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409章 书记会见!

第四百零九章 书记会见!

汽车沿着楚江堤岸飞驰,这条路陈京很熟悉。

沿着这条路一直往前走,就是楚江玉山温泉别墅,那里可是省委的办公别墅。

“怎么?还有印象?”坐在陈京旁边,伍大鸣问道。

陈京点头,道:“我陪您走过这条路,我记得!”

伍大鸣淡淡笑了笑,道:“上次走这条路,那个时候你是配角,但是今天走这条路,你是主角,我是配角!时隔两年不到,你我两人的身份来了一个彻底的交换!”

陈京张张嘴,准备说话,伍大鸣又道:

“行了,你稳定一下情绪,沙书记要见你!”

陈京倏然一惊,有些迷茫的看着伍大鸣,伍大鸣摊摊手道:“我也不知道会这样,你不要想太多,就当这是一次普通谈话,坦诚一些,诚恳一些,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陈京点点头,心中却没来由的有些紧张。

省委沙书记,这可是整个楚江省最高一级的存在,整个楚江数十万平方公里的领土,近七千万人口,这都是沙书记掌舵治理的,这样在共和国政坛都举足轻重的人物,陈京现在马上要直面和其相对,他怎能做到无动于衷?

他脑子里总想一个问题,那就是沙书记为什么要见自己?见自己有什么事情?作为一省书记,其时间多么宝贵?自己一个小小的副处官员,有什么值得他见的?

更匪夷所思的是,自己见他也就罢了。还由市委书记作陪,这让陈京觉得特别的不真实。

玉山温泉别墅区,树木苍翠浓郁,进别墅区。道路便变得蜿蜒曲折。

整个别墅园林式的布局,让各幢独立的小楼,错落有致的坐落在偌大的园林中。

中式园林的小桥流水,假山亭榭,移步换景的层次结构,汽车在园林中穿梭,每转一个弯,都是一景。园林中春夏秋冬四季花草都有,置身其中,让人似乎能够轻易的就体会到四季变幻之美。

伍大鸣轻轻的放下车窗,外面的空气送进车中。他点点头道:“玉山的确是个好地方!江南山水的温婉,观玉山便能体会至深。”

陈京道:“是啊,省里面这么多地方,尤其是省委和省政府院子里面那种庄重甚至带压抑的气氛,唯独玉山没有。在这里,只有婉约和雅致!”

伍大鸣哈哈一笑,道:“好了,目的地到了。你从一号门进去,我就不去了。我找个地方休息。谈完话后,你不用等我。自顾回去吧!”

汽车停稳,陈京深吸一口气,点点头,心情渐渐的平静下来。

……

汪鸣风今天心情有些复杂,因为早上起来,沙书记忽然要求推迟办小时工作。

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沙书记给汪鸣风的回答是,他早上要见一个人,差不多要半个小时,他让汪鸣风提前在别墅门口等。

做秘书工作多年,汪鸣风养成了细心谨慎的习惯,从昨天晚上开始,汪鸣风发现沙书记在看一个人的材料,这个人不是省管干部,材料是从德高市里调过来的。

从材料的内容看,有一部分是组织材料,还有更多则是刻意整理的材料。

材料极尽详细,有厚厚的一摞,沙明德的这个举动让汪鸣风有些好奇,他很想知道,究竟是什么人,值得书记这么关注?

汪鸣风知道沙明德很重视梯队干部的培养,作为一个空降的领导,沙明德在楚江需要承受的压力相当的大,在这样的背景下,沙明德需要从上到下,逐渐的培养属于自己的人。

沙明德的做法,是由点及面。

在厅级这个层面上,沙明德是采点战术,各个市一级省里的厅局办哪些靠拢他的人,这就是点。

而在点下面,处级以下干部,沙明德则是强调面,从年轻干部开始培养,将年轻干部培养出楚江的栋梁之才,这是沙明德非常重视的事儿。

但是,汪鸣风从未见过沙明德如此专注的去看一个下面处以下干部的资料。

而通过沙明德的这个举动,汪鸣风也能够判断,沙明德要见的人就是这个资料上的人!

陈京!

这个名字对汪鸣风来说并不陌生。

陈京在楚江新闻界有一点名气,而且在省党校青干班中,陈京也是被点名嘉奖过的学员,当时很出了一阵风头。

当然,更重要的是,汪鸣风知道陈京曾经做过伍大鸣的秘书。

伍大鸣挑选秘书要求严格,陈京当年能够成为伍大鸣的秘书,据说在当地还成就了一段佳话,汪鸣风对这一些有所耳闻!

陈京一路快步走,走到一号门口,便看到了汪鸣风背着手在那里踱步。

汪鸣风陈京以前见过,还一起喝过酒,那个时候是伍大鸣刚上任德高市委书记的时候,陈京对汪鸣风颇有印象。

但是作为领导,陈京倒不指望汪鸣风能够记得自己。

“汪主任,您好!德高市陈京……”

陈京话说一半,汪鸣风笑嘻嘻的冲他摆摆手,热情的道:“小陈这一路辛苦!书记一早起来就念叨你,你可来了!”

汪鸣风笑的样子给人的感觉很真诚,很踏实,让人如沐春风,精神放松。

汪鸣风没等陈京说话,又道:“你吃了早点了吧?书记这个时候正在用餐,你先到休息室等片刻,我去看看,马上过来叫你!”

“有劳汪主任了!”陈京点头称谢。

他进休息室刚坐下,汪鸣风就过来把陈京叫过去,直奔餐厅方向。

进餐厅,陈京第一眼就看见了沙明德。

沙明德穿着一套白色绸缎唐装,那样端坐在餐桌上,脸上挂着微笑,一点也不像手握一方权柄的一方诸侯。

倒像是普普通通的一个商人。

汪鸣风走得很快,一进门,他的第一个动作是站定,然后微微的弯腰道:“书记,小陈过来了!”

沙明德抬头,眸子中闪过一道精芒。

陈京忙道:“书记您好,德高陈京向您报告!”

沙明德脸上露出笑容,指了指旁边的椅子,道:“过来坐吧!皇帝还不差饿兵呢,先吃点东西!”

他抬头看向汪鸣风,汪鸣风会意的去安排。

只片刻,穿着干净清爽的勤务人员就端来了一份精致的早餐。

陈京没想去推辞,也没想去解释,沙书记让自己做,他就坦然坐下,有早餐吃,他也确实没吃早餐,也就坦然受之!

早餐很丰盛,现磨的豆浆、正宗的岭南水煎包,火候恰到好处的茶叶蛋,还有素炒河粉。

沙明德的胃口不错,吃得津津有味。

他问陈京的第一个问题很简单,就问陈京的年龄和毕业学校,然后以此为契机,渐渐的聊开。

陈京起初回答这些话显得颇为拘谨,但是渐渐的便开始放松起来,两人谈得也是相当的融洽。

就在气氛最好的时候,沙明德忽然抬头道:“小陈,最近工作怎么样?还顺心吗?”

陈京沉吟了一下,道:“最近的工作,困难很大!从大局环境来说,现在从上到下,紧缩银根,收紧投资,这让我们感到压力很大。另外,从内部环境来说。

我们的班子目前有些不稳定,在发展方向和战略方面,内部的思想还没有完全统一,这可能是接下来需要重点解决的问题!”

陈京顿了顿,道:“从个人来说,我觉得自己在把控大局、掌控局面方面的能力还很欠缺,这是很值得深刻反思的地方!”

沙明德轻笑一下,道:“有什么事情能够难道你?德高市委书记伍大鸣是你的老领导,有困难,你就没想过找他?”

陈京点点头,道:“找过!但是德水的问题比较特殊,并不同于德高其他区县。所以,即便是伍书记,他由于没有深入到一线真正的考察调研,可能对局面的判断,也并不能做到完全的准确。

所以,德水的工作,主要还得靠自己去做!

当然,我和伍书记沟通太少,这是很遗憾的事情,这也是造成目前工作困难的一个关键原因。”

沙明德沉吟不语,自顾的喝着热气腾腾的豆浆。

过了一会儿,他看向陈京,道:“小陈,这一次省委拟定派一批优秀的干部去国外学习深造的事情,你知道了吧?你们书记跟你打了预防针吗?”

陈京点点头,道:“我知道了!这是个难得的机会!”

沙明德道:“机会难得,这话说出了很多人的心声!这一次选派的干部,是从全省筛选的,各个市和各单位上报的人超过一百人,但是这一次一共只有六十个名额。

所以,你们能否成行,还有一次筛选。

只有通过最后一次筛选的干部,才有机会真正的成行!”

沙明德轻轻的敲了敲桌面,放下了餐具,陈京也连忙放下餐具,沙明德眯眼看着陈京,缓缓开口道:

“好好把握这个机会,这个机会对你来说尤为宝贵!”

“是!”陈京朗声道,他脑子里面忽然想到了德水,德水现在的局面如此复杂,自己的离开又会给其带来什么样的变化?是积极变化,抑或是消极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