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439章 常委批斗会(中)

第四百三十九章 常委批斗会(中)

德水区委。

一大早,就连区委门口的门卫,脸上都罩满了寒霜。

三三两两上班的人,一个个的腰杆挺得笔直,大家目不斜视,噤若寒蝉,个个行色匆匆,好像生怕别人找他说话一般。

今天的天气很阴沉,天空的黑云就笼罩在区委的那一块儿,让区委的院子,看上去分外的阴沉恐怖。

上午九点,区委常委陆陆续续的往常委会议室集中,相比以前常委会大家谈笑风生,今天的常委会气氛压抑得让人喘不过气来。

担任会议记录的阮山林同时负责各常委的茶水,这么冷的天,他额头上都是大汗淋漓,端着一杯茶,手都发抖。

因为是汇报会,检察院检察长洪力也参会,他到得最早。

兴许是受今天压抑气氛的影响,他的脸色有些白,坐在列席的位置,埋头写写画画,目不斜视。

常委们很快到齐,聂光和刘积仁最后到,聂光在进门之前,发出极不协调的笑声,引得一众人侧目观望!

他进门眼睛扫过众人,最终将眼睛定格在陈京身上。

陈京却没有看他,他手上拿着一支派克钢笔,神色淡然。

聂光嘴角弯起一个古怪的弧度,轻轻的冷笑一声,迈着四方步子进门坐在了属于他的位子上。

刘积仁眯着眼睛,在门口站了大约三秒钟,轻轻的咳嗽了一声,才坐在象征着常委会的头把交椅上。

“气氛很压抑嘛!”刘积仁道,“知道了今天的会议内容,我们的同志们心情很沉重,这是一件好事,这至少说明我们不是麻木的,我们对耗资几千万的豆腐渣工程,也从内心感到痛惜和愤慨。

今天,我们区检察院检察长洪力过来详细跟我们汇报,我希望大家认真听,听仔细,听清楚!

有什么疑问,在会上提出来,也可以跟我们检方的同志提出来,我们争取把所有的疑问都解决。”

他顿了顿,以十分沉痛的口吻道:“同志们啊,这件事情我们再不能拖了,我们德水上下,数十万双眼睛在盯着我们呢!如果我们再不给老百姓一个满意的交代,我们区委和区政府还有什么面目继续领导他们为德高的建设添砖加瓦?”

“洪检察长,这样吧,我们开门见山!你先将你们所掌握的情况向会议做通报!我们根据你的汇报,在会议商定对外处理方案!”刘积仁粗声道。

他这个发言,让常委会本来压抑的气氛更是一凝。

刘积仁向所有人释放了一个信号。

那就是今天的常委会,不仅由他主持,而且还由他主导。

和上次常委会不一样,上一次刘积仁是把聂光推到了前台,让聂光和陈京硬碰,他最后再做总结发言。

而就是那一次会议,他颜面扫地,因为会议最终形成的决议,以及会议的氛围,完全就没有按照他的意图走。

陈京大获全胜!

这一次,刘积仁看来是吸取了教训,或者说他有些迫不及待,他脑子里就想三下五除二把问题解决掉。

很奇怪,刘积仁说话,大家的眼神却都看向了陈京。

尤其是一直靠拢陈京的几名常委,包括组织部长唐招招,纪委书记冯海明,还有政法委书记王学平,当然,甄巩一直都在观望着陈京的动静!

陈京的神情古井不波,脸上没有掀起哪怕一丝的波澜。

在这样的气氛下,洪力面临极大的压力,他额头上终于沁出细密的汗珠,说话也结结巴巴!

洪力汇报了十分钟,汇报竟然还没到关键点,聂光有些按捺不住了,道:“洪检察长,像你这样汇报,今天一天能不能汇报完?”

洪力停止汇报,用随身携带的手帕擦了擦脸,陈京插言道:

“洪检察长,你们既然已经有了报告,形成了文字。就照着文字念嘛!那样有条理一些!”

洪力站起身来,冲陈京微微的弯了一下腰,道:“是!”

他的这个动作,让所有人很吃惊!

洪力生得五大三粗,一身制服穿在身上,威武不凡,检察官的威严不容亵渎。

可是他站起来向陈京弯腰的这个动作,似乎在释放着某种信号,至少,这说明在洪力的内心,他对陈京还是相当敬畏的!

由于是念报告,速度一下就快了很多。

差不多也就十分钟,洪力便照本宣科,把报告读完了!

根据检察院调查,关于工程质量问题,涉及到多个单位和个人有问题。

首先招标方红卫工程公司,另外施工方闫氏路桥工程公司,这两个单位责无旁贷。

另外,招标办,以及分管工程成绩的相关主要领导,还有负责主持招标的重要领导,都负有领导责任。

报告中,还专门分一段说明,关于闫氏路桥工程公司总经理闫名和区委副书记之间的关系,检方有充分证据证明,陈京和闫名之间存在紧密的亲戚关系,但是,已经被检方控制的闫名否认他找过陈京帮过忙。

洪力汇报完毕,场面就冷了场,谁也不先说话。

过了很久,第一个说话的是常务副区长宋林,他道:“洪检,有个问题。你刚才说闫名否认和陈书记有联系,他只是施工方,中标方相关责任人就这件事有没有口供?”

洪力脸上露出为难之色,沉吟了半晌,道:“中标方红卫公司主要责任人听闻道路垮塌的消息后,已经卷款外逃!我们只控制住其财务总监!根据这个人的交代,交代……”

洪力话说一半,有些结巴,后面的话好像是卡了壳!

“有什么话但说无妨!”聂光道,“你说错了什么,在座的都是领导,谁会责怪你不成?”

有了聂光的打气,洪力心神定了一些,等了一会,他道:“根据这个人的交代,他说在获得中标资格的时候,有领导暗示他们,这个工程需让闫氏路桥工程公司施工!”

洪力这句话,引起会场一片**,陈京微微的蹙眉。

刘积仁嘴角**了一下,眼睛看向陈京,眼神中颇有味道的道:“陈副书记,你做过这样指示吗?”

陈京摇摇头,道:“我不知道这件事情!”

刘积仁眉头一皱,正要再说话,甄巩忽然发言道:“有句话说得好,叫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今天这个会,我听着怎么好像是个批判会,陈副书记怎么可能做出这样的指示?

再说,那个什么财务总监口供如此含糊,这分明就有问题!

难不成有人暗示他们要求施工方指定公司,这一定就是陈副书记所为?这样的逻辑是很荒谬的,我反对这个逻辑!”

甄巩跳出来说话,会场人人动容。

这话说得太直白了,把大家脸上最后的一层遮羞布都扯掉了!

尤其那一句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说得相当的露骨!

聂光一拍桌子,道:“甄主任,你怎么说话呢?你要为你说的话负责任!你知不知道因为你这样胡说八道,会破坏很多同志之间的感情?你知不知道,因为你这样不负责任的话,可能影响到司法的公正,甚至是老百姓的感情……”

“聂区长,你少跟我讲这些狗屁大道理……”甄巩不甘示弱的站起身来,也是以拍桌子回敬!

刘积仁脸都气青了,猛然站起身来,就在这时候,陈京怒声道:“甄巩!坐下!这是常委会的会场!你这是什么行为?”

甄巩情绪很激动,猛然的吸气,然后又吐出来。

看得出来,此时的甄巩正在火头上,但是他僵持了良久,终究还是坐到了椅子上。

会场死寂!

刚才甄巩和聂光的正面交锋,让所有人都不敢轻易发言了。

大家都将目光投向了两个人,陈京和刘积仁!

今天的会议,他们两个人是主角。

所有人都清楚,今天的常委会就是一次刘积仁主导的,对陈京的批判会,今天这个会,刘积仁的目标就是逼着陈京无颜在德水待下去。

刘积仁的呼吸比平常节奏快了很多,他心中的气愤难以用言语表达。

甄巩是他一手培养提拔的人,是他调教出来的办公室主任。

可是在这个时候,他却站在了陈京的一边,这不能不说对刘积仁来说是个很大的打击,这种打击,对一个男人来说,是很难以接受的。

“我来说两句!”陈京发言了。

他眼睛扫向所有人,竟然没有一个人敢于和他对视,甚至包括聂光都挪开了目光。

“我陈京在德水工作了这么久,我行得正,坐得稳,问心无愧!”陈京的语气坚定,话锋一转道:“但是这件事情,如果真证明闫氏公司存在严重问题,我一定会承担这个责任!

还有一点我要说的是,我觉得我们现在有个很不好的苗头。

那就是我们的班子团结,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

陈京端起桌上的水喝了一口,继续道:“这样的危机,比事故更可怕!同志们啊,团结,团结,这两个字可是刘书记一直强调的!我进德水听到最多的就是团结两个字,可是我们现在呢……”

陈京的话戛然而止,神情分外的失望,而坐在常委会头把交椅上的刘积仁,脸色则变得极其的精彩……