的,有一众人下车后在门口焦灼的散步,还有人在小区门口和保安攀谈塞烟的。

而王凤飞以前的秘书小周身边早就围满了人。

小周一边和这些人打哈哈,一边伸长脖子四处张望,陈京车一到,他眼睛便亮了,挤开人群,一溜小跑到陈京的车边。

陈京放下车窗,小周笑道:“陈书记,书记让我在门口专门等你!”

陈京笑道:“你们书记现在牛哄哄啊,这么多人车堵在门口,都是见他的?”

小周讪讪的笑笑,道:“书记没在家,我们去清风楼!”

清风楼在东城,是东城新开的一家高档会所。

在一众人羡慕的眼神注视下,小周钻进了陈京的车,陈京调转车头,刚要开动。

一辆德水牌照的车往这边开过来,后车窗放下来,陈京一看是市政府副市长欧阳林,忙拉开车门。

欧阳林和陈京以前见过面,陈京对他的印象不错,在德高政坛,欧阳林口碑不错,为人很低调,算是很务实的那一类官员。

“欧阳市长,您在这里……”陈京道。

欧阳林眼神中情绪有些复杂,道:“小陈,你有办法见王主任?”

他顿了顿,道:“我想见见王主任,可是你看这人和车,看来不想点别的办法是不行了!”

陈京道:“那这样,你让师傅开车跟在我后面,我们一起过去!”

欧阳林微微愣了一下神,忙点了点头。

在他想来,陈京有办法见王凤飞,那肯定也得先告知对方一声才会安排自己和他见面。

没想到陈京竟然这么爽快就答应并让他跟着一起去,陈京不是没有分寸的人,他能够这么直接答应,就说明他和王凤飞的关系非同一般!

这样一想,他心中豁然明白,看王凤飞的秘书在门口专门等就可以看出,事情一定就是这样的。

在清风楼,王凤飞见到陈京就是一个熊抱,陈京道:“老王,你现在是位高权重了,难为你还没忘记我,我这一次来,一来是为了祝贺你,另外,我也没准备空着手回去。

你无论如何得想办法给我们基层解决一点困难……”

王凤飞喝了一点酒,拉着陈京便一个个的介绍他宴请的宾客,陈京想抽个时间介绍欧阳林都没有机会。

欧阳林在一旁坐着,眯眼瞅着陈京和王凤飞亲密的状态,缓缓的吐了一口气。他早听说过陈京在省城路子有些野,现在看来,还真不是空穴来风……

参加完王凤飞的高升宴会,陈京晚上准备回家,恰在这时候,他忽然接到了伍大鸣秘书赵可的电话。

赵可问陈京:“陈书记,您现在在什么位置?在省城吗?”

陈京道:“我正在省城,怎么?书记也在省城?”

赵可道:“书记下榻在丽都酒店,是这样,书记让我打电话告诉你,让你明后两天取消日程,他找你有事!”

“找我有事?什么事情?你能不能先透露一下?”陈京颇为疑惑的道。

赵可叹一口气,压低声音道:“我真不知道是什么事情,书记叮嘱我的神情很严肃,应该是比较重要的事情。现在书记不在,我建议你晚上也住丽都,明天他清早应该就要见你!”

陈京抬手看看表,时间已经差不多十一点了,明天是星期天,自己想办事也办不了。

“行吧!我马上过来!”陈京抿了抿嘴唇,最近在德水,陈京干得有些吃力,不止一次,他想和伍大鸣加强一下沟通,但是一直都没有机会,这一次,看来是机会要来了!

就在陈京奔赴丽都酒店的时候,在省委常委大院三十三号楼,书房中灯火通明。

坐在书房主沙发上,整个楚江省最显赫的存在,省委书记沙明德微闭双目,一双保养得异常好的手,轻轻的抚摸着沙发的扶手。

沙明德年纪六十上下了,但是精神很好,头发生得很浓密,一根根的梳得整整齐齐,没有哪怕一根凌乱。

他端坐在椅子上,平常的威严尽管已经收敛,但是其一举一动所营造出的气场,只有长期身居高位的人才可拥有,让人没来由的感到紧张。

在他对面,伍大鸣坐在沙发上,坐得很直。

“书记,我要说的就是这一些,一切还得听您的指示!”伍大鸣道,声音压得很低。

最近楚江多事之秋,德水发展势头良好,其他各地方纷纷效仿,大多数地方都是画虎不成反类犬,最后发展没搞好,反倒导致了不良的经济结构。

这一来,整个楚江的问题就凸现了,经济发展不合理,过度依赖投资,重复建设严重,各地区发展雷同,没有核心竞争力!

最近,在中央和国务院几次会议上,都有领导点名批评楚江,这一下让楚江班子陷入了极度被动。

而作为楚江省省委书记沙明德,其肩膀上背负的压力可想而知。

“很好,很好!”沙明德点点头,“我希望你的工作不要受到外界的干扰,德高的路是没有错的!”

他顿了顿,有些关切的道:“对了,你的身体现在好了?”

“谢谢书记关系,我的身体现在没问题了。我一直就有那点小毛病,没什么大不了的,那都是一些死不了的病!”伍大鸣道,“倒是书记您,可得保重身体啊!”

“哈!”沙明德一笑,一直严肃的脸有一瞬间的松动。

“关心我身体的人很多,唯独你这句关心的话,说得让我感觉很贴心!”

伍大鸣默然不语,沙明德这句话别有所指。

楚江这么大一个省,沙明德作为一个从外省调进来的领导,有很多事情是他目前还掌控不了的。

就像最近楚江的问题,德高一发展起来,其他个市都得了红眼病,就连省委的很多领导,都开始各自心中有了小九。

德高能发展,其他市就不能发展?

德高能得到资源倾斜,其他市就不能得到照顾和倾斜?

就是这个逻辑,让各个市各显神通,开始走偏离原来发展轨道的经济发展之路,这一年下来,就有了今天的恶果。

“是个教训,深刻的教训!”沙明德脸上的笑容渐渐敛去,“但是只有有了教训,我们有些同志才能清醒。现在我们亡羊补牢,犹未为晚。另外,还有一个更深刻的教训,那就是人的教训。

人才难得啊,放眼我们整个楚江,我们的公务员队伍中,又有多少人才没有得到有效利用?这是我们所必须引起的又一教训!”

沙明德拍了拍沙发,“百年大计,以人为本,我们人才队伍建设,人才的吸纳,不能够只盯住省一级的层面,我们应该往下看,看到市,看到区县!尤其是区县中的年轻人,年轻人朝气蓬勃,可塑性强,我们应该要重点在这一层面筛选培养人才!”

“就像楚江近来的发展问题,如果我们楚江能够多一些人才,能够多一些一心为民谋发展,一心为社会谋福利的好官,我们能造成今天的被动吗?当然不能!”

沙明德从沙发上竖起身来,大声道:“有些党内同志,自欺欺人,说什么党内不存在派系,不存在山头主义,这都是无稽之谈!我们楚江之害,害在哪里?害就在派系,就在山头主义!

如果我们能够统一思想,能够比较好的理顺关系,能造成今天局面?”

“有句话说得好,人要自强自立,这句话放在现在我认为说得太贴切了!我们的力量太单薄了,我们手上的牌太少了!我们这一梯队和人家比捉襟见肘,我们下面的梯队还是这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