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413章 装深沉!

第四百一十三章 装深沉!

【事情忙完了,开始回归!感谢一众一直跟到现在的兄弟们。你们伴我度过了最困难的时候!

虽然现在依旧困难,但是南华心中已经很平静,官策这书付出了这么多心血,南华一定坚定走下去!!!!

希望大家依旧支持,今天第一个三更!晚上还有一更!】

范江有些垂头丧气,陈京毫不留情的批了他一通!

陈京给了他两句话、六个字的警告:“行正道,走正路!”

陈京道:“江子,进军医疗行业,这是一块大蛋糕,把握得好,能够挣大钱。但是你看看你找的是啥人?那个王林波是个靠谱的人吗?他的那些三教九流,和你的生意掺杂在一起,你想过后果没有。

一旦整顿医疗行业,你们的业务首当其冲,到时候你范江的麻烦可能就不止是现在在公司受排挤那么简单了,说不定还会被起诉,甚至身败名裂!”

陈京发了一通火,接到电话便起身告辞,留下范江一个人郁闷。

看到陈京出门走远,邓玲瘪瘪嘴道:“你那哥们干啥的啊?牛哄哄的,我靠,他当自己是卫生部长啊!我最看不得混了几天公务员,整天就板着脸装深沉的主儿。”

在邓玲看来,陈京年纪轻轻,一副莫测高深的样子,笑起来也是皮笑肉不笑,显得好假一样。这就是装,在别人面前装也就罢了,可是在哥们朋友面前也装,那就真不应该了!

范江苦笑道:“行了,小玲,陈京就那个样儿,他人挺好的,都是为我好!看来这个业务我们暂时不能做,可能我真的是急躁了!”

“什么?不能做?”邓玲差点蹦起来,“我们花了这么大的代价,到处托关系找人。好不容易找到了业务,就因为你那不靠谱的哥们一句话。你就不做了?”

她伸出手来,在范江额头上摸了摸,“我说范江,你脑子没毛病吧!”

范江摇摇头。不知道怎么解释。

他和陈京有约定,任何情况下,两人不能对外面谈及身份的事儿。

陈京的本事和能量范江见识过,本来,他受公司排挤。是没有必要下德高的。

他之所以来德高,还是自己要求的,他想自己与其在总部呆着靠边站,还不如下到下面拼市场。

更重要的原因,陈京在德高。有陈京在,他能够有个商量,而且依托陈京。他也就有翻身的机会。

他在德高谁的话都可以不听。但是陈京的话他不能不听,一件事情陈京说不能做,那就绝对做不得,否则。后果绝对不容乐观!

……

陈京没想过有些事儿还真就是那么奇妙,就像王林波这个人。

陈京刚刚遇到了有人拦访。很快就见到了王林波,这个人竟然就是拦访那事儿的主角。

关于章武侠的案子,甄巩专门留意过,他给陈京汇报,最后这件案子分开处理。医疗事故是医疗事故,而章武侠闹事打人则另行处理。

关于医疗事故的案子,信访这边已经引导家属向法院做了起诉,而章武侠的案子,公安局初步决定给予特殊考虑,考虑到章武侠在公安战线工作了那么多年,因为种种原因现在落下了残疾,公安局每年给予他一定金额的养老补偿,给他补了一个合同编。

这件事情到这里,看来似乎就要结束了。

可是陈京有天晚上去夜海酒吧准备放松一下,刚点了一杯酒,坐在吧台外面,后面就被人猛拍了一下。

他扭头过去,后面高大魁梧站着一个中年人,正是王林波。

王林波身边,小红浓妆艳抹,小鸟依人,一双桃花眼却尽冲着陈京这边抛媚眼。

“嗨,陈老弟!还认得我不?老王,德高中医院的。”王林波粗声道。

陈京眯眼看着他,对王林波的底细,陈京后来查过。这家伙是某个市领导的亲戚,干的都是一些黑勾当。

主要就是针对医疗医院这个系统,有些医院要采购东西,他出面负责联系,从中收取好处费。另外,有些医院出了事情,他动用关系,出面帮其摆平,有些该处罚的事情,他出面便可以免除处罚。

这一来,医院也不敢得罪他,这就为他八面玲珑闷声发财创造了条件。

为了方便操作,他现在明面上的身份是市中医院采购部副主任,医院由于是线外单位,其很多人员都是自主招聘,所以,对王林波来说,他混个身份很容易。

“王哥?你今天在这里发财?”陈京不动声色的道。

“你哥们儿会说话,今天碰上了,我请客!”王林波大声道。

他身后跟着一众人,陈京眯眼扫过,一眼就看到了一个熟人,说起来两人还是邻居——杨大江。

这家伙在教育系统整肃的过程中,他被查出了问题,遭检察院起诉,被判了一年,按照时间算,也是差不多出来的时候了。

杨大江认识陈京,他忙端着杯子凑过来,道:“哎呀,这世界还真小啊,这不是陈哥吗?你好,你好!”

王林波一看两人竟然认识,他哈哈大笑,道:“你们认识,那就是兄弟!”

他指了指杨大江对陈京道:“今天老哥我做东,为老杨庆贺,前段时间他出了一点事,蹲局子了,刚刚出来,是一大喜啊!”

“服务员,上酒,今天大家好好喝,敞开了喝!我跟你们讲,今天谁不敞开喝我跟谁急。”王林波扯着嗓子吆喝。

周围的一众马仔纷纷逢迎,其中有一个讨好的道:

“王哥说得不对,今天是双喜临门。今天在法院上,那个不长眼的条子找到了王哥,王哥是大胜而归啊!”

“哥几个,你们是没看到章武侠那瘸子最后那熊样,就像一只被踩扁的狗,可不是当年那一身青皮的条子了!他跟王哥斗,那是他找死!”

“就是就是,那小子也不长眼,本来没他什么事儿。他却偏偏蹦出来要倾诉王哥,他那是骚寡妇进女儿国。去错了地方了!”一个小马仔哈哈笑道。

他这一说,周围的人纷纷起哄,对王林波那是极尽吹捧。

搞得王林波好像是整个德高就他最牛,什么公安局、检察院还有法院。那都弱爆了!

王林波牛皮也吹得震天响,他道:“德水法院马院长你们知道吗?那是我哥们儿,今天本来是要去和他喝酒的。奈何今天是老杨出局的好日子,我就没去了!

说句心里话,咱还是和江湖兄弟在一起心理踏实。和当官的一起拘束,就是玩个女人,那都是遮遮掩掩的,不带劲!”

一提到女人,那帮家伙眼珠子就泛绿了。有人嚷嚷道:“靠,一张床就巴掌大一块地方,撂倒了挺枪就上。功夫好的多扑腾几下。银样蜡枪头就抖几下完事,有那么多遮遮掩掩吗?”

“哈哈!”一众人被说得哈哈大笑。

王林波伸手道:“好了,不要说了!再说我这陈老弟可是有意见了!他可也是吃官家饭的,陈老弟。你说是不是?”

陈京微微皱眉,道:“行了。王哥你们玩儿,我还有点事,就不叨扰你们的雅兴了!”

陈京放下酒杯,将钱压在杯子下面,淡淡的一笑,离开了!

王林波眯眼看着陈京的背影,冲杨大江道:“老杨,这小子底细你知道?”

杨大江嘿嘿一笑,道:“知道一些,家里挺有钱的,应该是个富二代!”

“怪不得牛哄哄的,原来还有点底子啊!”王林波道。

“牛什么牛,王哥,要不哥儿几个出去收拾他,有钱算个球啊,敢惹王哥不高兴,那就他娘的干!”有和黄毛混混大声道。

“算了,不要节外生枝,要收拾他也不是在这个时候,有的是机会!”王林波道。

“对,王哥运筹帷幄,用不着我们操心!今天杨哥出来,是个喜日子,咱喝酒,不醉不归……”

陈京从夜海酒吧出来脸色就很阴沉,他一路走回家,越想越觉得章武侠那个案子内面有问题,他想了想,就跟欧阳强打了一个电话。

欧阳强道:“陈书记,今天法院的案子我真没关注。我们虽然是公检法,但是毕竟不是一个单位,我不了解那边的判决标准!”

陈京淡淡的道:“不了解没关系,你作为公安局一把手,你可以对案子重新侦查,一个案子出来了,我们最好是把案情弄清楚,搞明白,不要含含糊糊,让人觉得疑点重重!

一个案子有疑点,公检法哪个环节都推卸不了责任!”

欧阳强一听陈京这话,心猛然往下沉。

他在官场上混了这么多年,早就学会听领导说话了,听陈京这话的意思,他是很生气了,不仅只是对案子的宣判,更可能是对整个公检法!

他脑子转得快,他又想,这个事情陈京不联系法院,也不联系检察院,也不和政法书记交流,单单就跟自己说,这是什么意思?

是他觉得这件事问题出在公安系统这边吗?还是他更相信自己?

欧阳强这样一想,心中便开始警觉,现在的德水可不像从前了,陈书记来德水以后,一步一个脚印,在德水的威信是日渐高涨。

尤其是最近,传出刘书记要调走的消息,陈书记手中的权利更是大了,看这个势头,以后的德水恐怕是要变天了!

“陈书记,您放心,这个案子我会重新侦查,一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欧阳强朗声道。

他话说完,电话那头听到的却是“嘟”、“嘟”盲音,陈京早将电话挂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