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427章 常委会上的硝烟(下)

第四百二十七章 常委会上的硝烟(下)

担任常委会会议记录的阮山林,手有些发颤。

他担任刘积仁秘书这么些年,参加的常委会无数次,像今天这样的常委会他还是第一次参加。

这会场争论成这样,双方分成两派,大打出手,丝毫不顾及对方的面子,这哪里是开会?这简直就是大争吵!

他偷偷的瞅刘积仁,刘积仁的脸色很平静,但是他却知道,此时的刘书记已经忍耐到了极致,已经非常之恼火了!

毕竟,今天是他主持的常委会,会场成为这样,算是出了乱象,有些失控了!

也许这正是刘积仁恼火的原因。

刘积仁的右手一直都放在椅子扶手上,一开始他是轻松的用手指头敲打着扶手,但是后来,他的动作渐渐停止了,而现在,他的五根手指头使劲的用力抓住扶手,指关节都有些发白。

的确,刘积仁现在很恼火。

常委会出现这样的局面,让他太意外了,在他想来,今天的常委会没有悬念,必定会是一边倒,陈京在如此不利的局面下,怎么可能会有反击的机会?

再说,聂光比陈京的资历老很多,他精心搞了这么久,终于揪住了陈京的辫子,他肯定已经有了相当充分的准备了,准备了这么久,一个会议都把控不住,这怎么可能?

即使情况真的糟糕,今天的会议是他刘积仁亲自主持的,凭他在德水的威望,会议怎么会失控到这种程度?

事实就在眼前,这让刘积仁忽然意识到,的的确确,他有些高估自己了。

或者说,他太低估陈京了!

这种感觉很复杂,就好比蒋干盗书一般,自己以为得计了,殊不知,自己的作为,全他妈就是别人的笑柄。

刘积仁想到搞“捧杀”这个念头,他是非常有把握的。

在他看来,他的这个计划天衣无缝,把陈京推到前台替他解决问题,一旦这些问题解决得差不多了,局面自然就会有变动,到了那个时候,他再站出来收拾残局,一切依然尽在掌握中。

所谓捧杀,先是捧起来,但核心是杀字。

捧不是目的,杀才是目的。

可是现在,刘积仁发现,自己搞的事情,好像有些偏离预设的轨迹了。

这才多久的时间?陈京在德水班子中竟然就拥有了这么高的威望,像冯海明、唐招招、王学平这些人,哪个是省油的灯?可是在这个时候,三个人都跳出来力挺陈京,陈京怎么就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驾驭住这三个人?

刘积仁知道陈京能力很强,不是池中物,可是这毕竟就几个月的时间,几个月陈京就做到了这一步,是不是意味着,现在如果上面要调自己走,德水的政局立刻就可以平稳过渡?

陈京是没有处在书记这个位子上,如果是他处在了这个位子上,聂光看来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可能三下五除二就被陈京给收拾了!

刘积仁第一次意识到,一直以来,在德水政坛自己没有遇到对手,这恐怕是不准确的。

陈京的确是个厉害的对手,就说伍大鸣不会安好心,他安排过来的人,必定就是自己的对手!

极具讽刺意味的是,陈京起初过来还是一个不成熟的对手,是刘积仁自己亲手将其打造成熟,现在俨然是羽翼丰满了!

尤其是刚才冯海明在发言,陈京轻轻的咳了一声,就可以把局面稳住,这一点,让刘积仁真正从内心感到了寒意。这样下去,如果不能够把这个豆腐渣工程搞成铁案,恐怕以后的德水,就不能说是刘积仁的德水了。

“怎么了?”刘积仁的声音猛然抬高,“让你们发言,你们怎么不发言了?”

刘积仁语气变得很不好,他用手指了指宣传部长高赢,道:“高部长,你先说!”

高赢深深的看了一眼聂光,然后又看向刘积仁,半晌道:“我支持聂区长的意见!”

刘积仁面色稍微好看了一些,语气变得柔和,颇含鼓励的对统战部廖华界道:“老廖,你怎么看?”

目前的局面,陈京这边三个人支持他,聂光这边算上高赢也是三个人,双方算是势均力敌。

所以后面几个人的态度很关键,如果后面几个人能够支持聂光,聂光这一方就占了优势,常委会投票,少数服从多数,事情很快就进入了刘积仁的预想轨道,今天这个会议虽然有波折,但是最后还是能实现自己的意图,这才是最重要的。

刘积仁把冯海明等三人的发言已经牢牢的记在了心中,今天凭三人的态度,以后得想办法敲打敲打,简直是翻天了,不知轻重,不明大局。

陈京问廖部长的话故意说得很轻,很柔和,这样的暗示已经很明显了。

如果廖华界连这一点都感受不出来,他也就不用在政坛继续混了。

但是饶是如此,廖华界还是沉吟了很久才道:“聂区长所言,比较客观,我觉得责任问题,一定要先明确!”

刘积仁嘴角弯起一个弧度,心中大定。

有了廖华界这句话,聂光这一边人数已经占优了,剩下的两人,人武部长石宣,就是个好好先生。另外就是甄巩了,这两个人不会改变最后的决议,这让他吃了定心丸。

相比刘积仁的含蓄,聂光的城府要浅一些。

他一张一直很阴沉的脸,此时彻底的化开了,脸上露出了矜持的笑容,他眼睛开始左顾右盼,让他整个人看上去像个神气活现、狐假虎威的狐狸一般,让人觉得很不舒服。

偶尔,他还不忘记向陈京投去一瞥,眼神中有嘲笑,也有挑衅。

“照我看,应该要从大局着眼。现在德水的大局是稳定和发展,在这个时候,我们尽快的想办法把事情处理好,善后搞好,这是关键!刚才王学平书记的话,话粗理不粗,我很认同!”石宣表态了。

刘积仁眉头拧了拧,深深的看了一眼石宣。

石宣今天穿着军装,肩膀上扛着两杠两星十分的醒目。

一直以来,石宣在常委会上很少持立场,今天他们会突然转性支持陈京?

陈京的工作,刘积仁心中是清清楚楚。陈京每一天在干什么,见过什么人,说了一些什么话,他差不多就知道。

陈京和石宣是绝对没有接触的,怎么石宣看不明白今天的局面?

刘积仁心中很不爽,显然,聂光和他的心思一样,也很不高兴。

越是这样,聂光越对结果很迫切,在他看来,陈京已经是一条死蜈蚣了。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现在还打肿脸了充胖子,聂光很想看看陈京遭遇挫败的时候,将是怎么一番模样。

他迫不及待的道:“甄主任,最后就是你发言了!你的发言很关键啊!”

甄巩一直埋着头,自始至终,他都拿着一个本子写写画画,显得很低调,很不起眼。

在所有的常委中,他排名最后,平常的确是低调,不太引人注目。

但是现在,在这个时候,他一瞬间却成为了所有人注目的焦点。

他是刘积仁的最亲信,也许在这个时候,他的态度就是刘积仁的态度。

刘积仁是什么态度?

与会的人都是政坛老鸟,自然能够从刘积仁的举手投足一言一行中感受到他的态度。

所以,今天的会议虽然曲折,但是没有改变结果,这个结果,恐怕也是今天常委会有人想要的结果吧!

“各位,你们对我来说都是领导,我人微言轻,但是有句话我想说。这几个月来,我几乎天天和陈书记打交道,陈书记的为人,品格,办事的风格,我最清楚!

我只想说一句话,那就是无论什么情况,我都支持陈书记,我坚信,陈书记能够解决现在的一些问题。

前几天,我接到了关于两条问题路的相关材料,这个材料我已经向书记做了汇报,我个人觉得,写这样材料的人,也许本心是好的,但是措辞方面,个人观点方面,恐怕有些偏激了!

这不利于我们解决问题,也不利于我们的大局。

就像今天的会议,我们争论就很激烈,这是为什么?我觉得,这里面深层次的原因,恐怕就跟这样的材料有关……”

甄巩抬起头来侃侃而谈,他这一番话,几乎把事情大家未知的关键过程,都点破了。

而且,他明确支持陈京,这一点让整个会场的人傻眼。

陈京发言是支持聂光,现在甄巩又发言支持陈京,他究竟是支持谁?

这个答案恐怕是不言而喻的,而甄巩通过揭露事实,也让所有人知道,在今天会议之前,有人已经私下里向刘积仁告了刁状了,这件事情演变成今天这样,究竟谁才是背后的推手?

这个疑问从大家心中升腾起来,会场的气氛便有些怪异了。

而此时的刘积仁脸已经变成了酱紫色,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只觉得,这简直是时空错乱了,这怎么可能?

刚才这个发言的是人甄巩吗?他是得了失心疯了,还是被人灌了**汤了?一时他的神经有些恍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