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415章 宣判了!

第四百一十五章 宣判了!

王林波最近郁闷了!

前几天他还志得意满,刚刚在官司场上打了胜仗,没想到事情没过几天,原来已经宣判的案子,突然翻了案。

不仅是以前的德水人民医院受到了起诉,他也被牵连其中。

这一次绝对是动真格的,因为公安局过家里来抓人,后来他想尽了办法,弄了一个保外候审,但是其行踪现在已经受到严格的限制了,他想离开德高也已经变得没有可能。

尤其是检察院公诉德水人民医院,一审宣判,人民医院一次性赔偿受害者二十万人民币损失,另外,每年还要给予受害者适当的养老保险。而受这次事件牵连,人民医院院长唐华平引咎辞职,整个医院领导层集体做检讨,亲自上门向受害者致歉。

对人民医院业务副院长张骞,法院以受贿罪判处其有期徒刑三年。

人民医院是德水的旗帜,在这一次公诉中,人民医院被扒得**裸,从上到下,没有一丝一毫的遮掩。这个做法让王林波异常的惊恐,被逼无奈,只能找在市里当领导的亲戚求帮忙。

事情到了这一步,即使是市领导,也不可能直接干预德水司法系统了,王林波一招未遂,只有把目标指向了德水区委聂光区长。

他和聂光区长之间,不仅是私下交情,他是每年真金白银的对其有孝敬。

反正现在事情搞成这样了,王林波也顾不得斯文和含蓄了,死都要赖在聂光身上,这事解决不了,他监狱蹲得不安心,兴许把干的什么狗屁事都捅出来。

通过聂光,他辗转终于和政法委书记王学平搭上了线。

王学平狡猾得很,装出一副受害者的模样对王林波道:“王老弟,你是不知道啊,现在事情搞成这样,也不是我愿意的。这件事是区委陈书记亲自把关,我根本说不上什么话!”

王林波一听王学平话语中的推托之词,急了,道:“老哥,你可千万得帮忙一下。要不这样,你安排一个条件,让我见见陈书记。如果有机会和陈书记谈话,可能还有转机!”

王学平沉吟了一下,道:“那行,这个机会我可以跟你创造!但是有一点我要给你强调,你可别动什么歪心眼儿!”

王学平盯着王林波的眼睛道:“尤其是钱,陈书记不缺的就是这个。你不要弄巧成拙了,搞得不可收拾了,就谁都救不了你!”

王林波这一次是四处找人解读王学平的每一句话,最后通过多种途径,他也算了解到了区委陈书记的为人。

区委陈书记年龄很轻,平常极度反感下属去他家拎礼物,送现金。

另外,陈书记现在还没结婚,女朋友好像是个牛人,不仅人漂亮,而且还大大的有名有钱。

陈京拥有了这两点,让王林波束手无措,他的两大杀手锏,一手是钱,一手就是色。现在这两手都用不上了,他哪里还有招?

王林波慌乱之中,还不忘记召集自己的那一帮狐朋狗友想对策。

杨大江混混出身,跟官员打交道多,他笑嘻嘻的向王林波建议道:

“老王,你可不能这么武断。照我说啊,这当官的就没有不偷腥的猫。古人说得好,英雄难过美人关,这陈书记年纪轻轻,他就没有七情六欲?

所以,色这个事儿,你得动动脑筋,只要操作得好,绝对可以手到擒来!”

杨大江说到此处,便附耳在王林波耳朵边上低语了几句。

王林波脸色阴晴不定,沉吟了良久,最后拍板道:“成,就按你说的办,如果这事能成,我老王必定重谢!”

……

随着德高经济发展,酒店娱乐业蓬勃发展起来。

以前整个德高只有一家四星级酒店,这一年过去,马上就陆续开了三四家四星到准五星的酒店。

除了酒店以外,像酒店夜总会也如雨后春笋般的崛起。桑巴舞夜总会,就是新开的一家很有实力的夜总会,这家夜总会新开伊始,就异常的火爆。

桑巴舞夜总会包房,精巧雅致的欧式吊灯在房间的正中央,包房的东侧,是偌大的落地窗户。

这样单透明的窗户,能够让包房中的人将外面一到四楼大厅所有的一切都尽收眼底,但是外面的人却无法洞悉包房里面的丝毫动态。

有些酒客,酒喝到浓出,对陪酒女孩在包房中上下其手,眼睛就盯着外面大厅那一个个扭来扭去的诱人的各种大屁股,那种销魂的感觉,言语难以表达!

大理石精磨而成的桌面,胡棣和陈京两人端着高脚杯,杯中是殷红如血的红酒。

“怎么样,陈京,这里的条件实属还不错吧?”胡棣举杯含笑道,他扭扭头,两位粉红色短裙的包间公主正站在门口冲这边好奇的张望。

两个女孩都在花信年华,穿着职业装,露出洁白的大腿,其个子本来就高挑,这样端着一杯酒暧昧的审视,这的确是两个难得的尤物。

从事这一行的女孩,也没有多少善男信女。

两人窃窃私语,不时的指了指陈京这边,然后调笑打闹。

陈京的眼神从二女身上收回,道:“老胡,夜总会我觉得和你应该是对立的,你出现在这里,我就觉得怪异!”

胡棣道:“你是党委领导,是领导我们的,出现在这里,不更怪异吗?”

陈京道:“不是你约我到这里的吗?你这人……”

胡棣道:“这就对了,任何人出现在一个地方都有道理。但是不明真相的人看来,这些道理他们都不知道,即使知道也不能辨别真假。所以啊,世界上有很多误会,有些误会是双方都不愿意的,但是误会就那样莫名其妙的产生了,而且难以消除!”

陈京的笑容渐渐敛去,道:“老胡,有什么事情你打开天窗说亮话吧!你我之间用得着这些弯弯绕吗?”

胡棣摇了摇头,道:“不可说,不可说!有人让我当说客,我只是探探你的态度,你现在态度显示你很坚决。既然如此,我自然不能拖你的后腿,你放手去干,有什么用得着的地方,你说一声!”

“咚,咚!”

有人敲门,两名调笑的女孩收敛笑容款款过去将门拉开。

门一开,两女吃了一惊,张开嘴刚准备叫人,便被人止住。

从门外走进来一精瘦男人,男人穿一套韩版的西装,很时尚前卫。给人印象深刻的还是他的眼神和面孔,他的眼神漂浮不定,闪烁异常,一看就不像行正道的人。

而他的面孔,鼻子很大,和其他的五官很不协调,让其看上去多少有些滑稽。

“哎呀,我说是什么风把胡局长给吹来了,刚才下面人给我汇报,我还不信,没想到还真是您赏光了!”

男人进门便是热情连连,老远便伸手直奔胡棣。

胡棣眯了眯眼睛,嘴角抽了抽道:“是王花皮啊,我说你小子还成精了,不声不响就搞了这么大的场子了,了不起啊!”

精瘦男子嘿嘿一笑,露出一口长期嚼槟榔留下的黑牙,样子说不出的难看。

他本来叫王任成,王花皮是他道上的名字,他起家就是靠黄赌毒,以前带小姐开发廊,因为其颇有手腕,渐渐的生意越做越大,搞到现在竟然让他弄出了这么大一家夜总会。

有小道消息说王花皮背后有人,想想也可以理解。

试想他就一混混出身,真就单靠自己打拼,怎么也没可能混到今天的局面,肯定是有一些特殊的关系在背后。

王任成在胡棣面前姿态放得很低,谄笑道:“胡局,您这样说可就吓坏我了!兄弟我有口饭吃,还不是您赏的?您不让我吃这口饭,我明天就得滚到天桥下去讨食吃。”

胡棣嘿嘿一笑,道:“你小子倒会说话,让人听起来就觉得舒服!”

王任成嘿嘿傻笑,掏出一盒中华烟递烟,他将烟递到陈京面前,道:“这位小兄弟……”

胡棣哼了一声,拍了王任成一把喝道:“你小子,瞎了你的狗眼了!这是德水陈书记!”

王任成愣了愣,脸色渐渐变白,喉头蠕动半天,才结巴的道:“德……德水陈书记?陈……书记……”

“我就是陈京!”陈京淡淡的道。

王任成恍然惊喜,忙道:“陈书记好,陈书记好!你看我这双狗眼,连您都没认出来,实在是不应该,不应该!”

王任成和王林波是兄弟,亲兄弟。

两兄弟长相差异太大了,王林波长得高大魁梧,王任成却精瘦精瘦。

有传言说两人其实同母不同父,因为他们俩的母亲,在年轻的时候不是什么正经人,那些搞破鞋的,最喜欢光顾的就是他家。

从现在看两人的模样,还真不像是同种的。

但是不管外面怎么传言,两人的感情却是亲兄弟感情,王林波有难,王任成是全力的想办法支援。

今天,在这个场合,王任成竟然忽然碰见了德水事件的始作俑者陈京,他心中哪里能不惊慌?他脑子还转不过弯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