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437章 方克波慌了!

第四百三十七章 方克波慌了!

【第二更送上,昨天开始封推,下午和晚上,感谢兄弟们的帮衬,官策成功杀进月票前一百位!

南华很高兴同时也相信,这只是一个开始,我们还有更多的辉煌!!另外,评价票大家不要忘记了,订阅十块钱,有免费的评价票,只能本书用,留着也浪费了,还是投了吧!】

夜,分外妖娆。

德高这座地处楚江最北部的特色城市,在这样浓浓的秋夜中,也陷入了宁静!

外面很黑很冷,那些满城的路灯,远看上去如星河一般蜿蜒曲折,又妖娆多姿。

这样的夜晚,很适合沉睡,窝在暖和的被窝中,搂着心爱的对象,两人卿卿我我,一会儿就可以抱成一团,然后沉沉的睡去。

但是,再适合熟睡的夜,也有失眠的人。

今夜,方克波就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

方克波今年还五十岁不到,现在在德水担任市委常委、副书记,在别人眼中看来,他的前途一片光明。

在去年年底省委重点培养的干部名单上,方克波就赫然在列,组织对方克波的评价主要表现在两句话:“沉着稳重,敢于决策!”

这两句话的评语,让方克波自己很是欣慰。

他十八岁参加工作,至今也差不多三十年了,为党和人民工作三十年,能够得到组织这样的评语,试问又有几个人能够有这样殊荣?

方克波很骄傲,而人犯错,很多时候就是因为骄傲!

在外人看来,现在德高的形势一片大好,而方克波作为德高的班子主要成员,他的功不可没。

现在整个楚江省在沙书记的领导下,已经悄然的在改变干部任用规则。

沙书记用人,特别强调政绩,方克波现在有成绩,只待今年全省各项指标综合排名出来,德高班子肯定会是下一轮省委调整干部的大热门,到那个时候,方克波往上走,基本没有多少悬念。

但是,一个人的处境,很多时候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方克波对自己的情况,他自己最清楚!

这大半年以来,方克波一直就处在极度抑郁,极度阴霾之中,今年一年,他就没睡个囫囵觉。

这么多的烦恼,这么多的抑郁,一切都从他结识邵洪岸开始。

接触邵洪岸,他最早就被这人迷惑了!

邵洪岸以前在德高呼风唤雨,各界领导提起他,都是赞口不绝,认为他经营临星拖拉机厂有想法,有能力,是个值得培养的干部。

那个时候方克波和邵洪岸接触并不多。

后来因为种种原因,邵洪岸弃官下海,加入了三江集团。

方克波就对邵洪岸印象不错,认为这个人有魄力,做事果断,能成大事。

后来两人接触,邵洪岸果然风度翩翩,谈吐不俗,说起经济这一套,头脑十分冷静,观点十分深入,让方克波对其大为激赏。

但是方克波没有料到,他从接触邵洪岸第一次开始,这个人就已经开始算计他了。

在歌厅邂逅可怜的下岗职工宋歌,被宋歌的故事打动。

然后邵洪岸了解情况后,又主动帮宋歌解决工作问题,为临星下岗职工解决就业问题,等等。

当是让方克波觉得大为感动感谢的事情,从事后来看,这一切就是邵洪岸撒的一张大网!

这张网撒出来之后,方克波逃无可逃。

方克波还清楚的记得那个夜晚,那是去年隆冬,大家在歌厅喝酒言欢,喝了很多酒!

酒后方克波胆子大了,就和宋歌唱歌,那一天的宋歌风情万种,含情脉脉,让方克波非常的迷醉。

而就在那天晚上,在丽都酒店的豪华包房,他搂着宋歌,两人在跳舞中迸发出激烈的火花,然后一切就不可控制,他最终就拜倒在了宋歌的石榴裙下。

那一晚之后,方克波一度很后悔,觉得自己没能抵御住糖衣炮弹的攻势,最终沦陷了。

但是那一次事后,宋歌对他却是一往情深,两人交谈,宋歌更是声泪俱下,说出了这一辈子如果再不见方克波,她宁愿死!

那一次交谈,方克波彻底沦陷了,从此,他就和宋歌双宿双飞,两人可以说是乐不思蜀!

本来这件事,方克波一直觉得就这样了,**,人之常情。

孔子都说过,食,色性也,方克波为党工作了一辈子,怎么就不能拥有一个红颜知己?

但是,这件事后续发展,让方克波敏锐的意识到,这件事情的背后,原因很不简单!

那一天很冷,方克波和邵洪岸相约吃饭,饭后又去唱歌。

在唱歌的中途,邵洪岸突然提出来,要求方克波发挥作用,把三江地产在后河购买的几块非商业用地更改用途,改成商业用地。

当时方克波一听这话,立刻严肃的批评了邵洪岸。

告诫他,搞房地产不要搞邪门歪道。

房地产用地必须是商业用地,买几块农田就想盖房子,这两种用途的土地,价格相差十万八千里,谁敢在这上面更改用途?

那一晚和邵洪岸的交谈,让方克波引起的警惕,他终于意识到,邵洪岸在德高的生意恐怕又很多都不干净。

他回去以后,立刻着手让人调查邵洪岸。

反馈的结果让他触目惊心!

他选择了一个机会单独和邵洪岸见面,让邵洪岸迅速悬崖勒马,停止错误的做法,否则,他们之间就不要再有什么关系。

他万万没料到,就在那个场合,邵洪岸塞给了他一盒录像带。

就在茶座的录像机上面,方克波看了那盒带子,他当即就如坠冰窖。

带子的内容很简单,就是他和宋歌在**的那些场景,拍摄很清晰,连喘息声和呻吟声都能听见。

方克波彻底失控,甩手就给邵洪岸一个耳光。

那个时候的邵洪岸彻底变脸了,他给了方克波两样东西,一样是录像带,一样是一张银行卡!邵洪岸让他都带走,否则他只能把录像带送到省纪委和他老婆那里。

双方撕破了脸,方克波才明白,自己被人利用玩弄了。

事已至此,理性告诉他,他不能冲动,就这样,他只能和邵洪岸虚与委蛇,静待机会!

他帮邵洪岸摆平事情,每一次都接受邵洪岸豪爽的馈赠,而他和宋歌的交往继续,两人依旧像以前那般亲热。

但是,在方克波的内心,他已经做好了一切的准备,也做好的最坏的打算!

他必须要除掉邵洪岸,否则他一辈子都没法安生。

经过了漫长的煎熬和等待,他终于等到了机会,这个机会就是邵洪岸伸手向德水的时候。

方克波从德水走出来的,德水的事情有他出面,一切都不是问题。

而这一次,邵洪岸要对付的目标是陈京!

用邵洪岸的话说,陈京是他和方克波共同的敌人。

方克波尽一切力量协助他布局,两人精心策划,搞出了一个惊人的计划!

这也是一张大网,这张大网的目标是陈京,只要这个计划顺利,陈京在劫难逃!

事情进展很顺利,每一个环节,邵洪岸都精心推敲过。而对这些所有的环节,方克波都知情。

在他想来,借邵洪岸的手把陈京拿下,而邵洪岸拿下了陈京,也就结了天大的梁子,凭伍大鸣的手段,他邵洪岸想再德高继续蹦跶,将会难于登天。

到了那一步,方克波觉得良机一定会来!

所以最近这一段时间,方克波夜夜无法入眠,他精神高度紧张,密切关注的事情的发展!

“明天!就是明天!一切就可以见分晓了!”

方克波默默的告诫自己,明天之后,陈京完蛋,这就是对伍大鸣最大的打击。

有这件事分散伍大鸣的注意力,这家伙再也不会像苍蝇一样盯着自己了。

没有了伍大鸣的牵制,方克波运用手上的资源,有绝对的把握让邵洪岸堕入伍大鸣的射程之中,到了那个时候,好戏就上演了!

脑子里想着这些,方克波睡不着。

他从**竖起来,掀开被子,冷风肆虐的往被子内面灌,他浑身直哆嗦。

他跳下床,走到客厅的茶几上拿起手机,思忖了很久,拨通了一个号码!

“嘟,嘟!”

夜晚,手机的盲音特别的响亮,一直盲音,没有人接听,最后方克波主动将电话挂断!

他披了一件大衣,来回在客厅走动,心情有些焦躁。

明天事情就见分晓了,但是今夜方克波实在是心神有些不宁,尽管他千百次的推敲了事情的每个细节,他还是放不了心,总觉得可能有地方是自己疏忽了!

“叮,叮!”

手机响起,他一看来电,连忙将电话放在了耳边。

他缓了一口气,尽量的让自己的语气变得镇定,道:“怎么样?楚城一切安好?为什么不接电话?”

“书记,刚才不方便接电话!”电话那头声音低沉,嘶哑,等了一会儿,那个声音又响起,道:“我总觉得事情有些不妙,因为楚城的氛围太诡异了!”

方克波浑身一震,有些失态的道:“怎么说?”

“至少有两天,老鹰的人没有活动,虽然表面上看上去正常,但是我还是怀疑!”

“你怀疑什么?”方克波沉声问道。

电话那头,那个声音犹豫良久,道:“我怀疑老鹰出事了!可能事情变化了!”

方克波脚下一踉跄,有些立足不稳,对方道:“书记,现在该怎么办?”

“宋歌!宋歌!”方克波重复两次宋歌的名字,“不惜一切代价,找到这个女人,一定要将他安全带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