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429章 省委书记的大考!

第四百二十九章 省委书记的大考!

秋意浓,玉山温泉别墅,省委沙书记居住的小楼,依旧灯火辉煌!

忙了整整一天,沙明德坐在会客厅有些劳累,他将头仰躺在沙发上,微闭双目。

秘书汪鸣风坐在他的对面,神态很恭谨,慢慢的给他汇报今天一天省里发生的各项大事。

最近楚江省刮起了一股拨乱反正之风,以前被人诟病的过度投资的问题,现在已经得到了有效遏制,整个楚江经济结构现在已经在优化,各个市甚至各个县,都在找符合自身发展的路子。

不夸张的说,现在的楚江,沙明德正在逐步的把握大局,先前很多关于他的负面消息,现在渐渐的被消除,沙明德执政的楚江,现在正在被中|央寄予越来越大的期望。

而楚江政坛和社会各界,也逐步的在认同沙明德的执政,不得不说,楚江省的未来是很值得期待的。

汪鸣风很佩服沙明德。

作为一个外来干部,沙明德在楚江干的时间不长,但是对楚江的影响很大。

他不像有的干部,一进楚江就指指点点,摆出新理论、新思路,说的都是大话空话,到最后都实现不了,最后楚江依旧落后,依旧看不到希望。

沙明德是个很务实的领导,他来楚江采用的策略是先抑后扬,能够容忍不同的意见。

你们觉得我的意见不对,那行,就按你们的意见办事。

但是办事过后,效果不好,那对不起,你的那一套既然行不通,那就得听我的。

沙明德选择德高作为一个试点,让伍大鸣在德高搞特色经济,搞出了成绩,惹得一大批人眼红。

得了红眼病,很多人就想办法模仿,就想走急功近利的路子,那个时候,甚至下面有人公开叫嚣反对沙明德,认为沙明德太护短,只顾自己的嫡系。

面对质疑,沙明德的表现备受人的关注。

就在有人认为,沙明德一定会很强硬的时候,沙明德表现很温和。

他并没有拍桌子骂娘,而是尊重这些人的意见,让大家“自由发挥”。

这一自由发挥引起了楚江全省经济发展紊乱,结构不合理,最终导致了全省受国务院点名批评。

在这个时候,沙明德才重新站出来,再一次提出自己的主张,他以理服人,让人无话可说。

实际上,根据汪鸣风的观察,沙明德不只是如此。

沙明德处理事情,是典型的钝刀子割肉,看上去很不带劲,实际上效率惊人。

到目前为止,全省各市各省直部门的领导,已经在悄无声息间就完成了重新布局。

以前留下的老一套班子,现在都已经更新换代,被沙明德调整得更加合理,更加有战斗力,也更加的朝气蓬勃了。

作为省委书记,核心就是把握人事权,沙明德在这一块,工作做得可以说是相当的到位,让人无话可说。

领导的艺术,在沙明德身上体现得尤其凸出。

汪鸣风认真的向沙明德汇报了省城的一日工作,沙明德轻轻的点了点头,道:“我来楚江这么久了,一直都生活很紧张,都处在巨大的压力之中,也只有最近,我心情才放松一些。

我看到目前各项工作有条不紊,全省上下斗志日益高昂,大家积极性空前高涨,从内心深处说,我很高兴,也很欣慰!”

汪鸣风道:“这都是书记您的功劳,现在大家都说,书记您来楚江,给楚江带来了很大的变化呢!”

沙明德淡淡的笑了笑道:“不要拍马屁了!我自己做了多少工作,我自己心中清楚得很。”

他顿了顿,道:“行了,说了这么多关于工作的事情,你说说一些轻松的事情吧!我们也放松放松!”

汪鸣风道:“行,我先给您冲杯咖啡!”

沙明德道:“咖啡就不必要了,你倒杯茶吧!上次德高的那个孩子送来的茶,说什么这是纯天然、无污染,还说什么,这种茶生长在云雾深山,周围有寺庙,是僧人采摘加工。

茶中有禅味,茶禅本一位!

今天这里很安静,我们也品品这茶禅一味的妙境吧!”

汪鸣风轻松的一笑,道:“行吧,就茶禅一味!说起陈京啊,我觉得这孩子挺务实的,就是一说到茶,有些云山雾罩,和他的性格不符!”

汪鸣风边说话,边就从茶几下面拿出茶叶来冲泡。

沙明德道:“话不能这么说,这孩子写得一手好文章,说起来是个文人!文人嘛,总有浪漫主义色彩。如没有这种心态,整天就滚打在这世俗世界中,又怎么能够超脱于现实的世界?

老主席就是浪漫主义大家,我们读读老主席的诗词,当时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那么艰苦,艰难,用个换错误的话说,那就是狼狈!尤其是过雪山的时候,我们牺牲了多少人?

可是老主席的词怎么写?‘更喜岷山千里雪,三军过后尽开颜。’

咱们读读这个诗,自己的境界一下都能提升不知多少倍,那种豪迈和乐观,跃然纸上啊!”

沙明德感叹几句,忽然从椅子上竖起来,道:“不对,不对,绿茶不能用三才杯。绿茶品的就是清香,你这样冲茶,都捂住了,等于是重新发酵了,那还是什么绿茶?

用玻璃杯,或者是用瓷杯,让茶香散出来,滋味才好!”

汪鸣风忙换杯子,笑道:“书记,您也是浪漫主义大家啊!喝茶也是行家哟!”

汪鸣风哈哈大笑,道:“那就不敢了,我上学的时候,恰好赶上文革,没有读多少书,比之现在的知识分子,的确是差距不小。你看过陈京的文章没有,我是看过,很犀利老道啊。

文风简单朴实,又不失豪迈,能够把理论文章写成这样,实在是不简单。

伍大鸣自己是写文章的好手,他就能慧眼识英才,一下就相中了这孩子。”

汪鸣风将茶冲好给沙明德递上一杯,沙明德将茶杯放在鼻子下面轻轻的嗅了嗅,颇为享受的闭上双眼,良久,才浅浅的喝了一口茶。

“好茶!”沙明德睁开双眼道,“的确是好茶!”

汪鸣风道:“我不懂茶,只觉得很涩,实在是喝不出茶禅一味来!”

沙明德摆摆手道:“你这个俗人,真是个俗人!”

汪鸣风又喝了一口茶,皱了皱眉头道:“对了,书记,您刚才说趣事。我还真有一件事,就说这个陈京吧,最近就遇到了麻烦了!”

汪鸣风一直关注陈京,最近德水发生的事情,自然瞒不过他的耳目。

他便详细的向沙明德把事情的原委说了一通,最后道:“书记,您说这是不是个麻烦事儿?看来这个事儿,还真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了!”

沙明德微微的皱眉,缓缓的放下茶杯!

汪鸣风一见书记这个反应,也把杯子放下来了!

“这件事情你调查了吗?究竟是怎么回事?”沙明德认真的道。

汪鸣风道:“这事是子虚乌有的,陈京以前根本就不负责这块工作,可能就是一个套,他太年轻,不小心钻进去了!看目前的形势,凭他自己的能力要出来,恐怕有些难了!”

“怎么这么说?你掌握多少情况?”沙明德问道。

汪鸣风道:“基本情况我都掌握了,就是一些细节我还不清楚,但是,我如果去查,很快就能把一切都掌握!”

“那就去查,把一切都掌握好!”汪鸣风严肃的道,“但是有一点,这件事情你不能从中干预,你明白?”

汪鸣风摇摇头道:“这有些不明白,这件事对陈京来说很危机,如果不帮他一下,我担心对他打击很大,以后……”

“没有以后!”沙明德冷声道:“一点小风小浪都经历不了,还有什么以后?”

他停顿半晌,又道:“这样的时候,你不要认为陈京就一定危机。再说,即使是有危机,这恰恰是考验一个干部应对危机能力的机会。我们挑选干部,就是大浪淘沙,不要什么都可惜。

共和国有十三亿人,终究只有那么几个人能成大事,大部分人都是碌碌无为,你道这是什么原因?

这就是大浪淘沙,只有最适合生存的人能够留下来!”

“关注这件事,我们就当看一场好戏!”沙明德盯着汪鸣风,“随时跟我汇报这件事的进展,每个细节都不要忽略!”

“是!”汪鸣风道,“但是书记,如果这事陈京处理不了,我们就任由那些家伙胡作非为?”

沙明德皱了皱眉头,不再说话了。

汪鸣风碰了一个软钉子,也不好再问。

汪鸣风其实也知道自己问得有些弱智,官场上的事情,有些就不该问,也不能问。

就像这件事,就是胜者为王,沙明德都让他不干预了,这就已经说得很清楚了,要锤炼一个人,总是要付出代价的,有时候代价大一些,也是必须的。

想通了这一点,汪鸣风不禁替陈京捏了一把汗,这可是一次大考啊!

“滋味很好!不愧是茶禅一味,你记住,这茶不要轻易用来待客,我要自己留下了慢慢品!”沙明德朗声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