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411章 拦车告状!

第四百一十一章 拦车告状!

从省城回到德高,陈京觉得自己并没有什么改变!

他这次进省城的目的,一来是为王凤飞的升职捧场,另外便是喊钱要投资。

其实喊钱要投资是主要的,王凤飞进发改委,陈京把目标就瞄准了他。

现在整个大气候不好,王凤飞也没有明确的给陈京答复,但是两人初步有了一个共识,那就是德水区打造楚北商业中心的宏伟蓝图,省里面是看好的,即使不能直接投资,直接立项,王凤飞也承诺,会给一些有利的政策倾斜。

能得到王凤飞这个肯定的答复,陈京已经相当满意了!至于能见到省委沙书记,并获悉自己可能有机会去国外深造云云,陈京对此很淡定!

对目前的工作,陈京比较满意,虽然困难重重,但是有他施展才华的空间,有他的用武之地,这是最重要、最关键的。

现在德高整个经济发展势头很好,但是因为政策的原因,各个区县也遇到了空前的挑战,在这样的背景下,如何把德水的发展搞好,如何继续的保持德水在其他区县中的优势,这是一个课题。

陈京有幸被委以重任,纵然前路困难重重,他也干劲十足。

从省城回来,伍大鸣对陈京有两点叮嘱。

第一点叮嘱是让陈京不要受出国学习那股风的影响,工作上的事情该怎么做就怎么做,把工作做好了,组织自然好考虑他的成长和培养等方面的问题,这些问题不应该他来考虑。

另外一点,伍大鸣问及了陈京的个人问题。

伍大鸣问陈京,一直有传言,他和省城的名记,现在的楚江传媒的老总方婉琦关系密切,如果是男女朋友关系,为什么到现在还没结婚。是不是遇到了困难?

陈京对伍大鸣的这一问,表现得很尴尬。他自己都不知道怎么说明自己和方婉琦的关系。

但是伍大鸣对这件事很重视,他明确告诉陈京,说个人问题必须要抓紧考虑,年轻干部。领导看什么?个人和家庭都要看,到了一定的年龄还没有家庭,这就是有问题的。

伍大鸣这样说倒罢了,他还专程将电话打到了陈京家,和陈京的父母一起讨论了这个问题。

本来陈之栋和钟秀娟两人就是担心儿子的个人问题。现在有领导直接把电话打家里来了,两老更是如临大敌。

当晚陈京回家,两老就联合一起找陈京“谈心”,了解儿子的感情现状。

父母在上,被逼没办法。陈京便如实的将自己的情况做了汇报,陈之栋两老一听陈京找女朋友还是前几年的事儿,现在早就影儿都没了。急得两老当晚就联系各路亲戚。

第二天清早。陈京还我在被子里面蒙头大睡,老妈钟秀娟就过来喊床,说是大伯母给他介绍了一个对象,让他早点起来去看看。

陈京一下从**竖起来。彻底被打败了,洗漱完毕。便逃之夭夭。

本来他是还想在省城待一下见见范江的,听说最近范江遭遇了一些麻烦,他想过去聚一聚,了解一下情况。现在被这样一闹,他心情也没了,当即就回了德高!

回到德高家中,屋里冷冷清清,陈京也懒得做饭,打电话让司机过来,直奔区委。

马进随同司机一同前来,一路上他不断的给陈京介绍这几天区委的工作,两人一个汇报,一个问,交流得比较深入。

“吱!”一声,车忽然来了一个急刹,陈京往前猛然一栽,头撞在了前面的座椅上,撞得嗡嗡作响。

“怎么回事?”陈京有些恼火。

司机已经开门下车,车前面挡着一个六十多岁的老汉,司机小张脸红脖子粗,上前就喝道:“你这个老家伙,不要命了?”

老汉不理小张,脚步飞快的跑到车副驾驶座,双膝一软就向马进下跪:“青天老爷啊,我有冤案……”

马进有些手足无措,伸手扶人,陈京摇下后门车窗,道:“怎么回事?”

老人眼尖,一眼看见陈京,就感受到了他和马进气质的不同,忙站起身往陈京这边跪。

陈京冲马进使眼色,道:“马科长,你下车安排老人家先休息、平复一下情绪。回头让相关人了解一下情况!”

马进忙拉着老人,一边扶着一边安抚,两人步行往区委方向。

小张有些惊魂未定,上了车回头准备跟陈京说话。

陈京瓮声道:“开车,以后要注意态度!”

“是!”小张发动汽车,汽车缓缓前进,绕了一圈,进了区委大门。

区委三号车被上访者拦了,而且还让陈书记受伤,这个事情立刻在区委掀起了轩然大波。

甄巩的动作很快,只有十几分钟就领着信访办贺主任到了陈京办公室。

甄巩脸色泛青,进门便道:“陈书记,是我工作没做好,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儿,实在是不应该!”

陈京手捂着额头,道:“我干了这么多年的干部,也就今天碰见了一个叫我青天大老爷的人,老人家年龄不小了,是什么事情值得他如此过激?”

信访办主任贺军满头大汗,脸色煞白,他磕磕绊绊,总算把事情说了一个明白。

老汉叫章云京,儿子叫章武侠,以前在公安局上班,章武侠这个人平常喜好显摆,仗着公安局干警的身份,四处耀武扬威。

两年以前,他的一个朋友在区人民医院治病,被医生误诊,出了一起大医疗事故。

他便叫了一帮子人上医院理论,而且还发生了斗殴。

后来公安局了解了这个情况,便给予了章武侠开除公职处分,而那起医疗事故也不了了之,医院以医生遭殴打为由,对赔偿百般抵赖,并对事故否认。

章武侠好心帮了坏忙,丢了工作,朋友的赔偿又泡汤了,便起了轻生念头,去年从三楼跳下来摔断了腿。

老章为儿子就医无钱,便开始到处上访,希望通过这种方式,引起领导注意,想办法能够弄点钱解一下燃眉之急!

陈京认真听完贺军的汇报,皱眉道:

“这事两件事,一件是医疗事故的事儿,这件事可以要求当事人通过法律途径解决嘛!至于章武侠的问题,他的轻生,也有部分来自于医疗事故的压力,这个事情,可以跟他原单位沟通,进一步把情况摸清楚!”

“你们没有给章老汉讲解决办法吗?”

贺军听陈京这样说,他便有些急,道:“怎么没有?您说的这些,我们都尽量去做工作了。可是这老头子执拗得很,通过法律途径,他说医院和公安局还有法院同流合污,民斗官,怎么有赢的道理?

各种办法我们都想了,可这老头子只认钱,我们哪里给他找钱去?……”

“好了,老贺,这些事再找相关单位协调!章老汉是六十多岁的人了,你不能指望他能够有现在年轻人一般的觉悟,有困难问题就不解决了?”甄巩打断贺军的话道。

这个贺军,说话口无遮拦,在书记面前能说官官相护、同流合污这些话吗?

看来,这个信访办主任问题大了,贺军也快到了寿终正寝的年龄了!

贺军走了,甄巩立刻便拿了一套方案出来,大致就是按照陈京的思路安排,尽量将这事妥善解决。

最后他道:“陈书记,今天这事,首先我们信访部门乃至县委办都要做检讨,下去以后,我会召开专门的会议,我保证以后不会再发生这种事儿了!”

陈京淡淡的挥挥手,道:“人无完人,金无足赤,工作偶尔有失误,也在所难免。专门召开会议就没必要了,顶多在例会上强调一下就行了!”

“得,今天我刚从省城回来,本想着还能够干会儿工作,现在倒好,全让这个章老汉给我搅了!”陈京笑道,他抬手看看表,“行了,下班的时间到了,本来安排是给书记做个汇报的,今天看来是不行了!

明天抽个时间你安排一下吧!”

甄巩道:“陈书记,你前脚刚回来,书记后脚就进了省城了!他让我转告你,区委的工作还得您主持!”

陈京微微的皱眉,刘积仁这是唱的哪一出?

想这样的事情,哪有转告的?一般都需要见面谈,即使情况紧急,那也得亲自打电话安排,就这样让甄巩转告一声?

“下班!”陈京站起身来,收拾东西准备走。

他没有问甄巩太多,刘积仁既然这样做了,那自有他的道理。

关于德水的问题,这一次陈京和伍大鸣也有过了沟通,德水的情况、条件,以及发展的思路,陈京对伍大鸣都有详细的汇报。

对陈京的汇报,伍大鸣只有一句话,他道:“关于这一些汇报,如果是你们刘书记来说,应该要更合适一些!”

陈京听了这话,已然明白,对德水的问题,伍大鸣早就有了深入的调研。

伍大鸣对德水的态度,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体现了他对刘积仁的态度。

刘积仁的事儿没有做错,错在他的态度,而这对陈京来说,都不是问题,所以陈京没有必要有任何的顾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