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426章 常委会上的硝烟!

第四百二十六章 常委会上的硝烟!

~日期:~10月14日~

,nbsp;天下门g门g细雨,外面的天空有些灰暗。

德水区委常委会议室,窗帘拉上,里面光线很暗,将灯打开,外面的世界就彻底的被隔绝了。

今天的常委到得很齐,连平常很少参会的人武部长石宣也在座,从一开始,会议的气氛就有一些紧张,平时有几个喜欢抽烟的老烟枪,今天大家都憋住,个个正襟硒,神情严肃。

常委会的座椅,刘积仁坐在最中间,他的两侧是陈京和聂光,长条形的桌子,陈京和聂光两人相对而坐。

陈京和平常一样,参会拿着一个黑色封皮的笔记本,笔记本翻开,上面搁着一支黑色的派克钢笔。

聂光随身没有携带东西,他双手支在桌子上,眼睛平视这前面,似乎是在看陈京,又好像是在看前面的墙壁。

刘积仁先发言,他的语气很低沉,也很严肃,他道:“今天的会议,想必大家都有所准备了!我们德水新规划的两条路,这是整个德高城市交通将来的主要交通枢纽,是我们德水老城改造最标志性的工程。

可是这两个工程,现在弄成了什么样子?

我想问一问,我们的领导干部,是怎么行使手中的权利的?这件事情,给我德水造成了多大的消极影响,我想问问大家都知不知道?”

他眼睛看向聂光,道:“聂区长,详情你跟大家说一说,对这件事的处理,你也说一说意见!”

聂光端起水杯喝了一口水,坐直身子,环顾了一下四周,才道:“这件事情首先我个人要做检讨,工程出现这么严重的问题,我作为政府的一把手,监督督促没到位n负有领导责任的!

这件事情我已经要求下去,一定要严查,查清楚,查明白!

至于分管的副区长刘伟同志,我已经让他暂时停职接受组织审查,至于进一步的处理,还需要同志们今天大家各抒己见,共同想办法!”

陈京拿起钢笔在笔记本上写写画画。似乎在做纪录。

会场一瞬间,就安静了下来!

两条路的招标,是由招标办主导,但是当时招标现场,陈京是作为区领导主持的,今天与会本来是有招标办相关负责人参加的,但是后来被刘积仁叫停。

因为现在招标办的几名领导,已经在被停职调查了,他认为这个时候,让他们出现在常委会上。不太合适。

这是一个信号,这个信号说明♀两条路存在的问题,已经没有多少异议了。今天会议讨论的不是这个问题,而是如何善后和领导如何负责的问题。

陈京无疑是今天会议的主要目标。

毕竟,现在小范围内都在传,工程施工单位的老总和陈京之间的亲戚关系,陈京又恰恰主持了这一次招标,这中间的问题。陈京是不是要给大家一个交代?

会场沉默了很久,刘积仁的眼睛一直在众人脸上逡巡。

看他的架势,是没有想打破这个僵局。

聂光则有些急躁。一双手不住的搓着,有几次似乎想发言,最终又闭上了嘴。

很多常委似乎都体会到了这种微妙的情绪,刘积仁不想得罪人,也不想搀和进来。

最近这段时间,德水的工作,他亲自主持得不多,现在出了事儿,就该由陈京和聂光两个人去自行协调。

两个人谁的责任大,或者是谁有能力把责任推卸到对方身上,全都是他们两个人的事儿,他也许就乐得坐山观虎斗。

等常委会大家都发了言,都有了态度,一件事情的决议成为了众望所归,这就是需要他来一锤定音了。

到了那个时候,他虽然是书记,又怎么能轻易改变常委会的决定?

他的算盘打得响,但是陈京却半天不表态,会场就有些冷场了!

“咳,咳!”陈京轻轻的咳嗽了两声,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他。

陈京眼神扫向四周,淡淡的道:“刚才聂区长讲得好,这件事要严查!我在这里表个态,我坚决支持这个决定,这件事不管是涉及到什么人,涉及到谁,都不能够包庇,都不能够容忍!

根据材料显示,两条道路施工的闫氏路桥施工公司,这家公司是省城的公司,公司的总经理闫名和我是有亲戚关系的。

如果事情调查结果,真是这个闫氏出了问题,我愿意接受组织最严格的调查……”

陈京语气很淡,但是说的话却是斩钉截铁,自有一股敢于承担责任的风骨。

尤其是他一双眼睛,这样一溜的扫过人群,鲜少有人敢和他对视。

他这样一说,聂光嘴角弯起了一个弧度,心中暗暗的有些高兴,陈京既然放出了这个话,事情很快就能调查清楚,到时候看他还有什么颜面继续留在德水?

刘积仁咳嗽了一下,轻叹了一声,道:

“外面有些传言,我想强调一句,在事情没有调查清楚之前,谁都不能乱传这些乌七八糟的小道消息,甄巩,你注意一下,让督查室安排人严密注意这些动态,谁敢触这根红线,一定不能姑息!”

他语气放缓,道:“大家都发发言嘛!都可以说说自己的意见!”

纪委书记冯海明道:“我说两句吧!最近,我发现我们德水有一股歪风,我不是说有人针对陈书记做了什么。我只是想说,我们有太多的人,遇到事情不关注事情的本身,而是到处造谣生事,肆意传一些所谓的小道消息。

最近有人向纪委反映,说教育局长柳青涉嫌受贿,涉嫌贪污,说什么这是陈书记包庇他,怎么怎么的……”

冯海明将茶杯往桌上一顿,道:“这简直就是胡说八道!柳青的问题,我们纪委早就有调查,而且已经记录在案!柳青我们没有处理他,是考虑到我们教育系统现在不够稳定,有太多的工作我们不能够有效把控。

让柳青继续留任,我和陈书记都分别找他谈了话,跟他挑明了事情的原因,要求他戴罪立功!

我相信大家看到了,最近我们教育工作两点很多,我们德水的教育改革也成了全市的典范,这一些工作,这都是成绩!

我做纪委工作这么多年,我一直都认为,我们目的不是要双规多少人,要整多少人,而是要让工作有成绩,要让更多的领导干部能够改过自新,能够悬崖勒马……”

冯海明说得很激动,唾沫横飞,让整个会场一阵**。

所有人都听出来了,冯海明这是公开的支持陈京,而且他的话说得很露骨,就只差说现在是有人要整陈京,要让陈京好看了。

冯海明话说完毕,聂光脸上的笑容早已经淡去,变得很难看。

而就在这时候,组织部长唐招招道:“冯书记讲得颇有道理!作为组织部来说,我们对干部的使用,也要多方面考虑¢记常常教导我们,要顾全大局,在大局面前,我们有时候可能灵活一些,什么问题都上纲上线,这不是实事求是的态度。

另外,对于这一次两条干道工程质量问题,我觉得我们首先要讨论的是怎么解决,怎么消除消极影响!

至于讨论谁该负责任,是不是可以靠后一些。一出问题,就先讲责任,这究竟是要追究责任,还是害怕承担责任?”

唐招招话一落音,政法委书记王学平道:

“对责任的问题,我的看法是,是谁的责任,不管怎样都逃避不了。不是谁的责任,事实面前,谁也不能够把责任强加在其身上。所以从这个角度说,我觉得唐部长的话是有道理的。”

连续三个常委说话,三个人,步调竟然高度一致,三个人说话的口径,竟然好像预先商量好了一般,这让整个会场的气氛一下被推到了顶点。

聂光冷声道:“照你们这个说法,是说我在推卸责任吗?还是说我害怕承担责任?”

常务副区长宋林道:“今天我们开会讨论责任,我不认为有什么问题。之所以要提出责任问题,其实我认为聂区长就是敢于承担责任的表现,现在都是问责嘛!既然是问责,出了问题能不讨论责任吗?”

宋林站在了聂光这一边,让会场上争议一下扩大,双方竟然就这样拉开了架势,在常委会上引起了激烈的争论。

冯海明脾气火爆,他冷冷了哼了一声,道:“宋区长,您这话……”

“咳,咳!”陈京轻轻的咳了两声,冯海明话说一半,看了陈京一眼,声音戛然而止了。

陈京淡淡的道:“书记说各抒己见,不是要争吵!还有几个没发言,大家都说一说吧!态度缓和一些,客观一些,冷静一些,毕竟我们都是为了解决问题!”

陈京一说话,会议的火药味就淡了,冯海明闭上了嘴巴,唐招招和王学平也不说话了,都成了哑巴。

现在剩下的人就只有宣传部长高赢,统战部长廖华界,人武部石宣,还有就是县委办主任甄巩了,渐渐的,四个人就推到了不得不说话的地步了!

这样的常委会,恐怕出乎今天所有人的意外,分外的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