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433章 黄雀已入笼!!!

第四百三十三章 黄雀已入笼!!!

一杯茶很浓,一支烟很呛。

坐在陈京对面的是区检察院党组书记,检察长洪力。

关于德水区两条豆腐渣工程马路,整个案子的调查,取证等等工作,都是由区检察院负责。

这个工作是刘积仁亲自指派安排的,而且,刘积仁明确要求,因为这个案子太重要,涉及到主要领导可能存在的问题,他安排让洪力亲自负责,亲自汇报!

洪力的动作很快,在三四天内,带队跑遍全省,从工程的最上游环节开始调查,通过一连串调查取证,目前将事情已经调查清楚,并形成报告,现在他就是以这份调查报告,在向区主要领导汇报。

他首先汇报的对象自然是刘积仁,刘积仁高度肯定了他的工作,认为检察院工作细致,效率很高,调查证据清楚,条理清晰,不愧是一支精干的调查组。最后,刘积仁特别强调,洪力需要向副书记陈京汇报整个调查过程。

向刘积仁汇报完毕,他又向聂光做了汇报,和刘积仁一样,聂光也肯定了检察院的工作成绩。无独有偶,聂光也特别要求,这个调查过程,有必要让陈京知道。

区委高层之间连番争斗,这一点洪力很清楚,而事实上,这么多年以来,洪力一直和刘积仁保持很紧密的关系。

在很多案子上面,刘积仁都是直接指挥到检察院,而没有通过政法委。

这一点让洪力有些感动。

政法委书记王学平和洪力,两人是多年的政治对手,就以政法委书记这个位子论,当初作为政法委副书记的王学平和作为检察院检察长的洪力,两人是最有竞争力的。

后来王学平以微弱的优势胜出,一跃成为了区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时隔这么多年,洪力却一直都在检察院无法挪动分毫。

从他的内心来说,他对王学平还是有些抵触的。让王学平指挥他,他从心底有些难以接受。

刘积仁能够直接给他交代任务,跳过了王学平这一环节,这就是洪力靠拢刘积仁的原因。

而这一次。刘积仁给他布置任务,两人又谈了一个多小时。

从刘积仁谈话的字内行间,洪力都能够感觉到他对王学平的不满,这一点让他看到了希望。

常委会掀起的波澜,并不能绝对保密,里面发生的事情,洪力有所耳闻。

现在的王学平渐渐的开始偏离刘积仁的方向。开始靠拢陈京,而陈京和刘积仁以及聂光的矛盾在不断的激化,俨然就要浮出水面。

在这个时候,洪力能够当刘积仁的急先锋,他很荣幸,也很有**!

“陈书记,整个情况就是这样。实在是让人遗憾,我们的工作有这么多疏漏。让不法奸商有缝隙可钻,这对我们德水的整体形象,伤害太大了!现在案件的侦查工作已经结束。

后面的工作。我们准备对相关责任人动用法律程序,而这其中,还可能涉及到我们的干部存在有违纪违规的问题,这一方面,我们还要和纪委合作进一步查实。

作为检察院检察长,我表个态,我们一定认真把事情调查清楚,调查彻底,把这个案子最真实的一面呈现到公众面前!最大程度的消除这件事情所造成的负面影响。”

洪力的讲话铿锵有力,他生得高大健硕。腰杆挺得笔直,一身检察院的制服,看上去很威武。

陈京点点头,淡淡的笑了笑,道:“你的工作做得很好,其实我不分管这一块工作。你是没有必要向我汇报的!”

洪力朗声道:“这是书记和区长的意思,您是区主要领导,是需要了解这件事详细情况的!”

陈京端起水杯喝了一口,心道,刘积仁和聂光看这架势是有些迫不及待了!

从陈京的内心来说,对于这个案子,他起初还有些担心,焦躁。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这种担心和焦躁,竟然慢慢的消除了。

因为他越来越笃定,这个案子背后,有太多人为的因素,也有太多的漏洞了。

这样的案子定性,即使短期内,陈京以最坏的情况判断,也就不过让自己离开现在的岗位。

但是从长期来看,这个事情迟早会捅出篓子,迟早会有新的发现,到了那个时候,今天的这个调查可能就会成为一个笑话。

一想到这些,陈京对刘积仁和聂光都有些失望,作为区主要领导,做事太过在意个人恩怨,因为个人恩怨,而失去了自己的原则,失去了应有的责任感和大局观,这的确是让人很气愤的。

“这个案子根据目前你们调查的情况来看,还是牵扯到了我!这可能是刘书记和聂区长让你来向我汇报的原因。你既然能够表态,我也表个态,对这个案子的后续调查,你不要有顾虑。

该怎么查就怎么查,党纪国法无情,无论涉及到谁,都不能够讲特殊、搞法外开恩!”陈京认真的道。

洪力愣了愣,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他和陈京目光对视,在陈京的眼神中,竟然没有看到丝毫的惊慌和害怕。更没有愤懑和不甘的情绪流露。

他心中暗暗佩服,他和陈京接触很少,但是一直很好奇德水这个年轻的书记,怎么就能这么快就能在德水造就如此大的影响力,现在看来,这不是偶然。

单是这份镇定和定力,就让人刮目相看。

不自觉,洪力的气势就弱了,先前的那种咄咄逼人,那种检察官的威严,就有些发挥不出来了。

陈京摘掉眼镜,从抽屉里面拿出眼镜布仔细擦拭,“滴”,“滴”,“滴”,手机短信铃声轻响,他重新戴上眼镜,从抽屉里面将手机拿出来。

上面清晰的一行字:“黄雀已经入笼,妈的,不发威耍脾气,别人不知道我在执行军务!”

从发信人的位置看,三个字很明白:“方连杰!”

陈京不动声色的将手机放进抽屉里面,手重新放到了桌面上,很自然的将桌面上的派克钢笔拿在的手中,脸上渐渐的化开,道:

“洪检,希望你下一次给我汇报的时候,这个案子能够有更新更大的突破!再接再厉吧!”

洪力神色愕然,怀疑自己听错了话。

下一次汇报?

还有下一次汇报吗?

洪力很想提醒陈京,明天区里就已经通知召开常委会,在会上他就要向常委会汇报案子的调查情况。

根据目前的情况,案子已经很清楚了,就凭陈京和闫名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明天常委会后,陈京就有可能被停职接受审查。

无论审查的结果怎么样,陈京和德水的缘分也就尽了,自己还有可能再向他汇报工作?

下意识的,洪力端起桌上的茶杯抿了一口茶。

只觉得舌底一麻,这茶太浓,涩得牙齿都发麻,那种滋味太难受。

陈京笑道:“洪检,这杯茶已经冲泡很久了!茶的味道,会因为冲泡时间的变化而变化。起初淡而香,渐渐的变苦变涩,到最后,这茶就难以入口了!”

洪力有些狼狈的点头,道:“陈书记,您是行家,今天我长见识了!”

陈京笑着没回答,眼睛望向窗外,微微的皱眉,道:“看这个天儿,又该下雨了!就不知道这雨是今天还是明天到来!”

他顿了顿,道:“希望不是今天吧,今天我们的服装节正在做第一次露天彩排!”

洪力很尴尬,不知道怎么回答。

他有些恍惚,看陈京这一副一心扑在工作上的样子,他很难想象,面前的这个人,马上就要遭遇其政治生涯最大的打击和挫败。陈京现在的样子,分明是意气风发,哪里有半分要走霉运的样子?

“陈书记,如果您没有指示,那我就告辞了!”洪力轻声的道。

“哦!”陈京恍若从梦中惊醒,眼睛从窗外收回视线,有些意犹未尽。

“你去忙!你现在时间宝贵,去忙吧!”陈京道。

洪力慢慢的推出陈京的办公室,心情很是复杂。

他进入陈京办公室前后的心态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进去的时候,有些得意,有些骄傲,甚至有些趾高气扬。

但是现在,他却有些忐忑,有些怀疑,甚至还有些迷茫!

他刚走出陈京的办公室,就听到里面陈京打电话:“老甄吗?今天是服装节彩排的日子,这是我们德水的一件大事,这个日程不能取消,我们马上去现场,去看看我们的同志们的精神面貌!”

洪力的脚步顿了顿,只觉得一颗心在往下沉。

他本想加快脚步快速离开,但是脚下变得很沉重,一直走到走廊尽头,他通过走廊尽头的窗户看外面,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用力的甩甩头。

他暗暗的告诫自己,不让自己胡思乱想,这件事情是他亲自办的案子,每个环节都是他亲自调查的,不可能有问题!这就是一个铁案!

“年轻真好,年轻总是有机会啊!”他心中暗暗感叹了一句,陈京很年轻,他有大把的时光可以挥霍,可是对洪力来说,他现在却是不能走错一步,韶华已去,他的机会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