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四百二十五 中刘积仁的心机

第四百二十五中 刘积仁的心机!

对政治来说,有时候一分钟都太长。

甄巩忽然读懂了这句话的意思,他根本就没有料到,德水政坛会突然风云突变。

一直高歌猛进,一路顺风顺水的陈京,会忽然遭遇这样的事情,这一下,陈京可以说是陷入了绝境。最乐观的估计,这德水,陈京应该是待不下去了。

多年从政的经验,甄巩非常清楚那份材料中所讲的事实,那样的材料是不可能信口开河的,毕竟,那些事情都是板上钉钉的事情,这很容易就能查清楚,搞明白。

在甄巩看来,这件事刘积仁应该是可以压下来的。

因为这个材料没有扩散开,只要刘积仁能够出面将局面压一压,然后让陈京自己去擦一下屁股,这件事情的定性,就会完全是另外一番样子。做到这样,对刘积仁来说是举手之劳。

他都是要离开的人了,帮陈京这个忙,两人以后的关系势必就近了!

可是,刘积仁偏偏没这样做,而是把这个东西捅了出去,这一捅出去,就是开弓没有回头箭,那就得公事公办了。

甄巩不明白,刘积仁为什么要树这个敌人,陈京这么年轻,那么有前途,须知得饶人处且饶人,将来说不定双方都是一大帮衬,可是现在这么一来,这不是摆明是激化矛盾吗?

怀着复杂的心思,甄巩搬着一摞材料进了陈京的办公室。

陈京是常委中唯一一个没配秘书的领导。甄巩到陈京这里来得很频繁。所以,很多时候根本就没有敲门。

陈京端坐在椅子上认真的看着桌上的文件,神情很平静。

这一点让甄巩很佩服,当领导就要有领导的样子,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遇到任何事情,都能够保持镇定,陈京的确是颇有大领导的风范。

“材料都放在桌上吧!”陈京抬头看向甄巩。

甄巩不敢和他目光对视,轻轻的将材料放下,说起来。那个举报材料,甄巩如果事先向陈京透点风,是不是他不会这般被动?

每念及此,甄巩就觉得自己好像是做了亏心事一般。

“下午常委会在几点?”陈京开口问道。

“下午两点半!”甄巩小心翼翼的回答。

甄巩清楚。今天下午常委会的重头戏,可能就是关于那两条烂路的问题。

这个问题讨论来,讨论去,最终矛头指向就是陈京,陈京需要在常委会上给大家一个交代,而在常委会上,大家对这件事情可能会有一个“宣判”!

陈京放下手中的笔,道:“下午开会,这么多材料可能看不完了!”

他似乎是自言自语,一抬头看见甄巩。指着椅子道:“站着干什么?坐!”

甄巩下意识的坐了下去,和陈京打了这么久的交道,无形中,他对陈京的指示,下意识的反应就成了执行。

尽管他清楚,今天他不宜在陈京办公室久留,但是陈京淡淡的一句话,就让他忘记了这一切。

陈京手中捧着茶杯,道:“对德水班子,我是充分信任的!我的一贯观念。都是同事相处,工作就一定要严肃!今天下午的常委会,我希望大家不要有顾忌,心中怎么想,就怎么说。是非曲直,自有公断!”

甄巩尴尬的咧了一下嘴。想笑,却怎么也笑不出来。

陈京却在这时笑了,他道:“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事情都是复杂的,有些表面的东西,如果我们不深入看,就看不明白,就弄不懂!有些人看得深,生怕别人不知道,这就是祸从口出。

而有些人看得明白,却不说,最后就是难得糊涂!”

“最近我们德水发生了很多事,很多事情背后只有一个原因。这一个原因究竟是真的,还是有人别有用心,故意放烟雾弹,有其他的目的?这件事情聪明人心中都清楚!

我陈京的观念一向都是认为,不管是谁,不管是什么人,只要是德水的一员,心中应该牢记的就是德水的发展大局,就是德水人民的生产生活。

我的工作态度也是这样,只要对德水有利的意见,我支持!反之,我反对!

不仅是反对,而且可能还要与之做斗争,这就是我的个性!”

甄巩连连点头,道:“陈书记,您做人做事,我们大家都清楚,大家都很钦佩您!”

陈京哈哈大笑,道:“不要说这些话了,行吧,我就说这些!我还有这么多东西要看,你先去忙吧!”

甄巩从陈京办公室出来,心中七上八下,他仔细咀嚼陈京说的每一句话,都觉得其话语中包含了很多信息。

“德水发生了这么多事,就一个原因?什么原因?”

甄巩脑袋灵活,迅速想到这个原因所在,近期的德水,政坛风云激荡,根本原因就是刘积仁要走的消息而引发的。

这个消息是真是假?是假的吗?

一念及此,甄巩倏然站住,额头上沁出了细密的汗珠。

所谓灯下黑,甄巩是最了解刘积仁的,他以前就从未想过刘积仁说自己要离开德水这个消息的真实性,但是现在经陈京这话一点拨,他似乎突然就明白了很多。

他对德水政坛本就吃得透,对里面旮旮旯旯的厉害关系,都非常清楚。

他一想到这里,立刻就想到了更多。

他想到了,一直以来困扰刘积仁的问题究竟是什么?

有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刘积仁的政治主张和德高的整个大气候不契合,一直以来,在德高都有刘积仁和伍大鸣公开叫板的说法。

这个说法让刘积仁很被动,上下级之间,出现这样的问题,刘积仁需要承担大部分责任。

甄巩就清楚,刘积仁为了这事是左右为难,骑虎难下!他一方面不愿意放弃自己的主张,另一方面,他又没办法和伍大鸣有效沟通,没有沟通就没有了解,这就是一个死僵局。

而刘积仁面临的另外一个问题,就是对陈京的态度问题。

陈京来德水以后,很快找准了自己的位置,处处以大局为重,从来不摆自己曾经是市委书记秘书的谱儿。

不仅这样,在工作上,他也是充分支持刘积仁,刘积仁的政治主张他也理解很彻底。

更重要的是,陈京的工作能力很强,刘积仁交给他的任务,他完成得又漂亮又好。

刘积仁不得不对陈京委以重任,但另一方面,他又面临上面的压力,尤其是方克波那边的压力。

方克波和伍大鸣角力,一直处于劣势,德水就是他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张牌。

他眼睁睁的看着陈京在德水干得风声水起,隐隐有让德水变天的趋势,他哪里会不恼火?

刘积仁和方克波为了这个问题,发生了几次激烈的冲突,方克波甚至还大骂过刘积仁办事能力不行。

在这种情况下,刘积仁他该如何走出困境?

甄巩脑海中猛然想到了两个字“捧杀!”

既然正面无法动陈京,那就只能走另外的路,刘积仁先放风,说自己要调动云云,可以说是瞒了所有人。

这个消息一放出,德水政坛立马就出问题,每个人都有私心,每个人都想着自己的位置。

尤其是聂光,他被刘积仁压了这么久,现在机会来了,他能不跳出来?

在这个时候,刘积仁把陈京捧起来,一来是给聂光树对手,让两人斗起来。另外,德水的问题,他无法和伍大鸣沟通,但是陈京可以,利用陈京来为德水公关,解决德水发展路线一直被人诟病的问题。

再者,在方克波那边,他也以全新的形象出现。

聂光志大才疏,方克波驾驭不住他,至于陈京,方克波更是没办法影响到。刘积仁要离开德水,谁最惶恐?这个人恐怕就是方克波。

偏偏在这个时候,刘积仁又充分给陈京打气,手中的大权全放下去,摆出一副他才是德水书记热门人选的架势。

这一来,必然是一场好戏。

人红是非多,陈京起来了,一方面聂光不会坐以待毙,另一方面,有人就会想到走极端。

一个念头通了,百个念头都通了!

甄巩号称“智多星”,他很快就把这里面的厉害关系都想通了。

他整个人也因此成了泥塑一般,什么是政治,在这一刻他有了新的理解。

他自己在刘积仁心中的分量,他也有了更清楚的定位。刘积仁天天跟甄巩讲什么他的安排问题,那都是烟雾弹,那都是忽悠人,在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也是在利用甄巩。

甄巩心中有些灰心,他在想,自己这么多年忠心耿耿的工作,究竟值不值得?

无疑,刘积仁是人杰,甄巩一直都很敬佩他。

甄巩最近一直拿陈京和刘积仁比,两个人都是很有才干,干事都非常的果断利落,可以说不分轩轾。

但是现在,就在这一刻,甄巩忽然觉得刘积仁的光芒在渐渐的淡去,他忽然想起陈京说的那句话:“有些人看得深,生怕别人不知道,这就是祸从口出。

而有些人看得明白,却不说,最后就是难得糊涂。”

这句话让甄巩反复咀嚼,如痴如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