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435章 这就是叫板!

第四百三十五章 这就是叫板!

聂光的脸色有些阴沉,进门的时候,家里的老婆子冲他吼道:“怎么了?又是哪根肠子不顺了?黑着个脸?在家里,你给我收敛点,不要把你在单位的那一套摆出来,没人把你当领导!”

聂光一屁股坐在沙发上,闷声生气。

今天他调研荷花街道办,他选择这个时候去荷花调研,也是考虑到在后陈京时代,德水政治的布局问题。

刘积仁不是省油的灯,在德水压了聂光这么多年。

这么多年,聂光都忍气吞声的过了,但是现在,聂光的内心,那隐藏在深处的野心,已经被刘积仁的手段撩拨得难以遏制了!

从目前德水的政局来看,刘积仁联手聂光,两人合力打击陈京,陈京纵然有孙悟空的法术,这一次恐怕也是在劫难逃了!

检察院那边的汇报很清楚,陈京和闫氏路桥工程公司的老总闫名的关系的确是亲戚,就这一件事,陈京就无法解释清楚。

要知道,当初关于道路招标,最有希望竞标的泛江建设意外失手,这件事情当初就被传得影响很大。

现在,中标方和施工方又捅了这么大的篓子,陈京又主持了那次工程招标,这件事的内容还不明显吗?

陈京走了,离开了德水,聂光不得不考虑刘积仁的态度。

说起来,这一次刘积仁对付陈京,又是老调重弹,借刀杀人。

真正和陈京直面争斗的不是他刘积仁,而是聂光。

聂光被刘积仁当枪使,他可没有天真的认为刘积仁会对他有什么汇报。

刘积仁就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家伙,陈京的问题一旦解决,聂光如果不早做准备,他就得吃大亏。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聂光有了这一次荷花的调研。

荷花街道办书记王清,这家伙是陈京提拔起来的,陈京在德水很少提拔干部,而王清则是例外。

荷花位置重要,作用关键,聂光和王清也很熟悉。

王清是从政府办出去的,现在聂光跟他伸橄榄枝,他在顶头上司被调走的情况下,能够拒绝?

聂光打的如意算盘就是这样,只要能够掌握荷花,他手中的筹码分量又重了一分,他也有了和刘积仁叫板的资本。

可是让他万万没料到的是,他这次调研,竟然遭到了前所未有的冷遇。

王清以最近协助区委和政府筹办服装节为名,派了一个副书记和副主任陪同聂光。

这两个人根本就做不了主,聂光被他们领着考察,屁都问不出来一个。

聂光一问什么情况,对方就说,这事得问王书记才清楚,这都是书记亲自再管。

一下午的调研,聂光就觉得自己像只滑稽的猴子,被人领着到处耍,供人看西洋镜呢!

他本就是心胸狭窄的人,他堂堂的区长,下去竟然遭到这样的冷遇,他哪里能忍受得了?所以,在他的内心,各种怨念恨意,已经积聚到立刻就要喷薄而出的境地了。

老婆有些得意的哼着小调在眼前忙活,聂光只看到一个硕大的屁股在眼前晃悠,他心中说不出的厌恶。

自从尝到了桑琼那骚娘们的味道,聂光食髓知味,对那事有些上瘾。

可是这个瘾到了自己黄脸婆身上,就消失得杳无踪影了。

他的老婆以前也算是区供销系统的一枝花,可是再是什么娇花,也抵御不住岁月侵蚀,现在不仅是身体发了福,脸上也如果老黄瓜皮一般,变得粗糙不堪了。

聂光在她身上,已经提不起什么欲望了!

心中的一团火升腾,聂光从兜里掏出一支烟点上,深深的吸了一口,起身将电视打开。

“我说老聂,我记得那个服装贸易城,不是你们政府负责的吗?最近搞服装节,搞得热闹得不行,怎么好像不关你的事儿啊?”女人皱眉冲聂光道。

聂光没好气的道:“怎么不关我的事儿?他们搞得热火朝天,那也不就在我的领导之下吗?”

女人一听聂光这样说,乐了,道:“你真是吹牛不上税,风大不怕闪舌头,你领导谁?政府这边几个副区长你能领导,党委那边的一帮子你能领导?那个小白脸陈副书记你能领导?

今天我从我妹子家回来,经过服装大楼广场,我靠好家伙,陈京举着高音喇叭训话。

那小白脸蹦跶得,就像是搞传销一样,搞起来个人崇拜。他一个人在上面喊,下面成百上千人跟着吆喝,这场面可真是太大了!”

“你胡说八道一些什么?”聂光瓮声道:“你什么时候看到陈京了?陈京今天一整天就窝在区委,哪也没去,你还看到他了,你做梦看到他的吧?”

女人一听聂光说话这么冲,她的火气也来了,道:

“我说老聂你咋说话呢?我亲眼看到的还会错啊,那么多人在那里嚷嚷,我是聋子还是瞎子啊!不光我看到……”

女人话说一半,电视上正在播放的德水新闻,画面上就出现了陈京拿着大喇叭在服装楼广场讲话的画面。

画面果然很火爆,很多人围在陈京的周围,陈京喊一声,周围的人也跟着喊,声音震耳欲聋。

女人一看这画面,她指着电视道:“老聂,你看,你看!关于服装节的报道,那不是陈京是谁?”

聂光看向电视,心猛然一沉,在电视上,因为镜头拉近的关系,陈京年轻的笑脸被拍得分外的清晰。

他挥舞着手,另一只手拿着扬声器,高声叫道:“发展德水服装产业,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好事,大事!我衷心祝贺,德水第一届服装节开幕!并预祝服装节取得圆满成功!”

陈京说到“圆满成功”的时候,下面的人群就喊“圆满成功!”

还有人喊:“陈书记,我们永远支持你!”

喊声此起彼伏,场面异常的火爆,聂光的脸渐渐的阴沉下去。

今天的确有陈京出席服装节开幕式的日程,但是,昨天陈京已经要求取消日程,并将这个情况向政府做了通报。

聂光收到这个消息,并没有积极应对。

他请示了刘积仁以后,两人都觉得无须应对。

在这件事情上面,两人是有默契的。

服装节是个大型活动,这个活动是陈京首倡的,区委也指示让他来负责领导。

现在,在服装节彩排这样的大场合上面,陈京没露面,这就可以当做是区委给德水各界的一个信号,这个信号,也就意味着陈京可能遇到了某种问题了。

而最近,关于陈京的问题,刘积仁也在利用各种小渠道开始在德水社会各界渲染。

检察院目前虽然还没有向常委会做汇报,但是,在德水,关于陈京的问题,已经在私下里传开了!

陈京涉嫌以权谋私,照顾自己的亲戚承包工程,最终导致了德水近年来最大的豆腐渣工程,陈京在这其中,要承担主要责任。

刘积仁放出这样的风,就是为马上要召开的常委会做足铺垫,他要让所有人都知道,陈京完蛋了!

聂光狠劲的将烟头摁灭,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冷冷的哼了一声。

陈京如此高调的出现,让他又想到了下午去荷花的情况。

王清该死!

这家伙竟然对陈京如此愚忠,谁都知道陈京要完蛋了,他还跟着陈京屁股后面亦步亦趋,这样的蠢货,怎么当上了街道办书记?

还有陈京!

他这是干什么?这是叫板,这是挑衅,这是做最后的垂死挣扎!

聂光想到这里,心情更糟糕,一股火实在是没地方发泄。

而她的老婆却盯着电视看得津津有味,良久,她道:“我说老聂,聂和这姓陈的不对付,这家伙看样貌,好像很不一般,你可得小心,说不定他能使什么阴招!”

聂光嘿嘿一笑,道:“我聂光行得正,走得稳,他怎么阴我……”

聂光话说一半,脑子里又想到垂死挣扎这个词,心中终究有些没底气。

他沉吟了一下,回身掏出电话就给刘积仁打电话。

电话一接通,他也不客气,开门见山的道:“书记,您今天看了我们的德水新闻没有,很了不起啊,我们的服装节搞得是有声有色!”

电话那头刘积仁有些阴柔的道:

“老聂,服装节搞得好,这都是你们政府工作筹备得好,你的功劳是第一啊!”

“不敢,不敢!”聂光连忙道:“你看今天这电视新闻,我们的陈副书记在服装节的彩排现场,是引领了几百上千人在高唱赞歌,场面很宏大,很震撼!如果我们服装节能成功,我觉得陈副书记应该居头功!”

“恩?”刘积仁在电话那头恩了一声,便陷入了沉默。

聂光一听机会来了,连忙又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通,过了很久,刘积仁给了他淡淡的四个字:“我知道了!”

聂光还要说什么,电话那头便只听“嘟”、“嘟”的盲音。

“啪!”一声,聂光将电话挂断,自言自语的道:“牛什么牛,还以为自己多牛呢,闹了天大的笑话吧!”

今天陈京高调出镜的事儿,这对刘积仁来说,注定了十个笑话。他作为书记,竟然连管宣传的几个人都把控不住,他那张脸往哪里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