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436章 一定要秋后算账!

第四百三十六章 一定要秋后算账!

秋夜,冷飕飕的。

德水区委宣传部长高赢刚上床,便接到紧急电话,要求他立刻赶到刘书记家,书记有重要事情找他。

这么冷的天,高赢从**摩挲着穿衣,老婆在一旁抱怨。

两人刚把被子滚热乎,今天女人有一点性致,两人在被窝子里面正酝酿着呢,这电话就来了,谁没有一点牢骚?

再说,这半夜三更接到电话就出门,女人也不放心啊。

高赢使出浑身解数,一通好的安抚,才让女人安分了一些,他自己则披上大衣,拿起公文包,迎着冷飕飕的秋风,打车直奔刘积仁家。

他到刘家的时候,刘积仁的秘书阮山林已经到了。

阮山林站在门口,神情分外严肃。

“小阮,怎么了?什么事情?”高赢捂了捂大衣,轻声道。

小阮瞅了一眼客厅的方向,压低声音道:“电视台出了一点问题,周台长正在挨训呢!”

高赢皱了皱眉,点点头,迈步向客厅方向走去。

走到客厅门口,就听到刘积仁暴跳如雷的声音:“电视台一定要认真反省,你们的新闻报道,完全没有紧扣重点,作为党的喉舌媒体,主要媒体,你们怎么能够代表党的声音?”

电视台台长周明被训得一脸晦气,耷拉着脑袋,弯着腰,大气都不敢出。

高赢理了理被风吹乱的头发,心中嘀咕。

还以为是什么事情呢,原来是电视台的事情,有什么事情值得刘积仁这么发火?

他轻轻的咳嗽了一声,房间里刘积仁听到了咳嗽。目光看向门外。

高赢道:“书记,我来了!”

刘积仁神色缓和了一些。道:“高部长来了,你跟高部长汇报,你让高部长点评一下你们的工作!”

高赢进门,将大衣脱下来,阮山林伸手接过大衣挂起来。

高赢凑近周明身边,压低声音道:“怎么回事,老周?”

周明有些畏惧的看了一眼刘积仁,刘积仁眼睛望向了外面,好像没有关注这一边。

他顿了顿,道:“今晚新闻出问题了。我没来得及叮嘱。今天对服装节的报道太过偏重了,是我的工作失误!”

高赢心中疑惑,服装节是德水的一大盛事,在前几天宣传部还专门开会研究了关于服装节的宣传报道问题,高赢在会上讲话。要求各媒体要密切深入全方位报道关于服装节的新闻。

不仅是德水的媒体,包括德高甚至省城的媒体,这一次宣传部都花了大价钱,要求他们对德水的这一盛事大篇幅的报道。

报道偏重服装节,这算是什么错误?

就在疑惑间,高赢瞅了一眼刘积仁。

刘积仁脸色铁青,他本来就瘦,只有脸上腮上的那两团肉还比较有轮廓。

因为愤怒,他脸上的肌肉抽搐。样子分外骇人!

高赢心中一沉,心中清楚,刘积仁今天是动肝火了!

想想也是,如不是动肝火了,他会半夜三更将自己提溜到这里来?

刘积仁猛然回头看向高赢,道:“怎么?你没有看今晚德水台的新闻?”

高赢有些尴尬。今天他还真没看电视,天气这么冷,回家跟老婆做饭后,两人唠了一阵就睡了。

到目前为止,他还没有搞清楚问题出在了什么地方。

还算周明机灵,他凑到高赢耳边道:“今天是服装节文娱节目彩排,陈书记去现场了,气氛搞得很热烈,而且还发表了重要讲话!”

高赢吐了一口气,终于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现在的陈京,已经处于了重重危险境地,刘积仁已经做好了将其拿下的准备。

在这个时候陈京抛头露面,而且还是高调露面,新闻媒体又铺天盖地的报道,这是什么事儿?

这简直就是打他刘积仁的脸!

“我也没看新闻,但是刚才聂区长打电话过来了,认为我们的新闻媒体思想出了问题,我和老聂搭班子这么久,这可是他第一次批评我们区委的宣传工作的问题啊!”刘积仁沉声道。

高赢心中一凛,道:“书记,都是我工作没做好,我向您检讨!”

刘积仁盯着高赢,道:“为什么总是遇到了问题再反省?不要开口闭口老说检讨,如果检讨能够消除消极影响,我愿意给你做一百篇检讨,你要不要?”

高赢被刘积仁这话呛得有些难受,脸色泛红,有些下不了台。

他扭头冲周明道:“怎么搞的,你们的新闻播出之前没有审查吗?”

周青嘴唇掀动,无言以对。

德水区委内部矛盾的情况,周明是知道的,但是这个事情没有定论之前,他是要严格保密的。

他总不能在电视台四处嚷嚷,说陈京要下台,陈京犯了事儿吧!

下面的人不知道这些情况,再说,陈京人年轻,做事情干净利落,有水平有背景,为人又还和蔼。

一些外派记者都喜欢跟着陈京跑,这一来二去,陈京在电视台还真有了不少的粉丝。

在前一段时间,刘书记被传要调离,这个消息让陈京在德水的地位水涨船高。

当时,电视台这边对陈京的报道就有所偏重,那个时候周明发现了这个问题,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

可是他哪里知道事情会风云突变?

以前一直支持陈京的刘书记,忽然就变脸了,揪住陈京的辫子不放,硬是在常委会上和陈京大打出手,搞得矛盾相当激化。

在这种情况下,电视台工作人员还处在以前固定的思维之中,还没转过弯来。

再说,服装节这是宣传部召开了专门会议,要求重点报道的,周明怎么会料到发生这样的事情?

周明接到阮山林的电话,就问了原因。

阮山林在电话中向周明透露了只言片语,周明就意识到问题不妙。

他来之前去了一趟台里,看了今天的新闻。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一共十五分钟的新闻,陈京的新闻就占了十分钟。区委书记刘积仁接见企业界代表,去视察武陵自来水厂建设的新闻只是稍微带过一下。

而区长聂光到荷花街道办调研的新闻,还根本就没有涉及到。

看这个新闻,很让人怀疑,区委究竟是陈京要遭殃靠边站了,还是刘积仁或者是聂光涉了什么事儿了!

“怎么了?没话说了?你们新闻部谁负责的?是马台长吗?”高赢问道,他的气势有些咄咄逼人!

现在刘积仁让他下不了台,他也没办法,只能把责任往下追。

不追几个人出来,不处理几个人,估计刘积仁是消不了心头火的。

刘积仁最好面子,他说聂光把电话打到他那里批评区委宣传工作。

言下之意就是他被聂光耻笑了,作为书记,党群宣传工作是核心,在现在的这个关口,区委内部剑拔弩张,刘积仁连宣传这块自留地都罩不住,他还当什么区委书记?

周明眼见这形势,就知道今天没法善了。

他沉吟了半晌,道:“是马台长负责的,我刚才给他去了电话,他回复说今天的报道,是区委甄主任要求的。今天按照原定安排,陈副书记不会出现在服装节的现场。

今天的拍摄组还是临时被叫过去的,甄主任专门接待了相关拍摄人员和记者,给他们严肃的做了指示……”

“不准推卸责任,甄主任他……”高赢脸色大变,连忙打断了周明的话。

在上次的常委会上,甄巩和刘积仁决裂,这是绝密的消息。

所有人都知道刘积仁好面子的个性,所以,对这个事儿谁都不敢往外透露丝毫。

现在周明把责任推到甄巩身上,这不是往刘积仁伤口上撒盐吗?

果然,刘积仁一听到甄巩安排的,他狠狠的“嘿!”了一声,一拳就砸在了桌面上。

桌上的茶杯被震翻,杯子里的茶水倒出来,满桌子都是水。

阮山林听到这边动静走过来,拿着干抹布就要来清理!

刘积仁怒喝道:“出去!没一点规矩,没看到我和高部长他们在谈事吗?领导谈事,你凑什么热闹?”

阮山林被训得面红耳赤,慢慢退下去!

但是他退到门口,迟疑的一会儿,又进来道:

“书记,有您的电话!”

刘积仁怒不可遏,道:“把手机给我关机,把家里的电话线给我拔掉!天大的事儿都没有现在这事儿大,你记清楚,从今天到明天常委会之前,我谁的电话都不接,我也谁都不见!”

阮山林战战兢兢的退了出去。

高赢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看来周明这个电视台长,可以考虑换掉了。

一点政治嗅觉都没有,这样的领导,怎么能够活跃于宣传第一线?

房间陷入了死寂,落针可闻!

刘积仁的盛怒之下,高赢和周明都不敢出声,只能就那样干杵着,这种状态,对他们来说太难受了!

不知过了多久,刘积仁轻轻的将桌面上的杯子竖起来,脸上的横肉颤抖。

“明天,过了明天,我们新帐老账一起算!”这个字从刘积仁的牙缝中蹦出来。

高赢揉了揉眼睛,心中想道了明天的事儿!

秋后算账啊,刘积仁明天把陈京彻底解决了,秋后算账的时候可能就要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