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438章 德水常委批判会!

第四百三十八章 德水常委批判会!

【三更送到!兄弟们,有票票的兄弟们,把手上的票砸过来吧!】

天气下雨,深秋的这个季节,德高特别的冷。

房间的玻璃上面因为内外冷热不匀,已经蒙上了一层蒙蒙的水雾。

德高市委副秘书长满延波从外面一溜小跑进常委楼,在门外潇洒的抖落长袍上的水珠,他今天心情特别好,浑身上下,都感觉甚为惬意。

常委楼门口,三三两两进出着各办公室的秘书,见到他都微微侧身,道:“满秘书长好!”

满延波满脸红光,不住的点头道:“好!好!”

他嘴上说着好,脑袋时而扭头望外面。

一辆黑色的小轿车穿过水雾,轮胎压在水上面发出“滋,滋”的声响,满延波眯着眼睛一看牌照,微微愣了一下,连忙冲了出去,连手上刚刚合拢的伞都来不及打开。

车是市里的三号车,方克波就乘这辆车上下班。

满延波跑到停车的位置,微微弯腰,满脸笑意道:“方书记,您今天真早!”

他伸手拉车门,车门拉开,他满脸的笑容就凝固在了脸上。

方克波一脸的阴沉,尤其是其眼睛周围那黑黑的眼圈,还有那看上去很不健康,蜡黄的脸,让满延波以为自己开错了门!

作为市领导,个人形象非常重要,而方克波平常也很注意这一块。

但是今天的方克波,来之前显然没有在意这一块,而且看其神色匆匆,满延波判断,这一定是有什么事儿了!

方克波盯着满延波看了数秒,压低声音道:“马上去办公室,我有重要工作要交代!”

满延波点点头,心中蒙上的阴霾,帮方克波接过包。跟在方克波后面,两人匆匆上楼。

在电梯口,市委秘书长周青恰好也从另一方向过来。

他神色显得很严肃,见到方克波。脸色缓和了一些,又似乎有些疑惑,道:“方书记,您来得真早!”

方克波微微的蹙眉,拍了拍额头,道:“这几天头疼,晚上没办法睡觉。实在是很让人闹心啊!”

周青关切的道:“方书记,身体不好可不能够掉以轻心,我安排一下,让市人民医院准备一下,给您做个检查?”

方克波摇摇头,顿了顿,道:“今天不行,今天我还有点工作。”

拒绝了周青的好意。方克波似乎又觉得有些不妥,顿了顿,道:“要不这样吧。你让医院外派医生过来给我看看,我这是老毛病了,应该问题不大的!”

几人闲聊进电梯,满延波揉了揉眼睛,心情放松了一些。

他以为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原来方克波只是身体出了毛病。

但是很快,满延波就有些轻松不起来了。

方克波一进到办公室,整个人就显得焦躁不安,满延波很想问方克波,可以有什么事情需要他去做。

但是他一直不敢开这个口。

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方克波在房间里面来回踱步。屋里的气氛分外的压抑。

方克波的踱步由慢及快,整个人的情绪极端的不稳定,这让满延波一颗心慢慢的往下沉。

他接触方克波不是一天两天了,方克波最大的特点就是稳重,遇到了大事难事,能够稳得住!

可是今天方克波已经完全失去冷静。这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马上给刘积仁打电话,让他立刻到我这里来汇报工作!”方克波很突兀的道。

满延波愣了一下,下意识的道:“方书记,今天德水区委好像召开常委会……”

“让你打你就打!”方克波打断他的话,脾气很火爆。

满延波不敢再问,就要转身出门。

方克波指了指桌上的电话道:“就用这个电话打!”

满延波打电话,方克波依旧在房间踱步,情绪一如既往了焦躁。

满延波先拨刘积仁办公室的电话,阮秘书接通,说书记不在。

他又拨打刘积仁的手机,提示关机。

他沉吟了一下,终于把电话拨给了德水区委办公室主任甄巩,甄巩在电话中道:“满秘书长,书记今天有重要事情,我现在不方便跟他说。”

一连打了三个电话找不到人,他将电话挂断,道:“方书记,刘积仁的电话打不通!”

方克波微微蹙眉,而就在这个时候,他的手机响起。

满延波下意识的帮他去拿手机,方克波自己快速的扑了过去将手机拿在手中,有些迫不及待的按下接听键。

方克波没有说话,但是脸色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白。

满延波心中发抖,不知道突然发生了什么事情。

在方克波的电话那头,就是昨晚那个低沉的声音,那个声音道:“方书记,我托市公安局的朋友帮我打听了,老鹰哥已经出事了!事情绝对发生了变化!”

方克波一语不发,过了一会儿,他道:“那……”

那个声音道:“宋歌人不见踪影,她进楚城我就派了人盯住她,她去了一趟玉山,应该是和那个人会面。大约三个小时候出来,我们继续盯梢的人,在那个时间段给跟丢了!”

“丢了?”方克波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

那个声音道:“我也觉得很奇怪,我安排的人都是有经验的人,没有理由跟丢人。只有一个可能,她也失踪了!”

方克波脑子里面轰的一声,手足冰凉,电话都险些拿不稳。

过了很久,他将电话轻轻的挂断,近乎慢动作般把手机放在桌面上。

满延波一直盯着他的动作。

忽然,方克波猛然抬头,道:“你刚才说什么?说德水召开班子常委会?”

满延波愕然的点头。

方克波猛然一拍桌子,道:“乱弹琴,你马上打电话安排车,我们去德水区委!动作要快,要麻利一点!”

……

陈京点上一支烟,深深的吸了一口。

马进凑到他身边低声道:“陈书记,甄主任来了!”

陈京抬头,甄巩夹着笔记本慢慢的走进来,脸色有些难看。

陈京笑笑道:“老甄,你振作点,怎么看你的样子像去刑场一样,我们不就开个会吗!搞得像去奔丧一样!”

甄巩叹了一口气,一屁股坐在沙发上,道:“陈书记,我没您这么宽的心,今天哪里是常委汇报会,我看很可能就是个批判会,就是斗争会!现在我们德水的发展形势一片大好,只要我们班子团结,立刻就能干出很多大事好事。

你说这个时候,有些领导为什么偏偏要在内面寻事挑事,自己人斗自己人有意思吗?”

陈京脸上的笑容渐渐的淡去。

他心中很不舒服,他不舒服的原因并不是因为今天会议,而是他很痛心现在某些领导的思想。

在常委会办公室内面的墙上,庄严~~-肃穆的写着“为人民服务”五个大字。

可是坐在那间办公室开会的领导干部,又有几个人看过了那五个字?

没人看那几个字!

大家心中想的都是抓权要权,想的都是暗中整人,把别人整垮,自己好上位。

或者是把敢于危机其权威的某某给剜除掉,这样的氛围,不仅是个危险的信号,也让陈京对德水这届班子很失望!

他很痛恨,痛恨自己资历还不够,能力还不足,没有担任党政正职。

如果德水是他当一把手,这么大好的局面,怎么也不可能搞成现在这个样子。

现在无论是区委还是政府,甚至是德水整个政坛,人心惶惶,气氛压抑。就以这次出现的两条路的工程问题论。

这件事情的处理,完全可以快速一些,果断一些,这样处理,可以第一时间把消极影响剔除。

但是刘积仁偏偏是借题发挥,一件并不大的事儿,让他渲染得整个德高上下都知道。

他这样的做法,处理问题是假,真正的目的是要整人!

看着陈京那张严肃的脸,甄巩心中分外难受,他道:“陈书记,反正我老甄是豁出去了,今天在会上我先发言,我还就不信了,我就不信他们还能杀了我!”

陈京一听甄巩这样说,他心中暗笑,知道自己的表情被甄巩误会了。

与之同时,他又有些感动。

甄巩这个人,开始相处很难,比较固执,也比较古板,但是接触久了,这个人的优点还是很明显的。

首先甄巩很忠诚,更重要的是,他骨子里面有一股正义,有一份属于自己的坚持。

在这个年头,当官当到了甄巩这个位置,还拥有这种素质的官员实在是太少了!

“老甄,不要冲动,不要乱来!你刚才说得好,不是批判会吗?就让他们批,就让他们判,我很想知道,这个会究竟开成什么样!”陈京道。

“陈书记……”甄巩一脸的惶急。

陈京连连摆手,道:“老甄,一切事情我来安排。你安安心心当你的姜太公,好不好?”

甄巩叹了一口气,点了点头,他嘴唇掀动,还待再说什么。

陈京却嚷嚷道:“马进,准备一下,我马上要去开会!”

他顿了顿道:“老甄,时候不多了!你先去会场吧,我喝一口茶就来!”

他凑到甄巩的耳边低声道:“这茶了不得,刚刚买的坦洋工夫茶,我得尝尝鲜!”

甄巩愕然当场,睁大眼睛看着陈京,怔怔说不出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