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432章 案情查明?

第四百三十二章 案情查明?

楚江玉山南麓,这一带都是楚江着名的富人区。

这里的风景秀丽,山势平缓,特别适合建造别墅。

这一带的别墅,虽然比不上省委玉山温泉别墅那样的环境,但是,坐拥玉山,这里四季气候良好,冬暖夏凉,又临近着名的玉山温泉别墅区,所以,这一带的豪宅,都是有身份人才能够拥有的。

一幢独立别墅的二楼,豪华的欧式客厅,巨大的吊灯悬垂而下,青铜的色泽,古代罗马的艺术风情,让整个房间为之增色。

地毯是意大利进口的米兰地毯,全手工制作,上面的图案精美,松软舒适,人踩在上面,不发出一点而声响。

灯火通明的客厅,邵洪岸手上端着一杯殷红如血的红酒,轻轻的晃动,然后很沉醉的闭上眼睛品味。

在他的对面,邵坤神色有些紧张,有些焦躁,脸色极度的阴沉。

“洪岸,你老实告诉我,德水的两条路是怎么回事?你怎么搀和到这里面去了?”邵坤有些急躁的问。

邵洪岸不紧不慢的品了一口酒,回味良久,才道:“大哥,稍安勿躁,你不用这么急躁!我慢慢跟你道来!”

他放下酒杯,道:“德水的那两条路,我的本心,是给我们哥俩留个退路。你想啊,现在三江集团内部斗争重重,你为三江付出了半辈子的努力,到现在得到了什么?

不仅没得到什么,反而是朝不保夕,这样的日子,是你愿意过的吗?”

邵洪岸顿了顿,道:“所以……。我以你我的名字,在香港注册的一家公司。然后这家公司又控股我们楚江的红卫工程公司,这两条路的中标方,就是红卫路桥公司!

红卫工程公司中标后,将工程又转包给闫氏路桥工程公司,最后闫氏出事,事情就是这样……”

邵坤张大了嘴巴,眼睛直愣愣的看着邵洪岸道:“你……你……你怎么能这么干?我们三江的泛江建设也是做工程的,你……你不是监守自盗吗?”

“我的大哥!”邵洪岸皱眉道,“你呀,这个人就是太迂腐。不懂得利用权术。不懂得耍手腕!你看看现在的三江,你忠心耿耿,反倒受到别人的攻击和压制。

而那些屁都不懂的小年轻,整天就只知道在女人肚皮上打滚的小白脸,他们却屡屡受到重用。你道这是为什么?根本原因就是他们比你乖巧!”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件事我做得很隐蔽,就只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你想想啊,就因为这两条路中标的事儿,他泛江建设的邹海弄了个灰头灰脸,终于开始对你恭敬了!

如果不是这事,你现在能够掌控整个三江在德高的力量吗?你想都不要想!

我们干了一件事,可以说是一箭双雕。既给自己挣了钱,留了后路,又打击的敌人,这样的美事,你哪里找去?”

邵洪岸三寸舌头如簧一般,邵坤被他说得无言以对。过了半天,他才怔怔的道:“可是……可是现在出事了!你不是引火烧身?”

邵洪岸哈哈大笑,捂着肚子笑,眼泪都笑出来了。

他脸上的横肉挤成一团,脸上露出阴狠和仇视的神色,良久,他收敛笑容,道:“我们转包的公司是闫氏路桥工程,这家公司的老总是陈京的表哥,工程质量问题,就是这家公司出的,这件事情他陈京能够解释清楚?

更重要的是,这个工程的招标,是陈京亲自主持的,他主持的工程,最后让他表姐夫来做,现在出了问题,首先是要追究谁的责任?”

邵洪岸神态有些疯狂,他扭头看向邵坤,道:“大哥,你是没去看过我妹子,我妹子现在天天被关在不见天的黑屋子里面,暗无天日,人已经消瘦得不成样子了!

她的大好青春,大好时光,一切都被人毁了!

我作为她的哥,我不报这个仇,我还是人吗?”

邵坤皱了皱眉头,心头一片凌乱,邵洪岸跟他说得这些让他太震撼了。

这些事儿他以前从来就不知道,也没有想过,乍听到这么多内幕,他的神经有些缓不过劲儿来。

良久,他瘫软在椅子上,面色发白。

邵洪岸凑到近前,语气放缓,道:“大哥,您别怪我没跟你商量。我知道你自小忠厚,不屑于干这些鸡鸣狗盗的事儿,你在我们邵家这一代,是忠厚的长兄。

没关系,你不做的事情,我来做,我帮你做!

你放心,这件事过后,你就等着重新掌握三江的大权吧!我要让那些整天针对你的家伙,全部统统的倒霉,让他们彻底的认识到,和你为敌的悲惨下场!”

邵洪岸这句话中,表现出强烈的自信。

这几年,他觉得自己就在过狗一样的生活,每天都生活在压抑中,都生活在别人的质疑中。那些以前在他面前规规矩矩,恭恭敬敬的家伙,现在一个个都变得尾巴朝天翘,好似不认识他了一般。

这样的境遇,让邵洪岸坚定的卧薪尝胆的决心,他在德高苦心经营,苦心布局了这几年,到现在为止,他终于开始羽翼丰满了。

这一次,他就是拿陈京试刀,他要试一试自己掌控的力量,究竟能够迸发出多大的能量。

邵洪岸现在手上掌控的东西,除了有几家自己整出的公司,在政坛,上至市委副书记方克波,下到一个街道办的书记和主任,这些他能掌控的人不计其数。

而在其他方面,黑白两道,他所召集的喽啰更是多。

邵洪岸发展势力,重点就是金钱和美色,舍得钱,舍得女人,事情就能够办得又快又好。

只要进了邵洪岸的圈子,在想退出去,基本是不可能。

因为邵洪岸通过层层的利益纠葛,把一个个人都捆绑在了一条船上,谁想生异心,用不着他出手,自有人出手敲打,这样的利益捆绑就是滚雪球,雪球滚得足够大后,就可以为所欲为!

邵洪岸好言相劝,邵坤的情绪渐渐的稳定。

情绪一稳定下来,他又有些责怪邵洪岸,道:“洪岸,你太冒险了!陈京这个人是那么好对付的吗?他在德高背景那么硬,关系那么广,你只要稍微有点漏洞,被他抓住了,后果不堪设想!”

邵洪岸道:“大哥你放心,我不会打无把握之仗,陈京的确是了不起,但是他再了不起,这一次也得完蛋!我苦苦经营算计了这么几年,一直就在等这个机会。

俗话说,不鸣则已,一鸣惊人,这一次,陈京就是有再硬的后台,再厉害的本事,他都翻不了身了!”

“你知道吗?陈京的那个表姐夫,已经被缉拿归案了,而且根据公安部门录的口供,他已经对事情供认不讳!现在是铁证如山,他陈京还怎么抵赖?”

邵洪岸从兜里掏出一张卡,恭敬的放到邵坤面前,道:“大哥,这张卡是你的,里面五百万都是我们这一次挣的,留着吧,我知道侄子在国外不容易,这点钱就算是我们给他的一点支持吧!”

“洪岸,你……”邵坤有些不好意思。

邵洪岸将卡塞在他手中,道:“你我兄弟,不要矫情了!这些都是你该得的,我们兄弟团结,其利断金,这一次只是小打小敲,以后我们有的是发财的机会!”

邵坤将卡接在手中,手上沁出汗珠。

五百万不是个小数目,即使对他这样的老总来说,这个数字都已经算是相当大了。

他此时的心情很复杂,既有得到五百万的开心,又有得了不义之财的忐忑,更有对未来的迷茫。

就在这个时候,门口两声喇叭响。

邵洪岸脸露喜色,道:“来了!大哥,宋歌来了!一定是好消息来了!”

过了大约五分钟,一身黑色长裙的宋歌敲门进来,她虽然徐娘半老,但是风韵依旧。

尤其是那双眼睛,如水一般脉脉,目光流转间,就尽显女人风情。

她款款进门,先冲邵坤鞠躬,道:“邵总,我来得是不是有些冒昧了?”

“不冒昧,不冒昧!你来了,我和大哥是高兴都来不及呢!怎么了?带来了什么好消息?”邵洪岸笑嘻嘻的道,他凑到宋歌身边,替她将小坤包接过来,一脸的笑容。

宋歌愣了愣,欲言又止。

邵洪岸大声道:“有什么情况就说,我和大哥是兄弟,我对他没有秘密!”

宋歌尴尬的笑了笑,道:“两位老总,我刚刚从德高过来!熬德高检察院的调查组已经将事情查清楚了,那两条路的问题,的确就是闫氏路桥工程公司资质不够,偷工减料,从而导致了混凝土中水泥比重严重不够,这才引起路面破损坍塌。

闫氏路桥工程公司的老总闫名,已经被检方逮捕,而且很快就要起诉。

他在口供中,对自己和陈京的关系供认不讳,而且还和办案人员主动说明自己和陈京的关系,希望能够让办案人员对他另眼相看,放他一马!”

宋歌顿了顿,一字一句的道:“明天德水区委召开常委会,会上就会通报这个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