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419章 第一次亲密接触!

第四百一十九章 第一次亲密接触!

不是什么名酒,不过是国产解百纳干红。

这种酒口感一般,胜在醇厚,一瓶酒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喝完。

陈京和方婉琦两人举杯对饮,边饮边聊,兴许是因为酒精的发酵,很多以前两人从不涉及的话题,有了酒,两人都能够将这些话题畅聊开来!

喝酒是渐入佳境,和聊天如出一辙,当两人都有了醉意,彼此的话也就更多。

房间光线很暗,只有一支白蜡烛照明,这样的氛围不具备烛光晚餐的浪漫,但却有欲抱琵琶半遮面的含蓄。

方婉琦喝了一点酒,脸上就染上了红霞,一双灵动的眸子,顾盼之间,风情万种,尽显小女儿态。

当两人聊到过往,方婉琦双眼中蒙上一次迷雾,她用三根手指头捏着高脚杯,道:“陈京,你知道我有多少年没回京城了吗?”她另一只手伸出三根手指头,“整整三年了,那是我的家啊,三年不归家,嘿嘿,个中的滋味和痛苦,别人岂能知道?”

“我们碰一杯吧!”方婉琦和陈京两人酒杯相碰,各自又浅浅的喝了一口酒。

红酒殷红如血,入口的滋味酸中冽甘,有一股醇厚的香味入喉,方婉琦轻轻的摇了摇头,眼眶中,晶莹的泪光闪动。

陈京默然不语。

他和方婉琦接触久了,知道像方家这样的大家族,有太多复杂的东西掺杂其间了。

其外面的光鲜,掩盖不了内心的彷徨和痛苦。

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普通百姓家都有那么多故事,更何况像方婉琦所处的那样的大家庭?

方婉琦骨子里面是叛逆的,她不是那种逆来顺受。按部就班的人。她的人生,她希望能按照自己的意愿来展开宏图。为了这一点,她付出够多了。

他和陈京面对的问题完全不同。

陈京是从社会最底层走出来的人,他每一步都走得艰难,他必须要付出比别人更多的努力,他必须要做出比别人更辉煌的成绩,才有机会一步步的向前。

朝中有人好做官,这是一句老话。

对陈京来说,他根基单薄,他的人生和仕途,注定了只能靠自己努力。这一点。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够帮得了他。

而方婉琦却是出生富贵之家,含着金钥匙出生。

她从一出生,其背后就拥有了各种各样的光环,而这些光环,冲淡了她本身的色彩。

她想活得自我一些。活得有自己色彩一些,这都是奢望。

她努力了,奋斗了,有成绩了,在别人眼中,她依旧改变不了方家后代的身份。

所有的人都会认为,自己如果拥有方婉琦那样的条件,也会成功,也会有耀眼的成绩。甚至比方婉琦做得更好、更出色。

方婉琦言辞中,毫不掩饰自己对陈京的羡慕,她只想自己也生于像陈京那样的家庭,父母健康和睦,有姐姐也有妹妹,兄妹关系良好。

更重要的是。靠自己的努力得到自己希望拥有的东西,就是再苦再累,也是幸福的,快乐的。

陈京对方婉琦的这个说法嗤之以鼻。

他禁不住反问,这个社会上有那么多芸芸众生,社会最底层的人,他们干最脏最累的活儿,得到的却是最微薄的报酬。

他们一辈子劳作,目的只有两个字:“生存!”

什么梦想,什么人生目标,什么希望拥有的东西,在他们的意识中,都不存在。

就像陈京自己的很多同龄人,他们根本就没有机会接受高等教育,只能早早的走进社会,成为芸芸众生中的一员。

底层的人,百分之百的精力都需要关注生存,这样的人生值得向往?

陈京直斥方婉琦的那些想象都是柏拉图式的理想国。一如古代陶渊明写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那样,从文学的角度和理想的角度,那样的生活值得向往。

而现实和想象的距离相差十万八千里。

就像方婉琦这样,如果生于普通人家,接受不了良好的教育,初中毕业就不得不辍学,那样的人生,她一辈子都拥有不了现在所拥有的思想。哪里还有什么狗屁机会谈努力和人生目标?

方婉琦酒喝得多了,静静的听着陈京说话,吃吃的笑道:“你的话不对,你现在不一样拥有不俗的思想吗?你现在的人生,不一样充满了期望和未来吗?

我怎么没见到你天天为了柴米油盐酱醋茶苦恼?”

陈京愣了愣,一时竟然无言。

他转过念头,想当年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的那些伙伴,还真如自己说的那般,现在很大部分都在为生计劳累奔波,像自己这样,能够衣食无忧,能够为事业和梦想奋斗的,还真是少之又少。

端起酒杯轻轻的晃了晃,道:“我是幸运的!真是幸运的!”

陈京这句话发自肺腑,从澧河一直走到德高,一步步的走来,不是有幸运吗?

“能够认识你,阴差阳错,我认识了三楚报的胡悦,然后才认识伍书记。说起来,这个幸运,还真有你的一份功劳!”陈京道。

方婉琦嫣然笑了起来,道:“算你说了一句有良心的话,也许你我都是幸运的,只是我们自己多愁善感,不满足罢了!”

“为了幸运,我们干一杯!”方婉琦举起酒杯。

陈京摇了摇头,道:“不能喝了,再喝就要醉了!”

方婉琦眯着眼睛,醉眼朦胧,连连摆手道:“不行不行,说好了一人一瓶,怎么就能不喝呢?”

陈京放下酒杯,站起身来,脚下就有些不听指挥了,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找到酒瓶,晃了晃,里面已经见底了。

“哈哈,差不多了,见底了,不喝了!”陈京摇摇晃晃做到沙发上,身子往后靠,仰躺着,呼吸格外的粗重。

方婉琦也有了醉意,站起身来道:“不行,今天喝到这里,还不够尽兴,我们还要喝!”她顿了顿,舌头有些转不过弯来,过了一会儿,才道:“我们还要说话呢!有很多话都没说,继续喝!”

陈京意识有些恍惚,只是摇头,方婉琦凑到她的身边,脚下不稳,也一下瘫软在了沙发上。

“呵呵!”方婉琦轻轻一笑,伸出手来搂着了陈京的脖子,道:“喝酒,喝酒!我看你跑,你跑多远我都能揪住你,你跑到天涯海角,我都能把你揪回来!”

方婉琦身材妙曼,凹凸有致,迷糊中,陈京只觉得自己的脸颊触到了软软的两团,一股淡淡的,不同于酒的香味入鼻,让陈京依稀觉得有些熟悉。

女人身上的香味,似乎能天然的刺激男性荷尔蒙的分泌。

陈京觉得浑身有些发热,奈何,头实在是太晕,伏在沙发上,顺势就倒在了方婉琦的身上,不省人事……

清晨,微微有些凉,陈京睁开眼睛,脑袋像灌了铅一般沉重。

他翻动身子,只觉得自己浑身都被束缚住了,他环顾四周,浑身一个激灵。

方婉琦就在身边,两人距离近在咫尺,陈京的嘴唇,几乎就贴在了方婉琦的脸颊上。

方婉琦的整个身子如八爪鱼一般缠住了陈京的身躯,让他动弹不得。

轻轻的呼出胸中的气息,陈京觉得嗓子有些干涩,他伸手想挪动一下,只觉得一团软软的东西压在自己手上。

即使是隔了衣服,也能感受到那种惊人的弹力和滑腻。

陈京脸不由得一红,眼神情不自禁的瞟了一眼怀中的人儿。

方婉琦沉沉的睡着,呼吸悠长均匀,微闭的双眼,凸显其长长的睫毛,很是动人。

在沉睡中,方婉琦是那样的安静,像婴儿一般,嘴角有少许的哈喇子,样子很萌很憨,很卡哇伊。

毫无意识,陈京轻轻的往前凑了一下,嘴唇印在了方婉琦的脸上,那无意的一吻,让陈京感到有些慌乱。

他盯着那样如凝脂般白皙的脸,倏然发现,这样精巧的脸颊上,突如其来的染上了一层红霞。

他愣了愣,轻声道:“你醒了?”

方婉琦眼睛的睫毛闪了闪,嘴角**了一下,小瑶鼻皱了皱,才将眼睛睁开。

她有些无辜的看着陈京,道:“你刚才干什么?”

陈京脸唰一红,支支吾吾,竟然不知道如何回答。

方婉琦眨了眨眼睛,陈京道:“你……你什么时候醒的?”

方婉琦眉头一挑,道:“你觉得我什么时候醒的?”

陈京吐了一口气,用力想起身,方婉琦道:“你……你干什么?你往那儿摸,你的手……哎呀,你的脚!”

陈京狼狈不堪,不知道该怎么办。

方婉琦双手抱紧陈京,眼睛盯着对方,一字一句的道:“你不老实!嘿嘿,男子汉大丈夫,你想就这样灰溜溜的逃走?”

方婉琦边说话,脸颊慢慢的凑近陈京。

如此零距离的接触,陈京的荷尔蒙急遽分泌,他股难言的冲动,让陈京几乎没有任何的念头,就猛然的将方婉琦抱住,嘴狠劲的印在了对方的嘴唇上……

“嘟,嘟!”茶几上,手机铃声和震动,让整个机器在桌面上开始跳舞。

“啊!”一声,方婉琦一声惊叫,两人的接触猛然分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