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431章 老子执行军务!

第四百三十一章 老子执行军务!

背弯得像虾米一般,方连杰咳嗽得蜷缩成一团。

一场恶斗,方连杰背上以及一双腿,都被铁棍击中了无数次。

如果不是从小在部队长大,如果不是一直以来,方老将军对他进行极其严格的要求和训练,今天他可能真就被撂倒在这里了!

一个人打五个,最终方连杰艰难胜出,但是此时的他,也是坚持到极限了!

“咳,咳!”剧烈的咳嗽,因为背部被重击,他感到呼吸非常的困难!

在剧烈的痛苦中,一股邪火难以遏制的从他的内心开始升腾。

他方连杰从小到大,哪里受过这等苦,遇到过这种屁事?

今天的场面极端凶险,险些把命都葬送了,这帮涉黑势力胆子太大了,这个场子不找回来,他实在是难以消心头之恨。

一想到这里,他猛然站起身来,一把拎起蜷缩在地上浑身发抖的闫如海,抬手就是两个耳光:“你这个杂种,是活着还是死了?”

“大……大哥!”闫如海已经十分虚弱。

十指连心,被剁了一根手指头,失血过多,现在剧烈的疼痛,已经让他快要休克了!

方连杰看到他那要死不活的样子,心中暗悔自己脱裤子放屁,早知今天遇到这样的事,自己就该早把这家伙揪住一通好打,往死里打,看这狗日的嘴巴是不是牢固!

只要他把所有的事情吐出来,一切就尽在掌握,还用得着受今天这样的罪?

方连杰虽然怒火中烧,但是他还没有完全失去冷静。

他很清楚,这个地方非常不安全。必须马上离开。

他拎着闫如海出门,走到外面马路上。也不管什么纪律了,站在马路中间随便拦了一辆车,将自己的军官证掏出来,把人从车上一手拉下来,道:“紧急军情,你的车被征调了!明天去市公安局领车!”

他驾驶着汽车,掏出电话拨了一个号码,电话接通,他冲着电话一通狂吼:“是王名扬吗?他妈的,你们楚城治安是怎么搞的?黑社会遍地都是。老子执行军务。险些被一撮黑帮分子给枪杀了!

老子限你们一天之内把这事交代清楚,不然,你就等着被国安请去喝茶!”

啪一声挂断电话,方连杰纨绔脾气犯了,开着车就往市公安局方向冲过去……

……

夜幕中。楚城头号黑老大老鹰在一帮下属的簇拥下狼狈的回到自己的老巢,他的老巢在城郊,是一幢不起眼的小楼。

这里是老鹰搞的一个地下赌场,也是他真正的老巢所在。

在路上,他就已经联络了所有的马仔,让大家统统到小楼集合,声称今天有大行动。

他在楚城纵横这么久,从未吃过今天这么大的亏,他带了五个人。个个都是他精挑细选的精干之人,这样的队伍,竟然还干不过一个小瘪三。

闫如海在他眼中就是一只蚂蚁,他踩死闫如海,甚至比踩死一只蚂蚁更简单。

可就是这只蚂蚁,还真找了一个狠角色保镖。这小年轻看上去白白净净的,像个被那些骚母狗包养的小白脸,谁知人不可貌相,这家伙一爆发,竟然如下山猛虎。

自己带的几个人全被他撂倒,有两个人还险些丧命。

如果不是自己溜得快,今天说不定就得被开膛。

那家伙手上的匕首,明显是军队特种部队配置的东西,老鹰混江湖这么多年,刀枪他见多了,这点眼力他还是有的。

他有些后悔,今天自己大意了,如果让人带一把枪过去,说不定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

但是,后悔归后悔,在老鹰的内心,他已经暗暗下定决心,那两个家伙跑不远,今天晚上必须马上反扑过去,把这两人给做了,不然过了今天,就是后患无穷。

今天的行动,是有人花了重金让做的,如果这一次失手了,以后在楚城黑道,老鹰这个字号恐怕就再也叫不响了。

作为老鹰来说,这是他不能容忍的事情。

他纵横楚城一辈子,现在年纪大了,他隐隐就已经感觉,有些场子自己罩不住了。

在这个时候,他如果再出丑丢脸,恐怕那几个虎视眈眈的后起之秀,立刻就会杀进他的地盘,将他生吞活剥!

江湖上的人,就该按江湖上的路子干事,这是老鹰一辈子的领悟。

同样一件事,不同的人处理,方法就不一样。

就以一个生意来论,如果是生意人来做,那就得规规矩矩,一分钱一分货,破了这个规矩,这家伙就是个奸商。

如果这个生意是当官的在做,那就得讲究关系,甭管东西好坏,只要关系到位,那都不是问题,如果他还是想学生意人那样干事,那这家伙在政坛肯定是被人打压的主儿,周围的人肯定都会瞧不起他,认为他没本事。

而这个生意如果让江湖人来做,那就得把蛮、耍横,别人如果要跟自己竞争,那就得带人去砸了别人的门铺,不这样干,别人就会觉得你这个狗屁大哥是个孬货,谁他娘还跟你混?

这就是每个人的定位,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世界,都得按照自己身处的这个世界的规矩办事,否则,他立刻就会被边缘化!

老鹰今天六十多岁了,在楚城黑道屹立了二十多年。

和他一起打天下的兄弟,多半都已经凋零,唯有他依旧还活得很好,他靠的就是对这个世界规则的理解。

有些江湖上的人,有个几个钱,就满脑子想着把自己怎么漂白,然后安安稳稳度过余生。

这样的人在老鹰的眼中,那就是真正的蠢蛋。

一个江湖人,身上没有了江湖人的习气,没有了江湖人的血性,江湖上的兄弟,谁又还瞧得上你?

可是一朝混江湖,这些人在商人政客的眼中,永远都是不入流的江湖人物。这样的人在自己的这个世界被人边缘化,在别人的世界又被人用有色眼镜看待,他能漂白?能够生存?

事实证明,大部分这样的人,最终都没有什么善终,在老鹰看来,这样的人失败就在于,他们没有看透这个世界的法则!

汽车冲进小楼,“嘎!”一声,刹车发出刺耳的尖叫,车终于停稳了。

老鹰的副手阿彪领着一帮子人,人人背着大砍刀。

阿彪三十来岁,身材高大,其脸上有一条长长的刀疤。

这条刀疤,就是在两帮人火拼的时候,他为了护老鹰留下的,而就因为这个“战功”,老鹰给了他最好的回报,让他成为了帮会中仅次于自己的存在!

阿彪跑过来拉开车门,道:

“老鹰哥,什么情况?是不是遇到了硬点子?”

老鹰身子有些虚,刚刚他一直在车上调息,可是到现在,他依旧没有完全康复。

岁月不饶人,毕竟年岁大了,打打杀杀的事儿,有些力不从心了!

但是,面对阿彪的询问,老鹰还是强行的打起精神来,目光如电扫了一眼车外,道:“人都齐了吗?”

“都齐了,就剩几个看场子的兄弟没过来!如果需要他们,我一个电话,五分钟之内,他们都能来这里集中!”阿彪恭敬的道。

老鹰满意的点点头,道:“不用了!就这些人手足够了!”

“老鹰哥,是哪个不长眼……”

人群中,有人嚷嚷着向老鹰喊话,可是话说一半,戛然而止了!

因为此时,车上的人陆续下来,几个老鹰平常最贴身的兄弟,个个都身上挂彩。

“米河?”阿彪一愣,然后快速冲到车后面的位置。

叫米河的汉子被人抬下车来,其腹部被绷带缠得紧紧的。

但饶是如此,从绷带上流出来的血迹,依旧让人看上去很是触目惊心。

在米河之后,还有几个重伤员被抬下。

几个人都面若金纸,已经不能说话了,老鹰脸色铁青,道:“让王麻子安排,火速送医院!”

阿彪好一通忙活,然后迅速走到老鹰身边,道:“大哥,是谁干的?”

老鹰脸微微一红,半晌,道:“不要问那么多,人召集齐了,我们就出发,去蘑菇村那边!”

“走,走!去蘑菇村,抄家伙!”

一群小弟齐声大吼,见到了鲜血,这帮家伙不仅没有害怕,反倒是斗志昂扬,一个个都表现出悍不畏死的模样!

老鹰很满意的点头,他抬起双手,正要训话!

在不远处,一声悠长的警笛划破夜空,撕裂了夜的宁静,刺耳的警笛声很快从四面八方响起。

先只有一股声音,而且有些远。

但是很快,整个周围都响起了警笛声,而且声音越来越近!

“条子,条子!”

有人开始恐慌,甚至有几个后面的小子,开始扔掉家伙,转头准备逃跑!

老鹰皱皱眉头,大喝一声,道:“不要慌!慌什么?”

他的一声断喝其了作用,场面为之一静,但是很快,老鹰的脸渐渐的变白。

他突然想明白一件事,他想如果是现场的人报警,警车没有理由从四面八方往这里围过来,应该去现场。

而现在……

他就混江湖,狡猾透顶,这一刻,他忽然觉得,今晚的事情恐怕无法善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