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424章 大圈套!

第四百二十四章 大圈套!

和平常一样,甄巩又在向刘积仁汇报工作。

刘积仁个子不高,但是他这个小个子身体里面蕴含的能量是惊人的,到目前为止,他虽然有些神秘,但是德水的大局一直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甄巩最近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他忽然感觉,刘积仁对德水一天发生的事情,打听得越来越细了。

这么多年以来,甄巩都是按照固定的模式在向刘积仁汇报工作,但是现在,这个模式好像已经不能够令刘积仁满意了。

甄巩有些不明白这里面的原委。

照说,刘积仁人都要走了,关心的应该是他即将要去的岗位上的事儿,怎么反倒对德水的事情关注越来越细了呢?

“书记,事情经过就是这样,按照政府那边的计划,可能还要把服装贸易大楼的启动仪式搞得更宏大一些。陈书记支持这个计划,而且还特意表示,他可以去争取一些资金。

要搞几台文娱晚会,质量要高一些,最好能请几个国内的一线歌星,媒体最好能是省电视台往上走,这样一搞,影响肯定会大起来。”甄巩道。

他顿了顿,道:“这两天您的日程安排,中间可能有政府那边向您的专题汇报,陈书记也让我安排,他也希望能就近期工作,给您做个汇报!”

刘积仁沉吟不语。

过了很久,他道:“老甄,你上次不是说陈京和聂区长关系搞得很僵吗?怎么现在他对政府这边的计划这么上心了?我还担心,在这个问题上,他的思想有些转不过弯来呢!”

甄巩道:“陈书记这个人啊,心胸的确不一般。现在很多人都说他是个实干家!”

“实干家!”刘积仁重复了这三个字,点头道:“很贴切。是实干家啊!”

他从抽屉里面拿出一盒烟,给自己点上一支,递给甄巩一颗,然后道:“现在德水发展有条不紊,方方面面的工作都做得很好,很让人满意。看来,德水有没有我,似乎已经不重要了!”

甄巩愣了一下,道:“书记,话可不能这么说。现在我们能够有这个成绩。这都是在您的领导之下完成的。没有您的领导,大家哪里能够这般同心协力?”

刘积仁哼了哼,道:“同心协力?你说这四个字,用在现在我们的班子中贴切吗?”

甄巩抿住嘴唇,不说话了。现在德水班子中。陈京和聂光的竞争趋于白热化,尤其是聂光这一边,表现得很急躁。

聂光上次和陈京之间因为章武侠的案子,碰了一次后,最近很是不安分,不断的挑起事端。

这样的情况,完全就是双方矛盾表面化的表现,德水人都能看出这里面的道道,说班子同心协力。还真说不上!

“安排一下吧,我跟陈副书记谈谈!有些事情,是时候谈了!”刘积仁朗声道。

陈京和刘积仁见面,甄巩特意安排在了下午,快下班的时候。

这个时候,刘积仁可以灵活把握时间。如果需要沟通久一点,后面没什么日程安排,不影响其他的工作。

对甄巩来说,他现在要考虑陈京的日程更多一些,陈京现在工作很繁忙,从早到晚忙个不休,区委这么一大摊子事,现在很多都是陈京来抓,他以副书记的身份,行使的权利一大半都是书记的权利,这也是目前德水的特色。

刘积仁见到陈京的时候,脸笑得像一朵花一样,陈京还没跟他汇报,他便是一通好的夸奖,让一旁的甄巩,心中既羡慕又尴尬。

“书记,您和陈书记聊,我先去办公室整理材料!”

甄巩轻声道。

出乎他意外,刘积仁冲他摆摆手道:“你急什么,陈书记好不容易来,你马上备水备茶,我们品尝一下陈书记的手艺,我跟你讲,这样的机会可不多啊!”

甄巩连忙备水备茶,一通好忙活,三人围着茶几做好,陈京开始烹茶。

茶香袅袅,房间里的气氛颇为融洽。

聊到兴浓处,陈京提出要向刘积仁将工作做个汇报,刘积仁道:“这个不急!今天你来了,有个事情我跟你通个气!”

刘积仁顿了顿,道:“有句话说得好,现在这个社会,就是人红是非多。你在德水的工作,目前来说成绩是有目共睹的,有了成绩,就有问题。”

刘积仁起身,从桌面上拿过一份材料不经意的递给陈京。

陈京将材料翻开,只瞅几眼,眉头就皱了起来。

甄巩心怦怦的跳,一颗心都快蹦出嗓子眼儿了,这个材料是经他的手送给刘积仁的。

材料的主要内容涉及两点,第一点是陈京一直没有拿下的教育局长柳青,现在有人举报他贪腐受贿,涉及资金数额巨大,材料建议,由区检察院组织专门的人手去调查,把这件事查清楚,弄明白。

第二点,是德水区多项工程招标,里面存在黑幕,有好几个城建工程,质监局检验不合格。而且,现在那几个工程现在已经出现了危险,尤其是区里投资的两条道路混凝土掺假,刚刚修好的路,马上就不行了。

这条路的承包公司是红卫工程工资,具体施工的公司是闫氏路桥施工公司,材料举报,区委副书记陈京主持了这几个工程的招标,而道路施工方闫氏路桥工程的总经理闫名是陈京的表姐夫。

甄巩得到这份材料的时候,当时他非常吃惊,由于事关重大,他第一时间把材料递给了刘积仁。

他万万没料到,刘积仁会在这个场合把材料拿出来!

他这是要干什么,是要将陈京的军吗?

房间异常安静,陈京一直盯着材料看,刘积仁和甄巩都没有打扰他,时间在这一刻似乎静止。

过了很久,陈京把材料放在茶几上,慢慢的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茶,道:

“这些材料很翔实,不是空穴来风啊!”

刘积仁道:“这个事情,你去安排,让相关单位和部门把事情调查清楚,搞明白!我不相信这里面说的都是真的,对你个人,我是充分信任的!从你的履历来看,这一路走过来,都是经得起考验的!”

陈京摇了摇头,道:“书记,这件事情那样做不妥,不管怎样,避嫌还是必须的。查吧,查清楚,搞明白,要严查!”

陈京喝了一杯茶,道:“两条路,几十公里,上千万,这不是小钱,都是国家和人民的财产。更重要的是,在这样的工程中,出现了如此严重的失误,社会影响会极其恶劣,这样的事情不查清楚,怎么向社会交代,怎么向人民交代?”

刘积仁点点头,道:“你能有这个态度,我很欣慰!这件事情既是这样,我亲自来抓,一定要把问题搞清楚。如果最终问题搞清楚了,是有人暗中作祟,这样的事情,绝对不能姑息!”

“如此就好!谢谢书记!”陈京淡淡的道。

陈京竭力的保持冷静,但是他此时的脑子却是一片空白。

他仔细想这个问题,尤其是公路施工招标的问题,这中间要太多的巧合了。

偏偏就在那个时候,刘积仁放权给陈京,陈京什么都不知道,就主持了一次工程招标。

所谓主持,实际上就是代表党委去讲个话,表个态,具体事情都是招标办负责,但是事情现在有了问题,陈京有领导责任,这是推卸不掉的。

另外,闫氏施工公司进入德高,陈京也不知道这个事儿。

照说,这样大的事情,闫名不可能隐瞒他,闫名的性格就是那种藏不住话,爱显摆的人,他怎么能够把事情做到如此无声无息?

这一些都是陈京现在一时半会儿想不太明白的地方。

但是,像今天的这份材料,一看就是老手撰写的,里面的事情描述证据充分,条理清晰,绝对不是胡编乱造的。

而且,材料中的那些事实,调查起来也很简单,根本费不了多少周折,像这样的情况,胡说八道就是多此一举,没有人会这么傻。

脑子里转过这些念头,陈京嗅到了很浓的阴谋的味道。

这好像就是一张大网啊,设定这个圈套之大,之隐蔽,陈京根本就毫无察觉,也没有意识到。

这个圈套牵扯到的人也极其多,有企业有多名官员,而且其中不乏有重量级的领导,甚至这些人中还有可能包括刘积仁。

陈京心中暗暗苦笑,不由得自嘲的想,自己真是何德何能,还用得着让人拿这么狠的招儿来对付。

这件事情如果解释不清楚,光闫名和陈京表兄弟的关系,陈京在德水就不用待下去了。

有些事情是清白的,但是解释不清楚。

即使解释清楚了,领导和同僚明白了其中的原委,但是老百姓呢?

老百姓会相信出了这么大的事儿,领导的亲戚捅了篓子,领导自己会一无所知?而且,作为领导的陈京,还主持了招标,招标又最后出了问题,这中间会没有猫腻?

人言可畏,像陈京这样的干部,必须珍视自己的羽毛,一旦在口碑上出问题,其前途的阴霾就永远也散不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