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428章 两女夜访

第四百二十八章 两女夜访

徐丽芳连续来了很多次电话了。

每次打电话,都说要来拜访陈京,陈京每一次都婉言推辞,直到今天,徐丽芳再一次来电话,他才答应下班后会在家里。

而今天,恰恰是常委会激烈角逐的这一天,说句实在话,陈京此时的心情是非常复杂的。

陈京对德水的局面看得很透,他早就明白刘积仁心中的小九九。

但是他一直都任劳任怨的工作,不去想那些阴谋诡计的小道,但是,刘积仁和聂光做事太绝了,真是应了那句话,“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

陈京一直处处维护德水的大局,一直都紧盯德水的发展,个人的争斗和恩怨,他都选择将其放在后面,他的这种表现,却被人认为是软弱可欺,这一次,还真就欺过来了。

这几天,陈京经过了缜密的思考,他心中已然明白,关于两条干道工程的问题,彻头彻尾就是一个套。

偏偏在那个时候,陈京被要求主持招标。

说起来,他根本不了解招标单位,也不了解竞标的企业,那些工作都不是他的工作范围,他所做的不过是在招标会上讲话露脸,而就是这个露脸,就会后面的这一系列问题埋下了伏笔。

另外,道路施工方是闫氏路桥,闫名从来就没有跟陈京打过招呼说这事,所以,这件事情背后一定大有蹊跷。

能够把这件陈京极容易就知晓的事情,搞得一点风声都不露,事发当前陈京都蒙在鼓里,这不得不说是花了大代价的。

陈京不是泥菩萨,即使是泥菩萨,也有三分火气,所以,在这个时候,反击成为了必然。

冯海明、唐招招还有王学平这三个人。陈京这都是陈京能够掌握住的人,冯海明纪委调查教育局的案子,唐招招涉及的诸多人事任免,还有王学平搞的政法整顿整肃。

通过这些事情。大家都走上了一条船。

陈京如果在这个时候灰溜溜的离开德水,他们必定会面临被秋后算账的局面,这是厉害关系。

再这,陈京背后有伍大鸣的支持,这两条路的问题,虽然听起来很唬人。

但是这件事情背后,肯定有深层次的原因。在德水政坛。陈京的口碑是最好的,陈京有问题,聂光和刘积仁的屁股就一定干净?

所以在这个时候,他们站出来支持陈京,是理所当然。

至于人武部石宣这边,中原军区这一块现在方连杰是越来越轻车熟路。有他出面打招呼,这件事情也没有什么值得奇怪的。

唯一让陈京感到有些意外的是甄巩的态度。

一直以来,甄巩对刘积仁的忠心。都是不可动摇的。在关键时刻,他竟然能挺身而出,支持自己。这一点大出陈京的意料。

说起来,陈京对甄巩的印象一向不太好,主要是觉得甄巩小聪明太多,他跟着刘积仁,就扮演了类似绍兴师爷一类的角色,这样的角色在官场上是很不讨喜的。

实际上,甄巩在德水的人缘也并不好,大家都不喜欢他,因为他就是刘积仁的影子一样,让人很不舒服。

但现在开来。甄巩竟然是个性情中人,他能够对刘积仁忠心,也可以因为被欺骗,而改弦易辙,仅此一点,就说明他不算是个政客。这样的人,还是有可塑性的。

虽然,事情到目前为止,依旧非常的被动,但是常委会散会后,陈京心中还是有些舒坦。

这个世界上,太多时候遵循的都是自然法则。

适者生存,强者为尊,这样的残酷,陈京认识得很深。既然聂光和刘积仁能够把架势拉开,能够在这个当口,抛出这样的重磅炸弹,陈京也就有能力决然反击。

在早些时候,他还不具备和他们掰腕子的条件,但是此一时彼一时,现在的陈京,已经拥有充分的自信了!

一个人回到家中冲一杯牛奶,刚刚的喝一口,门就被敲响了。

陈京起身开门,只觉得眼前一亮。

徐丽芳脸微微有些红,有些紧张,但是她的穿着和打扮,和几年前的样子已经完全不同了。

今天的她,穿着一套紫色的冬裙,脚下蹬着高跟的皮靴,头发烫成了时尚的波浪形,雪白修长的脖颈上,点缀了一颗红宝石的吊坠,吊坠的位置,恰恰就在胸部丰满的两团之处。

让打量她的眼神,很自然就在那个位置停留,然后才挪移开去。

“陈局长!”徐丽芳轻声道,她两只手都拎着东西。

而在她后面,殷虹打扮得更时尚妖娆,脸上挂着笑,红红的嘴唇,闪着晶莹的光彩,很性感诱人。

“进来吧!说了不拿东西,怎么拎这么多?”陈京道。

徐丽芳憨憨一笑,道:“这都是爸爸让我给您捎来的,全是我们澧河的土特产,我爸说,您以后会澧河的机会越来越少了,他有生之年也不多了,就是惦记着您的恩……”

陈京的脸色稍微缓和了一些,道:“徐叔两老身体还硬朗吧?”

徐丽芳道:“妈妈还行,爸爸去年生了一场大病,身子骨儿不行了。家里的摊儿也没摆了,两老专程在家照顾彬彬……”

陈京点点头,脑海中浮现起老徐的容颜,时光似乎又回到了几年以前。

那个时候下班最快乐的事情,就是在老徐的烧烤摊前叫几串牛肉,然后叫上两瓶啤酒,吃喝着和老徐聊着澧河的风土人情,那样的日子,自己一无所有,但是很单纯,很简单,和现在比不可同日而语了。

当年的自己,很向往现在的生活,可是现在的自己,却又怀念当年的时光,人的复杂,因此就可见一斑。

两个女人进屋,陈京亲自给她们各自冲了一杯茶,徐丽芳打量着房间。

房子很好,但是很空旷,还很凌乱。

最惹眼的是垃圾桶里面的那满满的方便面袋子,还有厨房里面散落在角落的啤酒瓶。

一见这个场景,徐丽芳眼圈就有些红,这几年,陈局长一个人过得不容易吧,她不敢去批评金总,但是看到这幅场景,她心中就难受。

相比徐丽芳的多愁善感,殷虹进来则是没心没肺的研究陈京房间里的装修用料。

好家伙,都是值钱的材料,橡木的茶几,进口的真皮沙发,乖乖了不得,陈局长官越当越大,钱自然也就越来越多了。

说起来,殷虹现在也有了钱。

他和徐丽芳两人帮忙打理酒楼,一年下来工资连分红,也有上十万,有了钱,她的生活品味自然就不一样了,以前不讲究的事情,现在都开始讲究了起来。

她本就是爱慕虚荣的人,尤其是最近,她有搞了一辆小车,有了车开着,加之又有天然的美貌陪衬,她明显就感觉,围在自己周围的男人,档次比以前高了很多。

她现在的梦想,就是希望自己有朝一日能够在市里有一套像样的房子。

就像陈京现在住的这样,有档次有品位,那出去就真的可以好好的得瑟得瑟了。

徐丽芳喝了一点茶,就自觉的忙活起来,殷虹有些不自然了,尤其是陈京看着她下身的丝袜问:“怎么?这么冷的天,就你不冷?”

殷虹“啊……”了一声,连忙站起身来,嘿嘿傻笑,道:“我去帮丽芳忙,嘿!”

殷虹背着陈京,肚子里面尽是主意,尽是损话,可是真正面对陈京的时候,她心中就发虚。

就像今天,平常她去哪里都开着自己的爱车,还故意戴上墨镜摇下窗户,生怕别人不知道她,不认识她一般。

但是今天,她却不敢开车来,就怕被陈京看到了,以为他不知贪了金总多少钱。

两个女人忙活,家里迅速改变模样,陈京仰躺在沙发上,脑子里却在想工作的事情。

不知过了多久,徐丽芳走到她面前,期期艾艾的道:“陈局长,我想重新回来给您做保姆,照顾您的生活!”

陈京不置可否的“嗯!”了一声,猛然醒悟。

竖起身来看向徐丽芳,一通忙活下来,她的脸上已经微微见汗,双腮泛起潮红。

这幅模样,让她更显风情,美艳不可方物。

“胡说八道什么?我能请得起你?再说,我有手有脚的,用得着别人伺候吗?我还没那么虚弱!”陈京瓮声道。

陈京一生气,徐丽芳有些急,道:“我……我不要钱,我自己愿意!”

“自己愿意?你不要钱徐叔两老的生活,还有孩子的生活怎么办?再说,愿意也不行,我不需要!”

徐丽芳眼眶便泛红,殷虹在后面讪讪的道:“陈局长,丽芳也不是那个意思,她是说以后安排一个人过来给您打扫打扫卫生,让您的工作没有后顾之忧!”

陈京看徐丽芳那副模样,心中不由得一软,嘴唇掀动了一下,本想断然拒绝。

但他略微思忖了一下,最终还是点头道:“这差不多,就算是钟点工吧,我按小时付费,一个星期清理一次吧!”

徐丽芳还待再说,却被殷虹一把拉住,她鸡啄米似的点头道:“那就好,那就好!我们现在酒楼不景气,能安排人干点零活,也能够缓解一些压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