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417章 真落选了!

第四百一十七章 真落选了!

因为章武侠系列案件,引发了德水医疗系统的一次大整顿,也引发了德水政法系统的一次大清洗。

系列案件主要责任人王林波,因为涉黑、涉行贿等多项罪名被起诉,最后被判有期徒刑七年,而章武侠的事故因此基本得到平反,公安局恢复其编制,并妥善安置处理其个人生活和家庭生活问题。

这一次章武侠系列事件,是陈京亲自抓,公检法严密配合,大家齐心协力所干的一件大事。

在目前德水大力搞经济建设的主旋律中,陈京的这一次行动,可以说是剑走偏锋,从另一个角度让德水社会各界见识到了他处理事情的干净利落。

而德水在狠抓经济的同时,整顿医疗行业和政法系统,也是为解决民生的重大举措。

这么多年以来,医疗这一块一直就是问题的重灾区,医疗中黑中介、黑势力、乱收费等种种错误层出不穷,这已经给广大老百姓造成了极大的伤害,陈京这一次严厉打击存在于医疗行业的黑势力,对整个医疗行业健康发展的意义是巨大的。

医疗行业健康发展,公检法系统职能更加清晰科学,为德水的经济发展,也提供了强有力的后盾支持,所以,这一次德水区委主持的章武侠系列案件的处理,社会上是颇有积极响应的。

但是另一方面,陈京为章武侠案子翻案,暗中开始有人质疑,为什么像这样的案子,最早就没有正确的判决?偏偏是一个年逾六旬的老者,拼命上访后,引起了领导的重视,最后才能得到公正的处理?

有心人追根索源,便将矛头指向了区长聂光那边。

在案发当初,聂光针对案子的定性是有过指示的,当初检察院的起诉和法院的判决。都是按照聂光的这个指示操作的。

是不是当初聂光就包庇了当事人?从而把这件事的真相掩埋了起来?

现在陈京在翻旧案,是否意味着在德水政坛上。陈京和聂光之间的矛盾已经浮出水面,两人开始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了?

陈京和聂光之间本没有矛盾,两人之间第一次被外界以审视的眼光关注。就是在刘积仁别传要调走的那个当口。

在德水,有资格接替刘积仁出任德水区委书记的只有陈京和聂光两人,两人来比,聂光比陈京的资历要稍微老一些。但是,陈京的背景很硬。再说,刘积仁好像对陈京更加信任。

陈京拥有的这两点优势足以抵消聂光资历的优势。

外界普遍认为,陈京和聂光在竞争德水区委书记的位子上,应该是势均力敌,两人会是一番好胜负。

从章武侠这个案子上。有心人看到了陈京和聂光两人的一次角力,从结果看,应该算是陈京首战告捷了!

在今年以前。在德水提起陈京陈书记。除了体制内的人以外,其他人鲜少有人知道。

但是现在,陈京的声名已经被德水旮旮旯旯的人所熟知。大家都知道,德水来了一个很年轻的书记。年纪不大,但是办事很有魄力。很有作为!

陈京能够在短短一年不到的时间,从一个外来者,做到今天这个地步,很多人都很钦佩他。

就以德水论,聂光在德水经营了这么多年,但是现在一旦要全区站队,他那一方竟然还不占优势!

……

全省外派进修年轻干部名单最终确定了,省委组织部决定,为了提高年轻干部的素质,开拓年轻干部的视野,提升年轻干部的知识面和管理水平,这一次一共在全省筛选六十名干部赴新加坡学习一年。

在德高,马步平、覃杨竟然都在名单中,一共从副处到副厅,德高去了六人,略低于平均水平。

德高市委为了表彰这一次入围名单的优秀干部,专门设了招待宴,市委副书记方克波参加的招待会并讲话。

在讲话中,他特别强调了这一次全省筛选干部要求之严格苛刻,全省符合条件的干部,数以万计,在这么多干部中,挑选六十个人,可以想象,这六十个人必定都是精英,必定都是组织认定的,党的事业未来的希望!

方克波表示,今天参加宴会的同志,能够入围六十名大名单,这是德高市的一大喜事,他谨代表德高市委对同志们表示衷心的祝贺,并希望大家在赴国外学习期间,能够认真投入,刻苦用心,学成归来后,为德高的社会发展贡献更新的,更大的力量。

在当天市电视台新闻的最后,还报道了方克波讲述的,有个别同志从六十人名单中落选,方克波希望这样的同志,能够正确的看待这一次落选。要多从主观上,自身角度找原因,不要气馁,继续努力……

这段新闻,陈京恰恰看到了,说句实在话,这一次落选,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也让他感到有些失落。

本来,如果没有这件事,或者是事先不知道这件事,陈京还不至于有什么。

问题就是已经知道了这件事,而且已经为此做了充分的准备,最后事情又泡汤了,这种感受是非常难受的。

他接到了很多慰问电话,第一个打电话过来的就是伍大鸣,伍大鸣在电话中安慰他,道:“陈京,你这次落选,不是你本事比别人差,而是另有原因。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嘛,去国外一年,最多也就是开拓开拓视野,有利也有弊。

不要受这件事影响,继续把德水的工作做好,用成绩说话比什么都管用!”

伍大鸣的这个电话,让陈京的情绪平定了一些,随即,王凤飞、马步平都来电话安慰他,他的心情也渐渐平复了。

现在的德水处在关键时候,怎么把德水的工作做好,这是摆在他面前必须马上解决的问题。刘积仁充分给他放权,现在他肩膀上的责任,比以前任何时候都重都大,所以,在这个时候,能够继续留在德水,至少对陈京的事业来说,是非常有必要的。

夜,漆黑漆黑,白天的天灰蒙蒙,晚上便见不到夜光。

而恰好这两天裴翠湾被拉闸限电,小区里面的灯全部灭了,陈京回到家的时候,第一次感到天竟然可以这样黑。

陈京从小生长在城市中,小时候看小说看到夜漆黑如墨,他觉得很奇怪。

因为在他的生活中,从来都没有经历过那样彻底的黑暗,实际上,在城市中,这样彻底的黑暗还真不容易见到。

家里就一个人,陈京坐在沙发上,眼前什么都看不到。

一天的劳累,最后又得到了一个落选的消息,现在回来又是这样的冷冷清清,一种从未有过的孤独和伤感在陈京的内心升腾了起来。

孤独一人,茕茕孑立,每天起得早,睡得晚,起早贪黑,这样的人生算是成功吗?

陈京忽然发现,这么几年,自己竟然没有时间来反思这个问题,没有时间来多愁善感,想自己的人生和事业,不得不说,现在忽然想到这些,心中有难言的萧瑟。

有时候,陈京对个人生活是有些逃避,好像不愿意去面对!

就像个人问题,陈京的同龄人,有大部分都娶妻生子了,但是他却刻意的没有去面对这个问题。

打火机“啪”一下,燃起一缕火光,在漆黑的房间里面,异常的耀眼。

陈京从兜里掏出一支烟点上,灭掉打火机,在黑暗中,就只剩一个小火点在一闪一闪。

孟让吸一口烟,将烟雾憋在肺中,直至头有些发懵,他才缓缓的将烟雾吐出来。

烟的麻醉,让陈京的心情稍微好了一些,但是,却不经意的勾起了他对过去的回忆!

金璐!

陈京微微的闭上双眼,几年前和金璐相识相爱的画面就活生生的在他脑海里面浮现。

两人的第一次亲吻,第一次缠绵,现在依旧在他的脑海里很清晰,有时候,他觉得自己在淡忘,但是此时此刻,现在,他依旧发现,那些事情已然是忘记不了的。

伊人已经远去了,大雁往南飞,还有归期可盼望。

但是金璐走了,归来却是遥遥无期,没有留任何的念想给陈京,让陈京没有勇气认为自己还可以等待!

二十八岁了!

过年就是二十九岁,陈京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青春,就在指缝间慢慢的流逝。

他也非常清楚,个人问题,在避无可避的时候,就是必须面对的!男子汉大丈夫,能够逃避一辈子?能够一辈子不面对?

自己的人生,没有金璐,该如何走?

一支烟吸完最后一口,陈京猛然将烟头掐灭,他心中已然有了决断。

从明天起,过去的一切都必须完全尘封掉,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自己需要有新的,全新的生活态度了!

“咚,咚!”两声很轻的敲门声。

声音很轻,但是在黑夜中,却让人听得很清楚。

陈京微微皱了皱眉头,大声道:“是谁?”

他慢慢的起身,并没有急于开门。

“是我,你大大方方的开门吧,这年头,哪里来的那么多贼?”门外,一个女人的声音很清晰的传进来,方婉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